讲述“新时代北京故事”——徐坤长篇小说《神圣婚姻》面世,新书发布会在京召开

2023-01-15 19:00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122215)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孟秀丽

  《神圣婚姻》是鲁迅文学奖、“五个一工程”优秀长篇小说奖获得者徐坤最新长篇小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2023年1月10日晚,人民文学出版社隆重举办了著名作家徐坤的最新长篇小说《神圣婚姻》的新书发布会。发布会以“新时代北京故事”为主题,邀请了评论家、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评论家、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何向阳,评论家、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杨庆祥,评论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莉,作家、《当代》杂志副主编石一枫以及评论家、北京大学副教授丛治辰与徐坤一起畅谈小说《神圣婚姻》在创作上的探索与创新。

  中国出版集团有限公司党组成员、中国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李岩,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作为出版方代表为本次新书发布活动致辞。

  中国出版集团总经理李岩在致辞中表示:徐坤是成名已久的作家。当她还是一名年轻学者时的时候,一系列中短篇小说就以鲜明的“徐坤风格”赢得文坛的高度关注,赢得文学大家王蒙先生的高度赞誉。此后,她的长篇小说更是一次次带给文坛惊喜。暌违十年后,徐坤为读者捧出《神圣婚姻》这一部直面新时期现场的长篇力作。徐坤不仅在文学创作上一贯保持着很高的水准,而且在角色的转换中不断挑战和完善自己。《神圣婚姻》是徐坤多年沉淀后的归来之作,是人生抵达另一境界后的爆发之作,是直面新时代现场、饱含丰富生活经验而又铅华洗净的高度凝练之作。

  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在发言中表示,敢于站在时代风口浪尖上,跟时代贴身肉搏的作家没有几个,女作家更为少见,徐坤算是其中一位。《神圣婚姻》具有鲜活的时代感、叙事风格简洁、表达了新时代的正能量,既对丰富的生活进行了极具场景化的表现,又对纷繁的变革进行了高度提炼。

《神圣婚姻》是徐坤暌违十年的归来之作,这是一部直面新时代现场的长篇小说。徐坤以宏阔的视野、锐利的笔触,直接进入新时代历经剧变、纷繁复杂的现场,直面海归青年、来京的“外乡人”、城市高知、挂职干部等从“不适应”到“适应”的过程,写出时代价值观念中变革的人生和不变的真谛。切身的体验、锥心的刺痛以及最终的缓解、宽容,让小说既在展现徐坤既有的戏谑、反讽等独特文风,又赋予小说足够的深情,人物形象刻画有力,故事感人至深。

在评论家、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看来,小说家徐坤暌违十年,交出《神圣婚姻》这样一份答卷,以十年经营了一出“神圣婚姻”。李敬泽认为,《神圣婚姻》是一部“有速度”的作品,“这部小说能够一直牵引着你追下去,一直跟着它跑,一直跟着它飞,这是不容易也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其次,这部小说是有“声口”的,“我们能够强烈感受到,叙述的声音非常有个性、有魅力,它是一场文学的脱口秀,这个声音能够召唤我们跟它走。”其三,这部小说含有时代的众生相,“它反映了广阔的社会生活,从中见出人间,见出人群;从而见出这个社会、见出这个时代……小说和这个时代、和此时此刻人们的生活、和这个人间有一个开放性的、对话的关系。”最后,李敬泽认为,如小说的名字“神圣婚姻”,“神圣”本身就是修行,是一种态度和方法。

评论家、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何向阳表示,徐坤的《神圣婚姻》写得非常放松、机智、灵活,行文上张弛有度,反讽和抒情并举,见一个活泼泼、真性情的徐坤。“作品虚实相间的跨文体的风格,凸显了一种民间语文的特色,为研究时代、研究现实、研究人文,研究具有时代现场感的语言提供素材,传递方法。”其二,体现了一种众声喧哗的驳杂性,“这本小说在非常驳杂的时代和丰富的生活当中,通过不同的人物、不同的感受,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日常生活与婚姻,呈现时代,并且与时代进行对话。”最后,何向阳认为,徐坤的语言风格简约、利落,节奏感非常强,语言有种斧子砍出来的感觉,其一贯的真性情也在这部书中落笔有致。

评论家、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杨庆祥表示,《神圣婚姻》是一部当代中国人的日常生活图鉴,是从2016年到冬奥会之间,离我们生活时间最近的一部中国当代城市生活图鉴,每一个关心我们自己生活的人都值得读一读这本书;这部作品有一种非常快的加速度,“不仅仅是小说叙述的加速度,也有对我们这个时代节奏的精准的把握……这样一个加速度的社会结构被徐坤的小说敏锐捕捉,而且反映到小说的结构和叙述中,”杨庆祥认为,“这个小说最终给我们提供一个特别有意义的,在我们这个加速时代反加速的恒价物,这也是徐坤这篇小说的贡献。”

评论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莉认为,《神圣婚姻》呈现了“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小说讲法”。首先,让图印象最深刻的是徐坤神采飞扬的叙事态度。“为什么我觉得这部小说好看?就在于她讲得津津有味。徐坤真正介入了我们这个时代生活的叙述节奏,跟我们这个时代很多人感受到的速度同频共振。”其次,张莉喜欢小说里面的这些人物,“徐坤老师的女性人物都是英姿飒爽的,她们在日常生活中展现我们这个时代女性独特的气质。判定一个长篇小说的独创性,就看它是否塑造了一批新人形象。”其三,张莉认为《神圣婚姻》非常有意思的一点,是即使在婚姻中有欺骗和困扰,人也是有所相信,在冲撞里能得到成长的。“小说在和我们的时代进行一次对话,但也有它不随大流、不从俗的一面……徐坤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切入点,在婚姻中要相互尊重。它让我们再次重新相信情感和婚姻的重要性。”

在评论家、北京大学副教授丛治辰看来,“神圣婚姻”是个人与时代的结盟。“婚姻不仅仅是爱情,牵扯的问题非常复杂,小说讲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道理:婚姻不是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而是两个家庭之间的关系,背后牵扯最痛切的就是财产,房子。今时今日的婚姻不仅仅是感情,还是法律、是经济、是一个社会问题,徐坤把婚姻放在社会结构当中写,没有写多少婚姻生活的细节,却把婚姻的本质点得非常清楚。”丛治辰表示,“这本小说超出了抽象意义上的婚姻,两个完全不相同的人走在一起要缔结一种盟约,共同向一个事业奋进是婚姻,个人和社会、个人和研究所、个人和时代的联姻与结盟也是婚姻,这才是《神圣婚姻》的神圣所在。”

作家、《当代》杂志副主编石一枫表示,特别佩服徐坤,“什么考试最难?没有标准答案的考试。她这么多年都写没有标准答案的东西。”在石一枫看来,职业作家最难做到的就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写作。“徐坤写的都是第一次出现在文学现场上的题材,她不论写非典疫情、北京奥运,还是神圣婚姻,都是最新的、没有标准答案的挑战,这种写作勇气十分令人尊敬。”尤其小说的结尾,结尾的昂扬感有点《青春万岁》的感觉,“我们今天写长篇小说写出点悲是容易的,但是昂扬是难的,所以我觉得这个仍然是独特的长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