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监护室里的新年愿望:爸爸妈妈,我想回家过年……

2023-01-17 20:02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56957) 扫描到手机

文/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洪智  王晓雯  图/半岛全媒体记者 孟达(署名除外)

门内,是与病魔抗争的5岁女孩;门外,是焦急等待的苦心父母。厚厚的墙壁,隔开的是距离,隔不开的是亲情。1月17日上午,青大附院黄岛院区儿童重症监护室的墙根旁,来自胶州的外卖小哥姜万磊与妻子叶娟来回踱步,脸上尽是担心与疲惫。前段时间,他们的女儿杉杉被确诊肝母细胞瘤,因情况严重,目前住进了重症监护室。面对棘手的病情和巨额的治疗费,一家人心急如焚,希望得到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

病床上的杉杉。家属供图

5岁女儿查出肝癌

住进重症监护室

“孩子住进重症监护室已经4天了,我们实在没有办法了,孩子才5岁,希望社会上的好心人能帮我们救救孩子……”1月17日,家住胶州的姜万磊拨打半岛热线96663求助。据姜万磊介绍,他是胶州市胶东办事处大店村村民,家中有两个女儿,大女儿今年7岁,小女儿5岁,患病住院的就是他的小女儿杉杉。

儿童重症医学科门外,守候在这里的姜怡杉父母既心焦又牵挂

2022年12月初的时候,小女儿杉杉发烧,吃了退烧药就好了。但是,杉杉很快又发烧,服药退烧后又发生反复,这让姜万磊和妻子意识倒“不太对劲”。到当地医院检查后,杉杉被检查出肺炎,于是开始挂水,经过治疗后孩子好转。为了确保女儿真的康复,姜万磊带着女儿来到青大附院黄岛院区进行复查。但是,经过检查,杉杉多项指标异常,医生建议住院。“之后孩子在呼吸科住院,呼吸科大夫在查房检查的时候,发现孩子的肚子比同龄孩子的大,医生摸了一下,怀疑孩子腹部有肿瘤,之后给孩子做了CT,当天又进一步做了穿刺,最终确诊肝母细胞瘤,这对我们是来说就是晴天霹雳,我当场就懵了。”回忆起女儿确诊时的情形,姜万磊再一次流下了眼泪。

杉杉。家属供图

“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我一下子瘫坐到了地上。别提有多崩溃了,我女儿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得这个病啊!但是我心里仍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无论如何我都要救我的女儿!”杉杉的母亲叶娟告诉记者,大约一年前,杉杉偶尔会说肚子疼,但是给她揉一揉后就好了,家人以为是着凉了。杉杉腹内的肿瘤被发现时,其肝部的百分之八十出现问题。在此前住院期间,杉杉肝部的肿瘤出现破裂出血,情况非常危急。因情况紧急,杉杉随时有生命危险,大夫没有给一家人太多时间思考,1月13日杉杉被从普通病房转到了儿童重症监护室。

姜怡杉的父亲手捧着手机里女儿的照片

监护室门外打地铺

只为日夜守护女儿

蔽塞的走廊拐角,简单的铺盖,充满血丝的眼睛,顾不上打理的头发……1月17日上午,记者来到青大附院黄岛院区住院楼A楼的四楼,见到了守在重症监护室门口的姜万磊和叶娟。记者看到,在重症监护室门口一侧,有一个并不宽敞的拐角,里面有两个地铺,其中 靠近门口的一个就是姜万磊夫妻俩的“卧室”,有限的空间内摆放着行李包、衣物、暖壶等。

儿童重症医学科门外的一点小空间成了这家人临时的“家”

“我们已经在这里住了4天,这些铺盖是一个好心大爷送的,还有的是别的住院者出院剩下的,我们就把垫子捡过来。”看到记者一行人后,姜万磊上前紧紧握住记者的手,站在一边的叶娟也抹起了眼泪。“刚进重症监护室的时候,一天花费三四千,现在肿瘤止住血了,费用少点了。等孩子情况稳定后,再做相关检查。”叶娟手中的一份诊断证明显示,杉杉被临床诊断为肝母细胞瘤和支气管肺炎,“肝部的肿瘤太大了,对肺部产生了压迫,这也是肺炎的一个诱因。”

姜怡杉的父亲、母亲和爷爷守候在儿童重症医学科门外

在采访时,每当重症监护室的门打开时,叶娟都会上前伸头往里看。“虽然我们很担心孩子,但是现在孩子在重症监护室内,我们进不去,孩子出不来,如果实在想孩子了,我们就让护士帮着拍个照片或视频看看。我们在门外,虽然看不到孩子,但是这样我们能离着孩子近一点,有什么情况我们能及时照应到,我们心里踏实,孩子也能够心安一点。”叶娟说。

儿童重症医学科门外的一点小空间成了这家人临时的“家”

哭肿眼睛排斥医护

疾病让她变得内向

“看着女儿在病房里身上插的全是管子,我心慌得腿打哆嗦,心疼得直掉眼泪,多想能代替孩子,多想替她受罪!孩子遭了太多的罪,前段时间肿瘤出血时,她疼得直哭,有时候疼得晚上睡不着觉,两个眼睛都哭肿了。”姜万磊告诉记者,住院期间,杉杉需要频繁地抽血、输液、打针等,小胳膊上的血管也变得红肿,因为怕疼,每当看到医生和护士,孩子都非常排斥。

姜怡杉的母亲手拿女儿的诊断书

自生病后,因为长期的住院,原本活泼可爱的杉杉变得内向。“孩子好像感觉到自己的病情很严重,说话也少了,也不向我要好吃的、好玩的。她之前和姐姐整天一起,一不见姐姐就找,现在不粘姐姐了。每当看到我掉眼泪,孩子都扭过头或者捂着眼睛不看我。”叶娟说。

姜怡杉的父亲站在儿童重症医学科门外担心着里边的女儿

记者在医院采访时,杉杉的爷爷也来到医院。“我老伴儿本身心脏不好,我还要回家照顾她和大孙女,医院的儿媳妇愁得不吃饭。看着孩子这么受罪,我非常地心疼,难受得睡不着觉……”说起平日里最疼爱的小孙女,老人没有控制,在医院走廊里哭出了声。

儿童重症医学科门外,守候在这里的姜怡杉父母既心焦又牵挂

后续治疗路漫漫

愁坏外卖员父亲

“女儿在这个年纪,还小!对这个世界的美好感受得太少。她没坐过翱翔云间的飞机,没到过很远的地方,没见过壮阔的风景,没读过让人着迷的书,没遇见喜欢的人……孩子病了需要钱,我心急如焚,却丝毫没有办法,真的觉得自己很没用。如果有选择,我希望生病的是我而不是孩子,我恨不得把自己的肝给女儿换上!”姜万磊说。

姜怡杉的父亲站在儿童重症医学科门外担心着里边的女儿

记者采访得知,姜万磊是一名饿了么全职外卖员,一家人的生活主要靠他来维持。“这两年因为疫情,我干外卖赚得不算多,早出晚归,一个月辛辛苦苦挣个五千元左右,我对象主要看孩子,空闲时间会去干临时工,挣不了多少钱。”姜万磊告诉记者,杉杉的姥姥瘫痪在床多年,他和妻子还要承担部分照顾老人的工作。杉杉生病后,夫妻二人无法正常工作,家里的收入也没了来源。

据医生介绍,如果杉杉情况稳定,后续会进行化疗、手术等治疗,但因肿瘤太大,后续治疗不排除出现其他情况。“孩子情况稳定后,要进行至少四期化疗,把癌细胞控制后,还要进行手术。这个病可以治,但是还要看后续的治疗情况。”姜万磊说。”

春节前,姜怡杉的母亲刚给自己的女儿买了新读物

好吃的留了好几天

“小棉袄”温暖妈妈心

采访中记者得知,杉杉今年上幼儿园大班,她还有一个大一岁半、上一年级的姐姐。姐妹二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深厚。“姐妹俩从小就一块睡一块玩儿,关系非常好,有啥吃的好的,都忘不了彼此。姐姐现在是奶奶在看着,之前打视频的时候她就问我,妈妈,妹妹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好啊。我只能强忍着泪水说,快回去了。”叶娟哽咽地告诉记者,杉杉和姐姐都十分懂事,小小年纪就知道帮家里人分担家务。“俩孩子都挺听话,收拾家务都不用大人特意嘱咐,主动就去干了。看着奶奶拖地,就去给奶奶捶背,从小就很省心的孩子。”

为补贴家用,叶娟在杉杉发病前一段时间在外干着临时工,两个孩子就放在奶奶家看着,由于叶娟和丈夫经常早出晚归,有时候好几天都见不着女儿,杉杉也从来不哭不闹。“之前杉杉的爷爷带她去商店买了点吃的,她就说我爱吃这个东西。我忙,好几天没去,她就给我留了好几天。我去的时候,她爷爷就说你看,你女儿长大了,知道你爱吃,都给你留着。”记者眼前的叶娟,满脸的疲惫与担忧,她时不时拿下眼镜,擦拭眼泪,但是说起“小棉袄”的暖心事时,她的眼中又闪过丝丝爱意。

为了陪女儿,  姜怡杉的母亲把医院当成了“家”

杉杉盼着回家过年

爱心接力盼您参与

“杉杉知道要过年了,前几天她还跟我们说,爸爸妈妈,我想回家过年。我早就给孩子买好了新年穿的衣服和鞋子,我们也盼着孩子能够早日从重症监护室出来。现在,治疗路上的艰辛、痛苦、无助,压得我们一家人透不过气来……但我们还是会不惜一切为女儿救治!”叶娟说。

“当时村里说,要不要号召村里捐款帮帮,我还想孩子总有一天要长大,要成家立业的,担心对孩子不好,现在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救孩子命吧。”杉杉的爷爷说。记者采访得知,杉杉住院后,村里已经号召村民献爱心。有亲朋好友得知情况后,也给孩子捐款。但是对于孩子尚不明朗的后续治疗以及费用,一家人非常着急,他们也通过水滴筹平台为孩子筹款。

爱心汇聚力量,真情共筑希望。如果您也想帮帮年幼的杉杉,可以拨打半岛热线96663,也可拨打15954206639联系姜万磊。您也可以直接向他们献出爱心:中国农业银行6228410244525486378(叶娟);支付宝15063049105。

扫码可以通过水滴筹为杉杉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