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外地人先吃”,一把烤串带火一座城

2023-04-13 07:26 中新网阅读 (3648055) 扫描到手机

“我,山东淄博人,从来没想到自己会被楼下烧烤店‘劝退’,大街上的有些楼我更是第一次知道它还能亮这么多灯。”

过去一个月,社交平台上“淄博烧烤”的各大话题接连刷屏。不同于“万物皆可烤”的锦州烧烤,“是羊就能烤”的徐州烧烤,“下葱量”第一、“耗饼量”惊人的淄博烧烤,已经一路小跑,率先进入到充满孜然味儿的夏天。

原来鲁C(淄博车牌代码)的正确读音,其实是“撸串”?

山东淄博一家烧烤店的厨师正在烤制肉串。 中新社记者 梁犇 摄

突然火了,“周末时间留给外地人先吃”

在外地工作的淄博人黄杨(化名)一个月前回了趟老家,想着和朋友吃个烧烤,结果找了4家烧烤店,都走到平时不起眼的小街道了,店里人还是满满的。

“熟悉的烧烤店老板直接让我周一再来,周末留给外地人先吃;另一家老板跟我说店里已经没肉了,吃了20多年烧烤我真是第一次听到这句话。”黄杨说。

“烤炉+蘸料+小饼”是淄博烧烤的灵魂“三件套”,食客桌上会有一个特制的小炉子,老板将肉串烤至六七成熟便上桌,由客人自己掌握火候复烤。

“淄博烧烤最早是不腌制的纯肉,以猪肉为主,配料简单,食材新鲜。后来以腌制为主的东北烧烤逐渐占领市场,现在鲜肉烧烤市场又开始逐渐恢复。”淄博民安烧烤店的老板安伟表示,本地人多喜欢自己烤,很多外地客人不习惯,确实容易烤糊。

山东元素——饼则是淄博烧烤的另外一大特色。巴掌大的面饼烙至起泡,夹入肉串、小葱和酱料蘸料,就完成了碳水+脂肪+蛋白质+膳食纤维的四合一“淄博Taco”。碳水化合物解油解腻,丰富多样的配料直冲味蕾,共同构成了淄博烧烤的精华所在。

“现在街上的人确实是多了,全国各地的车也是随处可见。不只是周末,知名度比较高的烧烤店每天都排很长时间的队。”土生土长的淄博人王大壮(化名)表示,周一下班后自己路过了一家网红烧烤店,看到晚上六点多已经排了几十米的队伍了。

山东淄博,食客正在享用烧烤。 中新社记者 梁犇 摄

措施给力,力争“流量”变“留量”

美食固然诱人,但在第一波由大学生、社交平台带来的热度之后,当地政府快速反应的“组合拳”更是让许多人大开眼界。

早在3月10日,淄博市政府就召开发布会,设立淄博烧烤名店“金炉奖”、成立烧烤协会、宣布五一举办淄博烧烤节,还直接发放25万烧烤消费券。数据显示,仅3月份,淄博就接待外地游客480多万人次,同比增长了134%,旅游收入增长了60%。

为方便广大游客奔赴“烤场”,铁路部门专门在济南与淄博之间开通“烧烤专列”,淄博市文旅局“一把手”带领全市文旅系统“代言人”做推介;淄博市内还新增21条“淄博烧烤”公交专线,为游客带来“打卡热门烧烤店”线路攻略。

淄博文旅局的工作人员对中新财经记者表示,围绕着“淄博烧烤”这一主题,淄博推出了五大主题产品,力求打通“吃住行游购娱”各要素,让来淄游客除了品鉴美食,能更好体验淄博的风景之美、人文之美、城市之美。同时还设计主题旅游线路,线下+线上多维宣推文旅资源,并做好景区门票减免和安全管理服务工作等等。

“最近一到了晚上,柳泉路、人民路、明清街等大路的灯都亮了,可能在外地人看来没什么特别的,但这些灯我们往常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看到;学生来了还可以申请‘青年驿站’,都是不错的酒店,政府补贴一部分客房来服务大学生。”在黄杨看来,自己的家乡已经拿出了最大的诚意欢迎各地的朋友。

山东淄博,食客正在享用烧烤。 中新社记者 梁犇 摄

好客山东,“不能让外地人觉得不好”

和烧烤一起火起来的,还有淄博的“网红市场”八大局。淄博人邓城(化名)就住在八大局市场附近,在他的记忆里,至少开了十七八年的八大局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菜市场,自己不怎么去,父母有时会去逛逛早市。

“三月初我们想去吃烧烤,突然发现八大局市场里的店开始排队了。而且市场上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应该就是大学生。”一下子涌入的年轻人让邓城也有点不太适应,直言“很担心会让外地人失望”。

不久前,有美食博主来到八大局,自带秤连逛10家摊位没有发现一家缺斤少两。博主感慨淄博是一座让他不得不佩服的城市,也为淄博带来了新一波热度。

“小时候,有外地的朋友来,爸妈基本上带他们吃的第一顿就是吃烧烤。淄博的烧烤店都是从老城区、老小区里做起来的,谁敢‘宰客’一次,以后就没有人买他的东西了。”邓城对此表示,“做好服务,不宰客”是“好客山东”的默契。

对于淄博市政府来说,烧烤的热度是城市转型发展的一次契机;但对于普通的民众来说,可能只是出于朴素的考虑:“别让人外地人觉得淄博不好。”

“以前我‘路怒症’很严重,现在开车就会想,外地来的朋友不熟悉,跑得慢、走错路很正常,咱都要包容。后来发现礼让还真挺好,也感谢家乡让我变好。”王大壮说,在淄博就为淄博人长脸,在山东就为山东人长脸,在中国就为中国人长脸,这就是老乡同胞们的想法。

淄博烧烤火出圈,吸引市民前往打卡。中新社记者 梁犇 摄

如何转型?工业城市到旅游城市的跨越

“上次淄博这么热闹,还是在齐国的时候。”正如网友所言,作为一座以重工业见长的城市,化工、建陶、医药、纺织等曾是淄博的立市之本,传统产业在淄博经济总量中的占比一度高达70%。

但面对资源枯竭、技术工艺老化、产业人口外流等阵痛,走在转型的道路上,淄博已经付出了有目共睹的真心和努力。

“以前只有五一、国庆等节假日会遇到的情景,如今每个周末都在上演。工作日的下午五点半左右也会满桌;周六是最火爆的,中午11点左右开始排队,一直到晚上不放号为止,等位时间最长要在4个小时以上。”安伟讲述着自己“幸福的烦恼”。

“人已经多得到了周末,大家都有些‘害怕’了。”安伟说,对于员工的疲惫,店里只能通过涨工资、增加人员等方式来缓解。

“在淄博,烧烤生意一直都很火,挣钱也不少,目前最大问题就是客流量大到有点承载不了,我们也在尽力扩大规模去满足大家。”另一位淄博烧烤从业人员庞先生也对记者表示,很多烧烤店都在超负荷工作,相比于赚钱,确实更有些“为淄博荣誉而战”的味道。

“我们都知道,靠烧烤、旅游来拉动经济还是非常有限的。但这是一个契机,让更多的人去认识淄博、感受淄博的热情、了解越来越好的营商环境,能带来后期的投资和就业,这才是更具深层意义的影响。”在王大壮看来,现在淄博从上到下非常齐心,努力把这个名片打响,就是淄博人民共同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