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小诸葛"玩转"最强大脑" 只信自己的策略

2018-02-13 09:05   来源: 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文/半岛全媒体记者 刘雪莲 图片由徐萌提供

  身高190厘米、智商爆表、颜值在线,25岁的青岛小伙儿徐萌,因最近在江苏卫视《最强大脑》中的精彩表现,被封为“三高男神”。“我从不相信直觉和运气,我只相信自己的策略。”身为投资分析师的徐萌,无论在赛场内外,都堪称“策略小诸葛”,仿佛一切在他的运筹帷幄中。

  最强大脑出了个“三高男神”

  经过层层选拔,从10万报名者中脱颖而出进入百强,名列第8;在高手如林的百强选手中,又经过两天的残酷淘汰赛,进入30强;在30强的一对一比拼中,智胜清华状元郑书豪,进入“水哥”王昱珩战队,成为团队四员大将之一。

  身高190厘米、智商高、颜值高,又是学校的篮球人气王,最强大脑的比赛让徐萌妥妥成了“三高男神”,当然也有人称他是现实版“江直树”。而徐萌给自己的评价是“篮球打得最好的大脑选手”。出生在青岛的徐萌,小学时期就开始学奥数,通过奥数特长生顺利进入青岛育才中学,也就是现在的青岛实验初中。

  初中三年,徐萌参加了数学、物理、化学和信息技术的四个奥赛,其中数学和物理都拿到全国一等奖。

  凭借着亮眼的奥赛成绩,还有市三好学生、体育比赛优秀成绩等硬条件,徐萌顺利直升青岛二中。

  后来,徐萌获得新加坡政府奖学金,独自一人求学狮城,高中就读新加坡立化中学;之后再获奖学金,入读新加坡国立大学,攻读工业系统工程和商科双学位,期间曾被授予“Top Student”嘉誉。2017年9月,他回国到一家驻上海的新加坡公司上班。

  谈到参加最强大脑的初衷,徐萌表示之前一直看这个节目,想知道节目是怎么弄的,是不是真的,再加上之前有学长也参加过,口碑还是不错的,所以他一直想试试看。

  去年9月回国后,从网上选拔开始,经过几轮测试,他顺利进入百强,“智商测试、算数、空间、推理、速算题、逻辑题等都有。”采访徐萌时,他已经结束了最强大脑的阶段性录制,忙着工作、加班,我们的采访都不得不放到晚上。徐萌说,为了参加最强大脑,已经把自己的年假都用完了。

  “齿轮大战”胜清华状元

  进入30强后的“齿轮之谜”大战,可谓让徐萌一战成名。

  “齿轮之谜”大战,两个4米长、2米高、1.5米厚的巨型齿轮装置均嵌有一个四层加密结构的保险箱,齿轮装置和保险箱之间还设计了一处让选手大展拳脚的残缺部分。

  两个巨型齿轮装置,每个装置内有9种共57个固定齿轮,分别形成4条构造差异巨大的齿轮通路;齿轮墙残缺部位共有28个空位、4个输入位、1个输出位和齿轮墙中已有的4条通路可形成14728条连接保险箱的线路。但结合现场提供的12种齿轮仅有8条为有效线路,选手需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其中最优线路,迅速打开保险箱。保险箱共四层加密,选手必须准确判断出,这四层的解密顺序,否则将无法打开保险箱。

  徐萌的对手是清华大学交叉信息学院在读学生郑书豪,他也是陕西省的高考状元。由于“齿轮之谜”项目牵扯到大量计算,三位导师中有两位都认为郑书豪会胜出,理由是他刚成为高考状元不久,处于个人做题计算能力的巅峰时期,而徐萌已经毕业工作了。但导师“水哥”却坚定地选择了徐萌,因为他说这个项目不仅考计算量,其实也很考验选手的创新性。

  比赛开始,当郑书豪不停地在齿轮墙上比比量量时,徐萌则如胸中有丘壑般,经过简单测量后,便迅速挑选齿轮补齐齿轮装置,并迅速计算打开保险箱。

  徐萌说,如果硬拼硬和郑书豪比计算,自己没有优势,所以要以快以奇招来搏一点胜利的可能,策略就变得尤其重要。

  徐萌这样解释自己的策略:“上场之前,把上场后可能发生的以及要怎么干的事情,都想明白了,在场上无用功做得比较少,包括具体的测量,用一些巧的办法去看,会看得更快,我使用一些降次的方法,让我需要算的计算量少一些,我每个测量只需要看两三眼,选得比较快。”

  性价比挂嘴边的小诸葛

  徐萌和郑书豪的齿轮大战中,郑书豪多次强调了运气,而徐萌的口号则是“我从不相信直觉和运气,我只相信自己的策略。”

  在播出的几场比赛中,徐萌经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是“性价比”,每场比赛,每个决定,徐萌都是各种权衡,然后选出他认为的最优方案。这样的思维方式,不仅仅只体现在比赛中。

  2008年到新加坡求学的徐萌,第一次接触到了“金融危机”这个词,觉得金融界很神奇,而性价比的意识也慢慢潜移默化到他的骨子里。

  新加坡高中毕业后,徐萌收到了几所英国高校的录取通知书,其中包括了剑桥大学。但最终,徐萌放弃了剑桥大学,选择了新加坡国立大学,因为后者能提供奖学金。徐萌算了一笔账:求学剑桥4年成本200万元,如果这200万元拿来投资,年利率保守估计按15%计算,那4年下来总共是350万元。同时新加坡国立大学免了学费,4年加起来有50万元左右的奖学金,这样就是400万元。

  徐萌认为,大学名气对工作的影响充其量也就是在刚毕业的前四年,平均到每年100万元,而剑桥的牌子貌似也不会为应届生多带来100万元的收入,从投资角度来看,收益比很低,去剑桥不是精明的选择。

  大学入学时,徐萌算了一笔账,在大学毕业时,他也算了一笔账。

  徐萌大学修的是工业系统工程和商科的双学位,正常学习时间为5年,但大三实习时遇到合适的单位,徐萌便决定四年毕业。“工作机会比那一年的大学生活更重要,工作之后如果有需要,完全可以再回高校深造。”

   [编辑: 刘晓明]

版权稿件,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半岛客户端

相关阅读

青岛 最强大脑



分享到

热门推荐

房产 | 旅游 | 教育

商讯

公告>

频道推荐

娱乐 | 女性

互动

社区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