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城市人民医院昧心赚钱 庸医施诊草菅人命

2018-05-03 09:55  来源: 报料台 手机看新闻

小字体大字体

  诸城市人民医院昧心赚钱 庸医施诊草菅人命

  ——母亲“脊椎压缩性骨折”住院竟被误治身亡

  2018年 4月15日下午4:30,我母亲宋正芬在家不慎摔倒,我与家人急忙带母亲到诸城市人民医院急诊科就诊,在急诊科进行了CT检测后转到脊椎外科,脊柱外科副主任医师郭秀全接诊。

  【 庸医施诊态度恶劣 过度医疗过度检查只为金钱】

  母亲入住脊椎外科后,郭秀全进行初步检查后,告诉我们病人因摔倒造成“脊椎压缩性骨折”,身体没有其它问题。然后给开具了很多项检测申请,一个63岁的老太太竟然给开具了艾滋病、梅毒检验单。检测完后,他对检验结果看都没看就给我们分析,强烈要求我们做“骨水泥注射手术”,在我们没同意手术且没有告知我们的情况下就给开了术前用药。我们经过咨询一些大夫后,考虑到母亲年龄较大,告知医生郭秀全不做手术了,进行保守治疗,他态度立刻发生180度转变,对病人态度冷淡,咨询他一些疾病治疗问题,表现的很不耐烦,动辄训斥陪床家属。

  我们办理住院后,护士给测量了血压,血压很高190/90,但没有做任何处理,然后按照郭秀全医嘱挂了吊瓶,这时母亲只是不太敢翻身,身体别无任何不适。从15日住院到19日上午,母亲除脊柱有点挫伤外无任何不适,很多亲人朋友来探望,母亲心情很好。

  【病人身体不良反应强烈 庸医竟然束手无策漠然视之】

  4月19日下午5点,我在医院陪床,母亲突然出现不适,出现恶心呕吐,从头到腿发麻,全身出冷汗,四肢冰凉,我马上联系值班大夫,测量了血压,血压很高,医生让吃了降压药后血压降下来了,但是母亲还是不舒服,有点迷糊,没有精神。护士遵医嘱打了一针甲氧氯普安注射液10mg,后来整个晚上处于迷糊状态,未再呕吐。后来咨询专家,【后来根据尸检的初步结果咨询专家,19日我母亲的这些症状都是造成去世疾病的前兆】。当天晚上主治大夫郭秀全不在场,不知道人民医院有没有交接班制度,交接班制度是不是形同虚设。郭秀全第二天上班后竟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连问都没问,漠然视之,毫无职业道德。

  20日早上母亲喝了几口稀饭,又呕吐了两次,出冷汗,四肢冰凉。上午,脊椎外科主任王明政来查房,主治大夫郭秀全没有一起来,王明政只是用手试了一下我母亲腰部,问疼不疼,没有问之前呕吐症状,也没做任何处理。王明政还跟陪床家属不耐烦的说:“不做手术还在这里干什么,还花钱,快回家养着吧!”上午10点我在陪床时,母亲出现剧烈呕吐,我联系值班医生,值班医生让到门诊找主治医生郭秀全,他未到病房查看只是估计说可能是药物刺激胃部引起的,我回到病房后,护士已经做了心电图,心电图结果出来后,护士让我们拿着心电图结果到门诊找郭秀全看,他看了说没问题,这期间护士联系了郭秀全,郭秀全还自言自语说:“还这么严重?”然后和我一起到病房,我发现母亲已经用上了仪器(心电监护仪、呼吸机等),病人已经呼吸困难,全身冰凉,冒冷汗。我们反复问他我母亲到底怎么了,他说:“做了心电图排除了心脏问题,很有可能是用药(口服药和吊瓶用药)刺激胃部的原因,让我们把所有的口服用药停掉,他说会调整吊瓶用药。他未做任何检查,给我母亲开了胃药(奥美拉唑溶片),这期间母亲一直处于迷糊状态,主治大夫郭秀全束手无策再没有进行任何询问处理,只有护士测量了一次体温。

  20日下午2点母亲喝了一点水、稀饭,吃了郭秀全开的胃药后又出现呕吐、全身出冷汗,四肢冰凉。家人马上联系了主治医生郭秀全,他来病房,家人告诉他说四肢冰凉,他试了试训斥说:“哪有那么严重,大惊小怪的!没有事,就是药刺激的胃”。仍然未做任何检查,就开了治疗胃部的药(打吊瓶用)。一共开了3瓶药,下午 4:20左右,挂水到第二瓶一半的时候母亲出现病情加重,家人马上联系护士,随后大夫联系急救,晚上6:00医院停止抢救,母亲永远的走了。

  【病人因庸医误治身亡 医院推卸责任拖延处理】

  母亲死亡后,医院没有出面解释死亡原因,没有主动安抚病人家属,没有做任何事情,把死者放在病房置之不理。我们找到脊椎科主任王明政询问病人死亡原因,他说可能是肺动脉栓塞,然后没有了下文。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我们没有办法。6:20左右我们就报了警,110很快来了,了解情况后走了;随后刑警也来了,了解情况后也走了,让我们找卫计局双方协商处理。我们联系了诸城市卫计局,卫计局大约晚上9:00左右和人民医院医务科终于一起来了。这段时间时间,主治大夫郭秀全在电脑前,做了什么,病历改没改,我们不得而知。我们通过了解才知道现在需要封存病历、药品,在封存药品期间,20日用的药瓶只有最后一个大瓶,而且药瓶里紧剩下一点点药,和没有打的一瓶药,其它药瓶都不翼而飞,下午4点多就开始抢救,这期间药瓶去了哪里?我们向卫计局工作人员要求,找回今天所有的药瓶,当天一共开了6瓶药,上午3瓶,下午3瓶。我们和院方及卫计局三方一起到药瓶存放点,找到晚上11:30左右,找到了3个药瓶,其中下午第一瓶药雷贝拉唑钠一直没有找到,但是我们家属一直没有放弃,直到颈椎科护士电话通知说:在配药室角落里(两个存放废弃药瓶框子北面架子底下)找到了,说是不小心扔到里面了。对于这个药瓶的真实性也不得不让我们怀疑。

  俗话说“死者为大,入土为安”,母亲一直在冰库里冷冻着,待一天,作为我们家人心里难以承受。我们家属强烈要求,尽快查明真相,还我们一个公道,让那些不负责任,毫无医德,玩忽职守的庸医滚出医院,诸城市人民医院做出正式道歉。希望诸城市市委市政府,诸城市卫计局,诸城市人民医院给我们一个负责的处理方案。

  


-- 免责声明 --

  • “报料台”是面向普通网友的新闻线索发布平台,半岛网设置此栏目的目的是为传递更多信息,为半岛都市报搜集线索。半岛网将对网友上传的信息进行必要的审核和文字加工,但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电话:0532-80889233


大家在说

热门推荐

房产 | 旅游 | 教育

商讯

公告>

频道推荐

山东 | 青岛

互动

社区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