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调查|记者卧底代拍江湖 揭秘粉丝经济灰色产业链

2020-11-05 06:52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21368)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仲维莉

这是一种新兴职业:

他们是明星粉丝,明星却避之不及;他们追星也从中掘金; 勤快一点儿的,可明入数万;他们“神通广大”,洞悉明星行踪,隐私和流量是他们捞金的资本;他们把拍明星做成了产业,形成一条完整的利益链条。

在娱乐圈里,他们被称作“代拍”。

半岛全媒体记者卧底代拍群,揭开他们的神秘面纱。

>>卧底进群 千位明星信息5元就卖<<

近日,有网友曝光了一则倪妮被代拍欺负的视频,视频中代拍撞到了倪妮,不仅没有道歉,而是十分嚣张让倪妮的态度要好些。后倪妮工作室迅速声明此为去年的视频,已为倪妮加强安保。工作室面对如此嚣张的代拍,也只能选择忍气吞声。章子怡发声怒斥:“没有人管管这些代拍吗?早晚要出事的。”那么究竟什么是代拍?可以让明星敢怒不敢言呢?

明星代拍简单来说就是帮粉丝拍明星的照片。有些狂热的粉丝想第一时间了解自家偶像的动态,想看看自己喜欢的偶像在现实生活中是什么样,而线下追星又不是每个人都有时间和精力,所以只好花钱请人去拍摄或者买图,代拍也逐渐兴起。他们最初会求助一些有钱有时间跟随爱豆行程的站姐代拍。但站姐不能保证拍摄爱豆的所有行程,也不是所有爱豆都拍。故而衍生了“代拍”行业。国内的代拍行业算是新兴产业,历史不算悠久。近几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营》大热,大批粉丝为了追逐偶像,带动代拍的发展,才逐渐形成一条产业链。

代拍如何得知明星行程呢?答案很简单就是信息倒卖。记者通过多方渠道进入到一个粉丝群里,群规明确指出禁止截图,而且群里面的代拍都十分谨慎,如果问得太多或很长时间没有购买的话会被踢出群继而拉黑。记者由于第一次加群没有经验没有屏蔽自己的朋友圈,群主在审查过后直接拉黑,记者换了个号发了一些追星的朋友圈,之后再申请入群才得以进入。在记者卧底的粉丝群里,每时每刻都有人发明星的行程消息招揽生意,甚至还在招代理。而一些处于三线的艺人,几十块钱就可以买到他们的机场照片。并且还有明星的证件信息明目张胆地在群内公然售卖。

记者尝试在群里加了一位发信息的朋友。1块钱可以买《青春有你》成员信息,3块钱可以买硬糖少女成员信息,而五块钱则可以买近千位艺人证件信息。记者付了五元钱,果然得到了一串长长的名单,除了近期比较红的流量明星之外,其中也不乏蔡依林,陈奕迅等大牌艺人的身份证信息和护照信息。有了这些信息可以随时得到艺人的航班信息与起飞时间。这也和近期沸沸扬扬的明星航空里程盗刷案件不无关系。

在这个群里,记者还学会了一个新名词叫做“刷关”。坐飞机时明星进入安检关卡,无法进行拍摄怎么办?代拍不可能每次都买机票这样费用太高。这里就有可以提供刷关服务的人,他们可以提供买票服务“刷关”送机或接机,通过机场安检、见到明星后再操作退票。代拍要做的就是提供身份证及姓名,一次刷关仅需要两位数的价格,省时省力省钱。

照片询价 几十元到百元不等

代拍人员通常根据明星的流量和图片质量报价。由于灯光条件限制,机场代拍对摄影技术和摄影设备的要求较高,故代拍照片的质量也良莠不齐,质量高、内容好的照片价格会高一些。一般“代拍”价格在几十到几百元不等。

在刚刚过去的某宝活动,有职业代拍在活动开始之前,就在群内预约明星代拍照片。其中询问较多的就是吴亦凡等一线流量明星,价格也比较高。记者佯装是吴亦凡的粉丝询问价格,1千块钱全包,如果拆一半是600块。一首歌一直拍,大约会有五六百张照片。但是代拍也透露现在场地内抓得很严,如果带不进去单反只能给黑卡(徕卡M7)图。还可以送fo。其他明星均价大概在500元全包,拆半200元,不送fo。

从代拍手中购买明星照片的,除了有一些是狂热粉丝,还有一部分买家实际都是“站姐”,为了活跃自己的个人账号,并以此获利。在饭圈文化中,“站姐”是指那些管理“站子”的女性。“站子”则是及时发布艺人行程和照片的社交媒体账号。有些活动站姐无法到场,为了保持“营业”也就是账号的更新频率和人气,她们会向代拍购买最新图片,以此维系自身的影响力和吸粉。”当积累了一定的照片后,站姐还会出一些写真集,抱枕,杯子等明星的周边产品卖给粉丝,平均一个PB的价格为100~200左右不等;当账号粉丝上百万后,她们还可以接一些广告。

粉丝中有一定影响力的“大粉”,也是代拍的服务人群。他们购买代拍的照片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发布。账户中偶像的动态越多越快,粉丝也会逐渐增多,这些“大粉”则能从中获益。诸如偶像的一些活动会给予他们相应的名额和福利,影响力高者还会接到一些产品的推广。

>>潜伏直播 代拍博主粉丝量堪比明星<<

记者注意到,在粉丝群内加的几个代拍,除了卖照片之外时不时地还会在朋友圈发布明星行程消息以及兜售观众和媒体席位。媒体席位一般是在前排,一个好的位置才能出好的照片,所以这对代拍们来说至关重要。媒体席位价格不菲,据记者了解,席位大多是从活动主办方的工作人员处流出,并经过中间几层加价。经记者在群内调查,现在的一线流量明星王一博的一次品牌活动,观众席位已经炒到6000元一人。而他参加的大热综艺《这就是街舞3》的总决赛早早就开始在网络上售卖席位,有投票权(扔毛巾)的观众席位甚至已经达到五位数。在青岛东方影都拍摄的综艺《这就是灌篮3》有当红艺人邓伦、乃万等人,经记者询问需要预约位置,定金为500元每人。便宜一点的明星活动票价也要2000元左右。记者粗略估算了一下,一个普通上班族根本不可能负担得起追星的费用。而学生族哪来的钱?结果可想而知。

另外还有一类代拍专做短视频和直播。这些视频平台上的明星代拍博主流量都是不容小觑。最高的粉丝数有几十万堪比一个三线明星。记者特地在抖音上跟了一场直播,直播中主播蹲点陈伟霆的酒店门口,一直重复陈伟霆马上要出来了。在整个直播过程中记者注意到最高流量时进入直播间的粉丝过万,并且有的粉丝还不停给主播刷礼物。一场直播下来,陈伟霆从酒店出来上车不过七秒钟的时间,但是收入却是相当可观。这大概也是代拍们游走在法律边缘铤而走险的原因。

>>深入调查 粉丝平台的盈利模式链条<<

在代拍日益猖獗的今天,是什么给他们提供了丰厚的土壤呢?粉丝互动平台是绝对脱不了干系的。这些应援平台把握住了粉丝经济的命脉:聚集了全国大部分具有强消费能力和高活跃度的粉丝团,代拍在这里与粉丝进行交易,站姐们利用代拍的照片制作出各种粉丝喜欢的偶像周边纪念品售卖变现。粉丝平台也因此获得热度和流量,渐渐将这条利益链条形成了闭环,而收割的就是前赴后继的粉丝们这一茬茬韭菜。

目前有很多创业公司都盯上了粉丝经济这块蛋糕。据记者调查,市场上的粉丝互动平台有几十个,其中以Owhat为首的头部平台,月流水在千万级别,并且今年获得了多家机构的A轮投资,即将还要进行一轮战略资源的融资。其次BAT体系之外的多米音乐上线的粉丝应援互动平台——偶扑,也获得光线投资,偶扑目前注册用户600万,月活跃用户在100万左右。流量已经足够支撑变现的可能。Owhat,偶扑都可以直接与各个粉丝站对接。相比比较老牌的贴吧、粉丝网,Owhat及一些新兴的平台以更加垂直的粉丝互动方式在粉丝圈中迅速崛起。而且今年,音悦台改变定位成粉丝服务平台,阿里入局重金砸阿里星球,音乐产业也纷纷搭上了粉丝经济的这艘船。

粉丝类APP平台虽然还是处于商业模式探索期,但已经有了较为清晰的商业模式设计。Owhat上积累了一大批有粉丝管理经验的人,然后用这些有经验的人去搭建粉丝架构,建立初期的后援会、应援站、资源博和其他不同功能的粉丝团;接着就是提炼偶像的吸粉点,大量生产内容,利用生产出来的美图、音频、视频、漫画等进行吸粉,完成了初期的粉丝积累;做粉丝经济看起来没有门槛,但实际上门槛很高。想要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活下来,至少要有特色功能、粉丝资源、明星资源、资本投入之中的一个,并且深谙粉丝心理,粉丝经济无疑是门好生意,但你得懂才行。但是如果粉丝平台只是一味盈利,不为粉丝做好正确的引导,甚至煽风点火引起粉丝之间内斗以取得最大利益化,这就毒化了网络生态。在资本与平台掘下的陷阱后面,粉丝应该有自律和自控,而平台也应该给出适当的引导,不该一味为了利益助长代拍这股不良之风。

>>业内揭秘 拍得越丑,流量越多<<

除了倪妮事件之外,近几年明星和代拍的争端屡见不鲜,在杨幂拍摄《斛珠夫人》时,剧组就曾斥责代拍干扰拍摄,有一些大胆的代拍甚至从下往上偷拍杨幂裙底来牟取高额利润。杨紫《青簪行》剧组为防止代拍用巨伞开路,还有《皓衣行》工作人员和相关人员发生肢体冲突……乍看之下,明星与代拍不共戴天。但其实明星与代拍之间也有着非常多的秘密。

记者在暗访过程中,采访到了经常在横店拍戏的青岛籍演员赵圆媛。曾出演过《旋风少女》《天龙八部》,并在热播剧《剑王朝》中饰演夜策冷。赵圆媛给我们透露,横店可以说是代拍泛滥的地方。每个剧组,每个酒店,都蹲守着一大堆代拍,有的时候不是明星故意耍大牌,是真的被代拍弄烦了。

赵圆媛告诉我们,代拍基本分为三种。一种是职业代拍。很多情况下,部分艺人会选择与代拍达成“双赢”的合作。因为部分艺人会直接使用代拍所拍摄的机场照片来减少宣传和修图成本。他们基本是与明星或经纪公司合作。在机场或是剧组内部拍摄,明星是心知肚明的,摆出各种pose配合这种职业代拍,看似不经意的偷拍其实背后全部都是设计。用于制造新闻事件或宣传。这也是现在比较普遍的一种营销手段。他们不是粉丝,不会乱拍,只拍自己的目标。

第二种代拍主要由粉丝和站姐组成,相对来说较疯狂。设备也都不错,因为对于偶像的爱,所以发出的照片也都会经过精修。他们购买明星行程信息,匍匐在明星出现的每个角落。如果转变成私生饭(专拍明星隐私的粉丝)会对明星造成一定的困扰。但是真正爱你的粉丝一般都是通过站姐组织统一行动。尽量不去打扰你,靠爱发电。赵圆媛说,有的时候收工很晚了粉丝还在酒店门口等着就为了看你一眼,着实有些感动。

第三种代拍就是明星最厌恶的那种代拍。为了拍到你而拍,卖给粉丝或是营销号路透。拍到的越丑越怪越有噱头越好。他们大部分就是举着手机拍,有的是横店附近的学生,有的是横店里面的群众演员。记者打开抖音或者快手搜索明星拍摄,看到非常多的账号在横店做直播。赵圆媛透露,有一次一个代拍拍到自己一个非常丑的视频,在抖音上一下子就火了,给自己也带来不少流量。但是形象受损并不开心。

其实在内地娱乐圈大环境下拍戏,出现路透并不奇怪,尤其是横店影视城现在开放作为旅游景点,游客去到当地游玩,多少也抱着偶遇明星和围观影视剧拍摄的心思。而对于剧组来说,适当的路透可以提升观众对剧集的关注和期待,有助于剧集的宣传预热。

但问题是现在已经到了“不可控”的地步。职业或非职业的代拍无孔不入,再加上现在网络发达将本该保密的影视制作暴露在观众的眼皮子底下,失去了神秘感和新鲜感。赵圆媛透露,罗云熙、陈飞宇在《皓衣行》中的造型被提前曝光就是因为化妆间有代拍蹲点的原因,《斛珠夫人》的拍摄场面在抖音上大面积传播。有网友将代拍和直播的入侵,形容为“直播拍剧”,“蹲一蹲抖音和快手,一部剧就差不多看完了。”这对于影视公司或是演员都是巨大的伤害。

看似刀光剑影的代拍江湖其实内藏玄机。代拍者们是否真的能轻轻松松月入上万元?代拍者们与娱记们又是否能和平共处?这种新兴行业又是否触及法律底线?以规则校正流量方向,以秩序领航粉丝经济,流量经济回归理性才能走得更远。

代拍者与被拍者的刀光剑影

看似刀光剑影的代拍江湖其实内藏玄机。代拍者们是否真的能轻轻松松月入上万?代拍者们与娱记们又是否能和平共处?这种新兴行业又是否触及法律底线?以规则校正流量方向,以秩序领航粉丝经济,流量经济回归理性才能走得更远。

>>代拍者说:追星、工作、赚钱三不误<<

在调查过程中,记者下载了粉丝互动平台APP:OWhat,并加入了王嘉尔的粉丝团认识了几位代拍者。其中有一位(下称小A),是一位银行柜员。对于小A来说代拍只是一个兼职,为了满足她追星时产生的大笔支出。从攀谈中记者得知,这些饭圈女孩对偶像非常迷恋,几乎要跟自家偶像的每一个行程,甚至有时还要出国到韩国或日本声援,演唱会或见面会买门票也要坐第一排,这都会产生大量费用。但作为银行柜员的她并不能负担得起这笔巨额开销。于是在购置了摄影设备后,开始做起了边追星边代拍的行业。一次费用是500块钱100张,不含修图,大多数出片都不错。很多站姐也喜欢从她那里要照片制作PB(photo book),或是明星周边纪念物变现。但是小A透露,站姐的照片一般是白送。因为还需要她们提供更多明星信息。

提到代拍赚钱收入可观的话题,小A并不认同。她说:就像直播界就出了一个李佳琦和一个薇娅一样。代拍中的确有那么几个能赚到钱的,但大多数收入平平,没有外界吹嘘的那么夸大。他们当中绝大部分都是从粉丝转变过来的,毕竟追星是非常费钱的一件事,这样自给自足才能保证对偶像爱得持久。

>>艺人公司说:会私聊代拍,但拒绝路透<<

在青岛跟剧组的特约演员殷志宁也接受了采访。特约演员算不上明星,但有时来青岛的剧组会找他拍一些镜头有一些台词。曾经在《流浪地球》里还客串过飞行员。他透露像他这种特约演员都是要签保密协议的,不能透露剧情更不能随意拍照片。如果私下偷偷买卖照片一旦被追究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但是群众演员就不一样,他们往往没有合约,甚至连台词都没有,只是当明星的背景墙,费用按天结算,之前是100元一天,现在涨到120元,门槛特别低。大部分路透都是这样的演员透露出去的,剧组方也无从追责,很是无奈。

但有的时候,其实他们为了宣传某个艺人也会私聊代拍。在制片公司看来,专业代拍与追星的私生饭并非一类,更像“粉丝运营人员”,都是通过运营粉丝赚钱;大多时候艺人街拍、机场上下班照片,团队不会专门安排,而是与代拍形成“默契”,只需要让明星打扮得漂漂亮亮,等着抓拍就行,代拍活好,便宜,效率高。专业镜头设备,咔咔几下能出几百张片子,之后选最好的,40分钟就能实现完美精修,堪比专业摄像师。专业的每次500~1000元左右。某经纪公司艺宣小光坦言。在她看来,虽然代拍、站姐、粉丝都是图片产出者,但专业代拍的拍摄、修图水准更高,且拍摄速度快,拍完就走人,不会对作为金主爸爸的艺人有太多留恋,“他们也会遵守职业道德,不会把给我的图再转卖。据说一些艺人工作室自己管理站子和后援会的,也会从代拍那里买图。”娱记说:

设备比我们好,抢位比我们勇

有人曾说过:代拍就是编外娱记。但是记者走访了几位青岛的资深娱记,都对代拍嗤之以鼻。资深娱记黄女士透露,娱记和代拍是完全的对立面。因为代拍的不守规矩导致整个行业都不好了,更使得娱记这个名词和狗仔挂了钩。明星听到娱记这两个字都避之唯恐不及。

黄女士回忆,好几次大型的明星见面活动,代拍们都能抢到最佳的媒体席位。这使得很多正规娱记都被买位置的挤在了后面,拍不到好照片。而且设备也是没法比的,代拍们最普通的单反都是佳能5d3+大白兔镜头。仅一个镜头就在2万元左右。而且每到有大型演出活动,某宝购物平台的大白兔便被借空。大家常常看到记者会上前排的长枪大炮,里面居然有一半都是非媒体职业的代拍者。

>>律师说:情节严重者恐担刑责<<

那么这些侵犯到明星隐私的行为构不构成违法呢?为此记者特别咨询了山东文康律师事务所的刘磊律师。刘律师告诉我们:代拍行为一旦触犯法律,将有可能承担民事、行政甚至刑事责任,具体来说:

侵犯明星隐私权 明星隐私被侵犯,首先表现为身份证、手机号码、出行行程、航班信息、入住酒店等个人信息都被明码标价出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偷窥、偷拍、窃听、散布他人隐私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如果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明星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将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侵犯明星肖像权 代拍者在未事先取得明星本人同意的情况下,以营利为目的拍摄并出售明星照片,此行为还涉嫌侵犯明星的肖像权,应依法承担侵权责任,如删除照片、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

涉嫌扰乱公共秩序 如果代拍者在拍摄过程扰乱公共秩序,不听从工作人员劝阻或多次如此,则涉嫌扰乱公共秩序,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可交由公安机关处理,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2018年7月中国民用航空局下发了《关于“加强粉丝接送机、跟机现象管理”的通知》,其中提到,将对阻塞安全通道,堵塞登机口、机舱口、接机大厅出口等扰乱秩序的违规违法行为,从严从重处罚。若情节严重,有可能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的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对首要分子,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无论是普通人还是明星,都要有一定的空间与隐私,如果走到哪里都是一种被监控的状态,那会给艺人造成很大的压力,近几年得抑郁症的明星亦逐年递涨。虽然很多明星提出抗议,但代拍产业依旧盛行的主要原因是很难从根本解决代拍问题。在大众的需求下,他们必须完成自己的“工作”,只要有粉丝购买艺人的照片或通过直播关注,代拍行业就不会消失。

作为粉丝经济衍生品的代拍行业已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明星因为各种外界原因大多数选择沉默,粉丝们有人痛恨有人趋之若鹜,正如明星李现强调的,“不要买,不要找代拍,不要看直播!”听起来很像那句广告语: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而且代拍的如此疯狂的确对秩序和安全方面也造成了很大困扰,近些年,代拍业务屡屡出现无序、失序,无视社会规则的行为严重干扰社会秩序。任何利益都不应凌驾于公众利益之上,以规则校正流量方向,以秩序领航粉丝经济,流量经济回归理性才能走得更远。

今年7月13日,网信办发布《关于开展2020“清朗”未成年人暑期网络环境专项整治的通知》,指出“重点整治诱导未成年人无底线追星等价值导向不良的信息和行为。”极端追星行为和因为偶像变成更好的人之间,其实只有一线之隔。一个良性的娱圈环境,需要粉丝、平台、明星三方配合。追星不是不可以,它伴随着很多少年人的成长,年少难免轻狂。在青少年还未形成正确价值观的时候,各方应该共同努力,塑造一个正能量的环境,让粉丝在追星中得到很多温暖、慰藉和积极向上的引导。优秀的平台和粉丝,还能反向给艺人输送正能量,让艺人更加自律;平台方要加强监管,为良性粉丝生态的培养提供有益的土壤。相关安全部门依旧需要针对公共场合追星带来的影响作出及时回应和采取有力措施,受到伤害的明星也要主动维权并引导粉丝理性追星。只有这样,粉丝经济才能向着好的方向去发展。粉丝们多关注作品,少关注隐私,这才是对艺人们的最好的爱。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