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元游太行!记者跟访老人“低价团” 3天2夜套路满满

2021-03-19 06:13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388174)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陆金星

又是一年春来到,随着疫情防控形势逐步向好,多地跟团游业务已开始萌动,一些低价游也开始“重现江湖”。记者的微信朋友圈里也充斥着“唐风汉韵免费游西安”“198元太行三日游”等广告信息。这种价格低廉的团,收取的费用甚至连车费都不够,里面必有猫腻。而且近几年老年人跟廉价团旅游受骗甚至出现意外的情况也时有发生。这些所谓的旅游产品大多会以低价吸引老年消费者,然后会在行程中向老年人兜售各类产品。低价旅游团“生生不息”,其“合理性”就值得探讨一下。记者按耐不住内心的疑惑,点开“198元太行三日游”的链接并报名,一探究竟!太行三日游链接中的行程计划详细,吃住玩行安排妥当,且已注明必须消费项目,以及购物点等信息,并强调“自愿消费,不强制”。记者原本以为198元已是低价,但是同行的老年人甚至有130元报名参团的。

出发,50人中仅3个年轻人

3月12日清晨5时45分,记者按照之前导游发送的短信,来到市北区新业广场,候车出行。新业广场是不少旅行团发车的首发地点,记者赶到时,已有多辆大巴停靠,不少老年人已在此等候。

3月12日早6时06分,四面赶来的人们开始登车。

5时55分,按照车牌号记者登上了这辆满载53人的大巴并按导游分好的座位就坐。说好的6时发车因有人迟到而拖延到6时10分,车辆将赶到第二登车点“东李鞋城”继续接团队成员。6时30分许,车辆抵达东李鞋城,此时的东李鞋城附近路边聚集了众多等待出行的人们,他们以60岁以上的老年人为主,他们将在此等候并搭乘自己报团的大巴,去往全国各地。在城阳家佳源、兰村高速路口再次接上团队成员后,此行的50名团队成员已全部上车。除之前支付的198元费用外,导游在车上收取了行程说明中注明的必须消费项目:郭亮村、八里沟、南坪景区的交通车费用、导游服务费、其他杂费等共计100元。

  3月12日早上6时30分,东李鞋城附近聚集了众多等待出游的人们,其中60岁以上的老年人居多,他们将踏上开往全国各地的旅游大巴。

50人的旅游团,除了记者和另外两位70后,其余目测都已在60岁以上,70几岁的老人也不在少数。经过潍坊西等地的间歇,时至中午,司机选择在齐河服务区停靠,导游让大家下车用午餐。挨着记者坐的两位老人70岁左右,自带了满满一大包饭菜,还有好几位也带了饭菜,在服务区拼桌进餐。通过就餐记者发现,这些老人出行多为夫妻二人,再者就是两三个好友一同出行。饭后再次出发,导游告知大家时间有些紧迫,后边将加紧赶路,尽量行驶时间长一些后再进服务区。由于车内人多空气闷热,座位空间狭窄,一些团队成员开始脱下外套,记者也感到了些许的烦躁,腿脚也开始有些麻木的感觉。

  从潍坊西服务区启程不到两个小时,一位出行的老人想上厕所,车辆又进入了服务区。

漫长的旅程,幸好有手机,无聊的时候,老人们扒拉着手机,有的分吃着黄瓜、橙子、苹果等水果零食,来消磨时间。大巴行驶中,记者前排的一位老人站在了走道,放松一下腿脚,与后排的一位聊了起来,“我儿子30多了,刚换了宝马车,原来的一辆车给了我们,这样我们再出去玩也方便了很多”站立的老人扭头说着……

  拥挤的大巴座无虚席。

  车上人多,空气流通差,温度高,一位团队成员脱下毛衣。

经过近12个小时的车程,大巴车抵达了河南新乡,当地导游小宋上车后,指导大巴继续前行,在傍晚6时许,抵达辉县南寨镇北寨村的一家宾馆,在行程介绍中这个宾馆被誉为不带星的三星级酒店。记者下车时腿脚已几乎不听使唤,而同团老人们的表现却让记者深感意外,他们行动迅速地下车并取下行李,熟练地走进酒店坐在了餐桌前。简单的晚餐是15元的标准,10人一桌馒头玉米糊管饱,也许是在家吃够了大鱼大肉,这简单的晚餐对出行的老人来说看上去很合胃口,大家以极快的速度结束了“战斗”。饭厅的楼上就是住宿的房间,两人间,无暖气,开空调另收20元。

  入住辉县南寨镇北寨村的一家酒店,据旅游行程介绍符合三星级标准。

  12日晚上6时30分,抵达辉县南寨镇北寨村宾馆后,团队成员吃晚餐。

  第一天入住的酒店条件相对还可以,但是没有暖气,需要开空调的话,一个房间再交20元钱。

畅游,不怕疲惫的老年人

按照导游小宋的安排,13日大家清晨4时30分起床,5时早餐,5时20分出发。12个小时的车程已经让记者深感疲惫,一大早闹钟响起的时候记者内心充满了十万个不愿意。强迫记者起床下楼,同行的老人们又一次齐刷刷坐在了餐桌前,没有一人迟到。馒头、玉米糊、鸡蛋、咸菜,简单的早餐后大巴准时出发,赶往此行的第一个景点“万仙山南坪景区”。6点30分,进入万仙山南坪景区,时间太早,景区交通车并没运行,导游示意每人自费20元乘坐面包车上山。

  13日清晨5时20分,吃过早饭的团队成员准备乘车赶往景点。

  13日清晨5时20分,吃过早饭的团队成员们准备乘车赶往景点。

  13日清晨,团队成员登车,准备赶往万仙山景点。

  下了大巴车经过检票口进入万仙山景区,转乘在景区内等候的面包车进山,每人车费交20元。

天未亮,满载的堪称神车的五菱宏光面包车在崎岖蜿蜒的山路上疾驰,司机熟练的驾驶技术让人惊叹。如果把万仙山比做一幅优美的水墨画,南坪给这幅画平添了些许妩媚与生机。南坪的一座座石头房子像星星一样点缀在万仙山南侧的沟沟坡坡中。沿小双沟再向里走,到磨剑峰瀑布,瀑布高120多米,是万仙山里最高的瀑布,飞流而下的河水变成了一缕缕、一丝丝水线,让人觉得不像一挂瀑布,而更像一束飘丝。这个季节,这里有美丽的桃花、杏花、梨花陆续开放,记者同团的成员们有的已经来过这个景区了,但是这次来碰上花季,依然被眼前的美景震撼。景区山路上下幅度很大,记者一度担心团里的老人们会吃不消,但后来发现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老人们三五成群,在这里拍个照,那里合个影,脚步根本就不输年轻人,而且游览完毕后,全部在导游规定的时间到达集合地点,然后再去往下一个景区郭亮村。

  一位从武汉来的游客正在拍照留念,他们报的团也是198元。

  游客们玩得非常开心。

  万仙山景区内已经有了早到的游客。

  万仙山景区丹分沟内的峭壁上鲜花盛开。

郭亮村最大的亮点是通往村子的路,这就是令人惊叹的绝壁长廊,一边是石壁,一边是悬崖,惊险万分。原本郭亮村是一个封闭的小山村,在上世纪末的时候,村民自发开山挖路,最终挖通了一个全长1300米的石洞,也就因此声名大噪。这里也被称为“中国第一影视村”,《举起手来》等多部电影在这里选景拍摄。记者一行到达郭亮村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大量的游客,跟随人流顺着绝壁长廊前行游览,在郭亮村村口,各地的游客们争相在这里拍照留念,老年人们拍照的方式也是花样繁多、创意十足,到处充满着欢声笑语。

  出了丹分沟,来到郭亮村,这里的挂壁公路是最吸引人的。

  郭亮村的挂壁路。

  走累了,在一边休息的游客。

购物,“精彩”的推销方式

早起让大家有了更多的时间,能够在一上午的时候逛完两个不折不扣的景点。

午饭自费,想吃的另交30元,记者同车有30几人交钱吃饭,其余的通过自带的饭菜解决,12点之前就餐完毕。据导游介绍,下午将前往三家购物店,一个购物超市,购物的内容暂时保密。下午1点,车辆开进了第一个购物店——泰国城。

  两位湖北来的游客,自带午饭和白酒,在路边吃喝了起来。

  午饭过后购物的第一站是乳胶制品,销售人员用生鸡蛋展示乳胶床垫的弹力。

乳胶依然是不变的主题,大家来到一间密闭的房间,销售开始给大家上课了。首先妙语连珠式的普及了乳胶制品对人体的好处,又以变魔术一样的方式用鸡蛋展示了他的产品的高质量,最后推出了乳胶床垫、乳胶枕头、乳胶拖鞋、乳胶鞋垫、乳胶内衣、乳胶牙膏等花样繁多的乳胶商品,表现出一种“总有一款适合你”的阵势。

  乳胶店内,来自各地的旅游团都以老年人为主。

  由于旅途劳累,有些老人躺在乳胶垫子上睡着了。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讲解,当记者以为就要结束的时候,小伙话锋一转又开始推销起了中药,天麻、石斛、三七粉,还有号称可以治疗前列腺等男性疾病的淫羊子。

讲解课终于结束了,通过房间的一个小门,大家进入了乳胶产品陈列区,一些老人直接躺在床上休息了起来。销售的小姑娘坐在旁边,进一步推销。由于人员太多,有一部分被分流到了中药销售区。各种中药陈列,记者一看价格,还真不贵啊,石斛23元,但再细看单位,原来是23元一克。记者在询问石斛的时候,一名看上去也是游客的男人凑了过来,开始跟销售人员讲价,最终讲到了13元一克,并与记者商议一同购买,遭到记者拒绝后,他最终也没有购买。“这个人是托,而且石斛你抓一小把就得二三百克,看上去价格不贵,你只要一买就得花个两三千”同行的王大叔悄悄告诉记者。

  旅行加购物,时间满满当当,一位游客放松一下腿脚。

“要250多,我讲了讲价150元买了一个乳胶枕头,乳胶被以前都买过了”同行的一位大姐说,由于只销售了两个乳胶枕头,讲解销售的小伙似乎有些烦躁,说话的口气也远不如开始时那么甜蜜了。

经过了两个多小时,大家终于走出泰国城乳胶店,不到五分钟的车程,又进入了同在一条街上的另外一家店,出售的产品是灵芝孢子粉。

这次登场的是一位女销售人员,主打的口号是“厂家拿出广告费,各位叔叔阿姨能不能给宣传一下?”。女销售首先拿出一款灵芝香皂,号称原价50元,现10元销售给大家,如果购买,将附赠红包一个,里面装的就是厂家的广告费,但是里面有多少钱,自己拆开看才能知道。看到记者没带现金,“左手出,右手进,这10块钱一会就回来了”一位同行的大姐主动借给记者,果不其然,拿到了香皂,打开赠送的红包后里面就是10元钱。女销售随后又以同样的方式销售打折后100元的明目贴,当然回赠的红包里又返回来100元。

  乳胶店内选购中药的游客。

第三轮是一只价值近3000元的银杯,女销售在这里以1300元的价格卖给大家,杯子只有一只。“我赌一把,这次应该还能返回来,试试吧”记者旁边的大姐掏出了1300元抢下了杯子。果不其然,1300元的红包又返给了她。这一顿操作让记者唏嘘不已。当记者拿出手机拍照时,旁边的工作人员立即制止并要求删除。

最后登场的是灵芝孢子粉,在女销售的嘴里,灵芝孢子粉可以治三高、心梗脑梗、宿便、糖尿病,甚至癌症,还能延长寿命。这次出售的三盒灵芝孢子粉,原价三千多的折扣完毕后销售价1300元,同样的购买后也有红包相送,限量6个名额。在女销售环环相扣、充满激情的话语下,三名老人购买了灵芝孢子粉。当记者以为就要发放红包的时候,女销售却并不着急,表示为了感谢信任、支持、购买,1300元的银杯要免费送给这三位购买者。拿到银杯后,三位老人看上去露出了满意的表情。接下来是不是应该发放红包了呢?不,女销售并不着急,她又拿出了九盒灵芝孢子粉,分送给三位老人。“值不值?六盒孢子粉原价需六千多元,还有银杯,还赠送疫情补贴卡,持卡可终生1300元购买本品牌灵芝孢子粉,总价值已近八千元,现在我即使不给您返还红包,您觉着值不值?”女销售大声询问,“值”大家高声回应,三名购买的老人也频频点头。这时女销售却缓缓拿出了红包,让情节再一次转折。“限量版的钱币有巨大的升值空间,我们以前用过的两元纸币,现在银行收购价已翻了几百倍,在这里我将一带一路沿途国家的钱币收藏册送给大家,将来升值后价值可观”。三本装有收藏册的大红包分发给了三位老人,翻开最大面值的是一张1000元的越南盾,折合人民币不到一元。

走出灵芝孢子粉的销售店,天色已暗了下来,记者的大脑还没有从刚才的情景中走出来,就又被拉到了第三家店,卖锅店。

来自各地的大巴拉着游客排队等待进入这家卖锅的购物店。

“欢迎各位叔叔阿姨,大家的本次旅行我们厂家是出钱赞助的,将大家拉到这里来就是让大家为我们做个宣传,后期可以到京东购买我们的商品,所以希望大家配合我的工作”一米八的小伙,黑眼圈,这个有些消瘦的卖锅销售“强势”登场。

小伙思维缜密,巧舌如簧,对全场掌控能力非常强,记者现场的感受是如同听郭德纲的相声,可谓全程无尿点。小伙自称是退伍军人,并表示自己有肾病,身体比较虚弱,腰部动过手术,且当天已接待了5波旅行团,已经相当劳累。

一开始就拿出了36把价值198元一把的钛金铲子和勺子送给了大家,并表示最后还有18套组合刀具送给大家,当然刀具是在最后送出,中间要宣传一下公司的产品千福钛金锅。

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通过现场炒菜、爆爆米花、强力破坏不受伤等方法,小伙把真正的不粘、可以用十几年、富含银离子、健康价不高等好处赋予在了这只2480元的锅上。最后到了送刀的时间,这套价值五百多元的三件套刀具,看上去质量非常不错,也是钛金产品。小伙刚开始说的没领到铲子、勺子的人可以领刀的规则已不再提,而是想要刀的人举手并站到前面去。35人站到了最前面的空间里,小伙堵在通道,开始清点人数。“想要刀的人不少啊,但我们只有18套刀,现在让我考验一下叔叔阿姨,大家都知道,开宝马的永远不可能和骑自行车的人成为朋友,我们的刀具非常好,要送给有消费能力的人,所以现在请大家拿出1000元现金,证明你们有消费能力,我才能把刀送给你们。没带现金的可以刷卡、微信、支付宝支付给我们,我们给现金”小伙熟练自信地掌控着全场。此招一出,15人退出,还剩下20位手持千元现金的老人。

只有凑齐一千元,才能领取刀具。

每人分到了一套刀具,当大家以为分完刀就结束了的时候,小伙却又开始了他的“表演”。“各位叔叔阿姨,我们现在多了两位,我们分的是18套刀,多了两位怎么办呢?现在让我再考验一下各位叔叔阿姨,刚才大家说回去会买我们的产品,我是最讨厌别人欺骗我的”小伙拿出了刚才展示的钛金锅。“您刚才不是说会购买我们的产品吗?这套钛金锅原价2480元,现在我1000元卖给您,看看刚才说的话算不算数”小伙将锅塞给老人,当老人表示家里刚买了锅不想再购买的时候,小伙一把夺下了老人手里的刀和锅。第二位老人表示购买,小伙又一次展现出了他的诚意,买一送一,买钛金锅再送一只锅。然后这种考验对19位老人轮番上演,最终有6人选择购买了钛金锅。

从第三家卖锅的购物店出来时,天已大黑。

背着锅走出锅店,天色已经大黑。“今天这个买锅的套路以前没见过哈”一位大姐略有激动地说。上车后导游小宋表示出了十二分的歉意。并表示各位叔叔阿姨与他的父母年龄相当,今天如此受累,实在心有不忍,但受疫情影响,旅游业生存困难,如此安排也都是为了生存。接下来的一个购物超市销售的主要是竹炭用品,导游小宋似乎以恳求的态度和语气要求大家或多或少买点东西,这样的话他能有一点点提成,也好养家糊口。记者也被小宋的话语所打动,也决定或多或少买一点东西,支持一下他的工作。竹炭用品的销售表示尽量少耽误大家时间,简短快捷的讲解之后,大家开始购物。大家几乎都在这里花了钱。从最后一家购物超市出来,天色已大黑,已是晚上的8点30分。

最后一家购物超市内,商品品类繁多。

记者估算,除了130元到198元不等的团费,外加强制100元景区门票与交通费,60元午餐费,此次50人的团队购物花费约16000元。

从最后一家购物超市出来,天色已大黑,已是晚上的8点30分。

晚上吃住的地方有了变动,开始吃晚饭的时间已是晚上的9点。

饭后来到宾馆,三人间的房间条件简陋,没有热水和网络,床铺也不够干净整洁。与记者同屋的王老师怕冷,交钱开了空调,但外壳已发黄的空调只有微弱的暖风,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

13日晚9点,大家终于吃上了晚餐。

返程,又是12个小时的飞奔

第三天一早又是早起,5点起床。

简单的早餐,标配鸡蛋、玉米糊。老人们再一次准时、高效完成了这一些程序,5点40发车出发,前往此行的最后一个景点八里沟。

八里沟往返8公里,可选乘交通车,单程10元。欣赏完太行鬼斧神工带给我们的美景后,记者乘车返回集合点。让记者惊叹的是,一些近70岁的老人居然全程步行,往返整个景区。

归途中,司机用湿巾擦脸提神。

14日上午11时许,30元自费的午饭后,记者一行踏上了回青岛的归途。导游小宋随车送了一段路程后,与大家告别下车。路途遥远,返程车程预计需要近12个小时,司机和导游担心道路上如有耽搁,拖延至凌晨2点以后大巴车禁行的话,大家很有可能就要睡在服务区了。所以司机加快了车速,中间也减少了去服务区的次数。在兰村、家佳源、东李鞋城停靠后,大巴车最终在晚上近11点,安全抵达了终点。

夜幕中,客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团队成员扒拉着手机打发时间。

此行三天两晚,大约有28个小时是在路上,还有近8个小时是用来购物的,除去吃饭睡觉的时间,大家游玩的时间只有8小时。

14日晚10时许,客车抵达东李鞋城,部分团队成员下车。

漫漫返程路,各位老人丝毫没有疲惫的感觉,他们划着手机,看着在景区拍下的精彩瞬间,有的甚至哼起了小曲。“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朝没酒喝凉水,我去年出去了20多趟,这种旅游里的套路见多了,想套路我门都没有。”一位家住城阳的大姐开朗地说,3月9日刚从庐山回来的她,接着就参加了此次河南团,20号将再次启程,前往双飞六天的云南旅行团,价格还不到500元。

归途中,一位团队成员欣赏着手机拍摄的景点留影照片。

出游已成老年人的生活方式

于世君今年70周岁,也是此行的成员之一,她也是9日刚从庐山回来,20号也将参加云南旅行团。于世君是青岛人,随父母下乡去到滨州,在滨州工作生活,工作的那些年由于耐不住坐办公室的寂寞,喜欢到处游玩的她选择了联系业务的工作,这样就可以在出差之余看一下各地的风景了。由于工作能力强,于世君在公司获得劳模称号,还被滨州市评为了“市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跑业务也赚了不少钱,退休后在青岛购买了商品房,回到了青岛生活。

此行河南太行山的于世君。

闲不住的于世君在2002年开始迷上了自行车骑行,参加了从青岛骑到上海,再到北京再回青岛。从此一发收不住,几乎骑车游遍了整个中国,2003年骑游韩国一圈,2012年骑游法国、英国。身体看似瘦弱的于世君曾两次完成骑遍全国的壮举。于世君说,从2002年起,她开始了骑遍中国的旅程,每天行驶里程都是按计划来做,每到一个大省或是某个城市,都要买地图。有时候骑车8到10个小时,每天要骑200里。早上6点出发,下午5点左右找旅店休息。“我住的旅店基本上都是最便宜的,有时候还借住在市民家里,他们一听我有骑遍全国的梦想,对我都非常热情。”于世君说,骑行过程中还有一项很大的“福利”——欣赏沿途美丽的风景。

于世君在石林。

于世君有两个孩子,孙子也已经上小学,在2014年孙子5岁的时候,她曾带着他开启为期100多天的自由行,祖孙二人游玩了12个省的20多个城市,让孩子在入学前开阔了眼界。于世君还曾五次进藏,青藏线、川藏线、滇藏线她全部骑行走完。由于老伴需要在家照顾老人,所以于世君的出行几乎都是结伴或一人。

于世君的足迹也几乎遍布世界各地,受疫情影响,出国游已遥不可及,与河南游类似的这种低价团,于世君已经参加过了一次,那就是本月9日结束的庐山游。“这次游太行还不是最辛苦的,路上这趟单程15个小时,我们这些老年人已经把旅游当成了生活,在家无聊时、吃不进饭时,出去游玩一圈,回来心情就好了,吃饭也香了,可以认识朋友,欣赏风景,体验生活,何乐而不为呢”于世君这次河南行价格为130元,比记者的198元还低不少。“现在旅游的微信群很多,一条线路每个群里都发,我就看哪个便宜选哪个,反正都是一样的线路一样的吃住”在经过198元、140元、130元的比较后她选择了价格最低的。“这倒不是为了省下这十几元钱,只是觉着经过自己的比较与选择,省下10元钱的这个过程也是一种享受,说明自己还是有方法和能力的。”于世君说。

2009年6月于世君独自骑行在拉萨。

对于旅行团里的购物,于世君有她自己的理解。“大家都是老年人,又有充足的时间,出来走走散散心,是很好的选择,不然在家里憋着无聊的很,这些价格便宜的旅行团,在报名的时候我们都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需要的东西就买,不需要的说破天我也不买,他们也没有强制消费,所以大家都心知肚明”于世君表示老年团一早出来旅游很累很辛苦,坐在购物店里听他们销售演讲,虽然不让到处走动,但是大家依然可以坐在那里休息愿意听就听,不愿意听可以直接睡觉,全当旅行累了休息。而且销售人员讲的一些知识,关于健康的、关于厨具使用的,很多知识还是非常有用的。

“0元旅游团”存在即合理

家住城阳的宋大姨今年75岁,3月12日参加了日照旅行团,价格为100元,送了15斤鸭蛋。宋大姨表示,此行游玩之余销售的是丝绸被、羊奶粉,没有人强迫你购买,看好了喜欢买就买,与宋大姨一行的还有小区的另外11名老人。

“50人的车,车车都满了人,一桌子8菜一汤,吃的挺好,我们中的一个孩子要结婚,需要买丝绸被,所以她2700元买了三床丝绸被,这不,被子还不够,今天又报了团去买去了”宋大姨这一趟中年龄最大的78岁,最小的62岁。平时就是闲不住的人。

去年宋大姨100元游过兰陵,送了6斤黄瓜、6斤莴苣、6斤葱。10元游过荣成,去了购物店就是卖海带产品的。还曾经0元游过烟台、威海和蓬莱三日游,一分钱都没花,自己也不好意思了,所以再后来这种0元的她也不参加了。“这种团几乎天天都发车,天天都爆满,一般从即墨、兰村、惜福镇、家佳源等地接人。”去年一年她出去了10多趟。

王大爷今年76岁,家住团岛,去年因癌症做了手术,由于身体原因也不能再照看孙子。从此也开始外出旅游,劳累了一辈子的他就想趁着自己腿脚还能方便,也出去走走。“现在还能走,也看开了,就像出去玩玩,不然等走不动的时候,住进养老院,那就啥也看不到了”年前的时候出游购买了一床理疗被送给妹妹,据说可以治疗腰疼,花费了4000元。四千元不是小数,但是王大爷觉着能给妹妹带来健康,能缓解妹妹的腰痛,这点钱真不算什么。

一位老年游客坐下休息。

与记者同行的一位独自出游的市民表示“看破不说破是一种最高的境界”。确实如此,老年人出行我们表面上看,出去可能会上当受骗,其实不然,当下的人口老龄化严重,独生子女又迫于生计各自奔波,很少能有时间陪老年人聊天甚至关爱。孤独和无聊是困扰老年人甚至影响老年人身心健康的主要因素。选择低价团,花费少,而且有年轻的导游陪说陪笑,吃住行也都包括,还能大家一起有说有笑欣赏各地的美景,总比住进养老院强个好多倍。对于这种令人怀疑的低价团甚至0元团,虽然看上去不合情、不合理,但是存在了就有存在的空间和理由。如此大规模的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巴蜂拥而至,每天参加购物的老年人也得有几千甚至上万人,如果有老年人觉着上当受骗了,那投诉的应该也不在少数,这些线路还如此健康的存在着,足以说明它的存在有一定的合理性和需求性。

丹分沟内的游客。

记者观点>>>

“组团养老”或许正在照进现实

对于人来说,无聊是非常可怕的。因为无聊可以让我们整个人懒惰下来,什么都不想做,对什么都不感兴趣,这种情况对中老年人的危害更大。现在中国的老龄化社会已经来临了,退休之后干什么?一般说来,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感兴趣的方面,这种兴趣爱好会伴随着我们一生。老年人有自己的兴趣爱好,有自己喜欢的事情去做,自然就不会感到孤单无聊了。旅行也是老年人可以选择的抵御无聊一种非常好的方式,旅游不仅可以给自己带来健康身心,还可以让自己的生活志趣和审美追求继续提升。

  大量游客准备排队等待进入八里沟景区,游客以老年人为主。

老年人的青春可以说奉献给了工作,奉献给了自己的子女,以前每天都是为子女所奔波的,现在子女都成家立业了,那么这个时候老年人的闲暇时间多了起来,有了更加多的时间去外面世界去体验了,享受生活。老年人走出去可以跟一些同龄人交往,促进交流。不可否认的是现在的社会,沟通无处不在。但是科技的发达并没有让子女与老年的父母沟通得更加方便和频繁,可能一些子女一年到头都没有打过几次电话回家,他们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回去看老年人,所以老年人自然会感觉到孤独和寂寞。旅游就可以缓解孤独,旅行的时候增加了人际交流的机会,对于老年人来说,他们甚至不会太过于在意交流的对象是谁!老年人出门旅行丰富了自己的眼界,同时也让自己不那么孤单无聊,可谓一箭双雕。三五相约出行的老年旅行团的盛行,我们可以看出,赵婷导演的《无依之地》里的现实,在中国可能不太会发生,“组团养老”的方式在不远的将来也可能会成为普遍现象。

专家声音>>>

物质与精神并重,关爱老年人任重道远

青岛市社会科学院社会所社会保障专家孙启泮认为,老年人的社会保障物质和精神两个方面,随着社会的发展,我们如今的物质生活已经有了保障,但是精神层面做的还远远不够。当下吃穿住已不是问题,国际社会呼吁让老年人有体面、有质量的生活,精神方面的需求也需要关注。

“现在这个老年大学非常火爆,还出现了很多钉子户,一些老年人上了一期又一期,这和旅游老年团本质上是相同的,这也就是老年人养老对精神方面的需求”孙启泮表示,现在社会对老年人的精神需求关注不够,老年人也通过自己的方式在寻找这方面的满足。孙启泮建议,政府可以加大老年大学在社区的推广,在社区可以建立分部,满足老年人的需求,让老年人参加音乐课、舞蹈课,广交朋友。还建议政府以购买服务的形式,让老年社会工作者、社会志愿者到社区组织老年人开展相关活动,丰富老年人生活。针对当下老年旅行团,建议文旅、民政、交通相关部门出台规范性文件,对老年人以及经营者的权利与义务进行明确规范。例如老年人居多的团队,每辆车上至少需要配备一名医生,还要有相关的药物与急救设备,以保障老年人的出行安全,还需要为老年人购买足够保险。

半岛时评>>>

别让老人们再“斗智斗勇”了

半岛评论员 高书华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朝没酒喝凉水,我去年出去了20多趟,这种旅游里的套路见多了,想套路我门儿都没有”……谁人是猎物、哪个是猎手?低价游,一个老套的不能再老套的话题,被网友无数吐槽与不屑,而本报记者的一次体验,却着实颠覆了大多人的认知,老人们不辞辛苦长途跋涉甘愿“被套路”,竟是为了排解孤独与寂寞。

长久以来,低价团成了旅游市场的顽疾。低到不能挣钱的团费,必须要靠购物和其他自费项目来填补,扰乱了旅游市场的秩序。我国旅游法明确规定,旅行社不得通过安排购物或者另行增加付费旅游项目获取回扣等不正当利益。近日,文化和旅游部也展开行动,深入整治旅游市场“不合理低价游”等突出问题,以保障旅游者合法权益、营造旅游市场公平竞争环境。

在记者参加的这个低价旅游团里,也充斥着低价团标配项目——购物。但老人们却出奇得冷静,甚至把“看破不说破”当做一种最高境界,与各种套路“和平共存”。他们看破了洗脑式的诱导购物的套路,只花钱买必需的商品。旅游的人没有平白挨宰,旅行社也达到了“有人买就不亏”的目的。表面看上去双方各取所需,维持着微妙的平衡,这恐怕就是低价团顽强存在的主要原因。

退休生活,是我们这些尚在职场拼搏的人时不时的美好向往,不用为房子车子孩子发愁,不工作就有退休金,每天广场舞、太极拳,时不时出去玩一圈……但有多少人想过,人是群体性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脱离群体生存下去。而退休的另一层含义就是“离群”,意味着离开单位、脱离原来的“组织”和难得见上一面的子女,难以摆脱的孤独寂寞。所以,为什么老年大学招生火爆,在校老人们宁可“留级”,也不愿毕业,也就很容易理解了。赖着不毕业,不为别的,只因为那里有班级、有老师、有同学。老人们执着、热诚地参加着各种活动,只为不脱离社会,跟上时代的步伐。而当老人们的参与需求不能得到满足的时候,他们选择了套路满满的低价旅游团。

动辄十几个小时的舟车劳顿,难以令人满意的吃住条件,年轻人都吃不消的快节奏行程,对于六七十岁的老人们来说,是无奈和现实的选择。而随着监管部门不断加大整治力度,处在灰色地带里的低价旅游团终究会销声匿迹。

旅游能够开阔眼界,放松心情,但高质量的出游和低价购物游是两码事。低价团是旅游社为争抢市场恶性竞争的畸形产物,违背了旅游产业健康成长的初衷,损害了消费者的权益,更不利于老年人的身心健康。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面对这一庞大的消费市场,旅游行业应该痛下决心、转变思路,兼顾价格与质量,推出专门面向老人的旅游项目,用更加科学合理的旅游路线,劳逸结合的行程、优质贴心的服务,给老人们带来身心愉悦的旅行体验,而不是陷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斗智斗勇”的恶性循环。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