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印记丨丹心颂:四方机厂工人运动烈士英雄谱

2021-03-22 07:4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02246) 扫描到手机

文/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文艳 图/青岛市委党史研究院

几经周折,终于踏进四方机厂旧址。旧厂房老食堂都在改造,地面上,铁轨蜿蜒延伸;老厂房内,旧机车安放中央,虽然杭州路上车水马龙,它的存在竟让一切突然归于宁静。厂房外,醒目的大幅海报上写着:如果,一切荣光褪去的土地仍在酣睡,那就让我们一起去唤醒他!

城市正在前行,历史已然远去。但那一场场轰轰烈烈的工人运动,那一张张名叫共产党员的坚毅面孔,永远不会被忘却。采访青岛市委党史研究院的专家,走访四方机厂老职工也是厂志研究者们,聆听中车科技园的未来规划,希望,我们能够唤醒的不只是土地,还有更多……

建立之初

血债累累,工人自发斗争

120余载春秋,给予四方机厂这片土地的,不仅是沧桑,还是一幅幅热火朝天的画卷,在这幅长卷中,有过剥削的血泪,有过工人的呐喊,也有过创造多个第一的自豪……

如今,这片旧址正在改造中,走过老厂房,抚摸红砖的肌理,能够真切感受到历史的脉搏。中车青岛四方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职工,也是两代四方机厂人张成先生带领半岛全媒体记者踏遍旧址的每一个角落,“我父亲是四方机厂老职工,小时候经常跟着他跑到厂里来玩,有时候到澡堂洗澡,所以对每一寸土地都很熟悉”。顺理成章地,张成后来成为四方机厂的职工,与此同时,他也对厂史、厂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即便现在他已经随着公司搬迁到了棘洪滩厂区,仍然会不时被请回旧址,成为厂史专业的宣讲员。

四方机厂厂内机车。

“四方机厂的前身是德国人1900年建的”,张成说,1897年11月14日德国侵占青岛,之后取得了在山东建造胶济铁路的权利,并成立了“德国山东铁路公司”青岛分公司。1899年9月23日,胶济铁路开工建造,并在距离青岛7公里处设四方火车站。

火车站的修建让下四方村的村民感到了惊诧和不安,他们眼看着这些金发碧眼的侵略者们毁坏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并不知道这一切给他们带来多少可怕的灾难。随后,曾经能够打鱼捞虾的扫帚滩被圈了起来,随着一阵阵炮声响起,小村庄南山上的石头应声而落。小船载着这些石头,来到扫帚滩,搭建起座座房屋。而这背后,流淌着中国工人的鲜血。“负责引火的工人见山上还有工人没有下来,就没有点火,赶紧通知山上的工人下来。可是德国工头根本不管,对点火工人又打又踢,亲自点燃了引信”,在四方机厂工作过50多年的王玉森老人告诉半岛全媒体记者说,一声炮响,几十个中国工人被当场炸死,甚至连尸体都找不到了,这怎能不让人心痛!

1904年开办的青岛四方工厂(今四方机车车辆厂)大门。

慢慢的,附近的村民才知道,1900年10月20日,山东铁路公司在下四方村南侧的扫帚滩上,兴建起担负胶济铁路全部车辆装配和修理任务的铁路总厂,与四方火车站仅一墙之隔,它的名字叫“胶济铁路四方工场”(后改名四方机厂)隶属“德华山东铁路公司铁道部”,是胶济铁路唯一的铁路工厂,专门生产机车等。

两年后,第一批厂房竣工,伴随而来的,是产业工人的增多。当时工厂内有德国人14人,中国人270人。“这些工人大全都是男性,而且大多数都单身,没有带亲属”。工人队伍不断扩大,到1904年,为了培养有一定技能的工匠,四方工场每年招收40到50名学徒工,进入厂里的“艺徒养成所”培训学习。

微薄的工资,残酷的剥削,四方工场的工人度日如年。他们只能通过宗族、地域来结成小团体,与统治者进行斗争。1914年,日德战争在青岛的土地上爆发,硝烟过后,日本取代德国侵占青岛,压迫仍在继续,而且愈演愈烈。

终于,工人等来了英雄,迎来了曙光。

骨干辈出

威慑四方,圣诞会“出山”

靠近杭州路的厂区边上,一排青松挺拔而立,“这里曾经是四方机厂的大门”,张成先生介绍说,就在这周边,曾经有过重大发现。

那是1997年6月,工人在四方机厂扩建小车库挖地基时,挖出了一个纪念碑,上面刻有“伦克忠烈士纪念碑”几个大字,拂去碑上的泥土,一些字迹依稀可辨:民国十四年九月六日,张宗昌枪杀烈士伦克忠于济南。越五年,同人乃得表扬烈士之,所以为烈士者书之碑……十四年五卅案起,烈士目击心伤,深信非实行三民主义无以救国,因组织工会大势宣传,四方一带民气盖稍稍激昂矣!

显然,这是为纪念伦克忠所立,后为了保护纪念碑的安全,将它暂时埋藏起来,结果被遗忘在地下,直到施工挖出。如今,纪念碑已经安放在了青岛一战遗址博物馆的青岛山上,迎接来往游客的瞻仰。

与伦克忠一样,在轰轰烈烈的四方机厂工人运动中,有许多位英雄为工人,为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壮大,付出了宝贵的生命。

郭恒祥

青岛市委党史研究院李草晖副院长致力于党史研究多年,在她给半岛全媒体记者介绍的四方工运名单里,就有郭恒祥、傅书堂、伦克忠的名字。

郭恒祥(1894-1929年),章丘人。1894年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自幼家境贫寒,没有上过学。“青年时代,他来到青岛,应聘到四方机厂干钳工。他为人正直厚道,重义轻利,乐于助人,加之处事机警,有头脑,因此深受工友们的信任”,李草晖副院长说。

虽然没有读过书,郭恒祥却有着过人的组织能力,1919年初,他就曾参与组织四方机厂工人开展要求增加工薪的罢工运动。1919年五四运动期间,他曾去济南,亲眼看到工人、学生、商人们为收回山东主权而进行的罢工、罢课、罢市活动,深受感动。他买了许多折扇,请人写上“勿忘国耻”、“力争收回青岛”、“抵制日货”等口号,带回青岛,分送给亲友,以表达他自己的爱国之心。

1922年,青岛主权收回,工人们终于摆脱长期以来德、日的管制,以为终于可以松口气了。“谁料想,北洋军阀政府接管四方机厂后,更加巧立名目,盘剥工人。原来为日本服务的监工、把头,照样当领班,照样随意打骂工人,就连工人们经过多年斗争才获得的年终奖金、春节休假三天不扣工薪、每年每人一张免费车票等待遇,也全被取消了。工人们大失所望”,李草晖副院长说。

在这样的背景下,工人团体“圣诞会”诞生了。

按着当时民间的习俗,同行业手工业者喜欢成立行业帮会组织,以便互相提携、互相帮助。郭恒祥便和张吉祥、郭学濂等人秘密串联,联络一部分铁工、木工、油漆匠等成立了带行会性质的工人团体——“圣诞会”,宗旨是“崇敬师祖、互敬互助”,郭恒祥被推选为会长。伦克忠作为积极倡导者,成为“圣诞会”坚定的骨干力量。

圣诞会会徽。

曙光出现

遇到党组织,无惧任何挑衅

八大湖小区王玉森先生家中,上午的阳光温暖柔和,干净的房间里显得异常明亮。从1962年起,20岁的王玉森就到四方机厂工作,一干就是40多年,直到2003年才退休。对于厂史厂志,他如数家珍,“可以说,共产党员的到来,让四方机厂工人找到了方向,他们团结起来,成为工厂的主人”。

1923年2月7日,北洋政府直系军阀吴佩孚镇压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制造“二七惨案”,京汉、粤汉、津浦、郑太、道清五条铁路的工会,联合组成了五路联合会。

根据党的指示,五路联合会秘密派遣王荷波同志化名满玉纲来青岛,与“圣诞会”取得联系。他向工人们介绍全国工运的情况,启发大家团结起来,同封建军阀和厂方代理人作斗争。王荷波的“要为工人兄弟多办好事,团结一致,与统治者抗争”的建议和郭恒祥的思想很契合,“圣诞会”随即加入五路联合会。从此,圣诞会有了新气象,为工人谋得了一些权益。

“1923年秋,木工纪子贞在工作中突然中风死亡,厂方拒绝工人‘备棺装殓,送回原籍’的要求,是郭恒祥挺身而出,以圣诞会的名义和厂方交涉,迫使厂方同意工人的要求”,李草晖副院长说。

就在这一年的4月,山东党组织创始人之一邓恩铭来到青岛,筹建党团组织。同年8月,第一个中共青岛党组织成立。11月,又成立了青岛第一个团组织。是年10月,邓恩铭和郭恒祥建立了联系。郭恒祥聘请邓恩铭任“圣诞会”秘书,诚心诚意接受党的领导。仅仅2个月的时间,“圣诞会”就被改造成青岛市第一个在共产党领导下的具有工会性质的团体。

1924年2月,全国铁路总工会在北京召开,成立了全国铁路总工会。郭恒祥作为胶济铁路工人的代表出席了这次大会,并被选为“铁总”副委员长。邓恩铭在给刘仁静的信中说“四方会长本来就不坏,自此次铁总会归来,勇气与决心更增百倍”,“总而言之,四方机厂工会,俨然就是青岛总工会的象征”。随后,由邓恩铭的介绍,郭恒祥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共产主义者中的一员。

就在郭恒祥和他领导下的“圣诞会”的工作逐步走上正轨的时候,铁路当局开始如坐针毡,寻衅镇压了。1924年2月,厂方竟串通工贼栽赃陷害工人,硬说铁匠刘凤祥等人偷去了客车场的新帆布围裙,将刘等四人开除,并交法院查办。郭恒祥亲自出面与厂长交涉,要求恢复刘凤祥等人的工作。厂长拒不答应,还把责任推向管理局。郭恒祥等研究决定,举行全厂罢工,到管理局请愿。“下午3点,一声汽笛响,1200多名工人冲出厂门,乘火车到市里,包围了管理局办公室。郭恒祥等5名代表向局长提出条件:释放被捕工人,立即使其复工;工人们每日增加工资一角;工人死亡要有棺材等。局长拒不答复。工人们坚守条件,僵持到晚上8点多,局长被迫答应了五项条件。次日,刘凤祥等四人开开心心上班了。这次斗争胜利,工人士气大增,斗争的信心更足了”。

1925年5月,青岛工人和各界人士游行声讨青沪惨案制造者,支援纱厂工人正义斗争的情景。

厂方不甘心失败,一面策划镇压,一面进行威逼利诱,企图分化瓦解。他们找到郭恒祥等人,称只要取消“圣诞会”,并保证不再办工会,就提拔他们当监工。郭恒祥等人看穿了敌人的诡计,针锋相对地回答:“我们是为工人办事的,不是为自己。”

1924年3月19日,是圣诞会第二个圣诞日,郭恒祥等决定照例唱戏,并借以庆祝罢工胜利。他们报管理局和胶澳商埠警察厅备案,路局不仅不予答应,还宣布郭恒祥等人提议演戏,是为了捐钱肥己,将郭恒祥、郭学濂等四人一并开除。

几经曲折

斗志不减,四方工运胜利

形势又骤然恶化。

郭恒祥等人“一面命工友不可妄动”,一面向青岛党组织负责人邓恩铭汇报。这时正值中共济南地委负责人王尽美在青岛指导工作,他们一致认为,“圣诞会”是青岛最得力的工会,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为顾全大局,不宜作激烈对抗。郭恒祥等人服从党的决定,为保存革命力量,随即离开工厂。邓恩铭在给中央的信中说,郭等四人“颇明大义,均愿忍耐时日,作秘密活动”。

郭恒祥离厂后,处境非常艰难,但他不顾个人安危,继续领导工运。不久,他们用“圣诞会”会费在四方开设了一个“会仙居”饭馆,一面解决生计问题,一面为党建立秘密联络点。一些党的会议在这里召开,党的指示在这里转达,山东地委、铁总派来指导工作的同志也在这里落脚。

1925年2月,四方机厂工人庆祝大罢工胜利,全体合影。

这年9月,江浙战事爆发。8日,路局竟以“值此战云弥漫之际,难免无过激派乘机煽惑鼓动风潮”为借口,强行封闭了“圣诞会”。郭恒祥按照党的指示,秘密串联工友,10月,邓恩铭在四方党的三义学校内,以新闻记者的身份约集了30余名工人积极分子开会,秘密建立四方机厂工会,郭恒祥被选为工会负责人之一。数月之间,入会工人达800余人,占全厂工人的60%。

在斗争中,还有一批青年工人迅速觉醒。傅书堂就是这批年轻工人中的佼佼者。傅书堂(1904-1961年),山东高密人,家境贫寒。高小毕业后,经人介绍,在高密火车站给日本人看孩子,经常被打,不堪虐待辞工,改在火车站擦车。1923年来到青岛,考入四方机厂艺徒养成所,毕业后被分配在化验室工作。青岛党组织非常重视对工人的培养和教育,1924年10月,党在四方机厂发展了傅书堂等12名团员,建立了四方机厂社会主义青年团支部。接着,邓恩铭又在这批青年团员和工人积极分子中,先后发展了傅书堂、纪子瑞等入党。入党后的傅书堂斗争更加坚决,而且有勇有谋,成为青岛早期工人运动的骨干。

1925年2月间,胶济铁路管理局发生浙江派和山东派争夺局长位置的内讧,引起胶济铁路全线大罢工。邓恩铭、郭恒祥等一致认为,敌人内部这一矛盾可以利用,乃决定发动全厂大罢工,以打击封建军阀、买办阶级,显示胶济铁路工人的巨大力量,同时改善工人的政治和经济地位,提高工人的觉悟和斗争能力。他们首先成立罢工委员会,傅书堂被选为委员会委员。他和伦克忠等几位工人代表一起,首先找厂长和胶济铁路管理局内的山东地方派谈判,提出了恢复被开除的郭恒祥等四名工人的工作等5项条件。

开始厂方答应“研究研究”,随即又派军警镇压。伦克忠挺身而出,质问警务处长:“你们每月拿七八十块钱,有房子住,有吃有穿,我们工人一天才挣三四毛钱,老婆孩子一大拖拉,还能活下去吗?不答应条件我们决不复工”。警务处长理屈词穷,只好带领路警灰溜溜地走了。

在党的领导下,全厂工人开始了大罢工。傅书堂、纪子瑞等带领罢工工人包围了路局和厂长办公楼。罢工一直坚持了9天,最后获得胜利,郭恒祥等四人重新回厂工作。罢工胜利后,正式成立了胶济铁路总工会和四方机厂分会,傅书堂被选为总工会副委员长兼秘书。这次罢工的胜利,意义重大,不但鼓舞了四方机厂工人的斗志,而且直接拉开了1925年青岛日商纱厂工人大罢工的序幕。

青沪惨案

工运低潮,英雄不会被遗忘

1986年,王玉森作为厂志的编撰人员,去采访青岛解放前的最后一任厂长施履凯,“虽然他不是共产党员,但在四方机厂已经停工、工人生活相当困难的情况下,他还一心想着工人,专程到南京去找交通部要工资。当时交通部的官员一看他来了,立刻要带他到台湾省去”。而施履凯早已认定,中国共产党才是伟大的党,才能够领导工人阶级,所以他没有答应,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南京。当时交通已经中断,他步行走了一个多月才回到厂里。“当年党组织遭到破坏,但中国共产党没有离开青岛工人,他们转入地下,继续斗争”,直到退休前,王玉森还在为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人讲述着厂里的烈士故事,“是工人运动影响了后来人”。

李慰农

时间回到1925年5月间,正当纱厂工人罢工斗争如火如荼之际,青岛党组织负责人、罢工领导人邓恩铭被捕,山东地委迅即派刚从苏联回国的李慰农以青岛地委书记的身份来青岛,负责党的工作,同时领导工运。李慰农来青岛后,首先成立了中共四方支部,傅书堂被选为支部委员,成为李慰农的左膀右臂。

是年5月29日,由于日本资本家勾结反动政府镇压工人运动,制造了震惊中外的“青岛惨案”,第二天,上海又发生了英帝国主义枪杀中国工人的“五卅惨案”,合称“青沪惨案”。

然而,血案并没有结束。

1925年7月25日,青岛日商纱厂工人举行了第三次大罢工,“26日凌晨,张宗昌命令其后方司令尹锡吾率领大批军警突然包围了四方机厂,封闭胶济铁路总工会和沪青惨案后援会,捣毁四方机厂和各纱厂工会,逮捕四方机厂工人纠察队队长赵石恪等14人,破坏了中共四方支部。中共四方支部书记李慰农、中共山东地委委员刘俊才、工运领袖王星五以及《青岛公民报》主笔胡信之等被捕”,青岛市委党史研究院研究二处处长王华艳告诉半岛全媒体记者,遭难最重的四方区,交通完全断绝,工人运动走向低潮。

胡信之

7月29日凌晨,敌人在团岛将李慰农、胡信之杀害。李慰农是最早牺牲在青岛的共产党员。为了揭露日本帝国主义和走狗张宗昌在青岛的罪行,争取广泛的社会同情和支援,党组织决定派党团组织和积极分子分赴各地,揭露青岛惨案真相。伦克忠和韩文玉奔赴北京,进行宣传。

是年8月16日,伦克忠在天安门广场上举行的遇难者大会上,慷慨陈词,控诉日本帝国主义和张宗昌的滔天罪行,直至晕倒在现场。他们的行为让张宗昌如坐针毡,张贼立刻派特务前往北京,将伦克忠和韩文玉逮捕,押往济南。1925年9月6日,在济南纬一路北海医院前,年仅31岁的伦克忠洒下了最后一滴血。1926年,曾经多次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伦克忠,终于被追认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而郭恒祥因受到敌人的通缉,被迫返回原籍章丘。在郭恒祥的领导下,章邱的农民运动蓬勃兴起,当地地主豪绅十分惧怕,于1929年1月9日,将郭恒祥骗至“三清观”附近秘密枪杀,年仅35岁。

同样因第三次大罢工被通缉的傅书堂,回到家乡高密开展革命工作,1926年初夏,傅书堂受到党的派遣,曾和邓恩铭一起秘密返回青岛,恢复党的工作。1929年,傅书堂曾代理山东省委书记。1954年曾调任山东省农业机械厅技术处处长,由于长期辛苦工作,积劳成疾,1961年病逝于北京……

伦克忠纪念碑。

瞻仰烈士的照片,他们大都很年轻,因为在罢工运动中,牺牲的共产党员都定格在了意气风发的年龄。因此,中共青岛党史纪念馆里,无论是专业的讲解员,还是大学生志愿者,每每讲到动情之处,都会热泪盈眶。

拿到了四方旧址改造的设计图,看到了红色文化主题公园的规划。中车科技园(青岛)有限公司规划设计总监荣澈介绍说,四方机厂辉煌的发展历史,会通过工业遗产改造把历史融入进去,让这片土地形成一个红色的历史名片。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