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印记丨锄奸背后既有从上到下的精心策划,也有现实版“潜伏”英雄

2021-03-29 07:53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12406) 扫描到手机

文/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文艳   图/青岛市委党史研究院

 “砰!砰!砰!”三声枪响划过青岛中山路的上空,一个身影应声倒地。终于,一场除叛行动在多人的配合和策划下宣告成功!

这是发生在1929年8月16日傍晚的一幕,在此之前,山东党组织被一个叫王复元的叛徒大肆破坏,包括中共一大代表邓恩铭在内的多名优秀的共产党员因此被捕。铲除叛徒王复元,等于消除了一个不定时炸弹,更扫除了党组织发展中的一块绊脚石,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让处于困难中的党组织获得了稳定和整顿的机会。

半岛全媒体记者专访了青岛市委党史研究院研究专家,并赴青岛邮电博物馆采访,还原了枪杀王复元行动策划的经过和细节,那场惊心动魄的斗争,是多个共产党员相互配合,冒着生命危险完成的。

事件背景

白色恐怖加剧,出现叛徒

在海岸路中共青岛党史纪念馆内,有两张照片曾让不少游客驻足。一张是王复元的照片,一张是枪杀王复元的现场。早已斑驳不清的黑白照片背后,却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战斗。为了这场暗战的胜利,党中央及山东党组织进行了长期的筹备,除去叛徒,是为了保护更多的共产党员。

青岛日商纱厂三次同盟大罢工被镇压后,工会遭到破坏,工运处于低潮,白色恐怖日益加剧。尽管环境如此恶劣,共产党人没有被吓倒,他们一如既往地领导工人斗争。

经过调整和发展,青岛的党组织逐渐壮大起来。1925年8月,中共山东地委决定重建中共青岛支部,王复元任书记。1926年1月,王复元调中共山东地委,为日后他的背叛埋下了更大的隐患。

这一年春天,山东地委派在淄川开展工作的王星五回到青岛,建立中共青岛支联,王星五任书记,赵豫章、李西山、徐子兴、张豁然任干事。

徐子兴和他的女儿们

1927年,对于中国共产党来的历程来说,是极其苦难的一年。大革命失败后,国内政治局势急剧逆转。八一南昌起义、八七会议后,中国革命开始了由大革命失败到土地革命战争兴起的历史转变。这也意味着,党组织活动的环境已经急剧严峻和恶劣。先是中共青岛支联被破坏,王星五被捕,之后,浮山后、埠西、唐家口的共产党员也遭到逮捕。

革命的火种岂能被扑灭?更多的党员被吸收进来,为党组织鞠躬尽瘁。

徐子兴烈士住过的地方

1928年4月,国民党各派经过一番明争暗斗,出于对奉系作战的需要达成暂时妥协,举行所谓的第二次北伐,国民党的行动对日本帝国主义在华北的利益造成严重威胁,遂借口保护侨民出兵山东。1928年5月3日,日本驻济南领事馆武官借一日人与国民党值勤士兵发生冲突,暗中指使特务放枪引起强占。日军趁机上街肆意屠杀中国人,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五三”惨案。消息传到青岛,青岛的各界民众举行游行示威表达不满,青岛的党组织也立刻建立恢复起来。

1928年底,国民党暂时统一了中国,随着山东问题的解决,国民党政府接收了青岛。国民党反动势力到青岛后,白色恐怖日益加剧。在革命形势逆转的关头,党组织与反动势力进行了顽强的斗争。谁曾想到,党内出现了叛徒,充当反动派屠杀人民的帮凶。

1928年年底、1929年初,曾在省委负责组织工作的王复元和胞兄王用章(叛变后改名王天生)相继叛变投敌……

策划锄奸

行踪暴露,第一次方案搁浅

王复元是谁?

照片中的他,长脸,吊梢眼,眼神中透露中一股凶狠和狡诈。很多人形容他是“典型的脑后有反骨,尾后带毒针的人”,就是他,在一步步爬上山东党组织领导位置时,贪念飙升,一步步走向歪路,并破坏党组织,屠杀了许多共产党员,提到他的名字,省内所有的共产党员都咬牙切齿。

王复元

王复元出生于1900年,山东历城人,幼时读过私塾,后来当过修表工,是一个颇有心机又私欲极强的人。

1919年五四运动时,王复元正在济南一中当电工兼传达员,因为工作原因,和一些进步青年有了联系。后来认识了中共一大代表王尽美。1922年,他如愿以偿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基层支部的负责人,一路晋升,成为中共山东省委组织部长。正如前面所提到的,他还担任过青岛党组织的负责人。就是权力,让他的私欲膨胀,他不再安于艰苦的生活,多次贪污公款。1927年4月27日,党组织派王复元出席党在武汉召开的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党中央让王复元带回拨给山东党组织的活动经费一千元,而王复元竟将这笔经费据为己有,并谎称经费在途中被窃。1928年4月,王复元又以去上海与党组织联系为由,从直属中共山东省委机关印刷部的集成石印局拿走两千元资金,他的贪污腐败,导致石印局被迫停业。王复元贪污党费的丑事,被中共山东省委书记邓恩铭发现。

于是,山东省委决定将王复元开除党籍。王复元成为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因贪污腐败而被开除出党的第一人。王复元被开除党籍后,对共产党怀恨在心,竟于1928年投靠国民党。

这对共产党人来说,无异于是一次严重的打击。王复元与其在省委担任要职的胞兄王用章(后改名王天生)相继叛变,并纠合一小撮叛党分子,成立了清共委员会和捕共队。由于王复元、王天生曾担任过省委的重要职务,对全省的组织状况了解甚多,致使省委、省学联和团省委等机关的负责人及当时在济南的淄博地区党组织负责人邓恩铭等10余人遭到秘密逮捕,山东党组织损失惨重。

青岛市委党史研究院研究二处处长王华艳告诉半岛全媒体记者,为了避免党组织遭受更大的破坏,党中央决定对山东各地干部进行调整,将王复元、王天生认识的干部调离山东,指出“目前山东工作,解决叛徒是中心问题,叛徒王复元一定要解决,否则,山东的工作没有出路”。随后,中央制定了锄奸方案,委派张英等人执行这一任务。时隔不久,中共山东省委机关、共青团山东省委机关又一次遭到破环,临时主持山东省委工作的武胡景、新任团省委书记宋占一等相继被捕。王复元还从未烧尽的省委文件中发现了中央派往山东锄奸人员的住址,并将张英、王昭功等12人逮捕。

第一次锄奸方案只能搁浅。

叛徒王复元被击毙处(今中山路、潍县路交界)

再次部署

切断王复元的黑手

截至目前,锄奸行动的主角系数登场。

张英,是锄奸行动的执行者之一,徐子兴则是打入敌人内部的协助者。

张英(1902~1932年),原名马宗显,又名马国宪、刘英。1902年出生在潍县高里集马家庄的一个农民家庭,自幼喜欢习武,性情豪放。

1926年,在基辅军校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被选送到维斯特拉高级军官学校深造。1928年底回国,在党中央机关做保卫工作。经过长期锻炼,他练就一身好骑术,一手好枪法。五十步内,他的手枪射击百发百中。

王复元叛变后,省委临时负责人王进仁赴上海向中央汇报山东工作。中央指出,必须立即铲除叛徒,否则山东工作没有出路。王进仁和中央负责同志一起研究除叛方案。党中央派出张英从上海来到山东,帮助执行铲除叛徒的任务。

滋阳路——叛徒丁惟尊被击毙处

1929年3月,张英和中共青岛市委接上组织关系。随后,去了济南,等机铲除叛徒。当时的济南,在日本人控制之下。日军管制极严,无眷属的单人租不到房子。所以,张英一个单身男人去济南,困难重重。中共青岛市委经过再三研究,决定派中共山东省委委员、工人运动部长傅书堂的大妹妹、尚未婚嫁的傅桂兰,化名单娟,假扮张英的妻子,去济南协助张英执行任务。王华艳处长说,傅书堂一家堪称革命家庭,他的家是党的秘密联络点之一,小妹妹傅玉真是中共党员,父母、妻子都经常为党送情报,担负掩护工作,而且,傅玉真更是大义灭亲,帮助除叛。因此,傅桂兰虽不是党员,政治上是可靠的。

张英、傅桂兰到济南后,住进悦来客栈。第二天,张英出去和其他同志接头,敌人闯进悦来客栈,逮捕了傅桂兰,张英返回后也不幸落入魔掌。

张英被捕后,敌人从许多迹象中料定他是担负锄奸的特工人员,对他严刑拷打,打了数百皮鞭,皮破肉烂,幸好没有伤筋动骨。夜里,张英假装上厕所,用特工人员事先备好的、匿藏于鞋底的细铁丝打开镣铐,凭惊人的毅力和一身武功,翻窗越墙,逃脱魔窟,安全返回青岛。

张英回青后,浑身是伤,疲惫虚弱。中共青岛市委通过省委交通王科仁的姐夫曲学尧,将他隐蔽在青岛一等邮局署副邮务长、日本人金指谨一郎家中,曲学尧在此干厨师,张英即以徒弟身份隐蔽下来。他一边养伤,一边培训由省委派来协助他执行锄奸任务的王科仁。

1929年4月,国民政府接管青岛,王复元的魔掌也随之伸到青岛。他不断拉拢、威胁党内一些意志薄弱者,疯狂破坏青岛党组织。青岛一片白色恐怖,组织极不稳定。在王复元的威逼拉拢之下,铁路印刷厂的工人党员丁惟尊叛变,向王复元提供了多处党组织的秘密联络点,致使多名党员被捕。不仅如此,他还指证了山东省委派来的锄奸特工田泗,致使田泗身份暴露,英勇牺牲。

党组织立刻决定,迅速切断王复元的这只黑手。当丁惟尊的新婚妻子傅玉真得知丈夫竟是可耻的叛徒时,气恼至极。她大义灭亲,按市委的指示,暗中监视丁惟尊的言行。1929年8月10日,在证实丁惟尊叛党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张英、傅玉真以上级来人要找丁惟尊谈话为借口,将丁惟尊诓到滋阳路路口,在这里,张英代表党和人民,将这个可耻叛徒击毙!

叛徒王用章,解放后被人民政府依法逮捕,1957年死于济南狱中

现实版潜伏

忍辱负重,打入敌人内部

青岛邮电博物馆里,“电话局局长”办公室门口,陈列着赵鲁玉和徐子兴的照片,行政总监周宁给半岛记者讲述了徐子兴卧底敌人内部,除掉王复元的惊险故事。参观的游客,不由得停下脚步,一起聆听起来。

铲除叛徒的过程,惊心动魄的程度不亚于电视剧《潜伏》。

这个余则成式的人物就是徐子兴。徐子兴(1899~1931年),原名徐国祥,1899年出生在即墨县(今即墨区)刘家庄镇大吕戈庄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徐子兴自幼聪颖,1915年秋,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青岛明德中学,毕业后考入胶澳邮务总局当了邮务生。1924年、1925年间,胶澳电话局工人罢工、胶济铁路“二八”大罢工和纱厂工人罢工,给予徐子兴强烈的冲击,坚定了他投入到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洪流中去的勇气和决心。1926年,徐子兴如愿以偿,经王星五、李西山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徐子兴如鱼得水,1928年,同赵鲁玉同志一起创建了中共青岛邮政局党支部,并担任支部书记。此后又担任了中共青岛市委委员兼宣传部长。

一位共产党员可以为党的事业付出多少?徐子兴用一生来回答:所有!

“徐子兴在邮局期间每月工资80多元,维持一个家庭,在当时还是生活不错的。但他经常拿出自己的工资作为党的闹市锄奸。

张英

枪杀王复元

徐子兴就义

1929年8月,徐子兴得知了叛徒王复元又将潜入青岛的消息后,及时把这一情报通知了青岛市委,市委立即向张英、王科仁两人作了部署。徐子兴又通过陈少敏向市委转达了王复元将于8月16日傍晚去山东路(今中山路)110号新盛泰鞋店的情报。

16日下午6时,王复元坐着一辆挂着车帘的黄包车来到了新盛泰鞋店。周宁告诉半岛记者,丁维尊被杀让王复元成了惊弓之鸟,他此次秘密来到青岛,唯恐被人发觉,从车里一钻出来就立即窜进了店门。这时,早已从照片中记熟了王复元面孔的张英、王科仁已在这里等候了多时。当王复元窜进店里后,王科仁便紧随后跟了进去,并以买鞋为名暗中紧紧地盯住王复元不放。当王复元提着鞋盒刚跨出店门槛时,王科仁即从背后朝其后心开了一枪,恐其不死,又抢上一步,对其脑袋,连补2枪,这个罪大恶极的叛徒当即毙命。此刻,负责在门外担任警戒的张英,迅速接应王科仁跨过繁华的山东路,湮没在滚滚的人流之中。

终于,叛徒被铲除了,共产党员们松了一口气,敌人则慌了神,国民党反动派立即从济南等地抽调大批特务、侦探到青岛。徐子兴的处境则变得更加危险了。

敌人逮捕了一些嫌疑犯,对徐子兴也开始注意。但徐子兴十分镇静,还扬言:“我自愿参加义务侦察队,一定要给王复元报仇!”尽管如此,徐子兴还是成为了敌人的监视对象,但他仍然从容不迫地同敌人周旋,继续为市委提供情报。“有一次,地下党员张麓亭被捕,因受刑不过而丧失了气节,供出了市委‘三大姐’之一、当时任市委秘书长的董汝勤同志的住处。徐子兴闻讯后,便不顾一切,火速赶往董汝勤住处放上暗号。董汝勤发现后,当即销毁文件转移,她刚刚撤离出去,张麓亭便带领‘捕共队’赶到了这里,结果扑了个空”。

一连串的失算,让敌人更加确信,有共产党的人打入内部,徐子兴自然还是首当其冲的怀疑对象。他们在徐子兴的住处层层布下暗探盯梢,妄图从他的身上得到更多的东西。为了甩掉敌人的盯梢,徐子兴悄悄地将家搬到了大成路14号居住。

然而,还是没能逃过一劫。1931年4月,因党内又出现叛徒,市委机关多处被破坏,一些机密文件被搜去,徐子兴的名字出现在文件中,他不幸被捕。他的妻子和女儿也被敌人监禁起来。

敌人对徐子兴施行了各种刑罚,但他始终坚贞不屈,没有供出党的一个同志,也没有泄露一件党的机密。当敌人拿出证件当面对质时,徐子兴不屑地回答:“莫名其妙。”国民党反动派只好把他押送到济南山东第一监狱。在监狱中,他对前来探望的妻子说:“我活着是党的人,死了是党的鬼。”面对妻女,他没有流露出悲戚,反而引逗妻子怀中抱着的孩子叫爸爸,在可爱的女儿面前,他哈哈大笑,毫无惧意,这是一个革命者对死无所畏惧、对革命事业充满信心的乐观精神。

徐子兴

1931年8月19日黎明,一个阴沉的日子,徐子兴与21名战友被敌人押赴济南纬八路侯家大院刑场,慷慨就义。临刑前,他和同志们唱着雄壮的国际歌,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3天后,李毅奔赴济南,将徐子兴的忠骨埋葬于千佛山……

听完铲除叛徒的故事,已临近中午,走出青岛邮电博物馆,阳光洒在不远处的海面上,游人三三两两,老人推着婴儿车走过,闲适的场景使得刚才心头的阴郁得到了缓解。像徐子兴、张英这样的革命先烈在共产党的历史上有很多很多,包括两次在济南刑场就义的40多名烈士,他们为革命事业抛头颅洒热血,才换来了今日生活的安宁。他们的忠贞不屈的精神是今人前进的动力,纪念中国共产党的生日,更是在缅怀这些为党牺牲的无数英雄烈士!活动经费。有一次,组织需要购买枪支没有经费,他便拿出结婚时爱人李毅娘家陪送的192元大洋,去市场二路的日本西肥洋行买了两支手枪,交给了党组织”,周宁说,钱都用作党的经费,他的家庭生活非常拮据,“家里常常因为缺少柴米把衣物送进当铺。1928年春天,他的第三个孩子出生,他觉得没有养活这个孩子的精力和财力,便和妻子商议,忍痛将孩子送进了‘收婴箱’”。1930年春,他的二女儿得了白喉,李毅想送孩子去医院,但手头无钱,此时徐子兴正在外边到处奔波,一时找不到。等到他赶回来时,孩子已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甘肃路33号,正在改造之中,过往的行人不会注意到这栋沧桑的大楼。黄墙已经斑驳,窗户玻璃破损,已多日未有人居住。

大家不知道的是,这里曾是徐子兴的家,也是当时市委三大联络点之一。同志们都亲切地称它是“市委之家”。曾与徐子兴并肩战斗的陈少敏回忆说:“当时谁要找市委,就到子兴家去。”李毅也在徐子兴的带领下,参加党的工作。每逢市委在他们家开会接头,李毅总是抱着孩子在外面站岗放哨,市委在他们家中的一切活动,从未遭到一次破坏。1928年秋,经徐子兴介绍,李毅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接下来,徐子兴接到的任务更加危险,却又神圣:取得王复元的信任,打入敌人内部,做好潜伏工作,为锄奸行动提供情报。

为了能够顺利铲除大叛徒王复元,省委亦派交通员王科仁扮成卖香烟的小贩协助张英,寻找叛徒踪迹,然而,在青岛的张英和王科仁都不认识王复元,为了使执行锄奸任务的同志辨准叛徒的面目成为关键所在。周宁告诉半岛全媒体记者,党组织决定派徐子兴以假自首的面目去“迎接”王复元,摸清叛徒的行踪。1929年4月1日,王复元来到青岛,徐子兴立即赶赴火车站,王复元见到徐子兴,十分狐疑,先发制人,问徐子兴打算怎么办。徐子兴镇定地说:“你怎么办,我就怎么办!”经过一番对答,徐子兴终于骗得了王复元的信任,当上了“捕共队员”。

“徐子兴叛变的消息传开后,招来了许多人的白眼和责骂。没办法,为了完成党的重任,他只能忍辱负重,不泄露半点机密”,周宁说,阴险狡诈的王复元为了使徐子兴死心塌地为其效力,除暗暗防范外,还故意在被捕的党员中散布,他们的被捕是徐子兴“自首”后提供的情报,以此来挑起同志们对子兴的仇恨。但徐子兴没有退缩,而是利用邮局检信员和“捕共队员”的身份之便,冒着极大风险,终于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弄到了王复元、王天生兄弟的四张照片,为后来张英、王科仁闹市锄奸创造了有利条件。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