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风口| 业绩亮眼!医药商业化平台强力吸金,青岛企业站上C位的机会来了?

2021-04-11 17:10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55613) 扫描到手机

文/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贝贝

近日,国内CRO/CDMO(合同研究组织/合同研发生产组织)龙头药明康德发布2020年报。过去一年,药明康德实现营业收入165.35亿元,同比增长28.5%;实现归母净利润29.60亿元,同比大幅增长59.6%。不止药明康德,泰格医药、康龙化成等医药外包平台企业也都有着亮眼业绩,归母净利润涨幅均超100%。

受益于政策利好,国内CRO进入黄金发展期。尤其是进入“十四五”,“面向人民生命健康”上升到历史新高度。医药行业面临强劲增长需求,也为第三方平台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医药行业专业化分工提速,医药外包平台正从上游逐渐向下游延伸,医药商业化平台企业也迎风起舞。

最近一段时间,总部位于青岛的青岛百洋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接连拿下多个订单,为杰特贝林、罗氏等跨国企业的明星产品开拓中国市场提供全方位助力,其医药商业化平台领军企业地位得到进一步彰显。

政策与市场的双重利好之下,作为医药大健康生态圈的“赋能者”,已深耕医药商业市场多年的青岛百洋,成为医药第三方平台赛道上的明星企业。去年12月,青岛百洋首发申请获创业板上市委员会通过。

“药明康德是中国最大的第三方药物合成平台,泰格是中国最大的第三方临床实验平台,百洋则是医药产业下游最大的第三方商业化平台。百洋会跟药明康德、泰格一样,都成为新药创新生态环境产业链中的一个环节、一个部分。”青岛百洋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付钢表示。

创新药研发热带火专业平台

在医保控费的趋势下,创新无疑是药企的突破口。近年来,创新药受到政策大力支持,呈现出“审评快、上市快、上量快”的趋势。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技术副总师陈凯先曾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自国家重大新药创制专项实施以来,我国新药自主创新能力不断增强,中国对全球医药研发的贡献已跨入第二梯队,每年获批的国家1类新药数量快速增加。相关数据显示,自2018年起我国新药审批加速以来,国家药监局每年批准上市的新药数量均在50个左右。

国内创新药研发热度持续走高,催生出巨大的第三方市场。据统计,中国医药研发投入外包比例由2016年的29.8%提升至2020年的36.8%,预计到2022年,中国CRO市场规模将达到233亿美元。

机构研报称,受益于政策、市场等因素,国内CRO复合增速将维持20%,是全球CRO增速最快的市场。其中临床CRO是占比最大(超57%)的细分领域,在研发投入和渗透率双升带动下,未来将保持30%的复合增速。

药明康德是CRO/CDMO领域当之无愧的龙头。近日该公司公布的年报显示,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65.35亿元,同比增长28.5%;实现归母净利润29.60亿元,同比大幅增长59.6%。截至4月1日收盘,药明康德总市值为3541亿元。

作为临床 CRO 龙头,泰格医药在上半年受到疫情影响较大的情况下依然保持了 稳健增长,2020年实现营收31.92亿元( +13.88%),归母净利润17.50亿元(+107.90%),扣非归母净利润 7.08亿元(+26.89%)。

另一行业龙头康龙化成,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51.34亿元(+36.64%),归母净利润11.72亿元(+114.25%),扣非归母净利润8.01亿元(+58.51%)。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龙头不仅强力吸金,其后续增长潜力也有充分保障,突出体现不仅有大批“长尾”客户集聚,还有大量新增客户入列。比如,2020年药明康德新增客户超1300家,活跃客户超过4200家。康龙化成2020年公司服务客户数量超过1500个,其中新增721家。对此,多家证券机构公开研究称,药明康德、泰格医药等企业,未来还将保持稳定增长。

医药商业化的“药明康德”

在业内人士看来,药明康德等企业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保持高增长背后,是这些型企业作为新药研发赋能平台价值的释放。

近日,上海博芮健制药有限公司其用于治疗阿尔茨海默病(AD)的小分子新药BrAD-R13顺利通过美国FDA临床试验默示许可。作为合作伙伴,药明康德为博芮健提供了从药物合成到注册申报的全方位、一体化研发服务,更是首次帮助客户以电子申报(eCTD)形式完成了美国FDA的新药临床试验(IND)申请。

过去20年,从最初的单脚走路——药物研发外包业务,到横纵扩张,发展为全方位药物研发服务技术平台公司,药明康德打造了“开放式、全方位、一体化的医药研发服务能力与技术平台”,通过一体化、端到端的赋能,帮助合作伙伴降低新药研发门槛,提高研发效率,并吸引更多的参与者加入新药研发行业。

当下,基于国家医药改革的深入和医药行业未来发展的趋势,越来越多的药企也深刻认识到,只有与专业的第三方平台合作,才能进一步实现创新发展和转型升级。在此背景下,第三方平台的价值和机会得到进一步凸显。

而随着医药行业专业化分工提速,医药外包平台正从上游逐渐向下游延伸,药明康德这样的CRO平台驶上快车道后,医药商业化平台也在加速成长,并一步步逼近风口中心。

相关专家表示,一家药企要想成功,不仅要把钱变成药,还要把药变成钱。医药变局浪潮汹涌,无论是创新药的商业化破题,还是原研药在零售市场继续释放价值,都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专业服务和科学策略支持,这对商业化平台的专业性提出了更高要求,利好青岛百洋医药这样的专业化医药商业平台。

据介绍,目前青岛百洋已建成拥有300多家经销商的全国性医药商业网络,覆盖了30万家药店和1万多家等级医院。青岛百洋搭建的“健康品牌高速公路”也已被众多国内外知名药企认可,一些优质产品的价值得到了更大程度释放。如安斯泰来的原研药哈乐(盐酸坦索罗辛缓释胶囊)集采后的零售规模实现了数倍增长。“我们的商业化平台好比‘高速公路’,药企的产品就像一辆辆车,路上的车越多,单辆车摊销的成本越低。相较于单个药企自建全国性销售团队居高不下的成本,百洋的商业化平台可以很好地控制销售费用率,随着分销产品品类的增多、规模的扩大,成本优势突出的同时,效率和规范化程度均将大幅提高。”付钢说。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