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溯田横古迹:《薤露》歌声催泪下,齐王一去何时归?

2021-04-11 21:16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57862)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文艳

行吟山水间,一梦已千年。

穿越时光,回到那个战乱纷飞、刀光剑影的年代。

薤上露,何易晞,

露晞明朝更复落,

人死一去何时归?

一首《薤露》歌,声起泪落,五百多名义士,手持利剑,仰天高唱,为魂归他乡的齐王田横,为这座孤岛的悲凉,挽歌结束,与他们心中的英雄田横一样,他们将利剑放于颈上,“人死一去何时归?”没有归途的生命,陨落在孤岛之上,就连大海都被染红。

这一切的缘起要从秦朝末年说起,2000多年前,齐国旧贵族田儋、田荣、田横在农民起义的大潮中,起兵反秦,重新建立齐国。公元前205年,汉王刘邦为了联络齐国攻击楚王项羽,派郦食其到齐国,向齐王田广和丞相田横游说,要他们归顺汉朝。田横认为此事可行,就解除了齐国在历下对汉军的防备。

岂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汉将韩信在平定了赵国、燕国之后,用蒯通的计策,越过平原,突然出击,打败了齐国在历下驻扎的守军,接着又攻入临淄。齐王田广、丞相田横见汉军突然出现,非常生气,认为自己被郦生出卖了,立刻烹杀郦生。齐王田广往东逃到高密,丞相田横逃到博阳,守相田光逃向城阳,将军田既带领军队驻守胶东。

这时,楚国派来龙且带领军队救助齐国,齐王田广与龙且在高密会师。汉将韩信与曹参在高密大破齐楚联军,杀死楚将龙且,俘虏齐王田广。汉将灌婴继续追击,又俘虏了齐国守相田光。灌婴继续进军,到达博阳。而田横听到齐王田广已死,就自立为齐王,转过来与灌婴交战。在嬴下,田横的军队被灌婴打得大败。

由于寡不敌众,田横只得逃到梁地,投归彭越。此时的彭越拥兵梁地,在楚汉之间保持中立,像为了汉王,又像为了楚王。

韩信在杀死了楚将龙且之后,接着便命令曹参继续向胶东进军,在这里大败田既并在战斗中杀死了他;韩信又命灌婴追击齐将田既,在千乘将他击败并斩杀他。这样,韩信便平定了齐地,向刘邦上书,请立自己为齐王,刘邦也就因势立韩信为齐王。

一年多后,汉王刘邦消灭了项羽,就自立为皇帝,封彭越为梁王。田横见彭越归顺了刘邦,恐遭不测,忙率领亲信500余人,退守即墨东部海域的岛上。

刘邦对田横很不放心,认为凭借田横的能力和威望,他肯定能够复国东山再起,后患无穷,于是他便派使者召集田横到洛阳见他。田横却辞谢说:“我曾经烹杀了陛下的使者郦生,现在我又听说郦生的弟弟郦商是一个很有才能的汉朝将领,所以我非常害怕,不敢奉诏进京,请求您允许我做一个平民百姓,呆在这海岛上。”使者回来报告,刘邦得知田横的顾虑,立刻下诏给卫尉郦商说:“齐王田横将要到京,谁要敢动一下他的随从人员,立刻满门抄斩!”接下来,他又下令:“田横来,大者王,小者乃侯耳;不来,且举兵加诛焉”(《史记·田儋列传》)。也就是说你田横若是来京,最大可以封为王,最小也可以封为侯;若是不来的话,我刘邦将派军队把你和你的弟兄们全杀了。

田横为了保护他的五百位将士,毅然决定带上两名门客,前去面见刘邦。送别田横,将士们忧心忡忡,他们深知齐王此去如入虎穴,凶多吉少。这番依依惜别的场景,著名画家徐悲鸿先生在千年之后的1930年,用他的画笔创作了《田横五百士》予以还原:

田横身着红袍,挺胸昂首,面容肃穆地拱手向岛上的壮士们告别,他的眼睛里闪着凝重、坚毅、自信和视死如归的光芒。壮士中白发老者沉默低首,垂髫者掩面而泣,远处更多的勇士表露的是愤慨和反对。一位年迈老者,右手拄杖,左手微伸,嘴角嗫嚅,眼神中满是依依不舍,希冀田横回心转意。执剑的壮士,双手似乎要将剑身掰断,无助和悲戚的目光射向画面之外,他们仿佛已感觉到这已是最后的诀别。在田横身侧画面的右下角,一个少妇和一个老妪身拥着一个幼童昂首注视着田横。

据悉,基于对田横的崇拜之情,徐悲鸿悄悄地将自己画了进去:那个穿黄色衣服注视着田横的男子,便是作者本人,而人群右下角仰视着田横、眼神满含哀婉凄凉的少妇和孩子,是他的妻子蒋碧微和儿子。

言归正传。告别众人,田横毅然登船,离开了这座他一直牵挂的岛屿,却最终未能回来。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