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岁炒鞋客自述:年流水100万,更希望“鞋穿不炒”

2021-04-11 22:22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38021)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吴思

这一次,炒鞋大军将目光放到了国货上。

不久前,国产球鞋一夜之间价格暴涨,也让“炒鞋”再次成为业内的热议话题。其中,最令人瞋目结舌的案例当属李宁韦德之道4全明星银白款,该鞋参考发售价是1499元,而在得物APP上,页面显示仅有42码,售价高达48889元,涨幅达31倍,创造了国货炒鞋圈的价格新高。

80后炒房,90后炒币,00后炒鞋。作为新一代造富途径,自然有人赚的盆满钵满,“男孩一面墙,堪比一套房”,“炒盲盒赚首付”“转手立赚600%”.....种种一夜暴富的神话,让整日埋头苦干的打工人情何以堪?

然而炒鞋并非一本万利,“正如股票有风险,鞋也并不是都会升值”,炒鞋者刘宇告诉风口财经,“很多人炒鞋是不会挑,有的鞋买入之后没有热度也没有市场,自然价格上不去。都觉得自己不是那个倒霉蛋,可是眼光与运气真是说不准。”毕业三年多的刘宇从事倒鞋生意已有十年之久,如今的他每天都过着双面人一样的生活——一边朝九晚五,一边流水百万。身在其中的他对这个圈子的乱象感触颇深,如果要做选择,刘宇更想回到原来最纯粹的时候,“就算手里的鞋亏本赔钱,也真的希望这个无休止的炒鞋风气能消停”。

你不当那把刀,

就要当被割的“韭菜”

当“炒鞋”又登上热搜时,刘宇还在公司里上班。

在外企做了三年多HR的他,每天在买家和卖家之间来回切换身份。说起刘宇的炒鞋事业,爱好功不可没,“高一的时候喜欢贝壳头,那时是2010年,一双五六百的鞋子就非常好了。”上了大学之后,刘宇爱上了AJ,从此一发不可收拾,“AJ每一双鞋发售价都要一千左右,我就开始攒钱买鞋,每逢发新款,不论多远都会赶去排队。”

  刘宇和他买的部分鞋(受访者供图)

事实上,刘宇几乎没有错过2016年之后国内的每一次新鞋发售,北京、上海、广州、南京、重庆、武汉 、成都、扬州……从大四开始,他不是在排鞋的路上,就是在研究新鞋的路上。

可并不是每次出征,都能凯旋而归。扬州的一次“不幸运”买鞋体验,成为了他从买家转变到鞋贩的推手。

“当时扬州要发售AJ的黑红脚趾,我提前一天去找了酒店住下,第二天早晨5点就去店门口排队,我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排了。当时那家店是前200名会有抽签资格,抽中的人才能有资格买到那双鞋,抽中的概率是三分之一吧,结果就是,我没中。”即使过去很久,刘宇回忆起来也是充满遗憾。

为了买鞋搭进去路费、房费、饭费,没有中签的他在店门口徘徊了好久,思来想去,还是不能空手回去,于是他决定,去“收鞋”(即从一手买家手里加价回收)然后回去转卖。

“就厚着脸皮去问抽中的买家,问他们卖不卖,最低多少钱卖。”也有碰壁,但最后总算是成功拿到四双。“原价1299,我一双1800元买了四双,回来之后两个月内以2300元的价钱全都卖出去了。”

扬州之行的坑被填上,刘宇也有了心态上的转变,而似乎不只是他,身边的玩家都开始慢慢改变。

“以前每次排新鞋看到有鞋贩子来收鞋大部分人都觉得很不屑,很鄙视。可是后来买鞋加价的情况十分常见,因为你抽不到限量的鞋,就只能加价买别人倒手的。习惯这种市场规则之后再看到鞋贩子,有的人会反问价格,达到预期就卖,有的人还会讨价还价。”而还有一部分买家,也增加了“倒爷”的身份。

刘宇了解到鞋市可操作的利润后,与远在英国留学的朋友合作,从国外购入后在国内加价卖出,一双1500元的鞋在国内能以2500元卖出。再加上“鞋友群”的货品资源,刘宇在“倒鞋”这条路上走的风生水起,一年的流水达100万,净利润20万。彼时的他也才是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学生,一边做着朝九晚五的HR工作,一边做着朋友圈里的“鞋贩”。

你不当那把刀,就要当被割的“韭菜”,而很多人也像刘宇一样,在两者之间摇摆。

一觉醒来入账五千

赚的就是快钱

“我们有个小团队。”

刘宇在每次排鞋时都会认识一些志同道合的“鞋友”,关系好的8个人组成了一个小群体,每天会交流鞋市的资讯。而更重要的是,他们每个人都能拿出3-5万,一些足够他们操纵在二级市场一双鞋价的资本。

“我们8个人,每个人拿出几万块钱,把一款鞋的存货买空,然后加价再挂在平台上卖,等买家求购,我们就能以高价卖出。有时候晚上睡觉之前把鞋买空,睡醒一觉起来就能净赚5000,赚的就是快钱。”

在刘宇看来,炒鞋就像炒股一样,买的人多了价格就上去了,鞋就是可以操纵的股票。但是,股票有风险,鞋也并不是都会升值。

刘宇的存货

“很多人炒鞋是不会挑,有的鞋买入之后没有热度也没有市场,自然价格上不去。都觉得自己不是那个倒霉蛋,可是眼光与运气真是说不准。”

刘宇身边就有一个太过于贪心的鞋贩朋友,几乎每出新鞋都会买来囤着,积蓄不够就用信用卡支付,可是囤着很久市场价格也涨不上去,信用卡还需要还款,不能让鞋砸手里,只能赶紧出手,就这样亏了至少20万。

“有的鞋是经典款,时间越久越吃香,比如AJ1,它就一直有市场;有的鞋是联名或者明星同款之类,能蹭个短期热度快速高价出。比如曾经有一款绿尾板鞋,是国外音乐人菲董联名款,当时刚发售我就以原价800元的价钱买了几双,1500元快速卖出,现在再去搜这双,也就300块钱,只能打折卖。”

鞋的流行是一种玄学,每一年各品牌都会出大量的新款,有没有赚钱的能力就要看个人眼光了。

刘宇现在已经有了新的习惯,就是“逆势而为”。“当市面上流行AJ3,我就穿AJ1;流行AJ1,我就穿dunk;流行dunk,我就穿空军……你猜不到下一双流行的是什么样,但是风水轮流转,有价值的自然会有火起来的时候。”

2020年后,刘宇就不再继续在国外买鞋,基本都是在国内加价收鞋或者是雇人排队拿原价鞋,有一些直接在网上转手,有一些则放在家里。

刘宇的家里至少有10万的鞋子,其中6万都是收藏品,他精心的用塑胶膜封好,放在鞋架上。“可能是设计师设计或者制作工艺独特,很有意义的特别喜欢的就会买来收藏。”

然而,面对利益,热爱还是可以放在一边,“如果哪一天哪双鞋又火起来,我当然会立刻卖出去,卖个好价钱,没人会跟钱过不去。”

“饥饿营销”花样百出

炒鞋者盼着以后没有鞋贩子

玩鞋这么久,刘宇也认识许多圈内大佬。要么人脉广,要么资本厚,能两者兼顾的炒鞋客收入自然更加可观。

“之前认识一个南京的大佬,和我差不多大,我们因为排鞋认识,后来关系也比较好,有时候发新鞋他总能第一时间拿到一批货,让我们想要的可以原价拿走。“

这个在当地很有名的鞋贩跟门店签下了一年300万的合同,即一年可以在该店仓库拿总价300万的鞋子。“比如今天发新品,本来要发100双,但是他预定50双,那就会给他留出来,到时候只在现场发50双,而他就可以直接去仓库拿货。最后他转手的钱跟店里分成。”

像这种跟门店背地有合作的鞋贩并不多,看起来互利共赢,实际上也有赔钱风险。“限量的鞋能第一时间拿到当然是好事,因为转手肯定能加高价。但他并不可能只拿限量,也是要补偿性的拿一些普款,这种风险就很大,真的会有亏钱的可能性。”

限量是鞋价起飞的重要因素,一双人人都能买得到的鞋自然是没有加价的必要。“物以稀为贵”,一线运动品牌深谙这一营销定律,把“饥饿营销”玩的花样百出,明星同款、大师设计、奢侈品联名……各种噱头应接不暇,但每一次发售就只发少量,把消费者的购买欲勾起来就是唯一目的。

在国外,甚至会有专门的抢鞋软件,在平台发售新品的一瞬间可能就没货。“各种渠道抢鞋炒鞋已经很多年了,但是品牌从来没有做出一些举动能够防止外挂,可能他们也是乐在其中。因为炒鞋炒的越激烈,他们的品牌也就被更多人知道,更何况有的人就喜欢跟风,这无疑是一种免费宣传。”

在品牌推出限量产品时,必然会迎来争抢的局面,可是对于一些品质无法支撑热度的鞋子,炒鞋可能也没有市场。

“限量发售这种营销方式可以借鉴,可是要真的有自己特色才能有持续的购买力。”

现在刘宇和身边的朋友虽然还是鞋贩,赚着高价的中间差,但是他们却都在想,回到原来最纯粹的时候。

“以前玩鞋的时候氛围很好,大家在贴吧里交流买鞋的心得,也会分享店铺,当时买鞋都是比原价低,买的也都是自己喜欢的,而现在,“只买贵的不买对的”成了消费的趋势,我们真的很希望这个圈子能够大清理,把不懂鞋的清理出去。我们几个人经常会说,就算手里的鞋亏本赔钱,也真的希望这个无休止的炒鞋风气能消停。”

现在,年轻的“鞋贩子”正盼着以后没有鞋贩子。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