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聚焦|20年前一篇报道,救了高密一对早产双胞胎,而今,一家4口寻青岛恩人

2021-04-12 06:02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82662)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永端 孙桂东

20年前,潍坊高密。一对双胞胎姐妹提前三个月早产。

因为极度虚弱,这对每个只有两斤多点的小姐妹,被紧急送至当时的青岛市妇儿医疗保健中心接受护理。半个月下来,护理医疗费就已达万元。面对高额的费用,初为人母的姜友莎及家人一时间手足无措。此事经本报报道后,岛城众多好心人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孩子最终平安出院。

高密与青岛,从此因一对双胞胎姐妹的生命奇迹,无形中又增添了一条纽带。

20年过去,当年的小姐妹已是大二的学生。

20年里,身在高密的姜友莎和丈夫宿玉德没有一刻放下对青岛恩人的惦念。

20年后,姜友莎拨通半岛热线,一家四口,两代人,要寻找帮助他们渡过难关的青岛恩人。

姜友莎期待通过半岛都市报找到恩人

早产“姐妹花”愁坏一家人

姜友莎家住潍坊高密市康庄镇,在她看来,2001年,生活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那一年她30岁。

当年2月28日,已经怀胎6个月她突然大出血,丈夫宿玉德赶忙租了一辆小面包车,将她送到了高密市人民医院。

医院在对她全面检查后,发现需要对腹中的双胞胎进行保胎治疗。但是半个月过后,姜友莎的出血症状仍在继续。“医生说,保胎不能再继续了,否则孩子难保。”最后,医院为她做了剖腹产手术,两个孩子提前三个月来到了这个世上。

两个小宝贝的百日照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醒了才知道两个孩子一个2.2斤,一个2.6斤。”姜友莎说,“我从没听说过有这么小的孩子。两个孩子如拳头大小,头像鸡蛋大,孩子的大腿跟成人的大拇指一般。”

虽然刚生产完很虚弱,但初为人母的姜友莎仍难掩心中激动。但是医生告诉她,医院条件有限,建议尽快将这两个孩子送到医疗条件好的青岛市妇儿医疗保健中心(今青岛市妇女儿童医院)进行治疗。如果延误治疗时机,孩子的生命恐怕有危险。

在得到姜友莎全家人同意后,高密市人民医院向青岛市妇儿医疗保健中心拨打了求助电话。

姜友莎与儿时的双胞胎女儿

当年3月17日下午,一辆来自青岛的急救车赶到了高密市人民医院,将两个孩子放在特殊的设备里,在父亲宿玉德的陪同下赶往青岛。

此时,腹部切口没有愈合的姜友莎仍躺在高密市人民医院的病床上。“孩子被送去青岛时,我仍处在半昏迷状态。”姜友莎说,“原因是前期大出血,再就是剖腹手术致刀口化脓。”孩子被送到青岛后,就一直在重症监护室由专人看护。一周后,身体刚刚有了好转的姜友莎立刻赶到青岛。

两个孩子一个都不能丢

姜友莎见到孩子后才知道,体重只有2.2斤的老大仍不会哭,但初为人母的她却哭了。除此之外,她才知道在经历了保胎、剖腹产和孩子转院住院后,家里所有的积蓄已经全拿出来了。

姜友莎心里清楚,公婆家在农村,在镇政府农技站工作的丈夫每月也只有260多元的工资。但是想让两个孩子得到最好的治疗,至少还需要3万元的费用。

此时,姜友莎的母亲、妹妹也老家赶到青岛医院。“家里已经没钱了,该借的也已经借了,妹妹连自己打工的钱都送到医院来了。”姜友莎说,当时农技站的领导还给了丈夫100元,只是对于3万元的治疗费用来说,这100元仍是杯水车薪。

当时同病房的“病友”提议,他们是否先“保一个孩子”。两个孩子都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身为母亲,姜友莎决心,只要有一线希望,两个孩子一个都不能丢。

一边是难舍的孩子,一边是高昂的治疗费用,初为人母的姜友莎第一次没有了主意。

“孙子少花点,救孩子要紧”

就在全家陷入绝望之时,同病房的病人家属给姜友莎出了一招。

当时,创刊不到两年的半岛都市报已经遍布青岛大街小巷,家喻户晓。

“有一个病人家属拿着一份半岛都市报来到了病房。他告诉我们实在撑不下去的话,就给半岛都市报打个电话,让记者在社会上呼吁一下,救救两个孩子。”姜友莎说。

半岛都市报当年报道

通过报纸救孩子?姜友莎并不懂。于是,病友的家属就拨打了半岛都市报的新闻热线。刚入职半岛都市报不久的王维峰接到电话,立刻赶到了医院。次日,《早产双胞胎在“呼救”》一文见报,报道中这样写道:

一对双胞胎姐妹提前三个月早产,半个月的护理医疗费已达万元。面对高额的医疗费用,初为人母的姜友莎及其一家人却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2月28日,怀孕六个多月的姜友莎突然大出血,随后被家人送往高密市人民医院。3月17日晚8时左右,才孕育了七个月的双胞胎出生了,但因孩子极度虚弱,接着被送往青岛市妇儿医疗保健中心接受护理。

女儿降生的喜悦没有持续多久,便化成了忧愁。姜友莎边抹泪边哭诉:“家里本来就不富裕,现在光孩子的监护费每天就是300元钱,短短半个月,医疗费已花了1万元。我们实在负担不起了。为了这两个刚出生的孩子,公公把家里的房子都作了抵押,亲戚朋友也都借遍了。”

记者透过保温箱看到,正在打静脉点滴的婴儿还处于半昏迷状态,小小的鼻子上贴着白色的胶布,护士介绍说正在打鼻饲,头部的针管也在进行着输液。姜友莎的母亲告诉记者,这是个妹妹,现已基本脱离危险;姐姐还在监护室,不能出来。

记者找到了接诊的杨静大夫。据杨大夫介绍,从两个孩子目前的现状看,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如果很好地保养,都能生存下来。医院虽然对她很同情,但已尽了力,很难再给予双胞胎什么优惠了。

正是凭借着这篇数百字的消息和一张保温箱里婴儿的照片,这对“早产姐妹花”的命运在青岛开始转变。

报道发出后,很多市民带着现金来到医院找到了姜友莎夫妇,你五十、我一百,面对这些素不相识的青岛好人,姜友莎不知道如何是好。而且这些爱心市民都不愿意留名,只说是在同一个医院住院的病人家属。

零星的爱心,只是开始。

当天,一位大叔来到了姜友莎的病房,将1000元现金塞给了她:“我家里的孙子少花点,救孩子的命要紧”。

1000元,这在2001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当时我丈夫的工资每个月只有260元,老人送来的1000元,相当于丈夫4个月的工资。”姜友莎说,她曾要求老人留下电话,但老人说“只要孩子活下了,比什么都好”,随后便离开了医院。

5000元爱心款,让生命绽放

半岛都市报一篇数百字的消息,让青岛的爱心涌向那间只有10余平方米的病房。

一名30多岁的中年女子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来到病房对姜友莎说自己此前也曾怀了双胞胎,但因为一些原因其中的一个孩子没了。身为母亲,她知道失去孩子的痛苦,为此拿来600元钱尽一点微薄之力,希望保温箱里的小生命能坚强地活下来。

这个带着孩子前来的母亲和众多个青岛好人一样,也没有留下电话就离开了。

爱心,仍在继续。

半岛都市报当年的追踪报道

又一天,一位中年女子来到了病房,给姜友莎带来了2000元现金和奶粉。到病房后,这位大姐详细询问两个孩子的健康状况,希望孩子能挺过难关。“那位大姐并不想留电话。”姜友莎说,“后来她说留个电话也可,孩子在医院若需要她帮助,可以打电话。”就这样,姜友莎得到了大姐的电话号码,也知道了她的名字——龚青。

数天时间里,多名青岛好人送来的5000元解了这个家庭的燃眉之急。“早产姐妹花”的生命也因这5000元焕发了生机。此时的老大不但会哭了,还会喝奶粉了,而老二不仅能喝奶粉,还能睁眼看人,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看着眼前的好心人,泪水在姜友莎的眼眶里打转。数天来,她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平生极少来青岛的她不敢想象一篇文章迸发出的力量,更不敢相信青岛这座城市是如此的有爱。

“如果没有这5000元钱,就不会有两个孩子的新生。”青岛人的爱心滋养着两个小生命,老大的体重从之前的2.2斤长到了3.8斤;老二的体重从2.6斤长到了4.2斤。彼时,医院也传来好消息:在对两个孩子进行检查后认为,只要饮食得当,两个小生命完全有能力活下来。

就这样,在青岛住了一个半月之后,这对姐妹花离开青岛,回到了高密老家。

“早产姐妹花”要当面谢恩情

待到孩子百日时,老大已经从此前的3.8斤长到了5.9斤,老二已经从之前的4.2斤长到了6.5斤。看着能吃、能喝、能睡的两个女儿,姜友莎时常在想,两个脆弱的小生命若不是被青岛好心人出手相救,或许会是另一种命运。在姜友莎夫妇心中,青岛与高密因两个孩子连在了一起。

一路健康成长的姐妹花

因为心存感恩,一直以来,宿玉德与龚青的丈夫尚杰常用那个留下的电话联系。在之后的日子里,宿玉德还曾来青岛看望龚青一家,龚青一家也于2010年前后专程从青岛赶往高密,看望当时已上小学的两个孩子。

后来,因为搬家,那个被丈夫记在纸上的电话号码弄丢了。10多年里,姜友莎夫妇也一直想寻找当初包括龚青在内的多位恩人,想当面对恩人说声谢谢,但终未找到。

姐妹俩都考上了大学

尽管没有见到青岛的恩人,但“青岛恩人”的种子已经在大女儿宿潇文和小女儿宿潇丹心中生根发芽。如今已在聊城大学读大二的宿潇文告诉半岛全媒体记者,父母自小就告诉她和妹妹,“我们命是青岛人给的”。

“妈妈一直说让我们姐妹两人从小要行善积德,不能忘记青岛人的恩情。”在鲁东大学读大二的妹妹宿潇丹说。

姐姐宿潇文

和母亲姜友莎一样,已经成人的姐妹两个也期待见到恩人龚青阿姨,以及20年前多个给了她们“二次生命”的恩人。

读者朋友们,如果您认识文中的青岛好人龚青和尚杰,如果您当年曾对他们伸出过援助之手,请拨打本报热线96663或记者电话80889387,让我们一起让爱传承。

半岛记者王维峰>>>

做了一名普通记者应该做的事情

20年前,王维峰还是一名初来报社的记者。20年后,听到早产的双胞胎姐妹已经长大成人,心里始终惦念当年帮助过她们的人,王维峰也感到非常欣慰。

半岛记者王维峰

王维峰回忆说,2001年刚进入报社不久,还是一名普通的见习记者。当年3月底,一位爱心市民拨打了半岛都市报热线电话求助,称一对双胞胎姐妹早产,每天的监护费就300多元,孩子的父母借遍了亲戚朋友还是不够。“当时一听就觉着两个孩子太可怜了,一定要尽力帮帮她们,”王维峰立即赶到了医院采访,报道刊发以后,一直关注双胞胎的情况。

“其实关于当年的事情,有很多已经模糊了,”王维峰说,后来,医院以及社会各界人士纷纷慷慨解囊,两个孩子成功脱离危险,他马上又投入到别的新闻报道中。

没想到过了20年以后,自己当年报道的早产双胞胎姐妹已经长大成人,还考上了不错的大学。“作为当时的报道者,我只是做了一名普通记者应该做的事情,这是一名记者应该有的担当,”王维峰说,慷慨解囊的青岛市民才是故事主角,是他们的爱心让青岛成为一座充满温情的城市,而且这样温暖的故事,每天都在青岛上演……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