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策划 | 陆海双枢纽,火爆的中欧班列为青岛带来了什么?

2021-04-17 07:35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26243)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刘丹阳 石冰冰

  苏伊士运河“世纪大堵船”,带火了中欧班列。

  今年第一季度,“齐鲁号”欧亚班列累计开行380列,其中,从上合示范区青岛多式联运中心发运的就有156列、1.3万标箱,同比分别增长110.8%和130.1%。上合示范区青岛多式联运中心发运的货物种类也由此前的以过境货物为主,发展到外贸出口货物占比越来越高。

  青岛是东向日韩、西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主要节点城市,国际班列的运行,为青岛服务“一带一路”建设注入了新动能。透过这条奔驰往返于古老亚欧大陆上的铁路线,我们正不断见证着新丝绸之路的繁荣与变迁,深刻感受着这条开放型经济大动脉的力量。

集装箱西行日记:踏上奇妙的亚欧之旅

  我是一个集装箱,生于青岛,长于青岛。近年来,随着“一带一路”的不断拓展,我有幸穿梭于亚欧大陆,饱览了绮丽的异国风光,重走千年丝绸路。

  我的兄弟们同样见多识广,大哥到过被世人赞美为“波罗的海的女儿”的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二哥去过亚欧大陆的西桥头堡——荷兰鹿特丹,年幼的小弟也曾穿越戈壁滩,到达塔什干。

  今天,我们将再一次从青岛出发,途径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抵达德国汉堡。对于从未到过汉堡港的我来说,这将是一次全新的旅程,我充满了期待。

  我和26位兄弟早早地来到了胶州市上合示范区青岛多式联运中心,等待着一同搭乘本次班列的19位外地小伙伴。不一会儿,飘洋过海来到青岛的日韩、东南亚的小伙伴们,携带着各自国家的货物抵达青岛港后,乘坐着“胶黄小运转”班列来到多式联运中心和我们顺利汇合。我们也将一同搭乘此次中欧班列,将货物送至上合组织国家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别看我们方方正正,略显笨重,我们可都是带着各自的“看家本领”来到这里的!像我大哥“肚子”里是装的可是出口欧盟的防疫物资,而我的“肚子”里则装满了青岛及山东地区企业生产的电子产品,后面的日韩兄弟们携带的轮胎、汽车配件等产品也都是本次行程的“重头戏”。

  我们被整整齐齐地堆放在站台上,大型龙门吊正轰轰隆隆地进行着吊装作业,在他强有力的“钢铁手臂”的帮助下,两个多小时后,我们全部顺利登车。

  “护送”我们的是中国铁路济南局集团公司青岛机务段的两位司机,他们从即墨蓝村车站出发,开着车头到多式联运中心后,将车头与我们搭乘的车厢连接。作为本次行程的“第一棒”,我和兄弟们都靠他俩来“护送”,他们技术娴熟,经验丰富,我曾多次搭乘他们驾驶的列车,有他们在我放心。

  随着汽笛一声长鸣,列车缓缓开出,为期16天的行程正式开始了。

  一路西行,我们踏上中原腹地,来到郑州,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国际大枢纽,这里汇聚了来自五湖四海的小伙伴,我们也将在这里进行重新编组。所谓编组,就是根据我们各自到达的目的、行进方向进行“再分配”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将和部分小伙伴挥手告别,又结识了新的小伙伴。

  告别老朋友后,我迎来了来自义乌、苏州等地的新朋友,同为“新丝绸之路”的见证者,我们彼此兴奋地分享着各自的经历。重新编组后,我们将相伴驶出国门,融入“新丝绸之路”经济大动脉,只不过在接下来的行程中,有的小伙伴会在中途站点下车,有的将一路前行,直至抵达目的地。

  在接近雄伟的阿拉山口国门时,班列鸣响长笛,向国门致意。不久后,我们到达邻国哈萨克斯坦边境的多斯托克小镇,在这里,我们要进行第一次“换装”。

  “什么是‘换装’呀?”一个第一次乘坐中欧班列的小兄弟这样问我,我告诉他,我们要换一双“新鞋子”了,这样做的原因,是由于目前沿线各国的铁轨宽度并不统一,比如,中国轨道采用的是1435mm的标准轨,而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使用的都是1520mm的宽轨。

  因此,国际货运列车需要在铁路口岸办理装卸作业,将货物换装到符合目的地国家轨距标准的列车上后,方可通过国境。不同的是,从境外返程的班列则需要在距离我现在所在位置12公里外的阿拉山口口岸进行换装。

  当列车缓缓驶入换装库并停稳后,我和小伙伴们整整齐齐地排着队,等待着换装。不一会儿,一个巨大的“钢铁手臂”向我们移动而来,它叫龙门吊,也是我的老朋友,别看它体型大,身手却精准灵敏。

  排在前面的兄弟们相继被换装到哈方列车后,“钢铁手臂”向我移动而来,缓缓下降的“钢铁手臂”紧紧抓住了我,并将我平稳地移动到右侧的哈方列车,再一次完成精准吊装。换装后的我们“精神抖擞”,跟随着哈方驾驶员驶出车站,沿着宽轨铁路继续向西行驶。

  来到哈萨克斯坦境内,广袤无垠的戈壁滩以及散布其中的湖泊让我流连忘返。穿越秘境之地,进入俄罗斯腹地,眼前是绵延万里的白桦林,耳边回响起熟悉的《喀秋莎》旋律,一路风景如画,每次醒来我们都能欣赏到不同的风景。

  当列车驶入波兰东部的边境城市马拉舍维奇后,我们完成了第二次换装,从白俄罗斯的宽轨列车,吊装到波兰的标准轨列车上。随着中欧班列的快速发展,马拉舍维奇也在中国铁路圈出了名,成为中欧班列进入欧洲的重要分拨枢纽点和铁路换装点。

  由于波兰是中欧班列进入欧盟的首站,当地的海关工作人员对我们进行了查验后,我们才继续前行。接下来的旅途中,小伙伴们相继抵达目的地,和他们一一告别后,我也终于在第16天到达了终点站,德国汉堡港。

  汉堡港是德国最大的港口,也是欧洲第二大集装箱港。虽然他不是欧洲最大的港口,但却不要小瞧了汉堡港,得益于海陆联运的优势,他早已成为中国“一带一路”货物运输的重要枢纽。

  到站手续办理完毕后,我们相继被卸载下来,待海关清关完毕,我们随身携带的货物将陆续被分拨至欧洲腹地的各大城市。

  全程8000多公里,历时16天,共有20多名司机接力驾驶,这是我走过最远的旅程。近年来,我多次搭乘中欧班列穿梭于亚欧大陆,见证了“钢铁骆驼”的日夜兼程与“新丝绸之路”的繁盛之景,看着越来越多的中国商品出现在中亚五国和欧洲国家,我无比自豪。不久后,我又将满载机械设备、金属板材和日用品等货物重新启程,回到我无比思念的祖国。

默默运输的“钢铁骆驼”,迎来繁忙“高光时刻”

  今年以来,中欧班列变得越来越忙碌,从最初的每周一列,到现在每周三列,中欧班列的运量不断增加。尤其是经历了苏伊士运河“世纪大堵船”之后,中欧班列进入了一个异常繁忙的状态,其通道作用进一步被强化,凭借时效快、全天候、分段运输的优势,中欧班列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客户所认可。

  青岛鸿亚润达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靖轶告诉记者,以前的中欧班列仓位较为充足,预定仓位相对轻松,基本不用排队,但从去年11月份开始,仓位变得越来越紧俏,尤其是经历了堵船事件之后,中欧班列的仓位甚至出现了“一仓难求”的情况。

  相较于海运运输,中欧班列国际陆路多式联运时效快,线路经过国家多,受天气等其他因素影响较小。2020年,中欧班列为稳外贸、抗疫情作出了重要的贡献,有力地维护了国际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和畅通。

  中欧班列的货运量也远远大于普通货运列车。记者从中国铁路济南局集团公司青岛机务段了解到,普通的列车通常只有十几节、二十几节车厢,而中欧班列的车厢最长足有60节,整列车的长度达到了近千米,货运载重5800多吨。

  此前,青岛多式联运中心发运的欧亚班列中,80%以上都是过境货物。而疫情发生以来,部分海运物流受阻,越来越多的外贸企业认识到欧亚班列的稳定和可预期的运输效能,转而选择通过铁路运输外贸货物,发运的货物种类也由此前的以过境货物为主,发展到外贸出口货物占比越来越高。

  其中,“齐鲁号”欧亚班列重点服务省内大型进出口企业,稳定开行供应链班列,今年已累计为海尔、海信等企业开行定制化班列21列,同比增长90.9%。

  今年2月,“齐鲁号”欧亚班列山东电建乌兹别克斯坦光伏项目设备专列从上合示范区多式联运中心顺利发出。班列搭载了光伏组件、逆变器等设备,共110标准箱,总货值400余万美元,将用于乌兹别克斯坦纳沃伊100MW光伏电站项目。这是“齐鲁号”欧亚班列继承运匈塞铁路建设物资后,服务“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的又一新举措。

  4月,“齐鲁号”欧亚班列首班芬兰回城班列抵达上合示范区青岛多式联运中心,标志着“齐鲁号”欧亚班列的服务范围由上合组织国家进一步拓展到北欧地区,实现了上合示范区国际物流的“溢出效应”。

中欧班列司机马凯伦正在做出发前的检查。

分段作业,中欧班列是一段长途“接力跑”

  93年出生的马凯伦是河南安阳人,打小就喜欢火车。

  2015年,从铁道机车车辆专业毕业后的马凯伦成为了青岛机务段运用二车间一名电力机车司机,圆了儿时想成为火车司机的梦想。

  “这个职业虽然辛苦,但开着火车奔向远方的感觉真的很酷,很拉风。”马凯伦说,与大家想象中不同,目前在一线的火车司机以年轻人居多,有不少都是像他一样的90后。虽然年轻,但该有的驾驶经验一点都不少。在入职两年多的时间里,从实习、副司机再到司机,马凯伦经过了层层考验才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火车司机。

  不过,要想驾驶中欧班列,还需要过另外一道关。

  记者了解到,中欧班列对司机的选拔比较严格,只有最优秀的司机才有资格驾驶。在整个青岛机务段,共有2000余名火车司机,仅马凯伦所在的运用二车间也有500多人,其中只有100人有资格驾驶中欧班列。

  2019年初,马凯伦从众多的司机中脱颖而出,正式开始驾驶中欧班列。

  马凯伦告诉记者,准确地来说,中欧班列指的并不是某一辆车,而是一段接一段的长途“接力跑”。

  中欧班列的线路很长,从青岛到欧洲历时半个多月,这段超长旅程并不是由一个司机、一个火车头一气走完的,而是需要依靠途径省份各个机务段的许多个司机来共同接力完成,每个机务段各自负责一片区域,司机只在各自区域内作业,其中,青岛机务段负责的区域,南到江苏、北至烟台,西到兖州,而马凯伦负责的区域,最远只到兖州。

  晚上9时许,马凯伦从即墨蓝村车站驾驶机车出发,将车头开到位于胶州上合示范区的青岛多式联运中心后,在这里装载货物,并与另外一名司机搭档,将列车开到400多公里之外的兖州,全程历时7、8个小时。

  次日早晨,到了兖州之后,马凯伦就要与下一个机务段的司机进行交接。

  在兖州等候的司机,将换上新的车头,继续向下一站行驶,到了下一个机务段负责区域后将再次交班,如此反复,直至列车抵达终点。

  “开其他货运列车时,我们接管的货票通常就是一张纸,而中欧班列的货票却是厚厚的一大摞。”马凯伦用手比划着,“沉甸甸的,像一本书,甚至比书还厚。”而这些货票就是中欧班列运载货物的纪录单据,全部密封处理,由驾驶列车的司机负责保管和交接。

  夜间运行、货物多、车厢多,对于驾驶列车的司机来说是一个较大的考验,操作不当,容易导致车厢冲撞,影响货物安全。这也是正是中欧班列司机选拔更为严格的原因之一。

  古路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在如今的西安,而今天,西安不过是中欧班列途径的“驿站”之一,它的起点在更远的东部,从青岛、从上海、从义乌、从宁波、从苏州,跨越多个省份、多个国界、穿越整个亚欧大陆,这条长途“接力跑”,比千百年前的古丝绸之路更像一个恢弘的史诗。

  尽管不能亲自走完全程,领略一下沿线中亚、欧洲国家的风情,但作为组成“史诗”的一份子,马凯伦仍然觉得,能够驾驶中欧班列,本身就是对自己工作能力的认可,而且,能够为“一带一路”做一些贡献,也让他倍感自豪。

青岛多式联运中心龙门吊作业中

陆海双枢纽、双节点,青岛的机遇在哪里?

  青岛的胶州湾畔,曾是古海上丝绸之路东线起航点,如今又迎来了新的场景与使命:海铁联运班列从这里出发,奔驰往返在古老的亚欧大陆上,凭借着这条路上贸易“生命线”,青岛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实现“无缝衔接”。

  2020年末,我国海铁联运继续高速发展,历史性地出现了3家海铁联运量超百万标箱的港口,其中就有青岛港。而一列列海铁联运的中亚、中欧班列让青岛成为了“一带一路”上当之无愧的海陆双枢纽、双节点城市,也让越来越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产品通过这一国际物流大通道,实现了互联互通。

  与此同时,得益于国际多式联运贸易大通道的打通,青岛实现了北达俄蒙、西至欧洲、南通东盟、东接日韩的交通格局。

  国际贸易发展到今天,单一的交通运输方式已不能满足发展的需要,而多式联运的产业价值,就在于内陆经济与海洋经济的互联互通。

  在过去,我国的经济推动力集中在港口200公里的腹地内,但只有内陆经济发展起来,多式联运才能拥有真正的产业价值,而内陆也将不再仅承担通道的作用。

  日韩、东南亚等经由海运入境青岛的货物,在上合示范区青岛多式联运中心集散,一站式办理海关、检疫等手续,并搭乘中欧班列,最终抵达中亚以及欧洲国家。港口与胶州周边地区的进出口货物快速疏港与集港,有效降低了客户成本。

  日韩的电子产品、电器、汽车配件,搭乘中亚班列,为中亚国家带去了先进的电子产品和性价比较高的日用品,而返程的班列,则为国内带来了板材、铝锭等质优价廉的原材料和来自欧洲的优质商品。

  依托于国际货运班列,中国与上合国家间的双向贸易、投资日益频繁,带动了青岛跨境贸易、木材加工、航运、物流等行业的发展。

  多式联运正在推动中国的交通运输行业进入“大交通”时代,随着中欧班列推动的铁路换装、冷链物流技术的成熟,以及跨境多边陆路运输体系的建立,海运与陆运正在形成更加紧密的关系。在东西双向互济,陆海内外联动的开放新格局下,青岛必将在“双循环”中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