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一片 风华百年 | “希望我走后,能盖上党旗” 老党员温宝香深情“告白”

2021-04-21 06:12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60000) 扫描到手机

文/半岛全媒体记者 肖玲玲   图/半岛全媒体记者 陆金星

1955年温宝香和爱人的合影

1933年出生,1948年入党,当过青妇队长,给村里送过情报,为解放军转移过粮食,还当选过劳动模范,带领女性翻身……2021年4月9日,在市南区镇江南路88岁的温宝香家里,这位有着73年党龄的老党员为我们讲述了那段峥嵘岁月。那时,村里还没解放,她就敢学地下工作者剪掉辫子,留起短发,不惧国民党的迫害;那时,很多人家还很封建,不让妇女出门劳动,她就每天下地开荒,还当选为第一个女性劳动模范,带着其他妇女走出家门,下地劳作……当了这么多年党员是温宝香最大的骄傲,如今,她心心念念的就是一个愿望,“我就想我以后走了能盖上党旗。”她激动地说,“我一辈子是个党员,我就是离不开党。”

连夜背粮,转移到解放区

温宝香老家是掖县温家(现为莱州市),回忆起往昔岁月,88岁的温宝香坦言自己从小就胆子大,十几岁时就和一名地下工作者有来往,“她叫李珍(音),俺村里一个哥哥叫李同(音)也是地下党组织的,他们经常联系,我也经常和他们接触,也就都熟了。”温宝香说,那时候自己还不知道共产党是做什么的,“就知道毛主席,为人民服务,帮穷人翻身、妇女解放。”后来,因为国民党的破坏行动,村里的青妇队长和妇救会长都转移了。这时候,不到15岁的温宝香当上了青妇队长。她们的主要工作就是给穷苦老百姓纾难解困,做军衣、军鞋,为前线筹集物资等。此外,温宝香还承担着送信的任务,“国民党在我们那边有个据点,如果这两天国民党要来,我就给其他村去送信,让村里人带着粮食啥的躲进大山里。”

有一次,得知国民党要发起进攻,会到村里抢他们为解放军筹集的粮食,温宝香就抓紧时间动员起来,带着姐姐、叔叔等去背粮,“那时候我小,就能背20来斤粮,他们每人背30多斤,趁着晚上走的。”夜里黑,赶路难,走了一宿才走到位于大山里的解放区,把粮食放下后他们就回到村里,“上午刚把粮食转移出去回来了,下午国民党就到村里来了。”温宝香说,当时他们弄了些玉米秸把家里的门遮了起来,藏在里面。虽然那时国民党已是强弩之末,但温宝香还是很担心被发现,因为她早早就把头发剪掉了,“那时候国民党看着有辫子的不抓,没有辫子的就认定为解放军抓走。”而温宝香,早就因为受到李珍(音)的影响,剪成了半长的短发,“我胆子大。”

还有一件事,也印证了温宝香的胆子大。她说,有一次,国民党在村里住了一夜,有站岗的,那时候她十三四岁,见外面站岗的人年纪也不大,“跟个小孩一样,我就问他,你不害怕啊?他说怕什么,再胡说我就开枪了!”她为什么要和国民党士兵说话?温宝香说,“我看他那么年轻,还是个小孩,就想动员他别在国民党那当兵了。”光想着动员这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温宝香却忘了自己也才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我就是胆太大了,啥也不怕。”她笑着说。

垦荒种地,当选劳动模范

温宝香说自己的胆子大,其实是源于对解放军的必胜信心。

在当上青妇队长不到半年后,村里来了一个姓王的党员,“他问我想不想入党。我就说跟着毛主席走,毛主席怎么说俺就怎么干。”就这样,温宝香被发展成了党员,“那时候都不是公开的,我是去了离我们村一里地的一个村里,在那里的一个尼姑庵里秘密入党的。”当时她就宣誓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入党后,温宝香主要做宣传工作,去各个村宣传党的政策、参加慰问演出等。冬天,她就去开荒。

父亲去世早,作为家里唯一的孩子,温宝香十二三岁就和母亲一块下地干农活,“我早上天不亮就去,干一会儿活,俺娘做完饭给我送去,吃完了接着干。”那时候,女性很少有出来干农活的,但温宝香干劲却很足。她去开荒的地方要经过一条河,“那条河冬天很少结冰。”河上又没有桥,她就赤着脚、挽着裤腿蹚过去,湿湿冷冷再被冷风一吹,脚上都裂开了一道道血口子,但她却毫不在意,挥着镐头,将荒地一点点开垦成能种粮食的田地,“我刨了得半亩多地,种上了花生和地瓜,长得特别好,村里人都去看,还说我一个女孩子就这么能干……”其实,温宝香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她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劳作,带动更多女性走出家门,外出劳动。

功夫不负有心人。1949年3月份,县里选劳动模范,“大家异口同声选我,之后去县里开了两天会,发了大奖状。”现在回想起那一刻,温宝香仍是难掩激动。这个奖状,意义非凡。“大伙儿都选我,我很高兴。”但她更高兴的是,女性真的翻身了,女性也能当模范了!

当选了劳动模范,就更突显出带头作用,在温宝香的带动努力下,村里越来越多女性开始走出家门,“很多家里人封建不让出门的,我就去家里做工作,让妇女出来帮着家里干活。”温宝香说,出来劳动就是妇女翻身,你不劳动好像是什么也不会,得依附于别人,出来劳动就代表能自己照顾自己,靠自己!这也是温宝香一直努力劝服女性出来劳动的原因和动力。

希望在去世后能盖上党旗

1950年前后,村里遭遇蝗虫灾害,谷子都被蝗虫吃了,家里没了吃的,温宝香去投靠大连亲戚家,后来就在那边留了下来,找了一家铁厂工作。后来,她又被工会推荐去了公社,脱产做人事工作,之后,她又当过团支部书记、单位党委委员,一直到1960年调回青岛工作。

回忆起往日的生活,对比着如今的日子,温宝香直言“天差地别”。“不管是我自己,还是俺村里的人,都过得很好。”她说自己之前回过村里,“都盖了新房子,吃的住的都好!”说到她自己,“以前没吃过的东西现在都吃过了,能玩的也都玩了,孩子也孝顺,闺女、女婿一出去就领着我,上海、南京、苏州、杭州都去了。”前几年,她自己还跟团去了一趟大连,时隔数十年故地重游,不停感慨世事变迁,变化之大,“青岛的变化就更大了,处处都是高楼大厦。”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温宝香有一肚子的话想对党说,“中国共产党今年建党100周年,我入党也70多年了,现在党发展得这么好,领导中国人民都过上了好生活,脱贫攻坚也取得了全面胜利,希望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发展得越来越好。”温宝香由衷地祝愿道。

在采访最后,问及她现在有没有什么愿望时,温宝香说,“我也没有什么别的心愿,我什么也不缺,我就是希望我走后,能盖上党旗。”说到这,温宝香的声音有些低沉,语气里充满期待。她说,“我是党员,这一辈子是个党员。我就是离不开党。”老人那虔诚的话语,诉说着内心对中国共产党的深情“告白”。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