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一片 风华百年|老连长 你在哪?您的老战友孙风山还想跟你“说说话”

2021-04-24 06:23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59503) 扫描到手机

文/半岛全媒体记者 徐杰 图/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伟

“这件事萦绕在我心里几十年了,每每想起就心酸不已,希望你们能帮我找找他,这是我晚年最大的心愿了。”91岁高龄的老党员孙风山言语恳切。孙风山要找的这个人叫孙奎英,是1947年他在部队时的入党介绍人,也是他的老连长。说起孙奎英,老人几度哽咽,泪水顺着他脸庞上的皱纹滑落。这个人对孙风山来说为何如此重要,他们之间的感情又有什么特别?

近期,中共青岛市委组织部、市委网信办联合半岛传媒开设“丹心一片 风华百年——听老党员讲那过去的故事”专栏,听他们讲述峥嵘岁月、回望革命历程,让红色精神世代传承,并在这期间联手发起“帮老党员圆梦”活动,征集老党员的心愿,发动社会力量为他们圆梦。

为了帮孙风山老人完成这个红色心愿,近日,记者来到市北区广饶路老人的住处,听他娓娓道来尘封的革命往事,真切体会到了他与老连长孙奎英深厚的革命感情。

  老人经常会翻出当年的一些老物件,回忆当年的战斗往事。

当兵不到一周,就活捉俩汉奸

想要了解老人完成寻人心愿的迫切心情,还要从他参加革命时讲起。孙风山老人是青岛城运控股集团的退休职工,也是新中国成立前的老党员。老人1929年11月生人,老家是烟台莱阳市姜疃镇地南头村,“我们老家建立革命根据地比较早,从小就受八路军和共产党的熏陶,想上战场杀敌救国。1945年7月,我当兵入伍成了许世友部队一员,在八路军胶东军区五龙县三区区中队。”老人回忆,当兵不到一个星期,他就跟着部队趁夜袭击了莱阳城南关保公所,活捉保长夫妻俩汉奸,缴获了一把驳壳枪和一把三八匣子枪。因为这次袭击,区中队受到表彰,整编并入五龙独立营,开拔到莱西驻防。

入伍不到一个月后,营部卫生班的军医到各连队挑卫生员,孙风山被看中挑走,培训后被分配到五龙独立营一连担任卫生员。他的入党介绍人孙奎英当时就在一连,“他那时候还不是连长,只是班排长,我们彼此认识,但是不熟悉。”老人回忆,从1946年开始,国民党进攻山东,大规模的战役陡增,他们部队先后改编成了南海整训团、南海二团,这期间他跟孙奎英一直是在同一个连,战场上同生共死,战友情谊逐渐加深。

  孙风山当年的培训教材。

“1947年大参军动员,老百姓参军的很多,孙奎英就从南海二团调任到莱阳整训团二连去带新兵,这个二连当时是从民兵整编来的,孙奎英是1942年以前参军的老兵,带兵经验多,所以部队派他去带兵操练,任二连的副连长。”孙风山老人说,当时,他也被派去莱阳整训团二连任卫生员,彼此互不知情的老战友在新连队见面,备感亲切,“我那时候才17岁,他比我大20岁左右,在连队对我很照顾。”老人回忆说,不久后,二连的连长被调走,整个连队就全靠副连长孙奎英带兵。

辅助老连长带兵,被介绍入了党

孙风山老人介绍,当时连队武器装备较差,但在孙奎英的带领下,连队训练扎实、士气高涨,配合着主力部队沿胶东一线打过莱州沙河战役、灰埠战役、潍坊岞山火车站等几次战役 ,之后部队转移到了即墨鳌山卫附近驻守。有一次,孙奎英带着二连配合一连在即墨皋虞村附近打埋伏,快天亮的时候听见密集的枪响。“发现一连正面跟敌人开了火,孙奎英跟我商量是顶着打还是包抄,俺俩分析了战场形势,发现我们处在洼地、火力也跟不上,如果跟敌人对打,容易被包围‘煮了饺子’,只有从旁边小山包抄才能配合一连形成包围。”老人回忆,孙奎英采取了他的建议,带着连队包抄到高处向下冲击敌人,一下子就把敌人冲散四下溃逃。

从军时的孙风山。

“事后证明我们当时的决定是正确的,那场战斗一连伤亡40多人,我们连伤亡1人。”孙风山老人回忆,1947年4月,在开会总结这场战斗经验教训时,孙奎英连连夸赞他战术素养高,“他说幸亏跟你商量了一下,避免了这么多战友牺牲。他又问我是不是党员,我说还不是,他就说愿意做我的入党介绍人,从记事本上撕下一页纸,让我写了入党申请书,我记得其中有这么几句话,‘自愿加入中国共产党……为共产主义战斗到底’,就这么着入了党。”老人说。

1947年5月份,孙风山被调回了南海二团卫生队,孙奎英则继续留在莱阳整训团二连带兵。两个人一个在莱阳,一个在即墨,见面就少了。“同一年,有一天我听团里同乡战友说,孙奎英牺牲了,当时心里咯噔一下子,很吃惊,想问他更详细一点的信息,战友也不知道,只说头部中弹牺牲了。我当时很失落,心想,老连长,你累了,就好好安息吧。”孙风山说到这里语气哽咽。

“阵亡”30年后,老连长“死”而复生

任谁也没想到,这位老连长孙奎英,在战场“阵亡”近30年后又“死”而复生了。老人擦了擦眼泪说,1949年青岛解放后,他跟随部队进了城,先后被借调到当时的青岛工商部、中石油、国贸医院、市立医院、二钢,最后成了公交公司的一名职工,直到1986年退休。

孙风山被授予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 以及参军时的一些老物件。

“上世纪70年代后期,公交公司整理档案资料、审查干部,有人举报我17岁入党年龄不够,怀疑是假党员,就开始详细审查材料调查入党背景。”孙风山老人说,正在他焦头烂额之时,有一天到食堂打饭遇到了公司党委一位姓刘的同事,“他跟我说,孙大夫,你的入党介绍人找到了,你的党员身份证实了。我以为他开玩笑,一个‘死’了快30年的人怎么活过来了。他说去调查了,找到了孙奎英这个人,孙奎英还给我写了份入党证明材料。”老人回忆,当天吃过饭后他赶忙去了公司档案室,档案室同事读了这份材料,“我一听,事实、时间都对得上,我确信孙奎英连长还活着,家庭地址也问到了,在海阳小纪镇小杨各庄村。”老人笑着说。

因为这份证明材料对孙风山老人格外重要,加之当年孙奎英在部队对自己很照顾,是自己的入党介绍人,又意外得知在30年后“死”而复生,老人心里百感交集,急切想去见一见他。“没几天我就回了莱阳老家,借了辆自行车,带着礼物,根据地名一路打听着去找孙奎英。”老人回忆,一路上他回想当年与孙奎英的战友情,眼泪模糊了双眼,“骑到一个叫小孟各庄村的地方,我坐在路边休息,看到对面一个拄拐的人走过来,我一下子认出了他。他叫纪梦松,当年在南海二团,他也当过我的连长。”偶遇老首长,孙风山十分高兴,聊天中得知,纪连长后来升了营长,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腿被打断了,而当他询问孙奎英住在哪儿时,纪连长指了指前面说,就在前面那个村。

再重逢泪先流,彻夜长聊解疑惑

“等我一路打听找到了小杨各庄村孙奎英的家,天都快黑了。一见面,俺俩哭得不行。”孙风山哽咽着说,当年英姿勃发的孙奎英变成了一个拄着拐行走的沧桑老人。“我们聊了一宿没睡觉”,孙风山老人说,一整宿的聊天中,他对孙奎英过往30年生死的疑惑这才解开。

原来,孙奎英在1947年一场战斗中被子弹打穿头部,子弹从右侧颅底穿进,从左侧穿出,倒地后他晕乎乎的,感觉脖子热乎乎的,一摸全是血,孙奎英误以为是脖子受伤,就掏出急救包包扎了脖子,还想爬起来继续战斗,却越来越晕,紧接着昏迷了。“战斗太激烈,部队打散了,结束战斗回到营部后,营长一看二连长孙奎英没回来,就又派兵回到战场去找,没找到,就报阵亡了。”孙风山老人讲述说,在这期间,孙奎英命大,有别的连队战士清理战场时发现了气息微弱的孙奎英,但并不认识他是连长,就把他转移到后方救治。后来随着战情紧张,伤员转移到东北野战医院治疗,就这样造成了孙奎英阵亡的误会。

如今读书看报成了老人每天的必修课。

“孙奎英跟我说,在东北治疗了一年多,他才逐渐恢复过来,慢慢记起了老家是海阳。野战医院给小杨各庄村写了信,孙奎英的父亲到东北把他领回了家。但此时孙奎英因身体创伤太大,身体很不好,精神状态也很差,失去了劳动能力,成了一名残疾军人。”孙风山说到这儿再次哽咽,“当年部队报他阵亡了,等他活过来回到老家,媳妇已经带着女儿改嫁了,家里就剩下老父亲一个人……”老人泣不成声,情绪久久难以平复。

余生还想再“见你”,跟老连长“说说话”

此后的几年里,孙风山老人与孙奎英一直保持着联系,“他们村有个叫孙健(音)的人在青岛阀门厂当工人,我跟孙奎英除了写信外,还通过孙健捎信。有一回孙奎英写信说他得了疝气,我还给他寄了30块钱。”孙风山老人介绍,两人重逢后不久,孙奎英还来青岛看过他一次,“我那时住在标山路,他在我这里住了不到一个星期,我从食堂给他打饭,给他买了个卤猪头,打了几瓶酒。他临走的时候我很舍不得他。”老人说,上世纪80年代初,他响应号召去支援三线建设,到了四川攀枝花钢铁厂,等回到青岛后,跟孙健、孙奎英都失去了联系。“后面那些年,我身体一直出状况,脑血栓、偏瘫、心梗,还做了心脏支架手术,有十几年不方便出远门。”孙风山说,尽管身体不适,但他丝毫没有中断尝试联系孙奎英,从上世纪80年中期开始,他先后联系了海阳多个部门寻找孙奎英的信息,但都没能如愿。

孙风山老人的全家福。

时间转瞬到了2016年,这一年的农历十月份,孙风山老人的身体好些了,他不想再等了,就让儿子孙勇开车拉着他和老伴、儿媳一起去了海阳市小杨各庄村,发现原先的村庄已经搬迁,寻找村民打听了一番,都不知道有孙奎英这个人。“我当时就猜测他可能已经去世多年了,所以村民才不知道他。然后就想找他的墓地,围着村子转了几圈也没找到。”带着遗憾,孙风山老人回到了青岛,近几年来,他对老连长的思念愈发强烈,成了他晚年的一个心结。每每带着希望寻找,努力一番后却没能找到,老人都会难过好一阵子。

“我琢磨来琢磨去,有三条线索可以利用一下。”采访中,老人平复了一下悲伤的情绪介绍道,当年他去看望孙奎英时,在其家中看到一位与孙奎英年纪相仿的妇女和一个10岁大小的男孩,猜测是孙奎英后娶的老伴,但由于种种原因,他当时没能跟孙奎英求证。“再就是,在孙奎英被误报阵亡后改嫁的妻子和女儿,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估计当年的女儿现在也得有七十多岁了。”孙风山老人说,还有一条线索,当年孙奎英回到老家,政府每年给他发救济,说明他是登记在册的战斗英雄,去世后可能会葬在烈士陵园。

找到孙奎英的墓地是眼下孙风山老人最急切的心愿,“我想去祭奠一下他,再跟我的老连长说说话……”老人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摆摆手,情绪悲伤无法再讲下去。

回望百年浴血革命历程,这些新中国成立前老党员的红色心愿格外珍贵。如果您被孙风山与孙奎英的革命情谊打动,如果您有孙风山老人寻找入党介绍人的线索,能为老人完成红色心愿提供帮助,欢迎拨打半岛传媒热线96663反映。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