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初心 胶东印记丨一人革命 家族有12人追随!记者探访王一民烈士故居 “老烧锅家”抗战故事代代传颂

2021-04-24 07:00 大众报业·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71053) 扫描到手机

招远市辛庄镇徐家疃村“王一民烈士故居”。

水井连接正屋西房间的床底,是当年胶东军区及招远党政领导在此秘密开会时常用的“脱险通道”。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洪智 杨冰 刘鑫 刘延珉

一个人,一个家族,一场革命斗争,谱写了一段可歌可泣的英雄壮举。王一民青年时期投笔从戎,影响和带动全家人参与抗战大业,有12位亲属参加八路军,并动员周围群众及适龄青年几十人加入到抗日队伍之中。王一民于1947年被叛徒出卖,年仅28岁的他在青岛牺牲,是解放战争时期在青岛牺牲级别最高的地下党员。清明节后,记者赶赴王一民的故乡招远市辛庄镇徐家疃村,探访了整修完毕开放不久的王一民烈士故居,了解到了被当地人称作“老烧锅家”的王一民及其父母兄妹八人和后代可歌可泣的抗战故事。

烈士故居藏红色故事

一人带动家族12人参军

徐家疃村位于渤海湾畔,在村中心的红色基因文化小广场的东北侧,记者找到了挂着“王一民烈士故居”金色牌匾的两排民房,门牌号是徐家疃村162号。

“‘王一民烈士故居’这七个字是原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题写的。”徐家疃村前任村主任王世芳介绍,王一民烈士故居是2018年由招远市民政局和辛庄镇政府联合修建的,2019年年底基本修整完毕。

打开故居大门,进院正对着的正间是“光荣革命家史”的展览,左边厢房是“王一民烈士事迹展室”。“革命家史展览”第一次向外界展示了王一民家族集体支援抗战的详细内容。展览室则陈列了家族和王一民当年抗战使用的军旗、军服、武器弹药以及开办金矿所需要的工具。正屋西房间的床底下,可以看到当年挖的地道口。从这里可以直接通往另外一个院子的水井里。这个长31.2米的通道,是当年胶东军区及招远党政领导在此秘密开会时常用的“脱险通道”。

1938年,王一民回到家乡组建招远抗日独立大队,连续铲除了三个区的伪政权,消灭了9个乡的伪办事处,并且成功策反伪军大队长。在王一民影响下,他兄弟姐妹8人中,有6人参加八路军,其四妹年仅12岁就参军。近亲家族二十多口人,加上他共有13人参加八路军,2人牺牲。王一民不仅影响了家人,还影响了全村。在王一民的老家招远县徐家疃村,解放前后一共有三十多人参军,解放前全村牺牲16人。 

“声名在外”不惧威胁

父母支持儿女革命

结实的石砖墙,设计讲究的门楼,透露出当年这户人家的殷实家境。因一家人是少有的“八路军家庭”,声名在外,连遭报复:家中被打砸放火,甚至遭到炮轰。但是,这些威胁并没有动摇他们的坚定信念和革命意志。

据展览资料显示,王一民的父母叫王腾武和张桂英,生有四儿四女,王一民排行老四。王腾武早年闯关东凭借自己的努力挣下一份殷实的家业,同时学会了一套酿酒的好手艺。王腾武把四儿四女全部送去学堂读书,让孩子们接受新事物、新思想,他自己也深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

“七七事变”以后,四儿子王一民弃学抗日的举动得到了王腾武的大力支持,积极捐钱捐粮支援抗战。老夫人张桂香在解放后快八十岁高龄了还参加识字班学习文化,她曾经给大儿媳刘桂甫写信,鼓励她要听党和毛主席的话,好好学习工作。

王腾武长子王子耀又名王德寿,1937年参加革命,抗战爆发,转入地下担负情报侦查工作。1942年王子耀获取情报,日本鬼子有7个据点的头目要到一个叫“西凉园”的据点开会,他火速把这一情报告诉了当时任县大队长的王一民。王一民带领县大队在烟潍路上埋好地雷,把前来开会的7个据点鬼子头目连人带车全部炸死,为胶东区的反扫荡立下了头功。王子耀1945年在青岛浙江路上开了一家“隆康公司”,用以掩护四弟王一民开展地下工作。

1936年,王一民的二哥王万寿受四弟王一民影响,回老家参加革命。以种田和酿酒为掩护,运送军粮和秘密运送黄金。王一民的三哥王松山(原名王永寿)1938年8月参加革命,1939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担任北招远县三区青年救国会主任。1941年参与延安送金护金的秘密工作,并首次开辟了海上运金通道。

在王一民的影响之下,家里的姐妹们巾帼不让须眉。王一民的大姐王梅松、二姐王振溪、四妹王玉溪也在与敌人的斗争中展现出了革命家族成员身上所特有的为了革命事业舍己为人、舍小家为大家的闪光之处。大姐王梅松不仅自己给八路军传递情报,还让两个孩子带头参军。

抢金送金功不可没

朱德为王一民家族点赞

“提起王一民家族的事迹,不能忽略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个家族为抗战做出重大贡献的‘延安送金’行动。”招远是著名的金都,有亚洲最大的黄金矿山。1941年前后王一民受组织委派到玲珑金矿,派苏继光同志到蚕庄金矿分别组建护矿队,并秘密筹集黄金支援抗日经费。

王一民的家里在父亲王腾武的统筹下,也开办了几个金矿,当时由大哥王子耀负责管理,所产黄金大部分都献给了国家支援抗战。1941年,王一民的三哥王松山首次带队从海上开辟了延安的送金路,可偏巧在海上遇到了大风,几只载有八路军战士和黄金的船只在海上迷失了方向,上级派出了多路小组,半个月后才在海面上发现了王松山等人。第二次送黄金是1942年,由王一民亲自带领小分队,绕道鲁南抗日根据地,在途中王一民他们遭遇了小股鬼子的袭击,战斗中王一民右腿中弹负伤,带领战士们经过一阵激战后脱险,后来不顾自身负伤依然坚持带领部队安全把黄金送到了延安。

第三次是1943年,也是规模最大、动用兵力最多的一次送黄金。王子耀与时任胶东军区五旅参谋长、有游击大王之称的贾若瑜亲自带领两个营,借用了王一民岳父家的乌蓬马车,扮成迎娶亲的队伍,几十匹骡马,共送黄金3万多两,外加北海银行的银票。这一次的延安送金之行,让朱德总司令更加深了对王一民家族倾尽全力、老少抗战的认可。

1945年的时候,王一民同志担任胶东军区政治部特派联络员前往青岛负责地下党的工作,在第二年遭到了叛徒出卖被捕。王一民被捕后,始终咬定自己是来青岛做买卖的,不是共产党人,近一年的时间,敌人酷刑威逼,一无所获。

1947年4月22日深夜,狂风呼啸,愁云密布,在青岛湛山路太平角海边,年仅28岁的王一民在自己“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的高呼声中被敌人残酷地活埋。

“苟安于家室小康乃是庸人之趣,报效于国家社稷方为丈夫之志。”这是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部长迟浩田上将,于1998年为革命烈士王一民题的词。尽管岁月流逝,沧海变迁,王一民的浩然正气,似胶州湾的万顷碧波亘古长存。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