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点名”特斯拉,维权女车主的父亲首次发声,直言“刹车踩不下去”……

2021-04-26 00:04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63564) 扫描到手机

4月25日,每周一播的《新闻周刊》节目如期上映,其中报道事件之一就是近一个星期来备受热议的上海车展特斯拉维权事件。虽然上海国际车展已经接近尾声,但是维权事件对于品牌以及产品的影响仍在不断发酵。

在昨晚播出的《新闻周刊》,李先生(维权车主张女士丈夫)和张先生(维权车主张女士父亲)首次公开回应部分问题。对于前往上海车展维权,李先生承认属于过激行为,听说特斯拉副总裁陶琳会去上海车展后,妻子才动身前往上海,但最后站在车顶维权的行为确实不应该,有些冲昏头脑。

李先生此前在社交平台上表示,“考虑到陶琳可能参加车展,因此妻子想借此机会和陶琳见一面反映情况,最初并没有想过要做过激的行为,只想要一个说法。妻子抵达现场后,可能被工作人员认出正在拍视频,随后安保人员便对她进行拉扯并试图驱逐。”李先生称,“安保人员用雨伞遮挡不让拍摄,导致妻子被激怒,无奈之下才登上车顶。

据此前报道,张女士陪同家人出门游玩,父亲驾驶Model 3行驶至341国道南段村段时,车辆突然发生失控,在追尾两辆车后撞击到路边水泥护栏后停了下来。由于后排安全气囊没有弹出,张女士父母不同程度受伤。

张先生表示,当时猛踩刹车,但根本没有用。随后,张女士与特斯拉方面协商退车,被拒后3月9日将车辆开到特斯拉体验中心维权,张女士坐在车顶上,车身白布黑字写道“特斯拉刹车失灵,造成严重事故”,同时该车主还手持喇叭播放“特斯拉Model 3春节期间刹车失灵,引发交通事故,一家四口险些丧命”的录音。

针对踩刹车但是没有反应的情况,张先生首次公开回应,“事发时自己踩了两次刹车,第一次刹车时汽车既没有减速也没有动能回收;而第二次踩时感觉刹车非常硬,根本踩不动没有任何反应。而且在碰撞前100多米左右时,刹车就已经没反应,最终连续碰撞多车后撞到水泥护栏才停止。”

针对超速行驶,张先生表示否认,“当时车速约为60至70公里每小时。央视提出是否是因为不熟悉特斯拉的智能操作导致刹不住时,张先生表示自己1986年领驾照,已经开一辈子车,连如何刹车都不会怎么行。”

李先生表示,事发时间是下午6点,当时正值高峰期,车辆非常多,根本不具备开到118公里每小时的条件。事发后,自己反复前往该路段做实验,做了二、三十次下来最高能开到100公里每小时,但在时速100公里下,会感觉非常危险。

事故发生后,车主与特斯拉就车辆问题进行协商,但是持续得不到满意的答复。3月9日,张女士将车辆开到特斯拉体验中心维权,车身白布黑字写道“特斯拉刹车失灵,造成严重事故”,同时手持喇叭播放“特斯拉Model 3春节期间刹车失灵,引发交通事故,一家四口险些丧命”的录音。4月19日,张女士最终前往上海车展讨要说法,并爬上车顶大喊“特斯拉刹车失灵”,场面一度混乱。

该事件发生后,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近期的负面都是她贡献的”、“我们没有办法妥协,就是一个新产品发展必经的一个过程”。

陶琳的言论让特斯拉维权事件被推向高潮,包括新华社、央视新闻、人民日报以及市监总局、政法委、中消协等媒体部门纷纷点名批评特斯拉。随后,特斯拉在微博上多次发文回应维权事件进展,并向消维权车主提供相应行车数据,并积极配合调查。

根据官方公布数据显示,最后一次刹车时,车速为118.5km/h。发生碰撞前,车速降低至48.5km/h。此外,事故发生前30分钟,刹车记录超40次,同时车辆有多次超过100km/h和多次刹停的情况发生。此数据与张女士之前公布的数据大同小异,但是张女士此前已经提出了诸多质疑,并表示当时实际时速为60-70km。

据了解,张女士于今早结束5日拘留,已经释放。据李先生此前发布的文章,他们将于25日行拘期满后回郑州收取相关数据。

在《新闻周刊》中,央视主持人白岩松评论称,最初这位女车主踩的只是特斯拉一辆车,但是发酵几天后,她踩的就不仅仅是特斯拉这一个品牌,更可能踩到了智能汽车发展的一个痛点。

白岩松在节目中提出五大疑问:智能汽车的事故鉴定该怎样靠谱?第三方检测机构如何让人放心?相关的数据该放在谁的手里?是不是隐私?如何保障并维护我们的权利?白岩松表示,女车主踩到车顶因为违法被拘留五日,已经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那么接下来,如果大家仅仅只是看热闹,只纠缠于这一件事情的解决,而不能从系统方面去进步的话,无论是消费者还是智能汽车行业,甚至整个我们的消费环境都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虽然特斯拉在此前公告中称,愿意在客户同意、政府指定或监督的情况下,在全国范围内寻找任意有资质的权威检测机构进行检测,但至今双方尚未找到一家鉴定机构来化解纠纷。

对于车辆鉴定问题,工信部新能源与智能网联汽车产业专家张翔表示,目前针对带有自动驾驶功能的智能汽车的检测标准和规范还没有出台,因此,要针对这起事故做第三方鉴定并不容易。另外,特斯拉目前提供的检测机构名称都非常含糊,并没有具体单位。现在第三方机构没有能力检测智能汽车交通事故的责任问题,在没有标准和法规以及检测工具设备情况下是无法做检测的。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