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味人生 | 北京人爱胡同,上海人爱弄堂,青岛人爱点啥?这位85后给出一个陶醉不知归路的答案

2021-04-26 21:14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60072) 扫描到手机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钟迎雪

“这不是破砖破瓦,每一座建筑都是我成长的印记,也是这座城市的独特财富。”85后青年王清波在自己的笔记本首页写着这样的话。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青岛小伙子,从小在里院长大的王清波,爱好十分广泛,如果说起最爱,那一定是收藏建筑故事。搬离里院的8年时间中,他无数次“回家”,将里院的修缮翻新记录下来,系统地整理老街区的各个时期改变,拍下近千张照片,编辑成公众号文章。

他在微信里的名字,叫“里院深深”。在王清波眼中,历史的风尘也湮没不了那半个世纪的市井百态,青岛的老街老院是充满人间烟火的生活剧场,也是百姓故事的鲜活绘本,为此,他要用“85后”视角来展现他眼中不一样的“青岛美”。

王清波随手记录下自己看到的翻新变化

将一天走过的老建筑老街变化故事整理下来

王清波收藏的票据

叹城市变迁

偏爱“里院深深”

“里院深深,这是想表达我对于里院深厚的感情,用它当作微信名字后,我再也没更改过”。说完对于微信名字的解释,王清波用手向上扶了一下眼镜框,笑着回忆起自己和里院的那些故事。老青岛都叫中山路一带称为“街里”,其中“里”便是里院,也就是高处俯瞰像迷宫一样的几何图案建筑,是一种融合了中西方智慧的高效能建筑。虽然外表并不富丽堂皇,但是它规模适中,空间组合变化多端,堪称“神奇”的建筑模式。

  如同北京的四合院、上海的弄堂、福建的土楼一样,青岛人爱里院,正如北京人爱胡同。也许真正住过的人并不多,但它却是这个城市昨天最好的缩影。在青岛的众多特色建筑中,王清波对里院情有独钟,因为他是从小在里院长大的,王清波所居住的街区正是中山路的片区,在旧时代被称之为“大鲍岛”,是青岛里院最为集中的地区。“那里的里院最有特色,青岛地处丘陵地带,许多的街道和房屋都是依山而建,只有大鲍岛的街区是笔直的,街道犹如棋盘一样,很多房屋特色别具风格。”王清波说道,他经常站在中山路,细数每一条街道,回忆过往。

王清波跟前来里院写生的学生交流

王清波拍照记录

“现存的大鲍岛片区正在进行重新规划与改造,我希望这个片区能得到合理的规划,政府修旧如旧政策使我感到欣慰,破烂不堪的老屋焕发了新的活力”。王清波介绍,2013年,因工作原因他离开了青岛市区,举家迁至城阳夏庄。从那以后,但凡是休息日有空的时候,王清波都会回到老街区去走一走、看一看。一次意外的机会,王清波发现自己前后两次来的照片对比比较大,于是就开始用手机记录下变化,虽然只是一张小小的照片,王清波感觉到自己是个完整的亲历者。王清波认真地分析里院规划图的变化,正是这些变化,加深了他的想法,他要把这些街区当年发生的故事系统地整理出来,以一个平民的视角体现这座城市的变化之美。

“随着城市化发展,许多老街道可能会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如因东西快速路三期工程消失的市场三路、沧口路与阳谷路。因小港湾改造消失的海关后片区。因海底隧道工程的消失云南路片区。说实话,这些老街区的消失使我感到有些痛心。”王清波说,正是因为自己见证了这种城市变化,才能够充分感受到青岛这所城市的发展活力所在,所以更想为自己的家乡做点什么。碍于工作较忙,只好将想法埋于心底,但那些合围小院、红木楼梯、六格玻璃窗、街边商铺,依然留存在他的记忆里,他甚至觉得,里院的一砖一瓦都带着一百多年前雨水的味道。

王清波用手机拍下老街景照片留存

走遍老街区

整理建筑故事

一条老街,承载着几代人的记忆,也蕴藏着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青岛的老街似乎只是为了单纯的浪漫而存在,不修边幅,也不需要刻意烘托情调,她就是那样的整洁,静谧,悠长。在王清波眼中,很多词语都难以形容出他的里院之情。

“虽然我不是专业学习建筑出身,但确实是入迷,青岛的每一处街区我几乎都走遍了。”王清波翻看着自己的记录本,在他眼里,每一座建筑背后都有独特的故事。从小王清波就对青岛的老建筑着迷,可是小时候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允许,再加上王清波手头资料有限,所以并没有太多的研究进展,一直都是各种零散的收集与整理。

 王清波拍照记录 

直到后来,一次跟朋友聚会,说起自己的建筑研究爱好,朋友们鼓励王清波要继续做下去。于是在2014年,王清波开始正式收集青岛老建筑的文字资料和图片资料,系统地对青岛的老建筑进行探索与研究。“其实很多建筑的故事,可能有一部分人知道,也有一些小故事,大多数人并不知道,我正在做的就是整理下来这些别人并不知道的故事。”王清波说,最近几年,他走遍了青岛的每一处街区,先从里院走起,去寻找老建筑,并想方设法地去了解它背后的故事,哪怕是住过的居民说法。“你看,我当时拍的老人照片,老人很乐意让我留影,还嘱咐我一定要拍下身边这棵大树”,王清波指着照片说道,特别是街边的老人,他会和老人用聊家常的形式获取有用的信息,还有的老人把一些家里的老物件主动拿给他看,让他拍照留念。在很多老人心里,都想留下些城市记忆,于是王清波觉得自己虽然只是一份小爱好,但是也多了一份责任。

“我在想,我自己在做这件事情,那我做完了能不能分享给更多人,于是我就开办了个人微信公众号”,随后,王清波展示出手机文章。在2016年的时候,他开始尝试把一些建筑以及城市故事变成公众号文章,于是就有了“小王老师聊”,虽然粉丝不多,但上面都是王清波的原创文章,有《青岛印记》《刘诠法与他的建筑艺术》《风月黄岛路》《繁华中山路》《黄昏的城》等。“发布出去的公众号文章与我自己记录在本的文章性质不同,既然发布了就要对内容负责,为此,我不图数量,只想做好内容。”王清波解释,他的公众号文章更新的速度不算太快,也有部分散文和诗歌。

王清波站在里院改造图前面

“我特别感谢我的妻子,无条件地支持我,我想以后也要多抽出时间来陪陪家人”。王清波的家人一直都很支持他的爱好,特别是妻子,由于王清波经常在外面记录拍照,妻子照顾家庭的时间更多,却并没有因此反对些什么。王清波说,虽然他的孩子只有两岁多,但是自己也经常把一些照片和票据展示给孩子,给孩子讲故事。他希望将来有一天,带着孩子一起回忆里院过往。

藏品千余件

期盼开办展览

在旁人眼中,几张黑白明信片可能并不入眼,但是王清波却将之视为宝贝。除了老青岛历史文献与资料的收藏外,王清波还特别注重金融类、商业类的票据、货币的收藏,王清波告诉记者,他坚持了20多年的收藏,曾过手的东西有千余件。

“我家原先在潍县路、四方路、德县路和中山路所围成的一个大型里院群内,这个里院群在青岛极为罕见,因为它是由众多里院合围成的一个较大的建筑体,层数也达到了三到四层。“王清波告诉记者,他所居住的院在潍县路的立面,大门朝东开,大门内共有5个里院集合,王清波家属于正北的院落,窗户开在四方路上,这个独特的建筑群在2001年时被拆掉了,为此王清波一直在寻找相关的照片。

“这一组明信片大多是在中山路路口与德县路路口拍摄的,右侧的这个建筑就是我所居住的,就是我家那里,这几张明信片清楚地展示了各个时期它的变化,后来直到被拆,这个建筑一直保留这种形态。”由于王清波家的门牌号是潍县路18号,所以他也尽可能地去收集关于潍县路上的历史记忆。“这几张老收据,都是青岛解放前后这个时间段的,其中有三张餐馆的正是在我家门口开设的。”王清波辗转多人,最后如愿入手几张老收据,将它们小心翼翼收藏在自己的抽屉里,打开抽屉,好似浮现出一段过往。

 王清波收藏的钱币 

“我常常感叹,这座建制一百三十年的城市,其金融业与商业之繁盛一度在全国范围内屈指可数。”据王清波回忆,1922年中国从日本手中收回了青岛的主权,次年交通银行才在青岛建立分行,并在中山路建立了银行大楼,为此王清波收藏了多张交通银行的纸币与金融票据。此后,青岛更是经历了风起云涌的峥嵘岁月。通过收藏,更加深了王清波对青岛历史的了解,特别是对于青岛的金融与商业更为深刻。作为一个85后,王清波总感觉自己已不再年轻,但是却愿意在岁月的长河中,留下这些城市印记。

“如果有机会,可以开办个人收藏展览,从我的城市建筑文稿到各种藏品,能够公开展出,这或许是我这么多年最值得欣慰的事情了”。王清波说,特别是那些关于里院的资料,想要帮很多老青岛人回忆起来,旧里院不但是老青岛人避风挡雨的居所,更是青岛历史的见证。

王清波收藏的自己曾居住过的里院明信片

王清波的收藏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