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一片 风华百年|圆梦有戏了?烟台市民致电半岛热线:我父亲可能就是“老连长”

2021-04-27 09:00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44077) 扫描到手机

文/半岛全媒体记者 徐杰 图/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伟

全网发布寻人信息,青岛烟台两地联动,市民积极提供线索……连日来,91岁老党员孙风山寻找老连长的消息牵动着大家的心,在青岛、烟台社会各界力量的协作努力下,老人圆梦之旅有了可喜进展。26日,记者了解到,在烟台市委组织部、海阳市委组织部的积极协调下,已在小杨各庄村找到相关近似亲属信息,还有烟台市民致电半岛热线96663称,自己父亲当年的经历与孙风山的老连长相似。目前,这些近似信息正在加紧甄别中,相信很快就能帮孙风山老人圆梦——与老连长时隔几十年后再“见面”。

孙风山老人向记者讲述当年战斗经历

“寻找老连长”感动万千网友

近期,青岛市委组织部、市委网信办联合半岛传媒开设“丹心一片 风华百年——听老党员讲那过去的故事”专栏,听他们讲述峥嵘岁月、回望革命历程,让红色精神世代传承,并在这期间联手发起“帮老党员圆梦”活动,征集老党员的心愿,发动社会力量为他们圆梦。

首期圆梦进行中的是一位91岁的老党员孙风山,老人要寻找的是与他失联几十年的老连长孙奎英。本报4月24日三连版独家刊发了孙风山老人寻找老连长孙奎英的红色心愿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孙风山与孙奎英两位革命前辈的深厚情谊打动了无数网友。为了让孙风山老人与孙奎英老连长之间感人的革命友情故事更广泛地传播出去,半岛传媒利用全媒体矩阵进行了报道推送。

孙风山老人正在阅读当天的报道。

在半岛新闻客户端,这则报道的阅读点击量短短时间就超过了9.6万次,不少网友纷纷转发并留言称,泪目了,这种出生入死的革命友情是最让人难以忘怀的,炽热且纯粹,感人至深。网友“喂喂”留言说,志虑忠纯,国家的英雄。网友“感染你的气息”说,你们用血肉打下的江山,一定要好好看看。网友“执伞青衣袖”说,如果没有你们,就没有当下的太平盛世。

“报纸上登了他和老连长孙奎英的故事后,孩子赶忙给他买了一份送过来,他看了之后很高兴。”孙风山的老伴刘玉美告诉记者,孙风山老人把这则报道认真读了好几遍,连称把他埋在心里几十年的知心话都清晰表达出来了。今年84岁的刘玉美老人称,多年来,她对老伴寻找老连长的心愿十分了解,生活中经常听到他随口讲起当年与孙奎英的故事,见不到老连长,这个积攒了几十年的“心结”就打不开。“他们俩感情很深,我还记得几十年前孙奎英连长来家里做客的那几天,他们战友两人几乎每天都要聊到深夜,仿佛有说不完的知心话。那时候俺俩工作也挺忙,但都尽量上班晚点走,下班早点回来,尽可能多陪陪老连长。”刘玉美说。

专程致谢,连称“添麻烦了”

“这位老连长当年来青岛的时候我见过,我那时候才十几岁大,记忆中他身材高大,但是比较清瘦。”孙风山老人的儿子孙勇说,2016年农历十月份,趁着周末休息,他还带着父母、妻子一行四人去小杨各庄村实地寻访过。到了村庄后发现,几十年的变化很大,他们四下打听村民,找到了村干部的家中。“两名村干部年纪不大,问起孙奎英这个名字他们不知道,又帮忙找了几位五六十岁的老人,打听了一番也不知道有这么个人。”孙勇回忆,此后,他们又在村里转了好几圈,遇到在巷口休息的老人都会上前打听一番,可是依旧没有收获。

孙勇说,自几天前老人红色心愿的报道刊登之后,他们已陆续收到了一些信息。“我和俺妹妹的很多同事朋友看到了报道,跟我们反馈了一些信息,在莱阳老家的亲戚朋友们也通过报道了解到俺父亲寻找老连长的心愿,各自发动朋友开始寻找线索,这让我们重燃找到老连长孙奎英的信心。”孙勇说。

近日,孙风山老人还特意赶来半岛都市报社,请记者帮他转达谢意,“没想到我这个心愿惊动了这么多人,心里很感动也很愧疚,给大家添麻烦了,我想请你们替我对所有提供帮助的人说一声谢谢,谢谢大家了。”老人举起手中的拐杖,连连抱拳作揖。当天的交流中,老人还透露了一个信息,“我这年纪大了,容易忘事,上次你去家里忘了跟你说这件事了。”老人回忆,1947年,他配合孙奎英带领部队进攻田横岛上的敌人,等乘船摸黑到了岛上之后,发现敌人已经撤退了。

“战士们顶着风浪上岛都很累,原本计划原地休整,考虑到敌人随时有可能反扑回来,部队决定在天亮前离岛撤回陆地上。”孙风山老人回忆,登岛后,他又累又困,在一处玉米地里睡着了。等部队准备集结退出田横岛时,细心的孙奎英点名发现孙风山没有归队,急忙派人寻找,“战友找到了我,赶紧把我喊醒了。要是我没能跟上部队撤退的话,敌人反扑回来,四周都是茫茫大海,我也没地方掩护,估计也活不下来。”孙风山老人说,这等于是孙奎英救了自己一命。

想起当年老战友,孙风山老人眼含热泪

烟台传喜讯,圆梦有戏了?

孙风山老人红色心愿的圆梦,牵动了社会各界。为了帮孙风山老人尽快圆梦,青岛市委组织部、市委网信办立即行动了起来。连日来,青岛市委网信办将这一报道全网推送,在更大的范围内征集有效线索,取得了良好的传播效果。青岛市委组织部在第一时间与烟台市委组织部对接协调,联系到海阳市委组织部开展详细调查,并在烟台市委组织部官方微信公号“烟台党建”发布了相关信息征集寻人线索。“我们对青岛市委组织部协助查找老连长的事儿非常重视,根据孙风山老人讲述的地名信息,首先联系到海阳市小纪镇党委政府,安排专人到村庄调查。”烟台市委组织部组织一科科长吴西文介绍,除了请海阳市委组织部到乡镇、村庄开展调查外,还同步对接了海阳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民政局以及荣军医院等部门开展调查,详细翻阅历史档案资料查找有关信息。

“目前,各项工作都在积极进行中,也初步找到了一些近似信息。”海阳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李英豪介绍,在小纪镇小杨各庄村,他们寻找了一位名叫孙永贺的村民,他的父亲当年当兵的经历与孙风山老人要寻找的老连长十分近似,但有些信息描述存在一些差异,“我们正在加紧甄别,争取早日帮老人圆了这个红色心愿。”李英豪说。

无独有偶,4月26日中午,半岛热线96663接到一条线索。打来电话的人叫孙永贺,今年69岁的他在烟台芝罘区一个建筑工地上打工,在网上看到了孙风山老人寻找老连长的报道,感觉跟他父亲的经历比较近似,只是有一些信息存在差别。孙先生说,就在几天前,他还接到了海阳当地小纪镇党委政府工作人员的电话,询问自己父亲当年的往事。“我父亲生前名叫孙桂发,也是一名战斗英雄,上世纪70年代在海阳当地的荣军医院去世。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今年得有120多岁了。”孙永贺说。

记者了解到,孙永贺有兄妹三人,大姐孙永花今年90岁,大哥孙永祝今年83岁,“我父亲1938年出去当兵,中间五六年音信全无,大家都传他牺牲了,没想到后来回家了,带着一身伤病。”孙永贺回忆,他父亲在战场上头部、腿部有明显伤痕,他清晰记得父亲头部侧方有弹孔的伤疤,伤疤周围不长头发。父亲回家后曾在村里干过多年的村干部,上世纪70年代,由于一身伤病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他和哥哥带着父亲当年当兵的档案资料到政府求助,没几天就来了专人把父亲接走,“先去海阳的医院治病,之后又去了海阳的疗养院休养,晚年生活得到了政府很好的照顾。”孙永贺回忆,在疗养院生活了没几年,父亲就去世了,之后安葬在老家。

年龄、从军经历、村庄名字都基本吻合,那么,孙奎英与孙桂发是否就是同一个人?如果是同一个人的话,为什么名字不一样?诸多的细节信息需要抽丝剥茧细细甄别,这些谜团也有待进一步解开,半岛都市报也将持续关注。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