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聚焦 | 直击最后一船鲜!出海12小时 父子俩捞回海货200斤

2021-05-01 06:15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33861)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陆金星

休渔期如约而至,4月30日凌晨,住在崂山区沙子口桥旁的渔民李雪松与父亲驾船出海,在休渔期来临前拉最后一船,然后迎接他们的是四个月的超长假期。李雪松的父亲李立友22年前来到青岛开始了渔民的职业生涯,这一出海就是22年。儿子也跟着他的步伐,来到青岛当起了渔民,三十岁出头的李雪松也已经出海16年了。

4月30日凌晨四时,停靠在沙子口河的渔船开始出海。

凌晨起床,四点出海

凌晨的沙子口河河水哗哗作响,早起的李雪松准备好了水和吃的,解开了拴在岸边的缆绳,通过一个软梯上到船上,他开始检查发动机,做好出海前的准备。他是船长,父亲是他的搭档,父子两人一条船出海已有16个年头了。

22年前父亲来到青岛当起了渔民,那时李雪松是一个留守在家的孩子。由于学习成绩不好,14岁辍学来到了青岛,先在皮鞋厂打了一年工,后来就跟着父亲出海了。四年前,父亲李立友退居二线,李雪松当上了船长,父亲成了他的“雇工”,每次和父亲一同出海归来,李雪松都会给父亲500元钱。李雪松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一个读四年级,一个读一年级,都在沙子口当地的学校读书。

4月30日凌晨四时许,李雪松驾船与父亲一同出海。

只要出海就要凌晨起床,根据潮汐不同,出海的时间也不同。受潮汐影响,当天出海时间推迟到了凌晨四点。记者搭乘李雪松的船,与父子俩一起出海,亲历拉网的期待与收获的喜悦。李雪松开船,父亲坐在记者旁边闲聊起来,这条船已经是他们的第三条船了,六年前花了十二万元购买的。“这条船是条好船,已经用了六年了,两三年才修一次,修一次要五千元,身边不少的船一年就要修一次。这条船的发动机要一万多,双缸的,有力气!”李立友说,这条船不大,没有棚子。按照老李的说法,这船能拉网,能钓鱼,刚刚好。

船缓缓驶出沙子口河,与等待的另外两条船打过招呼后,三条船开始加大马力,向外海驶去。皓月当空,海上风很小,但是体感还是有点凉。

一年出海百十天,好时候一天赚七千

收获的一条大牙片鱼。

虽然圆月高高挂,但是凌晨的海面还是黑乎乎一片,眼看着身后的灯光渐渐远去,崂山的巨大身影也满满缩小了。过了大约半个小时,记者才习惯了轰鸣的马达声,也熟悉了李立友的四川方言。“我们就住在码头旁边,一年房租八千元,春节过后休渔期前,基本能出海一个月,休渔期我们的船可以出海钓鱼,一般能钓两个月,秋天出海能出两个月,看天吃饭,一年出海百十天。”李立友介绍,现在出海人工费一人500元,油钱也需要500元,春天出海一趟收获的海货也就卖个两千多元,钓鱼两个月可以赚个四五万,再开海后秋天的时候海货就多了,好的时候出一次还能赚七千元。

据介绍,出海的收入还不错,但是停靠在沙子口河里的渔船大都是四川来的渔民,本地渔船少之又少,主要原因是本地的渔民生活水平提高了,不去赚这份辛苦钱了。

伴着日出下网

聊着天时间过得格外快,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跑出了二十多公里,天也亮了起来,太阳就快升起来了。“远处是大公岛,那边是船路,很多大船都从这里经过。”李立友和记者说。李雪松减慢了船速,准备下网了。

李立友站在船舷旁,解开了网绳。连接着渔网的绳子分三段,一段细的有一百多米,其中一段粗的直径好比茶碗口,然后才是渔网上的绳子,这一套下来有四百米。绳子上还有两个铁制的大分流板,据说一个有一百五十斤重。板子的作用是为了让渔网能在水下形成一个张开的口袋,从而引导海货进网。

下网

父子俩已经是16年的老搭档了,非常默契。

连渔网的两根绳子被系在船头,横亘在船尾,由于巨大的拉力,两根绳子都紧绷绷的。“下一次网,再拉上来,需要大约一个半小时,潮水好的时候一次出海也就拉个四五网。”接下来的时间就开始了等待。可还不到一个半小时,李雪松就示意父亲收网,原来网里拉上了东西,船已经拉不动了。由于潮水不好,拉上来的大都是泥沙,下网拉网的时间甚至都不到一个小时。“都是泥,还有就是这种小白鱼,这种鱼不值钱,批发五毛钱一斤,你看这三网下去,光小白鱼就拉了一百多斤了。”李雪松有些无奈。

四点半靠港,拉回200斤海货

渔网拉上船,海货滞留在渔网的最尾部,解开扎口的绳子,哗啦都落在了船舱里。黑糊糊的泥浆里,夹杂着小白鱼、八带、鼓眼、海螺、草虾、墨鱼豆、毛蛤蜊等等。再次下网后的空余时间,就是海鲜分拣的时间了,父子二人蹲坐在甲板上,将价格高优质的海鲜先挑选出来,放在船舱内加水暂养起来。父子俩忙活了半天,挑了点空闲的时间,吃了点点心垫垫肚子,早餐午餐一起解决了。

李雪松掌舵,父亲收网。

反反复复下了七次网,时间已是下午的两点半,这时海上起风了,浪也涌了起来,是时候准备返程了。返程的路不再一帆风顺,海浪将船推高拉低,溅起阵阵浪花,记者坐在船头,衣服湿了半边。

下午四点三十分,渔船缓缓靠岸,家人以及等待购买海货的人们早已在岸边等待,几条大一点的鱼立马就被抢购了。凌晨四点至下午四点半,12个小时多,李雪松父子打回100多斤小白鱼,20斤左右八带,还有40斤优质杂鱼,30斤左右的海螺,总收入大约1500元。“今天的收成不太好,基本算保本吧,马上休渔期了,先休息一下,等潮水合适,就可以去钓鳗鳞了。”李雪松爽快地说。

渔业资源恢复,渔民充满期待

春天的海比较吝啬,出海一个月,好的时候能卖上两千元,但是出海就是看天吃饭,有大风、大雾都不能出。出海还要看海吃饭,潮水不对,有的时候连油钱都弄不回来。每一次出海、每一次下网,渔民们都是充满着期待与渴望,但有时失望与无奈也总是难免。“以前的时候,江苏、大连等地的铁壳船经常到我们这里来打鱼,他们船大。那几年出海收获真是太少了,这两年外地船不多了,加上休渔期拉长,渔业资源有了恢复,打上来的鱼种类和个头都有改善。”李雪松指着自己的渔网说,现在大家保护大自然的意识都提高了,网孔都是按照规定来的,小鱼都放归大海了。

李雪松的船在大海上拉网捕鱼。  

李立友已经有22年的出海经验了。

4月30日凌晨五时四十分,伴着朝阳张网。

4月30日清晨,李雪松驾船赶往捕捞海域。

拉网是个体力活,一人一根网绳用力拉。

爷俩配合非常好。

船舱里的小白鱼,价格低廉。

鼓眼等好一些的鱼单独放进船舱。

马面鱼、鼓眼鱼等质量好一些的鱼放在一起。

简单的午饭。

这个引流板重达150斤。

头两网上来的大都是这种批发五毛钱一斤的小白鱼。

渔网收起,鱼儿进舱。

拉完最后一网,准备返港了,一群海鸥尾随渔船。

下午四时三十分,李雪松驾驶渔船返回码头。

李雪松的家人在码头接应。

新鲜的海货刚上岸,等候多时的购买者围了上来。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