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特供·我是传奇丨雅戈希尔·哈撒韦:投资面前,搞事业就是个笑话

2021-05-01 07:53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5407)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李存国

有个放羊的小伙子,一直兢兢业业工作,很快做成了附近最大的养羊专业户。这天,当他再次将羊群赶到深坳的一处山坡时,无意中发现了当地一种消失很久的羊肝菌。

小伙子随手采了一点,拿到市场上去卖,果然大受欢迎,价格也很美丽。自此,他心骚动起来,时常把羊群往那片山坳一丢,自己背着竹筐采羊肝菌去了。很快,小伙子索性承包下整篇山,培育菌种,做起了菌类养殖。

苍天不负有心人,他最终成了富甲一方的富豪。有人开始质疑他“王牌养羊人”的身份,小伙子甩出一句“我做生意不分什么主业或副业,能赚到钱就是我的主业”,令闻者目瞪口呆!

这一幕并不离奇,它就真真实实地在A股市场上存在着,那就是传奇“裁缝股神”李如成和他一手缔造的雅戈尔(600177.SH)。雅戈尔的前身,是宁波青春服装厂。1982年,这家村镇作坊企业迎来生死关口——订单没了,厂长于是给大家放了3个月的假。名义上说是放假,其实是让员工们各谋出路。当时,31岁的李如成还只是服装厂的一名小工,为了活下去,他打探到沈阳一家工厂急于在南方寻找一家加工厂,做出成衣再卖出去。

李如成如同寻到了救命稻草,只身北上。两天内连续喝了5顿大酒之后,他成功地带着12吨面料加工大单回到宁波。青春服装厂由此起死回生。顺理成章地,小工李如成逆袭成了厂长。在他的操持下,青春服装厂越来越红火,还换了一个洋气的名字——雅戈尔(即“青春”,younger),并最终于1998年在上交所上市。这也是新生不久的A股市场的服装龙头。

其实,早在雅戈尔上市之前,极具投资眼光的李如成便开始了投资之路,先后收购了广博股份、宜科科技的股份,并在1997年寻到了属于他的“羊肝菌”:宁波银行。那一年,宁波银行刚刚筹建,李如成以每股1.01元的白菜价,一举购买了1.79亿原始股,占该银行注册资本的8.93%。众所周知,宁波银行现在已经成长为A股中城商行的领跑者,早期投资者无异于挖到了金矿!数据显示,自2020年8月到2021年2月,雅戈尔总计减持了2.96亿股,套现100亿元。不过,雅戈尔如今依然是宁波银行的第三大股东。

不仅如此,1997年雅戈尔又掏3.2亿元投资成立中信证券,捂了10年后,雅戈尔于2007年沽出4500万股,净赚16.51亿元,这是当年雅戈尔净利润的50%。而雅戈尔早期投资的宜科科技于2004年上市,其当初投入的1623万元,已经变成了今天的2.4亿元……今年年初,有媒体根据Wind数据做了个统计:从1999年到2020年的22年,雅戈尔利润总额在580亿元左右,其中,炒股等投资收益竟然贡献了约400亿元!有网友为此调侃:“雅戈尔是否考虑改名为雅戈希尔·哈撒韦,主营价值投资?”

除了主业及金融投资,李如成还成功杀入了地产圈,一度在杭州及宁波当地搞得风生水起,但与其股市淘金相比,利润贡献率并不突出,尤其是在雅戈尔地产深耕的长三角区域,近年来限购、限价政策频出,地产销售更是受到了不小冲击。

“投资面前,搞事业就是个笑话。”“我做了30多年服装,利润都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但投资就不一样,一下子就能赚制造业30年的钱。”“干实业永远吃亏。”“能赚到钱就是我的主业。”……李如成的“狂言”如今在网络上俯拾皆是,人如其言,根据报道,自2008年起,他开始主抓雅戈尔的投资业务,服装业务和地产板块均交给他人打理。后者的研发与创新之路由此越走越窄,经营状况也每况愈下。2009年,雅戈尔服装业务总营收55.27亿元,2019年,该块业务总营收55.98亿,2020年受疫情影响,雅戈尔关闭了大量线下门店,全年服装业务营收56.65亿元,几乎原地踏步。

雅戈尔曾寄希望于通过服装板块赚取利润,之后将其投入房地产板块以获得稳定现金流,最后再把资金投入股票市场,实现现金流的协同。而现实是,地产投资和金融投资,极易受到政策因素影响,在不能获取稳定现金流的情况下,其稳定性难以维系。同处宁波的“老对手”杉杉股份,早年的发展与雅戈尔如出一辙,同样喜欢金融投资,并在创始人郑永刚的运作下,后来又踏足新能源汽车产业。两者最大的不同是,杉杉股份并未放弃主业服装板块。仅2017年,雅戈尔的服装板块营收增幅便落后杉杉股份近20个百分点,仅有9.46%!

2019年,雅戈尔明确提出了回顾服装主业、不再新增财务投资的口号。怎奈天时不足,疫情之下,2020年公司净利增长还是只能靠财务投资来补贴。这也难怪,雅戈尔2020年年报中,在提出2021年力争实现服装板块、地产业务合计净利同比增长10%的目标的同时,雅戈尔主动又留了“活口”,加了一段补充文字:以上经营目标存在不确定性,公司将根据宏观环境、市场趋势等进行必要调整,不构成对未来业绩的实际承诺。

近期,随着A股上市公司年报的陆续披露,TCL的成绩单异常优秀,其净利润的三成多也由非主营业务——金融投资贡献,创始人李东升表示:“金融投资是为了抚平与利润形成互补,如果企业的业务铺得太开,竞争力很难真正有优势。”的确,投资企业是为了赚钱,企业利用财务投资赚取额外收益,可促进主业的更好发展,但过度倚仗投资又会挤压主业发展空间,到头来极可能鸡飞蛋打。这就像有些初出茅庐的投资者,赶上了牛市,抓住了牛票,短期财富骤增令他欣喜过望,进而辞职炒股——可股市一旦下行,又没了那块工资稳定现金流,还有未来吗?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