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前两天 走失17年的妈妈回来了!江苏女子在青岛接受救助并生活8年终与家人团圆

2021-05-06 06:12 大众报业·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13230) 扫描到手机

母子相见,张彩凤与儿子张前程的手握在了一起。

◤临行前,张前程突然对帮助过他们的医护人员、救助人员和民警跪下来表达感谢。 ◤张彩凤母子与帮助他们的民警、救助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医护人员合影留念。

文/图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刘笑笑 实习生 谢碧霄

17年前,患有精神疾病的张彩凤从江苏沛县老家走失,辗转流浪多地后于2013年在青岛被人发现,接受了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的救助,被安置于青岛优抚医院,接受护理长达8年;17年前,母亲张彩凤走失时,张前程年仅14岁,这些年来他和家人从未放弃对母亲的寻找……5月2日,距离张前程婚礼还有两天,这对母子终于在青岛相见。

儿子就在眼前却难相认

5月2日早上,在青岛优抚医院的病房内,51岁的张彩凤双腿悬空坐在病床上,眼睛始终盯着门口。或许有些焦急,她不停地晃动着双腿,两只手也不停地来回交替握着。

“阿单,待会要见到儿子了,紧不紧张?”五病房护士长高静静问。

“紧张!”张彩凤说。

当天,张彩凤的儿子张前程连夜从江苏沛县赶来青岛,接她回家。这一天,儿子盼了17年,她也等了17年。

上午10时许,一名年轻男子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步履匆匆地走进病房。他径直走向张彩凤,边走边摘下口罩,眼神里充满期待。

“看这是谁,认不认识?是不是你儿子?”张彩凤的主管医生肖俊轻声询问。

走失17年,当年14岁的儿子早已长大变了模样,张彩凤一时辨认不出来,“我没见过这个人,不认识。”

张前程一直看着张彩凤的眼睛,此刻,没有想象中的相拥而泣,只有沉默。“妈妈,认得我不?你看我和你长得像不像?”张前程耐心引导着张彩凤。

“不认得。”张彩凤笑笑说。在她的印象里,自己的儿女还是两个没长大的孩子。“我是想回家,我想回到孩子和他爸爸的家。”张彩凤说。

“小孩儿长大了呀,妈妈……”张前程的声音哽咽起来。

尽管仍没有认出儿子,但在工作人员近半小时的耐心劝导下,张彩凤慢慢放松了下来,与儿子一起走下楼去。

室外,阳光明媚。“你再过来看看,你们俩多像啊。”张彩凤在医护人员的引导下,走到儿子跟前仔细打量起来。这一次,她先是低下头看了儿子的手两秒,然后脸上带着羞涩的笑容牵起了儿子的手。看到这一幕,救助人员和医护人员纷纷鼓掌欢呼。

张前程为母亲这一突然的举动惊喜不已,“妈妈,现在想起来了吧,记得我了吧。你再仔细看看我。”张前程用手轻抚着母亲的肩膀说。

“仔细看看你,不错啊,长得有20岁啊。”张彩凤的话逗笑了在场的人。

婚礼前夕一家终团圆

“这些年一直在找,之前我妹妹在网上发了照片和信息找我妈,我们在附近的城市也都找过,但都杳无音信。”张前程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不管生死都一定要找到她。”张前程的声音有些哽咽,眼眶湿润。17年前,34岁的张彩凤从家中走失时,张前程只有14岁,他的妹妹只有11岁。

4月20日,张前程收到了小姨的电话,得知找到了母亲的消息。“当时太激动了,恨不得立即来青岛接母亲回家。”但是,由于父亲摔伤住院,张前程不得不先照顾父亲,而延后来青岛接母亲。

4月30日,父亲出院。5月1日白天安顿好父亲后,张前程当晚便起程,5月2日凌晨3点多便赶到青岛。因为父亲刚出院身体欠佳,妹妹要照顾幼小的孩子,所以未能一起跟随。

再过两天,就是自己的婚礼。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日思夜想17年的母亲,能够在婚礼前回家,见证自己的婚礼。张前程今年31岁,按照去年双方家庭的约定,5月4日,他将在老家举行婚礼。如今这一切仿佛就是上天对他的眷顾,了却了他一直以来的心愿,也让这个家真正得以团圆。

在办完离院手续后,张前程突然跪了下来,向民警、救助中心工作人员以及医护人员表示感谢。这个话不多的男人用最虔诚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谢意。

“感谢你们对我妈的照顾,谢谢大家了。”此刻,情绪再难控制,他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不停地用手擦着眼泪。看到这个场景,工作人员也感动落泪了。

婚礼当天母亲成“主角”

5月4日,张前程和心爱的姑娘在老家举行了婚礼。婚礼仪式上,在主持人的引导下,母亲张彩凤向台下来宾鞠躬表达感谢。

在婚礼前找到母亲,让母亲见证自己的婚礼,对张前程来说,是一件双喜临门的事情。“她知道是我结婚,但是她不知道我是他儿子,主持人提前给她说了一些流程,她挺配合的。”张前程开玩笑说,婚礼当天,母亲甚至抢了他们这对新人的风头,成了最受关注的对象,“以前的亲戚朋友、很多同村人都来了,大家主要是来看我妈的,都太高兴了。”

对于家人,母亲只认识父亲。“我妈见到我爸的时候说,‘我记得你,你怎么老了也瘦了’。其他人就不记得了。我结婚那天,小姨、小姨夫和二姨都来了,外公外婆年龄大没法来,他们当时见到我妈也很激动,握着她的手不松开,但我妈也不记得他们。”

因为之前的村庄已经拆迁,张前程一家今年初搬进了新小区、新楼房,环境和生活较17年前发生了很大改变,这让张彩凤平添了不少陌生感。

“她这两天不大爱吃东西,可能口味不习惯了,也不大爱说话,看见陌生人有点怕的感觉。”张前程希望母亲熟悉适应新环境之后,能很快好起来。他想弥补这17年的情感缺失,让母亲尽享天伦之乐。

“张彩凤的儿子非常孝顺”

作为青岛市救助中心的一名社会工作师,孙静虽然经历过记不清的亲人相见场面,但张前程与母亲相见的一幕,还是让她感动得泪流满面。

在收到DNA比对成功的消息后不久,张彩凤的女儿先联系了孙静。紧接着,张前程也给孙静打来电话,并互相加了微信。此时,孙静得知张前程正在医院照顾住院的父亲。在每次的联系中,张前程兄妹俩都会寻问一些母亲的情况。在他们的记忆里,母亲长得矮小,但是脚很大,穿37、38码的鞋子。通过微信文字,孙静能够感受到兄妹俩对于见母亲的急迫心情。

4月30日晚10点半多,孙静收到张前程的微信,告知其第二天晚上赶往青岛。5月2日早上6点多,孙静给张前程发微信询问是否到达青岛,对方告诉她,自己已在医院附近等候。

按照医院规定,上午9时查房后才能探望病人,马上就要见到母亲的张前程有些紧张和忐忑,“我妈会认识我吗?”他问孙静。

孙静注意到,虽然张彩凤并没有认出长大后的儿子,但母子俩始终手拉着手。在即将上车离开的时候,张彩凤突然问了张前程一句:“你姓什么?”“姓张。”听到儿子的回答,张彩凤放心地上了车。

看到这一幕,孙静感动不已,“他们临走时,我特别想嘱咐他,回家后发个母亲的视频或者照片给我们,但是声音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了。”

不过,当天下午5时许,张前程给孙静发来了报平安的微信。微信中,张前程说,一路上母亲不吃也不喝,陌生人给的东西她都不要。这让孙静有些担心,“之前母亲在外面那么多年,肯定经历了很多困难。现在有防备心理也正常。母亲回去可能还需要一个较长的适应时间,过程可能对于咱们来说会辛苦,一切都会好的。”孙静对张前程安慰道。

5月5日上午,放心不下的孙静又询问了张前程母亲的情况。在张前程发来的一段视频中,她看到张彩凤一切正常,总算放下心来,“张彩凤的儿子非常孝顺。”

护理8年体重已到70公斤

走失的这17年间,张彩凤在青岛住了8年。

2004年,患有精神疾病的张彩凤从江苏沛县走失,此后便与家人失去联系。2013年3月20日,市救助服务中心接到电话反映,市南区一小区内有一女子胡言乱语、大喊大叫,工作人员赶往现场后发现,该女子精神状态异常,无法正常交流,遂将其送往市优抚医院。因其一直无法描述自己的身份信息,寻亲未果,市救助服务中心按照程序上报青岛市民政局,2013年7月1日,经审批将该女子长期安置于青岛优抚医院,暂定名为张彩凤。

据了解,张彩凤本名刘昭蓉,1970年出生,户籍在四川,嫁到江苏沛县。由于其精神障碍无法准确表述,此前唯一获知的信息就是江苏沛县,因此身份确认工作难以顺利进行。2016年,救助服务中心与公安刑警支队联系,对救助服务中心滞留的精神障碍和疑似智力障碍人员采集血样,进行DNA比对寻亲。2018年1月为张彩凤采集血样,进行DNA比对,但未成功。青岛优抚医院为其办理了户籍,落户于青岛市市南区青大一路17号甲(市优抚医院)。今年4月,终于通过全国公安DNA数据系统比对成功。

“我们真是有些不舍,但又非常替她高兴。”医生肖俊说,8年朝夕相处已经让医护人员与张彩凤建立了深厚感情。由于张彩凤忘了自己的名字,她喜欢“单凤娇”这个名字,就为自己取名“单凤娇”,平时医生和护士叫她“阿单”。

据高静静介绍,张彩凤刚到医院时只有47公斤,又黑又瘦,拒绝与医护人员沟通,又打又骂不配合治疗。另外,她还患有高血压,身体状况很差。经过在医院8年的治疗护理,张彩凤的身体恢复得很好,能够和人沟通,生活也能够自理,体重已经达到70公斤。

“她现在生活自理没有问题,有时候还能帮助她的病友,每天看看电视听听音乐做做操,特别好。”高静静说。

“希望阿单和家人团聚以后一切顺利,一家幸福安康。我们也希望,有更多走失人员能够早日与家人团聚。”医护人员对他们的“阿单”送上祝福。

据了解,2020年5月,按照山东省民政厅部署安排,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启动“照亮回家路”专项行动,至今共帮助32人成功寻亲。但是,目前仍有11名走失人员未找到家人。工作人员正在通过各种渠道和技术手段,帮助走失人员寻找家人。

漫漫寻亲路

母亲走失的这17年,对张前程兄妹俩来说,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寻母之路更是备尝艰辛。

母亲走失后我和妹妹早早辍学

自张前程懂事之后,他就知道自己的母亲和正常人不一样,从别人的口中,他知道母亲“精神上有问题”。儿时印象中,母亲吃着药的时候就正常,能够洗衣服做饭,不吃药的时候就会打人,谁都打。

2004年,母亲刚走丢的时候,家里人都以为她自己出去玩了,可能过几天就会回来,并没有在意。半个月以后,母亲还没有回家,这时家人才意识到是走丢了。

“我知道妈妈丢了很着急,但年纪太小,不知道咋办。”张前程回忆,当时家人去派出所报了警,并在附近村子到处打听。“当时我妈的状态好,能记得自己叫啥,家在哪里,村里人也都认得。”但是,他和妹妹日盼夜盼,母亲再也没有回来。

母亲在的时候还能做个饭,她走失以后,家里连个做饭的人都没了,从此,张前程兄妹俩过上了艰苦的生活。“你能想象那种日子吗,吃也吃不饱,穿的都是别人给的。我的童年很自卑很痛苦……”张前程的情绪有些激动,那是一段他不想回忆的日子,“我爸属于那种干什么都干不好的人,每天早上出门晚上回来,也不管我们俩,家里只能靠着两亩地和他打零工的收入勉强维持。”

在母亲走失前,张前程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妹妹跟着爸爸妈妈。母亲走失前一年,奶奶去世,爷爷去了叔叔家。母亲走失后,家里就剩下父亲和他们兄妹三个人。“那时候每天都吃不饱饭,我和妹妹每天就凑合着,经常早上上学的时候就想着中午能吃点啥,能有啥吃的。后来就没办法只能自己学着做。”

张前程和妹妹初中都没有毕业就辍学了。叔叔做点小生意,张前程从16岁开始就跟着叔叔干,一直干了8年。由于没有挣到钱,后来他又去学开大车谋生。妹妹初中辍学后就在家附近的饼干厂打工,一个月只有500元钱。后来在纺纱厂打工时,结识了现在的对象,于2014年便早早结婚,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我的梦想就是开车接妈妈回家

母亲走失后这些年,兄妹俩的心里一直牵挂着母亲。打工以后,张前程就和妹妹经常在附近打听母亲的下落。“后来,我们俩分析,认为我妈是回四川老家了。”18岁那年,张前程觉得自己已长大成人,便和妹妹商量着一起去四川寻找母亲。但是,他们询问父亲关于母亲老家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发现父亲除了知道母亲老家是四川绵阳之外,其他一无所知。

于是,在打工之余,其他人都是去网吧玩游戏,张前程却是有空就去网吧上网查找母亲老家的相关信息,为以后寻找母亲做准备。由于肯吃苦,张前程靠着打工赚来的钱买了一辆轿车。

“当时太高兴了,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能开着车去四川接妈妈回家,买上车就意味着我的梦想要实现了。”张前程说。

2018年,张前程的父亲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个稍微详细的母亲老家地址。张前程拿到后,立马就开车从家里赶往四川。1500公里路程,张前程几乎是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找到父亲所说的地址后,结果那里已经拆迁。

张前程打听着找到那个村子的村委会,但是村委会因为国庆假期无人接待。无奈,张前程就只能用最笨的办法,在附近的小区到处打听,一直打听了三个小区,终于碰到一个知道外公名字的人,知道了外公所在的小区。后来,他又一路打听到了外公所在的楼座,但是不知道具体是哪一户。“我就想着,那就在楼底下等吧,如果他出来买菜啥的,我应该能认出来,毕竟和我妈会很像。”结果,张前程在楼下等了三四个小时,都没等到,也没有人认识外公。

此时,已经从早上找到了天黑。由于在楼下等的时间太久,张前程引起了小区保安的注意。“保安了解情况后,看我也不是坏人,就帮忙查了下那栋楼姓刘的住户。然后我就挨家去敲门找,第三家就是我外公家。”

但是,张前程很快又陷入失望之中,母亲不仅不在外公外婆家,而且外公外婆压根就不知道他和妹妹的存在。原来,他的母亲1988年就从四川家里出走了,外公外婆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他们猜测,母亲当时突然出走,估计也是被人骗走的。

对于张前程的到来,外公外婆以为他是来认亲的,并不知道他们的女儿已经走失。后来,张前程的小姨在四川老家报了警,并向警方提供了血样。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