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一场车祸,山东男子失去记忆!四年,徒步、骑行大半个中国,找寻“我是谁”……

2021-05-06 20:59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8509)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尹彦鑫

今年32岁的济宁籍男子魏某因为十年前的一起车祸导致失去记忆,为了寻找亲人、找回自己,他从2017年开始开启了追寻“我是谁”的艰苦历程,通过徒步和骑自行车的方式,历经四年、十二省,行程一万余公里,可惜并没有找到亲人,也没有找回自己。最终,在青岛开发区警方的帮助下,综合利用各种技术手段,只用了四天时间就帮助魏某找到了失散四年的亲人,也找回了他的真实身份。

特殊的“落户人员”

5月1日下午1点30分,开发区分局黄岛派出所户籍大厅来了一位特殊的咨询者,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身上还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他来户籍大厅是想咨询一下落户政策。他自称叫苗牧,在外面漂泊了多年,想回开发区落户。户籍民警陈娴丽热情地接待了他,详细地为他解答了落户政策,并让他提供一下身份证,好为下一步“落户”准备相关资料。但男子说身份证丢失,甚至连身份证号码也不记得,希望民警帮他找到身份信息。这个特殊的要求让陈娴丽很是奇怪,可更奇怪的是,她通过户籍系统根本无法查到“苗牧”的有关信息,于是她便将情况向副所长李国明进行了汇报。

了解情况后,李国明与男子进行了交流。他发现男子逻辑思维清晰,语言表达流利,智力并没有问题,但他发现男子对2017年之前的事情记忆十分模糊,甚至苗牧这个名字,也是男子根据记忆给自己起的,至于真名叫什么,早已经不记得了。李国明碰到了一个棘手的难题。得知男子没有吃中午饭,李国明赶紧联系食堂为他下了面条。吃完饭后,男子提出能不能将他的行李放到派出所的院子里。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苗牧赶着一辆自行车进了派出所,自行车上是他的全部家当。自行车是一辆经过改装的破旧小黄车,车把上一边挂着两个鼓鼓囊囊的手提袋,里面是衣服、书等物品。自行车后座上有一个包袱,包袱里面是帐篷和被褥,包袱上面是一块60厘米见方的太阳能电池板。自行车后轮外侧还焊了一个长20厘米、宽10厘米的工具箱,里面是钳子、螺丝刀、手电筒等工具。看到苗牧的这些家当,李国明愣住了,他对苗牧的经历很是好奇。苗牧也一五一十地将李国明讲述了四年来的传奇经历。

跨越半个中国追寻“我是谁”

苗牧在2011年出过一次车祸,脑部受伤严重,出院后记忆力便开始下降,到了2017年,记忆力急剧衰退,对之前的事情几乎忘得一干二净,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更别说父母兄弟的姓名。为了寻找亲人和自己的真实身份,他凭着模糊的记忆开启了“寻亲”之旅。

2017年腊月初八,苗牧从黄岛出发,徒步前往广州寻亲。根据他的记忆,他的父亲在广州。一路上风餐露宿,靠捡破烂和好心人的施舍生活。次年4月,苗牧抵达广州,但他并没有找到父亲。于是,他又“想起”母亲在广西梧州,便又开始徒步前往广西,到达广西梧州后,寻找了小半年,也没有找到也不可能找到他的母亲。2019年1月底,他又从梧州前往昆明继续寻找,途中花六十元购买了一辆改装的小黄车。有了小黄车,苗牧行进的速度加快,也相对轻松了一些。在前往昆明的途中,苗牧自述参与扑灭了一起火灾,当地消防部门得知他的经历后,奖励了他一块太阳能电池板。有了这块太阳能电池板,彻底为苗牧解决了手机充电的问题。在昆明待了一年后,2020年12月,苗牧从昆明出发,一路北上,继续寻找他的亲人,辗转四川、陕西、山西、河北等地后,最终于今年5月1日抵达黄岛。

一路寻找,一路艰辛。苗牧知道自己的记忆不好,为了怕忘记,他将出行后所有的事情都记录在一个日记本上,哪一天到了哪里,哪一天经历了什么事情,哪一天有好心人给了饭吃,等等,都清清楚楚地记录着。这个日记本,也让李国明感受到苗牧四年来为了寻找亲人和自己真实身份所付出的艰辛和努力。作为一名警察,他有责任有义务为苗牧找回亲人,找到真实身份。

警方四天还他真实身份

李国明将苗牧的情况向领导进行了汇报,分局领导指示要竭尽全力帮助苗牧找到家人。苗牧自述曾在2012年在黄岛工作过,并对黄岛的一些地名、建筑描述得八九不离十。为了帮男子找回记忆,李国明和社区民警带着苗牧到他提到的地方进行走访排查,但是由于事情过去多年,没有人认识苗牧,苗牧也无法回忆起自己的真实身份。

随后,李国明又对苗牧进行了指纹等信息采集,与失踪人员库里的人员信息进行比对,依然没有比中。苗牧的身份成了谜。确定不了他的身份,就没法帮他找到家人。李国明有些焦急。随后,他与分局刑警部门取得联系,通过人像比对技术进行核查,最终通过比对,比中了济宁兖州市的魏某,两人有93%的相似度。魏某出生于1989年,与苗牧自述的年龄相吻合。李国明基本认定苗牧就是魏某,于是立即与魏某的弟弟魏某文取得联系。

魏某文告诉李国明,他确实有个哥哥已经失踪六年,这些年来一直没有找到。他告诉李国明,他的哥哥2011年出过一次车祸,导致脑部受伤,但一直与家人保持联系,后来因为两段夭折的爱情,导致他的哥哥伤心过度,记忆力逐渐丧失,从2015年开始就与哥哥失去了联系。六年来,他一度认为哥哥早已不在人世。李国明将魏某的视频发给魏某文,让其辨认。魏某文看了视频,激动地说视频中的苗牧就是他的哥哥,并连夜从北京赶回黄岛。

5月3日上午,兄弟俩在派出所相见,李国明本以为会是一副兄弟相认、抱头痛哭的场景。没想到的是,苗牧对突然出现的弟弟一脸漠然。他告诉民警,他并不认识眼前的人,也不记得有个弟弟,他不会跟魏某文走。

为了更准确地确定魏某的身份,彻底打消他的顾虑,民警决定对苗牧和其父母进行DNA鉴定。由于苗牧的母亲在济宁,父亲在北京,民警立即协调济宁和北京两地警方提取苗牧父母的DNA信息。5月5日下午,DNA鉴定结果出来,证实苗牧就是魏某。

5月6日上午,魏某终于踏实地跟着弟弟魏某文踏上了返乡路。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