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枭雄”如今被判十年!公司曾是世界第五,国内行业第一

2021-05-09 10:52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23113) 扫描到手机

曾经的明星企业家,甚至可以说是一代枭雄,雷士照明吴长江案重审宣判,获有期徒刑10年。对于重审一审判决的结果,吴长江方不服,表示将进行上诉。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2004年,雷士照明已跻身中国照明龙头,吴长江也成为行业十大杰出人物之首。在2010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吴长江以29亿元身家位列第390名。鼎盛时期,雷士照明的实力进入全球照明行业前五名,世界照明巨头菲利浦、欧司朗都将雷士照明作为其在全球的主要竞争对手。

雷士照明曾发生过中国商业史上一场著名的股权争夺战。代表本土企业家的吴长江,创办雷士照明并做成中国照明龙头,却不尊重董事会决议,低估资本力量。在与外资施耐德、软银赛富等的对垒中,吴长江逐渐失去多数股权,被王冬雷清理出局。媒体纷纷称之为“枭雄陨落”。

重审获刑十年

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不服将上诉

吴长江出生于1965年8月,现年55周岁。1998年,吴长江和同学合资成立了惠州雷士照明有限公司,后快速发展成为中国领先的照明产品供应商之一,并于2010年在香港上市,即雷士照明。

在重审一审宣判前,吴长江已被羁押六年。

在身陷囹圄六年多后,雷士国际(02222.HK,原名为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等来了重审一审宣判。

2021年4月30日,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惠州中院)对吴长江职务侵占、挪用资金案重审一审宣判,吴长江获刑十年。

惠州中院的判决显示,被告人吴长江犯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50万元。总和刑期有期徒刑十二年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50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50万元。

刑期将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12月4日起至2024年12月3日止。

此外,责令吴长江退赔约5.57亿元给被害单位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下称雷士中国);退赔370万元给被害单位重庆雷士照明有限公司。

据看看新闻报道,对于重审一审判决的结果,吴长江方不服,表示将进行上诉。吴长江及其辩护人表示,就挪用资金、职务侵占罪,该一审判决关键事实认定错误,进而导致定罪错误。

吴长江及其辩护人认为,本案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重审,但在基本事实并无变化,指控证据并无新的补充,法律适用并无新的改变情况下,重审后一审法院再次作出相同的有罪认定,既未尊重上级法院的裁判意见,也违反了 “疑罪从无”的法律原则。

股权争夺战始末:29亿身家曾被逼辞职

雷士照明曾发生过中国商业史上一场著名的股权争夺战。代表本土企业家的吴长江,创办雷士照明并做成中国照明龙头,却不尊重董事会决议,低估资本力量。在与外资施耐德、软银赛富等的对垒中,吴长江逐渐失去多数股权,被王冬雷清理出局。媒体纷纷称之为“枭雄陨落”。

在2010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吴长江以29亿元身家位列第390名。

1988年,吴长江在惠州创办了照明用具企业“雷士照明”。他找来两位高中同学杜刚和胡永宏,自己出资45万元,杜和胡各出资27.5万元。三人分工里,吴长江负责工厂管理,杜刚担任董事长,胡永宏则主管销售。

胡永宏在彩虹电器做过10年营销,为雷士照明创立了“家电专卖”模式,使品牌从小工厂里脱颖而出。1998年正是中国“房地产元年”,雷士照明销售额达到3000万元,2002年则超过1亿元,2005年超过7亿元。在2004年,雷士照明已跻身中国照明龙头,吴长江也成为行业十大杰出人物之首。

“我才是雷士最有价值的资产。雷士为什么发展这么快?何以十几年做到中国第一?我肯定有过人之处,这不是吹的。”许多年后,吴长江这样告诉媒体。

但吴长江与杜、胡经营理念不合。吴长江赞成花大钱做大事,把企业利润投回生产经营,打出“创世界品牌,争行业第一”的标语;杜、胡却希望多分红,落袋为安。因为这个原因,吴长江拿8000万元走人,出清全部股权。这是他第一次出局。

在雷士照明时,吴长江大力培育经销商力量,他们也成为吴长江的有力支持者。超过200名经销商在雷士照明总部召开大会,推举吴长江重回公司。最终杜、胡出局,但吴要拿出各8000万元付给两人。为了筹钱,他引入软银赛富、高盛、施耐德电气等投资人,自己的股权开始被稀释。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0年5月,雷士照明在香港联交所上市。2011年爆发经济危机,雷士照明业绩却增长25%,达到5.9亿美元,连续两年成为联交所业绩最好的企业。与此同时,吴长江的股权只剩15.33%,软银赛富的阎焱却掌权18.48%。

民营企业家出身的吴长江,海归背景的阎焱,在用人和经营理念上有巨大的矛盾。阎焱想把现代企业制度引进雷士,吴长江则习惯了独断专行,认为雷士需要按照中国当下的实际去做生意。

两人的冲突由此开始爆发。这里有一个例子,有一次,吴长江没有经过董事会同意就任命了一个副总裁,该副总裁在生活作风上颇让阎焱看不惯,但是吴长江不管,“只要有才,又忠诚,就重用。那些不好的方面我可以去限制他。兄弟之间讲的就是信用。”

吴长江的强制任命惹怒了阎焱,在一次董事会上,当着全体董事和副总裁的面,阎焱开始训斥吴长江,“不遵守契约规定”。吴长江暴跳起来,反指责阎。在吴长江看来,事情都可以在私下里谈,“但是他当着那么多兄弟的面指责我,不给我面子,我要是不怒,让我以后怎么在兄弟面前混?”

2012年5月中旬,软银赛富董事长阎焱忽然接到吴长江的电话,说自己涉案。阎焱做出决定,让吴长江请辞。阎焱认为整个投资过程让其失望,“投进去以后,才知道他(吴长江)拿公司的钱去赌。我知道以后特别震撼,找他谈话,希望他不要赌,底线是不能用公司的钱(去)赌”。

几天后,雷士照明对外公告称,吴长江因个人原因辞去所有职务,由阎焱接任董事长,施耐德高管张开鹏接任CEO。

不久后,吴长江向媒体哭诉,自己是被阎焱逼着离开了雷士照明。资本得寸进尺,驱逐创始人,外资和投资人联手,要占有民族品牌,阎焱是实业门口的野蛮人。

在双方斗争的白热化阶段,京东CEO刘强东也加入战局,支援吴长江,称阎焱公开撒谎、违背投资人职业道德,并称雷士照明将被阎焱整垮。

双方开始白刃相见。阎焱在董事会驱逐吴长江,吴长江则动员雷士照明员工开始声势浩大地罢工,供应商则威胁要求注册新品牌“另起炉灶”。在这关键时刻,一度作为“白武士”的王冬雷出现了,终结了吴长江和阎焱6年的“婚姻”。

吴长江找到王冬雷,希望后者帮他赶走阎焱。王冬雷经营的德豪润达,生产西式小家电,在经营困难时曾受到吴长江帮助。据《中国企业家》报道,王冬雷说服了施耐德方面,暂时保住了吴长江的CEO职位。

王冬雷并非平凡之辈。他的德豪润达买下雷士照明18.6%股权,并在二级市场收购股权,成为雷士照明的第一大股东。同时,吴长江也成为德豪润达第二大股东。

但吴、王二人矛盾的种子也就此埋下。吴长江不重视董事会决议,在公司迁移总部、收购企业、裁撤元老上先斩后奏。2014年他再次越过董事会,向三家企业授予雷士照明品牌权。

当年8月,王冬雷终于炮轰吴长江,对媒体播放了一段吴疑似涉赌、被人追债的录音。吴长江则称自己“已2年多没有去过赌场”,录音系伪造,利用了他过去的错误。阎焱还告诉媒体,吴长江曾经“把公司的钱都赌掉了”。

相比前两次逼宫,王冬雷的措施更加有效。他以雷士照明董事长兼CEO身份,发邮件告诉员工,吴长江涉嫌私下进行公司品牌授权、涉嫌利益输送、侵占挪用、诈骗公司资金。公司董事会罢免了吴长江职务。据《南方人物周刊》报道,王冬雷方面还闯进吴长江办公室,要求其交出公司公章和营业执照。双方大打出手,被媒体戏称为“雷士上演全武行”。

2014年8月8日,雷士照明董事会发布公告,罢免了吴长江首席执行官一职。此后,吴长江通过个人认证微博等不同渠道释放言论,不服从董事会决议,并宣称将起诉王冬雷。

当王冬雷带领60余人的队伍前往吴长江处进行交接工作时,吴长江拒绝交出属于CEO掌管的营业执照、工商资料和财务印章等,最终导致双方的随从人员发生冲突,其中吴长江的助理和司机被打成重伤送往医院。

后来,吴长江被正式罢免雷士CEO职位后,王冬雷迅速控制了雷士上海、惠州和浙江等工厂,11月3日,重庆万州基地也被接管。

2014年12月6日,吴长江因涉嫌挪用资金被广东惠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5年1月13日被惠州市人民检察院执行逮捕,2016年12月13日被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一审判决14年有期徒刑。

2014年9月,失去自由之前,吴长江发过一条这样的微博:这些天我一直在反省自己,造成今天的现状,我要负80%的责任。

他创立的这家公司发展目前严重受挫,市值已从160亿元跌至近7亿元。

鼎盛时期,雷士照明的实力进入全球照明行业前五名,世界照明巨头菲利浦、欧司朗都将雷士照明作为其在全球的主要竞争对手。吴长江当时制定的雷士照明冲击行业全球前三的“世界级企业”发展蓝图,早已被束之高阁。

2020年股东应占亏损5174.8万元

据雷士国际公布的2020年业绩,持续经营业务收入达人民币23.5亿元,同比上升 5.7%;毛利达约6.73亿元,同比上升26.1%。公司拥有人应占的亏损达5174.8万元,2019年溢利约36.75亿元。基本每股亏损为1.22分,不派息。

自2019年完成出售雷士中国照明业务大部分股权后,该集团于国内市场主要专注于非雷士品牌照明灯具产品销售。受传统光源产品市场需求萎缩及第一季度国内疫情影响导致生产和销售放缓,报告年度内来自中国的销售收入下降22.3%。而国际销售增长10.2%,主要是北美及日本市场通过大客户订单的提前储备、加快新品供应及积极进行后疫情时期植物照明和杀菌照明等产品的研发和推广等,有效拉动了集团整体业绩的增长。

风口财经综合整理

素材来源:中国基金报、界面新闻、智通财经、同花顺、证券时报网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