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业心态显“佛系”、求职更看重现实……2021大学生就业力调研报告出炉

2021-05-11 17:22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9923)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肖玲玲

毕业生求职就业状况一直备受瞩目。日前,智联招聘发起2021大学生就业力调研并于5月11日发布调研报告,聚焦2021大学生就业去向、就业期待、求职心态等方面,从学历、毕业院校、专业等维度,全面呈现后疫情时代大学生就业现状。

就业心态显“佛系”,单位就业比例不足6成

在参与本次调研的2021应届毕业生当中,56.9%的大学生选择毕业后加入就业大军,较去年收缩18.9个百分点;15.8%选择自由职业,同比上升8.1个百分点;12.8%选择慢就业,同比上升6.6个百分点。另外,毕业后在国内继续学习的应届生占比9.5%,较去年的6.6%也有明显提升。

随着就业市场竞争加剧及对人才要求提高,大学生群体也在调整发展路径,越来越多人选择继续深造,或拥抱当下灵活就业、自由职业等多元的就业形态,拓宽自己的未来选择。

提升学历意愿强烈,自由职业拓宽就业路径

具体看不同学历的毕业生去向,学历越高,选择单位就业的比例越高。硕士生毕业后“单位就业”占比达到72.1%,远高于本科与专科学历人才。同时,选择“出国继续学习”的比例也与学历成正比,5%的硕士毕业生打算出国继续深造。

对于专科生来说,作为应用型人才,在市场中的需求量较大,找工作这一传统规划并不是唯一出路。依托于专业技能和新就业形态的加持,专科生在自由职业、慢就业以及创业上的选择均要高于其他学历毕业生。

从另一角度来看,超过1成的专科生表示将在“国内继续学习”,9.5%的本科生也选择了该选项,高于硕士生(4.3%)。结合此前智联招聘平台数据分析,学历依然是企业筛选人才的重要指标,企业招聘应届生的学历门槛逐年提高,要求本科及以上学历的职位数占比2019年第一季度的17.6%,接连上升至2021年第一季度的29.8%。加在许多雇主的认知中,硕士学历也在成为“标配”,因此专科与本科生为自己升学镀金的意向也更加强烈。

中高收入家庭毕业生自雇佣倾向更高

数据显示,普通本科院校毕业生在单位就业、自由职业、慢就业上的意愿均要高于双一流院校。而在双一流院校毕业生中,18.9%决心在国内继续学习,还有3.6%选择出国深造,分别高出普通本科院校12.6、2.3个百分点。在就业压力较大的环境中,受益于优质教育资源的双一流高校毕业生对继续深耕抱有更高期待,以通过“厚积薄发”增加未来择业资本。

除教育背景外,家庭收入对应届毕业生的职业规划也有影响。首先,家庭收入“中上”与“高”等级的应届毕业生选择找工作的占比低于其他收入群体,而“慢就业”的比例则与家庭收入成反比关系。同时,中高收入家庭的毕业生对投身多元就业类型的热情高涨,在高收入家庭毕业生中,25%选择自由职业,6.3%进入创业潮,领先于其他收入等级,该群体选择国内或出国深造的比例也更为亮眼。

总结而言,家庭收入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应届生就业的选择边界,中高收入家庭的应届生拥有更多试错成本与教育资源,因此他们更倾向尝试新型雇佣关系和继续学习。而在中低收入家庭中,未打算找工作的毕业生则多放慢节奏,在窗口期不断摸索、观望。

期望薪资主要在4000-6000元,较去年提高但仍低于疫情前

2020年新冠疫情对大学生的就业影响延续至今,2021届毕业生中,过半数都表示自身的就业期待有所改变,其中表示“期望薪酬下降”、“期望行业变化”分别占比23.9%、18.4%。从学历角度来看,就业期待所受到的影响与学历成正比关系,硕士学历人才中58.1%认为受到影响。对就业形势的感知也是硕士生认为最激烈。61.4%的硕士受访者表示竞争非常激烈,高于本科生(55.1%)和专科生(51.9%)。硕士毕业生进入求职环节的占比整体较高,并且对求职难度与就业质量上都怀有更高期待,因此所感受到的落差也更明显。

2021应届毕业生的期望薪资同比有所上升,但不及2019年。应届毕业生期望薪资分布聚焦在4000-6000元区间内,同比来看相差不大。反观2019年,3000元以下的低薪区间占比超1成,但应届生薪资期望在6000-8000元区间达到高峰,可见2021应届毕业生整体薪资期望仍未突破疫情前。

求稳心态加剧,对国企和国家机关热衷度提高

对于偏好的就业企业类型,国企仍是毕业生首选,占比42.5%,同比上有亮眼增长;选择“国家机关”的占比则较去年翻倍,可以看出后疫情时代毕业生求稳心态更强。

本届毕业生中,有44%青睐规模在500-9999人的中型企业,占比最高。稳定和职业发展是大学生找工作时考虑的重要因素,而中型企业则能较好的满足这两个诉求,求职难度相对大型企业来说更低,因此成为大学生求职首选。

IT/通信/电子/互联网以超过四分之一的选择占比成为毕业生最期待从事的行业,排在其后的是房地产/建筑业(10.9%)、文化/传媒/娱乐/体育(8.7%)、金融业(7.2%)。新一代求职者作为“信息时代原住民”,对互联网行业自带热情,而信息技术的日新月异、层出不穷的互联网明星企业,也激发毕业生的浓厚兴趣。

理工科毕业生首选技术岗,文科生则偏好职能岗

毕业生的期待岗位与所学专业高度关联。29.8%的理学毕业生与39.5%的工学毕业生倾向技术岗,理工属性强的岗位还有研发一职,吸引12%的理科生与16.6%的工科生,而其他专业人才寥寥。相比之下,行政/后勤/文秘、运营为文科生的重点选择,共吸引超6成的人文学科毕业生,而经管类人才则首选财务/审计/税务,占比36.4%。

综上而言,应届生专业与岗位的对口程度高,但同时凸显出不同专业的就业力落差。当下,技术与研发等核心岗位竞争壁垒高、高端人才缺口大,理工科毕业生在就业竞争上具有一定优势。而行政/后勤/文秘、财务/审计/税务等岗位存量人才本就庞大,且竞争激烈,这也成为文科与商科毕业生的就业隐患。因此,为进一步解决各专业人才高质量就业,应加强不同学科深度融合、推进专业制度改革与创新。

求职更注重现实,薪资、稳定、落户等因素权重提高

对本届毕业生来说,薪酬福利仍是求职时的重点,且比例同比扩张7.7个百分点后达到68.5%,表示“大环境不好,稳定最重要”、以及看中“落户、补贴等人才政策”的占比也均比去年上升,体现出后疫情时代毕业生对未来规划更具现实主义色彩,发展稳定性与实际利益至上。

此外,求职时看中“工作和生活平衡”的占比同比上升3.5个百分点,且绝对占比排在整体第二位。年轻求职者在追求成长的同时,也不愿被工作挤压自我生活空间,因此也更青睐人性化的雇主与合理的工作制度。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