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无县时代”!撤市设区,对青岛意味着什么?

2021-06-02 21:10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53151)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殷红艳 

在各城“做大做强”的路上,必然伴随着行政区划的不断完善。近年来,各地撤县(市)设区可谓动作频频,一直备受关注。

近年来,青岛同样也在着力推进行政区划的调整,自2017年即墨撤市设区后,青岛行政区划已由六区四市变为七区三市。目前,胶州仍在积极推进“撤市设区”的相关工作。

接下来,如何通过撤县(市)平衡各地区发展,聚合周边城市力量,构建胶东经济圈,俨然成为青岛区划调整需要实现的目标。

山东多地争相撤县设市设区

近年来,各地都在加快城市化进程,努力拉开城市框架,力求在更大范围内实现资源的合理调配。

2021年以来,山东多地传来撤县设区、撤县设市进展。济宁、潍坊、临沂、菏泽四市明确推动撤县设区、撤县设市。

微山:撤县设市

就在5月初,有网友在济宁市网络问政平台留言问询微山撤县设市最新进展:“微山县改市口号喊好几年了,现在到什么进度了?什么时候有戏?”

5月12日,微山县政府回复称,“我县于2014年《关于撤销微山县设立微山湖市》的请示已上报市政府,由省、市统筹安排。”

昌乐:撤县设区

潍坊昌乐县在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对昌乐县2021年工作安排作了阐述:昌乐以“撤县设区”为统领,按照“东接西控、北优南进”的发展思路,统筹规划、建设、管理三个环节,完善城市功能和治理体系,建设潍坊西部新城。

沂水:撤县设市

临沂沂水撤县设市、莒南撤县设区也获得官方回应。

2020年12月30日,临沂市人民政府官网发布《中共临沂市委关于制定临沂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提到,全力支持沂水县撤县设市、莒南县撤县设区。

莒南:撤县设区

2021年1月25日,临沂市第十九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开幕,临沂市市长孟庆斌作政府工作报告,在2021年工作安排中提到:2021年,支持平邑、沂水、临港建设市域副中心,推进莒南“撤县设区”,布局市级重大平台和产业,打造城市发展新增长极。

郓城县、单县、曹县:撤县设市

菏泽推动三县撤县设市。《菏泽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已经菏泽市第十九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审议通过。纲要提出,菏泽将加大县城建设力度。以完善县城城区基础设施为重点,推动新城综合开发,抓好老城升级改造。将加大行政区划调整力度,推动成熟的县设区,拓展城市发展空间,支持郓城县、单县、曹县撤县设市。

青岛也积极推进撤市设区

事实上,当地方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更改行政区划谋求更多资源,已成为城市发展“必选项”,而近年来不断拉开城市骨架,提升城市格局的青岛也在“撤市设区”上布局推进。

2012年以来,西海岸、即墨相继调整,青岛行政区划由六区四市变为七区三市。在此之后,大家把撤市设区的下一个目标投向了胶州湾畔的胶州市……

4月16日,有热心市民在胶州市政务网中咨询反映关于“胶州市撤市设区具体进度”。

对此,4月16日,据胶州市民政局回应:区划调整是国之大事,我市的区划调整工作,按照国家、省、市决策部署,依法依规开展。

实际上,此前胶州就已经为撤市设区做了很多准备:

2020年5月,胶州市长毕维准做客网谈时坦承,胶州确有撤市设区的计划,但目前具体流程还需等待各级批复,目前尚无确切时间。

去年7月25日,胶州市政府为取消与青岛市区名字相同的道路,加速融入青岛,一次性调整全市89条道路名称。

尤其是,胶东国际机场转场后,胶州将变身青岛开放的门户。从全国来看,各大城市的机场,几乎没有设在县城的,因此胶州撤市设区也是大势所趋。

据不完全统计,自2001年以来,山东共有17地行政区划发生变化,涉及济南、青岛、济宁、威海、滨州、德州、菏泽、东营、聊城、烟台等市。

2001年6月,撤销长清县,设立济南市长清区。

2012年12月,撤销青岛市黄岛区、县级胶南市,设立新的青岛市黄岛区。

2013年11月,撤销兖州市,设立济宁市兖州区。

2014年1月,撤销文登市,设立威海市文登区。

2014年9月,撤销沾化县,设立滨州市沾化区。

2014年12月,撤销陵县,设立德州市陵城区。

2016年4月,撤销定陶县,设立菏泽市定陶区。

2016年6月,撤销垦利县,设立东营市垦利区。

2016年12月,撤销县级章丘市,设立济南市章丘区。

2017年9月,撤销即墨市,设立青岛市即墨区。

2018年6月,撤销济阳县,设立济南市济阳区。

2019年1月,原莱芜市行政区域整体划归济南市,设立新的济南市莱芜区、钢城区。

2019年8月,撤销茌平县,设立聊城市茌平区,山东正式告别“单区市”。

2020年6月,烟台市撤销蓬莱市、长岛县,合并为烟台市蓬莱区。

大城市已进入“无县时代”

“撤县设市设区”的城市也是越来越多,甚至已经成为了一股潮流。“县”一词其实在我国已经使用了2000多年了,如今“历久不衰”的局面却发生了巨变,因此很多人也都在猜测,难道“县”真的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了吗?

根据我国有关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底,全国共有1464个县,855个市辖区。经过多年的变化,到2019年,我国的县数量减少到了1323个,市辖区数量增加到965个。根据这一数据,10年取消了141个县,增加了110个市辖区。这些县似乎都被“改造”成了市辖区,并且这一数据还在不断增加。

就以去年来说,仅2020年一年,我国就批准了9个地级市的“撤县设区”,其中:邢台市撤销了2个县、芜湖市撤销了2个县、成都市撤销了1个县、六盘水市撤销了1个县、宝鸡市撤销1个县、漳州市撤销1个县、三明市撤销1个县以及1个县级市。

如果从我国的总体来看,一些超大、特大城市早已经进入了“无县时代”,四大一线城市以及武汉、南京等新一线城市早已实现了“无县化”。此外,一些大城市尽管仍管辖少量的县,但也逐步向“无县”状态靠拢,县的数量也在不断减少。

胶州顺利设区,将带来啥?

城市行政区划的调整正是需要以“大城框架”打破“小城思维”。

作为山东半岛龙头城市的青岛,需要进一步加强自身带动区域周边协调发展的辐射能力,而有着上合示范区、临空经济示范区、胶东经济圈一体化等多种战略机遇叠加交汇的胶州是最好的“利器”。

于青岛而言,胶州顺利撤市划区,一方面可以使得土地面积以及区域经济发展空间增大。另一方面,实施区划调整后,胶州可与中心城区融为一体,极大优化城市发展空间,促进各类要素合理流动和高效集聚。从外部来看,将有利于发挥青岛在胶东经济圈的辐射带动作用,形成多元互补、协调联动、合作共赢的新格局。

对于胶州来说,首先,撤市划区后,基础设施建设将纳入市级统一规划建设,可借力加快推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有利于更好统筹生产、生活、生态,统筹城市规划、建设、管理。

其次,市改区融入市区后,将获得城市名声、品牌效应延伸,吸引众多的投资者和买房置地者。

最重要的是,作为城市新增长极,借此机遇,胶州可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激发新旧动能转换的潜力,实现区域价值的迅速提升。

综合来看,撤市设区作为一种行政区划调整方式,可以实现“集中力量办大事”,对经济社会发展具有极强的引领作用。但在实际推进过程中,仍要避免恶性竞争、以偏概全。

对于“撤县设区”这一问题,专家也做出了解释,“无县市”化的目的也是为了扩大管辖空间,增加人口规模,在此之前,县作为独立的行政单位,区域经济格局都是由县域经济主导的,这样一来其实是不利于整个区域融合发展的。当一个城市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县的存在就会对其整个地区的发展产生一定的影响。

因此,“撤县设区”也是为了进一步推动我国城镇化的发展,可以让更多有潜力的城市更能施展拳脚,进一步扩容让各地做大做强,并且这也是城市化发展过程中所需要的。演化至今, 撤县已成为一些省会城市和地级市扩大管辖空间和增加人口规模的常规操作了。

专家介绍,撤县设区后能壮大城市的市辖区,有助于区域中心城市做大,增强增长城市发展空间,增强区域的凝聚力、吸引力。对地级市来说,希望通过撤县设区来扩权,吸收更多的资源;对县市来说,则希望成为大城市的市辖区后,获得经济发展的新动力。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