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消失的第3只豹子去哪儿了?寻豹工作已陷入胶着

2021-06-06 23:01 红星新闻阅读 (35717)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消失的第3只豹子去哪儿了?寻豹工作已陷入胶着

6月5日,距离杭州野生动物世界3只准成年豹子的出逃,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半月时间。

杭州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费跃忠5月10日在新闻发布会上称,该局已对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犯罪的杭州市野生动物世界的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张某全及相关责任人员共5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此前已有2只豹子被成功追回,然而直到现在,第3只豹子却仍旧寻不见踪迹。

“我们现在搜的这片区域,是真的没了(指豹子),队员们确实已经很尽力了,如果它仍在这座山上,哪怕是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以现在这种搜寻的细致度,我们也早闻到尸体散发的气味了。”富阳先锋应急救援队执行大队长占梁说。

他在手机上为红星新闻记者展示被划分为十个区块的一张卫星地图,这就是一个半月以来,队员们每天搜索的山头。

寻豹工作已陷入胶着。

6月的杭州,丛林中闷热潮湿,地面泥土又因为不时的落雨而变得泥泞湿滑。兢兢业业的巡山搜豹队员有人滑倒受伤,有人中暑,但无奈的是,持续的搜寻却丝毫不见有价值的线索。

搜救队员们不认为第3只豹子已经死去,也不认为它仍在目前搜寻范围内,但目前却没有关于第3只豹子下落的任何答案。

24小时制搜山

有队员中暑、踩到蛇

6月5日,在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旁边的一处宾馆内,红星新闻记者见到了集结在这里备勤的富阳先锋应急救援队队员们。

队长占梁说,最近搜救任务指挥部暂时不安排队员上山搜寻,一来是最近的雨水多,会冲刷掉之前搜索区里的旧脚印,便于留下新的脚印;二来过于频繁的人流也许会使得豹子藏起来,更不易被找到。他们近期在山下备勤,以便过段时间后再上山查看是否有新留下的动物足印等线索。

占梁

队长占梁告诉红星新闻,在执行这次任务前,指挥部给他们做了简单的培训,以了解豹子的生活习性和粪便、脚印特点。他们此前执行的巡山任务是24小时制:执行任务当天,早上8点在动物世界门口报到集合,然后出发进山搜索,主要搜寻内容是分辨动物的脚印和粪便;搜索队伍分为白班和晚班两队,晚班是从下午4点至深夜11点。

搜索区域为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后面的午潮山区域,这一区域有午潮山国家森林公园,区域中有部分无人区,且区域内植被密布,加之最近杭州天气炎热多雨,在森林中相当湿热,搜救队员们又必须穿着较厚实的队服防止蚊虫以及蛇、蚂蟥等动物的叮咬,“因此队员们踩到蛇、中暑等情况都是常见的事。”

李晓华是富阳先锋应急救援队的一名女队员,她今年5月5日刚加入这支民间救援队五,便遇上了上山搜豹这一特殊的任务。

回忆起参与这次任务的过程,李晓华依然很兴奋,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5月7日左右,刚加入先锋救援队一两天的她,看到群里在发通知,号召队员们自愿报名参与脱逃豹子的搜救任务,次日出发,“我就立即报名了,当天晚上回家我丈夫听说我要去搜寻豹子还挺担心,但是我一点也不害怕。”

但队员李金军告诉红星新闻,他已经参与二十多次搜豹任务了,却没有搜寻到过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先锋救援队从每天25名减至8人8犬

从5月8日起,这场搜山寻豹任务就拉开了序幕,只是没有人料到,这场搜索任务会持续如此之久。

先锋应急救援队的部分女队员

5月8日杭州市富阳红十字狼群应急救援队队员在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现场接受了媒体采访,该搜救队员表示,早上9点接到110通知,称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报警寻找外逃豹子,接到任务后10点左右赶到现场。据其介绍,约40位搜救队员,分8个小队,携带麻醉枪,抵达现场后立即展开搜救工作。经过4小时左右地毯式搜索后,发现了第2只豹子,搜救队员们将其围住并迅速进行麻醉并捕获。但第3只豹子却没了音讯。

杭州市5月10日召开新闻发布会称,5月6日该市林水局、公安局接到报警后,立即前往调查。5月7日深夜,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动管部经理马敬华供述称,实际上3只金钱豹逃逸事件发生在4月19日。

据媒体报道,4月21日抓获的第一只豹子,系富阳市受降镇东坞山村(位于野生动物世界北偏东1.87公里处)的一位女性村民发现。她在骑电动摩托车夜行时,发现路边有一头豹子,后被相关方面抓捕。此女性村民也被媒体报道为第一位发现豹子的村民。

被媒体报道为第二位发现豹子的人,是西湖区转塘镇龙门坎村村民祝某某,他曾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回忆了自己5月1日及2日两次在山上的茶园区域遇见豹子并在不到10米的距离内拍下照片的经历。

他告诉红星新闻,5月1日下午,他正在山上茶园里干活,他觉得自己被地上不平的东西绊了一下,抬头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动物,是什么动物我一时间还无法确定,再看一下像是一只豹子。”

祝某某当时心里很害怕,他一边后退一边摸索了一根木棍握在手里防身,在后退过程中,他又换了一根更粗的木棍,捡棍子的时候,那只疑似豹子的动物就站了起来,祝某某以为它要攻击,心想如果被这只豹子攻击,自己肯定是跑不掉、会被咬死,于是他拍下了这只动物的照片。

“我打不过它,要是被咬死的话,家人找到我,就知道我不是无缘无故死掉的。就是出于这个目的我才拍照的,不然我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去拍。”次日祝某某上山继续未完成的农活时,称自己再次遇见了疑似豹子的动物。

此后,搜救队的搜山范围亦将上述豹子出现过的区域都包含在内,但未发现明确线索。后再有媒体去接触前述两位目击村民时,均未能获得顺利采访机会。

红星新闻记者获悉,目前,一共有4支民间救援队轮流执行该项任务,先锋救援队的搜救人员人数已经从最初的每天25名队员减至每天8人8犬。在搜救任务最初展开时,这个数字更高一些。

“连从村民家逃上山的鸭子都找到了”

却还寻不见第三只豹子

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执业兽医师邹建强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目前外逃的金钱豹均处于未成年状态,饲养期间每日喂食解冻的鸡块为主,每顿2斤左右,野外生存能力差。

金钱豹为猫科动物,生性胆小、谨慎,一般昼伏夜出,捕食过程会隐蔽在高大的树丛、灌木丛中。据海报新闻报道,齐鲁师范学院动物学教授马金生称,动物园饲养的金钱豹,一般对饲养员没有敌意、比较友好,但是对外人可能会产生伤害,“尤其是小朋友,如果碰见了,不知道它(金钱豹)是什么东西,上前接触可能会被伤到。”

中科院动物所国家动物博物馆副馆长张劲硕曾对媒体表示,“(出逃的豹子)虽是人工饲养,但饥饿、精神紧张、恐吓围攻等,可能会导致应激反应,会有攻击人的可能性。”

占梁(右)和队员们

占梁告诉红星新闻,之前队上接到的任务多是以自然灾害引发的水上救援等行动为主,这一次豹子搜救任务确实比较特殊。占梁说,虽然之前自己也执行过多次搜寻驴友的任务,“但搜寻驴友时,你起码在山林里行径过程中,心里是踏实的,因为你知道那是一个在等待你救援的人,你的生命是安全的,但搜救豹子过程中充满了太多不可预见性,心理上的恐惧要大一点。”

占梁还表示,根据豹子喜夜间出没的习性,所以晚上上山搜寻的挑战更大,“上山的队伍分成5人一个队伍,当中每个人都有分工任务,一般为前面2个人负责开路,中间2个人负责观察四周,最后有一个人留尾。”

为了防止疏漏,指挥部将搜寻区域划分为10个区块,4支救援队每次轮换交替更换负责领域。“我们现在搜的这片区域,是真的没了(指豹子),队员们确实已经尽力了,如果它仍在这座山上,哪怕是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以现在这种搜寻的细致度,我们也早闻到尸体散发的气味了。”

李金军告诉红星新闻,5月中旬某日,在搜山任务执行过程中,快到山岗处时,他们突然发现了一片动物脚印,身边的猎犬也变得很激动,猎犬引领着队员们一路冲上山岗,“我们也很激动,来到山岗上,竟然真的发现有疑似动物的窝,我们立刻拍照传给指挥部。”李金军说,经过指挥部的动物专家辨认,最后判断是野猪窝而已,“当时大家挺失望,准备下山时已经深夜12点多,下山时我们还迷了路。”

富阳先锋应急救援队队员在搜寻豹子

“我们连山下村民家出逃的鸭子都搜到了,却还是搜不到一只豹子。”李金军说,队友们的搜山细致度,已经达到了不放过任何生物,甚至连山下村民家养的一只鸭子,逃到山上安家下蛋,都被搜救队员们找了出来。

占梁称,随着时间的推移,队友们也有一定的焦虑情绪,甚至有点灰心,“我们几乎都觉得这个区域内不可能有豹子了,但又有北京来的动物专家分析,说豹子还活着,我们现在也只能听从指挥部的安排。”

据媒体报道,此前搜索过程中,曾在搜索区内放出大量活鸡,并在9处豹子最有可能出现的点位布上红外监测设备进行诱捕。

富阳先锋应急救援队

搜救队本次任务花费已超五位数

队伍运作资金是最大难点

中科院动物所国家动物博物馆副馆长张劲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目前他比较担心第3只豹子的生存状况,它是亚成体,且在动物园长大,基本没有野外生存能力。要么隐蔽起来了,要么可能已死亡。

占梁告诉红星新闻,富阳先锋应急搜救队成立于2年前,是他与另外3个朋友一起成立的,大家都有参与应急救援队的经验,也热爱户外活动,所以有较完善的野外相关技能。占梁回忆,队伍建立最初只有20余人,后来慢慢扩大到了现在这样一支有120余人的队伍。

富阳先锋应急救援队队员在搜寻豹子

占梁说,对于这支队伍运作来说,最大的难点就是资金短缺。红星新闻记者询问后得知,本次搜豹行动,除去每位队员抛下手头个人私事的时间成本外,队伍所准备的防蛇咬的手套、手电筒、护膝护肘、棍子等装备,以及每次运送队员们的小型巴士车油费均需要自备,这些钱都是队上自行支付,目前花费至少已到五位数,“队上的钱基本都来自队员自筹和社会爱心人士的捐助这两个渠道。”

占梁称,资金的短缺让队员们在很多本可发挥作用的领域,受到钳制,“比如我们队上的搜救犬,我们想送它们去上培训学校,学习更多专业技能,但一学期3个月的培训费用就是3万元,相当高昂。再比如说一些专业救援设备,价格也是非常的高,我们队员们技术其实都有,就是装备缺。”

这支成立时间不长,却已参加过多次重大搜救任务的小型应急救援队,他们还在继续坚持着,向这座也许藏有第三只豹子的大山挺进着。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