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一片 风华百年|94岁老党员冯进宝:《渡江侦察记》讲的就是我们部队

2021-06-14 20:32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38314) 扫描到手机

文/半岛全媒体记者 肖玲玲 图/半岛全媒体记者 陆金星

虽然已经94岁高龄,冯进宝的身体依然很硬朗,精神头十足,回忆往昔岁月峥嵘,讲述清晰有条理,“我是1947年入党,介绍人是刘松达(音)和赵永伦(音)。”入党一个月后,冯进宝跟随部队南下做地下工作,躲过敌人的毒杀,参加过淮海战役,作为侦察兵到长江以南侦察过敌情……冯进宝告诉记者,电影《渡江侦察记》就是以他们侦察部队为原型拍摄的。

侥幸躲过国民党的投毒

在胶州市胶莱街道冷家庄初见冯进宝时,完全看不出他已94岁高龄,精神矍铄的他除了有些驼背,身体很好。1928年12月份,冯进宝出生在冷家庄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家里很穷,饭都吃不上。”日本兵的侵略,让大家都没有好日子过。这让冯进宝心里憋着一股劲儿。

1944年前后,“当时我们邻村有个姓赵的地下工作者,来找我问能不能去送个信儿。”冯进宝说,当时他也没多想,就跑了5里地帮着去送情报,“我胆子大,一点也不害怕。”就这样,一送就是一年多时间,他自己也数不清自己送了多少情报。

1945年,他决心参军,成为一名革命战士。因为表现积极,1947年,在刘松达(音)和赵永伦(音)的介绍下,他成了一名共产党员。他告诉记者,入党后,他还被安排到河北去学习了一段时间,没多久,就接到消息跟随部队南下去大别山做地下工作,“当时我入党还不到一个月。”他表示,入党是件非常光荣的事,这让原本就不怕累不怕苦不怕死的他有了更多勇气,带头冲锋。没想到,行军路上,他们遭到了国民党的暗算——“行军一天,休息的时候大家都会烧点水喝,结果喝水的都中毒了。”原来,他们的行踪被国民党发现了,“他们在井里下了毒。”当时,冯进宝因为水太热没敢喝,想着等凉了再喝,就这样躲过了一劫,“事情发生后,中央迅速派人过来救治,最终2人没救过来,其他人都慢慢恢复了。”

冯进宝告诉记者,经历投毒事件后,他们乘汽车来到安徽阜阳,“我们在那学军事、学爆破。”每天爬墙、钻洞、装炸药,棉衣都爬碎了。后来,他们百十来号人被集合起来,“首长派人来挑人,挑了不到20人,必须是共产党员,还得当了3年兵,身体情况必须达标。”冯进宝入选了,开始他并不知道会去做什么。“后来才知道是把我们调到司令部侦察队去了,穿便衣进行武装侦察。”

竹竿绑红布,长江传信

冯进宝回忆道,1948年正月十五,他们侦察部队出发去长江以南,“我们乔装成敌人、便衣、老百姓,或三人或两人一组去侦察,把长江以南的敌情侦察完毕。”到了4月份,他们便把侦察图放到竹竿筒里,绑上红布扔到长江里,“咱部队有巡逻的,看到有红布的竹竿就捞上来,把竹竿交给首长,看看里面的图,这样长江以南有多少敌情、有多少炮、设置在哪里,一目了然。”冯进宝告诉记者,电影《渡江侦察记》就是以他们侦察部队为原型拍摄的。

虽然是便衣乔装侦察,但危险还是不可避免,冯进宝笑言自己被抓过好几次,但他的表现却很淡定,“其实咱当兵的,只要别怕就行了。”他告诉记者,有一次侦察途中,他有点发烧了,一阵阵出冷汗,特别渴,就去村里找了点水喝,结果掉队了。谁知道出来后,正碰上三四个人,“他们背着大枪,问我是干什么的。”冯进宝说,一听说话口音他就觉得情况不对,遇上敌人的便衣兵了,“我就说我是病号,当时我的身体状况一看就知道生病了。”

当时三个人带着冯进宝往前走,他也不知道去哪,也没问,他就知道自己要赶紧摆脱当下的困境。“我就说渴了想喝水。”幸运的是,他们并没有无视他的要求,“当时两个人在街上等着,另一个人带着我去百姓家里讨水喝。”老百姓拿了一罐水给冯进宝,冯进宝两手捧着罐子没喝,心里盘算着该怎么跑,之后,“我把水罐往嘴边凑了凑,没喝,然后两手端着递给了这个便衣。”便衣把枪放一边,两手捧着水罐喝水,瞅准机会,“我用手一按腰间的枪,身子一转打了他一枪,拔腿就跑!”冯进宝说,他瞅准了门口有一条沟,里面有很多苇子,他便一溜烟钻了进去,里面的水有膝盖那么深,他也不敢动,静静地蹲在那里,“我听到那俩便衣说往西跑了,就追了出去,其实我就没动。”冯进宝笑着说,等外面没动静了,他就窝着腰往南跑了,之后还在谷子地里躲了会儿,等了等还没动静,他就接着跑,后来口渴得厉害,他便去老百姓家里讨水喝,结果又碰上国民党抢粮,“老百姓就把我藏在他们家牲口屋的草栏子里,我蹲在那里面,他又用筛子倒了麦糠到我头上,之后又把筛子扣在了我头上。”紧接着,外面的敲门声、拉牛声、抢粮声传了进来,“我在那热得汗如雨下。”一通折腾,又出了一身热汗,冯进宝的发烧反而轻了些,等国民党兵都走了,冯进宝也赶紧跑了出去,等到天亮,终于碰上了部队。

抗战中,百姓倾力支持

参加过多次战斗,令冯进宝最难忘的还是淮海战役,“我们部队先是去了江苏碾庄,打黄百韬兵团。”冯进宝说,当时黄百韬兵团要去徐州汇合,“国民党的精锐部队都在徐州,准备和我们决战。我们华东野战军全部参战了。”胜败在此一战!冯进宝说首长给他们开了大会,“首长说,这一仗,打胜了,我们就能过长江了,打到南京去,为渡江打开大门;打败了,我们就跑到渤海北喝海水去吧。我们都下了决心,一定打胜这一仗!”他回忆道,当时他们部队所有战士一天到晚连轴出击,“一天就吃一顿饭,吃什么呢?地瓜煮绿豆粥,一天喝一小碗。”条件艰苦,但没有人因此而退缩。

让冯进宝感动的,不光是战场上战士的浴血奋战,还有老百姓的倾力支持,“山东的老百姓都出动了,抬担架的抬担架,推粮食的推粮食……”老百姓给他们带去了煎饼,送去了希望。“粮食短缺,国民党也没有吃的,他们就杀马吃,我们这边一到饭点,就大喇叭喊着优待俘虏,缴枪不杀,国民党官兵成排成连地来投降……”冯进宝感慨道,解放战争的胜利,是全体中国人民的胜利。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今天,冯进宝坦言自己很满足,每月有养老金、补贴金,生活好了,儿女也孝顺,很有保障。“94岁了还活着,活得挺好!跟着党沾光,跟着国家沾光!”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