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深律动|资本之水激荡深圳,难道仅是因为有深交所吗?

2021-09-15 06:46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30988)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谭风敏

  在深交所金融博览中心,青岛第六批赴深圳体悟实训队队员们被一张老照片所吸引。那是青岛啤酒在港上市酒会的留念照——1993年7月15日,香港联交所一声锣响,青岛啤酒开创了内地企业A+H交叉上市的先河。历史光影记录下青岛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所描绘下的浓重一笔,那股敢闯敢试、敢为人先的激情穿越时空,点燃了实训队员的“心火”。资本之水是激荡城市发展的大江大河,正在全力打造世界创投风投中心的青岛,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渴求掌握资本力量的蓄力、发力之道,这不仅仅是实训队的重要课题之一,也“内化”于很多实训队员自发的学思践悟之中。以深交所为原点,他们用不同视角打量深圳这座傲居全球金融金融中心十强的城市……



青岛啤酒在香港上市酒会的留念照。

底层逻辑是资本运作,魅力源于IPO

  不可否认的是,家门口的深交所让深圳拥有了“全民懂资本,企业善用资本”的金融氛围。深交所作为创业者心中的“象牙塔”,承载了他们的IPO之梦。事实上,“善用资本、拥抱IPO”的价值理念才是深圳身为金融中心城的真正魅力所在。

  走在深圳市福田区的街头,一间厂房、一个LOGO,背后都有可能是一家上市公司。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深圳市共有364家上市公司,仅福田区就有68家。记者梳理四个一线城市A股总市值发现,深圳A股总市值10.4万亿元,仅次于北京的19.09亿元,超过上海的8.24万亿元和广州的2.25万亿元。“深圳市有1756万常住人口,上市主体过万亿,毫不夸张的说,在深圳市福田区,真的可以做到三步一家上市公司。”体悟实训队队员崔瑞民调研后表示。正是这种“拥抱资本”的价值理念,让深圳这座与北京和上海相比略显年轻的城市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姿态,闯入了无论历史底蕴还是经济基础都比它强数倍的城市群里,搅动了一池资本之水。



实训队临时党支部委员徐惠(左二)向记者们介绍深交所发展历史。

  远在千里之外的青岛企业家,也深受IPO热潮的吸引,积极拥抱资本市场。

  在注册制改革的春风吹拂下,青岛跑出上市“加速度”。2021年以来,青岛市新增上市公司10家,新增上市公司数量超过去年全年,占全省新增上市公司数量的近一半,在全国副省级城市中排第3位。目前,全市境内外上市及过会公司总数达到70家。7月30日,山东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发布《全省重点上市后备企业名单》,在503户重点企业中,青岛共有101户企业入选,成为最重要的组成力量。

  体悟实训队队员曹晓红对比深圳与青岛的上市环境发现,如何协同各部门,共同发掘和培育好数量众多的拟上市企业是青岛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她调研发现,青岛市各部门对上市工作进行了专门部署,但部门间的数据和信息库需要进一步打通。她建议,一是建立长效联席机制,由牵头部门定期组织联席会议完成信息共享;二是扩大山东省地方信息培育系统的应用范围,统一系统,定制化开发,为工信局、科技局、引导基金、国资委等部门开放端口;三是重点关注高新技术和智能制造领域,在产业升级过程中,通过强链、补链、延链等方式不断发掘和培育符合创业板或科创板上市要求的行业细分龙头企业。



实训队员曹晓红在深交所。

私募股权为初创企业注入“成长剂”

  城市经济靠实体,实体成长靠私募。如果说IPO是优质企业成长为龙头的“敲门砖”,私募股权则是高成长性初创企业发展壮大的“成长剂”。

  企查查数据显示,深圳市注册资本在1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存续企业有153.4万家。其中,融资轮次进行到天使轮融资的企业有1681家,进行到Pre-A至A+轮融资的企业有1443家,进行到Pre-B至B+轮融资的企业有329家,进行到C轮及以上融资的有155家,还有152.7万家未融资的企业等待资本赋能。

  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就是填补这个空白的生力军。私募股权基金主要投资未上市公司股权或上市公司的非公开交易股权;创业投资基金是专门投资在具有发展潜力以及高成长性公司的基金。因此,私募基金往往是高成长性创业公司项目的主要发掘者,也是扶持这些企业快速成长乃至上市的主要资金来源。



实训队员崔瑞民(左)在全景网路演大厅。

  “深圳的整个私募环境非常活跃,很多做PE/VC的私募经理在跟我交流时都表达了一个观点,在深圳找项目,一天不关注,就可能错过好几个上亿的好项目。”私募排排网董事长李春瑜表示。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官网数据显示,上海、深圳和北京私募基金管理人数量位居全国前三,分别达到4542家、4370家和4289家,数量占比分别为18.67%、17.96%和17.63%;基金管理规模上,上海46267.79亿元、北京41096.29亿元、深圳22942.98亿元,规模占比分别为24.37%、21.64%和12.08%。

  事实上,与数量和规模都在全国城市前三的深圳私募水平相比,青岛私募基金也可圈可点。对此,记者选取了深圳、宁波、青岛、长沙、苏州和郑州六个城市的私募基金收益率进行比较,据私募排排网不完全统计,6市的私募基金今年以来收益率超过100%的有15家,只有深圳和青岛两市的私募基金在榜。其中,兆德基金(青岛)以236.5%的收益率排名第二,青鸾资产(青岛)以170.8%的收益率排名第六。



  体悟实训队队员调研发现,私募基金运作可以分为“募、投、管、退”四个环节,即募资、投资、管理和退出。深圳的私募基金环境能够如此活跃,其“募”和“退”方面的优质做法值得借鉴。

  “一要加强投资者教育,培养居民的财富管理意识。”体悟实训队队员于鸿坚认为,青岛不缺好的创业项目,关键问题是要拓宽资金来源。深圳有一个特点是全民财富管理的意识很强,高净值人群会选择公募基金、私募股权、信托等多种形式理财。反观北方城市,高净值人群的资金多数投资到银行理财或者房地产领域,对私募和信托的接受度不高。因此,提升居民接受度成为私募发展必须要打通的关节。

  “二要招引更多私募基金入驻,打造良好的金融环境。”走出深交所大门,记者能清晰地看到东侧的太平金融大厦和基金大厦,南面是投资大厦、投行大厦和时代金融中心。而在福田区的任意一个街头,记者都能看到写字楼上“xx基金”和“xx信托”的标识。于鸿坚认为,即便是足不出户的普通市民,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也会在认知中刻下“私募理财”的烙印。

  “三要建立健全产权交易平台,保证私募基金的退出机制。”私募基金的退出方式有IPO退出、并购退出、股权回购退出和清算退出四种方式,于鸿坚调研发现,深圳有完备的产权交易平台,除了深交所作为场内产权交易平台,还有深圳前海股权交易中心作为场外的股权交易平台,可以支持 IPO退出和股权回购退出两种形式,以提升私募股权基金的资金流动性。

实训队员于鸿坚(左)从私募排排网董事长李春瑜手中接过荣誉证书。

用活公募基金,孵化上市公司

  作为金融行业的标杆,公募基金行业被誉为金融行业“皇冠上的明珠”。公募基金公司盈利能力较强,2020年全国公募基金行业营业收入超千亿,达到1074.08亿元,净利润达到374亿元。

  体悟实训队队员罗东表示:“公募基金会为一个城市带来源源不断的资金流、信息流、人才流,这也是为何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都会积极吸引公募基金管理公司落户。”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深圳辖区共有公募基金管理公司31家。全国前十的基金管理公司中,深圳有4家,分别是博时基金、南方基金、招商基金和鹏华基金。2020年,深圳辖区基金管理公司累计实现净利润81.53亿元,较2019年增长69.93%。其中,净利润在5亿元以上的公司有6家,净利润在1亿元至5亿元之间的公司有8家;基金公司管理基金总规模8.13万亿元,较2019年底增长34.47%。

  与私募相比,公募基金行业准入门槛更高。截至2020年底,全国也只有132家公募基金管理公司,14家获得公募资格的资产管理机构。深圳公募基金取得傲人成绩的秘诀是敢于创新。正如私募排排网董事长李春瑜所说:“在深圳搞金融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没有人关注你能做什么,他们只关心你敢做什么。”

  敢为天下先的深圳,为公募基金的发展注入了强大的创新基因,基金行业首只保本基金、首只债券类基金、首批QDII基金、首批FOF基金、首批养老目标基金、首批战略配售基金、首批科技创新主题基金、首只黄金ETF、首只REITs基金等,都少不了深圳基金公司的身影。结合青岛公募基金的发展实际情况,实训队员们认为,2020年4月至今,创新型REITs基金仍在试点期,公募基金公司和公募基金产品是唯一架构主体和最顶层产品载体,青岛可以抓住公募基金业发展在北方排在前列的优势,通过这一创新型的金融工具最大程度地服务于地方基础设施建设。

实训队员罗东(右)在走访企业。

  在基金行业认为最难的公司治理创新上,深圳基金公司也成为先行者。2008年,南方基金香港分公司——南方东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获得证监会批准成立,成为行业首家走向海外的内地基金管理公司。前海开源基金是行业较早进行股权激励的公司之一,这一机制被写进了发起人协议与公司章程。

  从接连成功招引公募基金公司的势头来看,青岛有能力复制深圳在公募领域的发展路径。2020年4月28日,落户李沧的兴华基金取得营业执照,作为青岛首家、也是全省第一家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正式启航,青岛成为继北京、天津之后北方第三个拥有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的城市。2021年5月20日,新沃基金正式从上海迁址青岛,落户崂山区。目前,青岛市市北区正在接洽中晟基金,中晟基金也承诺,未来如果成功落户市北区,公司将围绕区域经济优势,在青岛主导建设和发展“区域企业上市融资孵化基地”,以IPO上市、并购重组等方式打造一批境内外上市公司,助力地方实体经济发展。

  罗东认为,青岛可以通过一家公募基金公司的落户完成整条产业链的招商引资,充分发挥公募基金公司落户所带来的金融辐射效应,带动一批基金行业内的顶尖高级管理人、投资经理、产品经理、行业分析师、风控师等高端人才齐聚,进而孵化企业上市,助力实体经济发展。

深圳证券交易所。

用PE/VC投资人的眼光看企业

  “深圳不愧是金融中心城,就连扶持企业,都有一种PE/VC投资人挑项目的架势。”直到走出位于深圳市南山区的写字楼,体悟实训队队员于鸿坚仍难以平复心中的震撼。他刚刚对一家初创企业完成走访调研,这家企业创立没多久,甚至财务报表上的净利润一栏尚未转正,却享受到南山区政府特批低价租用一层写字楼的扶持政策,租金价格是一个月50元/㎡,且5年不会涨价。

  “办公区租金往往是轻资产初创企业的一项重大支出,这样的价格在青岛都难以租到合适的写字楼,何况是寸土寸金的深圳。”于鸿坚认为,深圳敢投、肯投的意识给予高成长性的初创企业成长的沃土。

  由于创新属性,深圳的发展没有标准化的模式,或许无法被完全复制,但是它挑选企业的独特眼光值得参考。“银行做贷款,是历史的眼光;PE/VC做项目,是发展的眼光。”深圳最大的特点是用投资人的眼光去看企业,不查利润、不看账面资金,不掣肘于风险指数,只看企业的成长性和潜力,从而扶持了一大批高成长性但尚未盈利的初创企业迅速发展。

  于鸿坚认为,政府挑选值得扶持的企业,目的是发展产业,鼓励实体经济,实现地区发展和共同富裕,资本却是逐利的,两者有本质的区别。从投资的角度来看,深圳大力扶持的企业都是顺潮流而动的,比如大数据、半导体、芯片、新能源、高端制造、生物医药、医疗器械等。

  但是,这类新兴的高新技术企业往往处于成长初期,技术红利尚未显现,往往会让厌恶风险的保守型投资者错失机遇。扶持此类企业,提升资金的风险承受能力是关键。2007年,深创投在深圳市政府的支持下,开创了政府引导基金市场化发展模式。深创投不再仅仅以自有资本金进行投资,而是在各地设立政府引导基金,与各地政府联手进行投资,这一模式很快“风靡”起来。政府引导基金市场化一方面可以为各地政府增加税收,解决百姓就业问题,促进企业的扩大再生产;另一方面,深创投可将更多优秀项目收入囊中。


深交所1990年4月18日发行的第一张股票。

  青岛市第六批赴深圳体悟实训队临时党支部委员徐惠在实训中发现,在深圳,国有资本已经成为了引领创新发展的先导性力量。以深投控等为代表的国资力量,通过实施战略投资、抓住资本脉络、投向“全国标的”、整合“全球资源”,赚取“域外利润”。她感悟到,面对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蓬勃兴起,市直金融企业的价值所在,不仅是自身的稳健与盈利,更应该从“创新驱动发展”的战略出发,变换思路方法,大力扶持科技型创新企业发展,实现“价值溢出”。

  青岛市第六批赴深圳体悟实训队临时党支部委员纪玉水表示,来深圳学习,就是要学习深圳改革创新的精神、打破条条框框的勇气、培树市场化法治化的思维。只有正视差距,才能明确目标;只有大胆闯试,才能进位赶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