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鸡西的江志新千里寻亲 “山东纵队65团”成关键线索

2021-10-26 06:33 大众报业·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68534) 扫描到手机

江志新身在黑龙江鸡西市,寻找爷爷在即墨老家的埋葬位置和遗骨一直未果,寻求帮助。 受访者提供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王永端

“找到爷爷的遗骨,不仅是父亲的遗愿,也是我和儿子终生的夙愿。”今年51岁的江志新,身在黑龙江鸡西市矿业集团,2019年、2020年两次从鸡西市回到即墨老家,寻找他爷爷的埋葬位置和遗骨,但一直未果,如今他拨打半岛新闻热线96663寻求帮助。据他介绍,“爷爷是地下党成员,1941年前后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找到遗骨埋在哪里,也成为我和家人多年的夙愿……”

爷爷被敌杀害

同村收养遗孤

如今51岁的江志新,身在黑龙江鸡西市矿业集团,但老家却在如今的即墨区段泊岚槐树沟村。“我尽管出生在鸡西市,但这些年一直没有忘记老家。”江志新说,“我多次带孩子回即墨祭拜世祖,看望族人长辈以及同辈。”

在江志新的印记里,爷爷和父亲的身世如谜一般。

“父亲江崇福,20多岁时为了讨生活,从老家即墨前往黑龙江挖煤,之后在当地安家娶妻。”江志新说,他在少年时没有爷爷奶奶看护,身边只有父亲和母亲,“我直到中年,父亲才告知了我们江家的身世。”

“父亲说他3岁丧母,6岁丧父。”江志新说到这时有些哽咽。

“奶奶是生病去世的,爷爷是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后掩埋的。”江志新介绍,“1941年前后,爷爷江敦铭被杀害时,父亲只有6岁多。”

江志新说,“国民党反动派杀害我爷爷,因为他是共产党队伍里的地下党成员,后来被敌人发现了这个秘密,将年仅30岁的爷爷杀害。当时和爷爷一起被杀害的,还有槐树沟村名叫江敦魁的地下党成员。”江敦铭和江敦魁被杀害后,国民党将两人就地掩埋。

江敦铭遇害后,仅有6岁多的江崇福成了孤儿。一个6岁的孩子没有了爹妈,同村一户人家收养了江崇福,并一直将他收养到成人。

多次回乡寻找

“65团”成线索

岁月更迭,江崇福虽然在黑龙江省鸡西市安家,但是也曾返回即墨寻找父亲的尸骨,可惜未果。江崇福到了古稀之年,最大愿望就是找到父亲的遗骨,最终成了遗愿。

“父亲去世之前,一直念叨着要找到我爷爷的遗骨。”江志新说,“父亲还告诉我,让我有生之年再回老家寻找,帮他实现这个遗愿。”就此,江志新近年来多次前往老家——即墨区段泊岚槐树沟村。

如今的槐树沟村江氏人口众多,江志新的同族人也众多。

江志新一方面回家乡探望族人,一方面希望帮父亲完成遗愿。江志新说,“在回老家寻找爷爷掩埋地的过程中,听说同时被杀害的江敦魁的遗骨早年前已被其后人找到并重新埋葬,而爷爷的遗骨至今未找到。”

尽管没有找到爷爷的遗骨,但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多次向江志新回忆过江敦铭和江敦魁被杀害埋葬的情况。“爷爷被杀害了,我们曾到当年收养父亲的族人墓上祭奠。”江志新说,“身为孙辈的我,同样难以忘记父亲早已去世的再生父母。”

“到墓碑前祭奠再生父母,也是父亲的遗愿之一。”江志新说,江敦铭那辈的老人都已经去世,但后辈还有一些知情者在世。他在返乡寻找遗骨的过程中,获知爷爷当年所属部队是“山东纵队5支队65团”。

对于这支部队,江志新了解得很少。“山东纵队5支队65团”是一支怎样的队伍?

半岛全媒体记者查询发现,网络上有关于65团的只言片语,一篇由袁玉坤所作的“从即墨走出去的65团,后来怎么样了”提及:八路军山东纵队5支队65团是一支从即墨走出去、以即墨人为主组建的队伍,是抗战初期即墨贡献给胶东根据地的唯一一支武装力量,是胶东根据地六大主力团之一。”此外,可供查阅的65团的史料少之又少。

如果您有关于江敦铭的更多线索,欢迎致电96663联系本报。

曾埋在平度三合山,烈士墓地如今在哪?

已经68岁的市民李自强,寻找烈士叔叔李明亭的墓地。“我的老家在平度市古岘镇二里村,叔叔的名字叫李明亭,族谱上的名字为李明廷。”

李自强介绍,李明亭1947年参军,后在平度的一场战斗中牺牲。“我多方查询得知,叔叔牺牲后埋在平度三合山。”李自强说,后来从平度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查询得知,当年埋葬在三合山的烈士遗骨已经迁移到平度市烈士陵园。

李自强曾到平度烈士市陵园寻找,并没有找到叔叔的墓碑。“在烈士陵园发现了一些无名烈士墓。”李自强说,陵园管理方告诉他,这些无名烈士墓里可能有他叔叔,但具体是哪个墓,现在难以判断。”

“很希望确认叔叔的具体墓位。”李自强说,“那样我们也好逢年过节前往祭奠。”

线索征集

半岛全媒体已发起“为烈士寻亲,帮英雄回家”公益活动,向全社会征集线索,为烈士寻找亲人。如果您有相关烈士的亲人线索,认识他们的后人,或者您愿意参与我们的寻亲活动,欢迎拨打半岛热线96663,或者在半岛新闻客户端留言联系。同时,岛城启动“为烈士寻亲·让忠魂归根”专项活动,青岛市为烈士寻亲专线电话:0532-8386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