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调查 | 三胎红利 遭遇一“嫂”难求!家政公司:人难招、人难管、人难留 亟待制度完善

2021-12-02 07:14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83594)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半岛调查 | 三胎红利,遭遇一“嫂”难求!家政公司:人难招、人难管、人难留,亟待制度完善……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钟迎雪

“揉揉小肚子,宝宝吃饭香又甜……”月嫂张兰在给婴儿涂抹润肤露时,轻柔有序地抚摸着婴儿的前额、下颚、头部、胸部,还时不时与宝宝交流,用娴熟的动作轻轻地给婴儿翻身,一个简单的婴儿抚触过程竟用了十几道工序,新手宝妈代女士在一旁认真地学习着,这已经是她换的第二位月嫂,令她意外的是,在这之前,找个好月嫂成了她的“难事”。

11月29日,山东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二次会议在济南召开,审议《山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修正草案)》等七件地方性法规修正案(草案)》的议案,拟延长陪产假、新设育儿假,面对三胎红利政策,月嫂市场却缺口大,为何找个好月嫂更难了?

雇主难“满足”

“新手爸妈要做的功课太多了,有经验的月嫂能帮我分担很多。”代女士说到这,眉头紧皱。代女士是一位90后宝妈,生产半年前通过自己嫂子家的月嫂介绍,找到了李女士做月嫂,因为是熟人介绍,双方就没有签订用工合同,也没有查看李女士的证件。代女士直接定下了用工两个月,给李女士转了一千块钱定金。

“她跟我说自己会催乳,但是说我这个母乳少,催也没有用;说喝奶粉要拍嗝,吃母乳不用拍嗝;图省事不给宝宝做抚触;干了不到一个礼拜,提出来跟我们家借钱,让我微信转账三千给她,我微信没有那么多钱,就非让我对象转过去;硬是推销蛋白粉,净水器,让我办卡”,代女士说起这事来一脸无奈。

月嫂李女士在代女士家中工作一周后,其种种表现让代女士心生疑惑,特别是母乳问题,代女士找到了专业的催乳机构,了解到是产后没有及时开奶导致母乳量少。“催乳师第一次来的时候,她坐在我身边盯着看就心虚了,自己明明不会催乳,谎称会催乳,这不是耽误事吗?”代女士很生气,令代女士意外的是,没想到第二天,月嫂以家中老人生病回老家为由离开了。随后代女士通过家政公司寻找月嫂,安排了三位月嫂上门面试,代女士每次都让来面试的月嫂给宝宝洗澡,动作熟练与否,一下子就看出来了。经过几天面试,代女士对月嫂张兰很满意,双方签订了两个月的合同。张兰不仅有各种证书,还会催乳、按摩等,可以定时帮助代女士放松身体。

“先小人后君子,先把要求定好,这样才能有保障”,代女士的母亲说。托熟人找月嫂,碍于情面,没有合同协议保障,如果产生问题,没人负责。

“找一个满意的月嫂就像结婚前订酒店一样,甚至提前半年都不一定能订到十分满意的,特别是预产期临近春节的宝妈,拿出翻一倍的工资不一定能找到。”距离预产期还有两个月的周女士说出了自己的苦恼。

“要有眼缘、有经验、够专业……现在很多家庭,面试完3位育婴师都很难签单,以前是找保姆看孩子,现在好的月嫂和育婴师十分难找,对于一些客户的用人要求,我们也是想尽力满足,好的育婴师在‘户上’,很难‘下户’,我手里的育婴师单子现在排了十几个,都在招人”。据崂山区某家政公司业务员李艳介绍,育婴师与月嫂不同的是,月嫂一般只干26天或者是42天,但是育婴师一般都会在“户上”最少半年甚至更长时间地带孩子,所以很难一下子找到合适的育婴师。将育婴师与普通保姆相比,前者更有含金量,育婴师在婴儿早期教育方面,特别是动作技能训练、智力开发、社会行为及人格培养等方面,都更专业。白班普通育婴师月工资最低五千块钱,住家育婴师能够达到一万五,甚至是更高,视文化水平而定。虽然很多地方都延长了产假,但是很多年轻宝妈还是选择找育婴师一起照看孩子。

只有母亲和孩子,真正分享过心跳,在孩子和工作面前,很多年轻母亲有了更理性的想法。

“大儿子五岁第一次坐飞机,老二才五个月就坐飞机了。”曲女士就职于世界五百强企业,目前大儿子正在备战中考,而她三十六岁意外怀了二胎,由于工作时间弹性大,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曲女士选择生下二儿子。10月休完产假恢复工作后,曲女士为了能坚持给孩子母乳,又要兼顾工作,只好全家出动,丈夫带着五个月的小儿子一起陪着去广州开会。“好在公司足够人性化,能够让我居家办公,有重要会议和培训的时候,我也一定会按时到场。”作为职业女性,曲女士身边不乏二胎家庭,大多数宝妈会选择先陪伴孩子成长,尽管已经有了双减政策,大儿子不用上很多辅导班,但是关于三胎,她表示几乎没考虑过。

曲女士带娃外出

“我是宁愿自己辞职看孩子,也不想孩子被一个陌生人陪伴长大。”曲女士表示,在权衡事业与家庭之间,不得已要做一个“中和”,这是对于女性的考验,特别是没有老人看护宝宝的家庭,找育婴师看护孩子,也是一种无奈之举,据调查显示,七成以上的职场女性倾向于在产后回归职场,却又因为宝宝的看护问题,又有近四成女性选择做全职宝妈。

曲女士给宝宝进行按摩

公司难“匹配”

近几年,月嫂行业的市场需求一直处于增长状态,三胎政策放开后,并没有迎来井喷式订单增长,但是业内人士明显感觉报名培训的学员比以往多了两成,但是,客户很少看中新手月嫂。市南区一家家政公司负责人万女士说,现在年轻人的文化层次和认知水平较高,与老一辈不同,年轻宝妈宝爸更加相信科学喂养理念,另一方面,这一代年轻人多为独生子女,经济水平和生活条也有显著提升。而客户群体也趋于年轻化,80后生二胎的也有,但是并不多,90后正值生育高峰,25岁至28岁的宝妈最多,最年轻的也有00后。

“现在可谓是‘三难’:人难招、人难管、人难留。我们家政公司作为中间人也是很难做。”万女士告诉记者,人员流动性太大了,这个月这个店,下个月另一个店的单,家政公司很难给月嫂实现缴纳社保,以前还是到店里面谈比较多,现在很多月嫂、育婴师会通过招工群私下接单,因此 65%的家政从业人员在一个公司工作时间不超过半年,目前他们店里存档资料的月嫂有三百多位,但是真正接单正常的不到70人。同时,家政从业人员年龄也普遍偏大。多家月嫂公司网站显示,月嫂以60、70后为主,基本无30岁以下的月嫂。育婴师也都集中在40岁以上,很多都是保姆转行的。

家政公司人员发布线上订单

“雇主要求除了育儿、膳食搭配等服务,还希望育婴师能掌握早教、外语等技能。而家政人员一般文化程度较低,很难掌握这些专业技能。现在的月嫂和以前的月嫂也不一样了,月嫂和客户的匹配度更低了。”50岁的赵艳已经干了6年的月嫂,今年5月份和合伙人开办了自己的家政公司,平常要组织新手进行培训,采用线上直播课和线下实操相结合的方式,在线下实操课程中,赵艳也会帮助解答新手月嫂的问题。赵艳拿出手机上的课程视频一边翻看一边讲解,“现在把老师的课程做成短视频,学员随时随地学习观看,这样也能帮助学员在实践中更加扎实。”赵艳表示,月嫂理论学习仅是一方面,必须通过大量的实践才能成为一名好月嫂。新生儿家庭是很难将孩子交给一个经验为零的月嫂来的,所以一半以上的新手学员很难做到拥有大量实践经验,这就导致新月嫂练不出来,不够成熟,老月嫂又总是满单。

家政公司人员发布线上订单

“现在的宝爸宝妈都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越来越重视孩子的科学喂养、早教等,与传统的找个保姆看孩子完全不一样。”六年下来,赵艳深有感触,其实月嫂、育婴师是一个持续学习的过程,也是一个输出教育的过程,特别是对于一些高需求客户,不仅仅只是对孩子进行早教,还要讲解给宝爸宝妈如何护理婴幼儿,月嫂只有不断学习才能满足这些高需求客户家庭的需要,但是月嫂年龄集中在40岁到50岁之间,年龄高,文化水平一般,这就导致了学习能力较低,再者南北方差异很大,北方月嫂年龄较高,而南方,甚至没有结婚生孩子的小姑娘就去做育婴师。

育婴师订单供不应求

“以前能成单子就好,可现在接单更谨慎更理性,不然客户找上门就是砸口碑”。从月嫂身份到家政合伙人,赵艳不仅要考虑宝妈家庭的需求,筛选优质的月嫂介绍给客户,还要考虑月嫂、育婴师的能力匹配度,以及后续客户资源的拓展,她感觉这比单纯做月嫂难了很多。

难辨“真伪”

“身份证、健康证、技能证书是上岗前必备的三证,身份证是用来核查是否有犯罪记录的,健康证是保证无传染疾病的,甚至连幽门螺旋杆菌都不能有,技能证书一般包括母婴护理师证、催乳师证等,在专业机构参加培训并考核通过后就可以取得。除此之外,我们还要求必须是有过生育经验的,这样才能对客户多一些理解和包容。”赵艳告诉记者,在正规家政公司中,对月嫂的条件审核比较严格。

保姆殴打老人、月嫂虐待婴儿等现象屡有发生。据不愿透漏姓名的业内人士介绍,保姆门槛并不高,只要有身份证,能正常交流,会做基本家务,大多都能上岗,甚至连健康证都不是必需的。月嫂相当于是在保姆会做家务的基础上,照顾产妇,做营养月子餐,护理新生儿等,面对庞大的母婴市场,很多保姆选择培训后变身“月嫂”,这属于“速成”月嫂。个别家政公司为了业绩,甚至会帮忙“包装”家政人员,虚加月嫂、育婴师工作年限,普通客户很难一下子辨真伪,特别是新手宝爸宝妈。

曾在家政公司担任高层管理人员的王月透露,现在青岛市场上很大一部分月嫂都在做私单,就是不走公司,客户互相介绍。这样可以躲开评级限制,避免月嫂公司20%-30%的提成,每月最高能拿一万三四。

月嫂王女士以往工作照

王月表示,据她所知,不同公司培训时间并不同,可能是一周时间,也可能是一个月,培训完就能拿到母婴护理证。而且会有很多发证机构,甚至可以花钱买证。

月嫂王女士以往工作照

“有人只是在一家家政机构上了五天课,简单的理论学习后,就拿到了月嫂证,但培训中学习的东西并不全面,不能完全适应月嫂工作。实际上,即使新手培训一个月拿到月嫂证也不能直接做月嫂,只能从育儿开始做,培训中虽然有实践操作,但婴儿模型和真正的孩子还是有区别。”王月说,至于出现月嫂虐待婴儿的事情,这和月嫂的个人素质、教育、经历都有关。毕竟是小概率事件,不能代表所有家政工作人员。

月嫂难提升

时代变了,宝爸宝妈年轻化,长辈年轻化,对此,月嫂们面临的难题更多了。

“以前我给小孩洗澡或者是按摩,家长一般都是在一旁帮忙,但是现在家长会提出一些问题,甚至会难倒我”。 已经从事月嫂工作七年的曲萍告诉记者,自己每年接8户,以前经常有宝妈跟老人观念不一样的情况,比如在孩子的运动发展方面,宝妈想给宝宝锻炼一下,老人怕孩子太小,过度拉伸对孩子不好;宝妈想给孩子用尿不湿,老人觉得尿布更好等问题。自己便要当“和事佬”。现在这种矛盾明显少了,就连“催生”都少了,因为很多长辈乐于学习,能接受新事物,也经常提出一些问题。很多老人会通过手机app上的育儿软件,短视频等学习一些育儿知识,小到辅食的添加顺序,感统训练的方法,甚至陪着孕妇去上一些母婴公益课堂听课,因此,对于月嫂的技能要求更高了,为了不被市场淘汰,曲萍便抽空看一些育儿课程,拓宽自己的知识面。

幼儿正在进行拉坐练习

“50岁的年龄在月嫂当中属于比较高了,学习能力跟不上就很难面试签单。如果拿出专门的金钱和时间再去培训提升的话,就影响了基本的工资收入,一个月最少损失七千,很少有月嫂有这种观念。”曲萍补充道。

“生活卫生习惯、饮食习惯……很难立马磨合好,因为关乎到小孩,家长都比较谨慎,挑剔。”干了3年的月嫂顾女士告诉记者,与保姆所承担的简单家务相比,母婴护理有很多细节要注意,所以也偶尔会跟雇主产生误会,摩擦等问题,当初跟自己一块学习的同批月嫂,现在已经有一半不再从事月嫂工作了。

“黑名单”难执行

记者通过调查发现,虽然早在2016年,国家推出了《家政服务月嫂生活护理服务质量规范》和《家政服务机构等级划分及评定》两项国家标准,但这两则标准只是行业规范性文件,尚未上升到法律层面,无强制性要求,也未明确行业监管的主体部门,“有标准难落地”成为一大现状。据山东鲁宁律师事务所张岩律师介绍,每年他们都会接到家政人员相关的案件,从家政公司角度来看,既然是收取费用提供服务,就应该负起责任来,切实做好从业者的资格审核工作,对于有不良记录的家政人员,要如实记录,如实告知。在相关纠纷、案件发生之后,理应承担起平台的责任。如果再不加强从业审核和监管,恐怕类似的悲剧仍然难以避免。

张岩提到,月嫂与雇主之间的法律关系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家政公司以公司名义与雇主签订合同并由月嫂提供服务的方式。一种是雇主通过中介公司或者熟人介绍,聘请到家做月嫂。前者属于家政服务合同关系,通过合同法来调整。即如果家政公司以公司名义与雇主签订合同并由月嫂提供家政服务,月嫂在提供服务的过程中给雇主造成损失的,应由家政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后者属于家庭自雇保姆,雇主和月嫂之间是雇佣劳动关系,发生纠纷适用民法和合同法相关规定。雇主通过家政公司聘请月嫂时,应尽可能选择正规的家政公司,并对月嫂的工作经验、工作能力、技能有较多的了解后,签订相对较为详细的服务合同,规范双方的权利和义务。而通过中介公司和熟人介绍聘请月嫂时,就要更加谨慎。应当进行多方面的了解并在服务过程中及时沟通,加强监督和管理,发现问题要及时处理,问题较为严重时要尽快解除合同关系,就赔偿问题协商解决,如果达不成一致意见,可以诉诸法院,依法维权。

“我第一次找中介帮我介绍月嫂的时候,他们就告诉我有两位月嫂资历比较老,但也被投诉过好几次,建议我再等一等。”二胎宝妈王女士在两家中介公司找过育婴师,对此她深有体会。在很多人眼中,家政行业的规范不能光靠企业自律,不妨通过行业协会等组织,对企业进行指导、监督,帮助审核家政从业者的资格、经验。在更大范围、更长时间段以内联网记录从业者的经历,解决家政人员流动性大、难以管理的问题。对其中品行尤其恶劣的,建立起“黑名单”制度,严格准入门槛,完善管理制度。

其实,制度的完善也许不能完全杜绝“家政”变“家贼”,但却可以很大程度上减少这种可能性。

(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