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卖出170辆保时捷,我是这样做到的……

2024-01-25 20:16 半岛都市报·半岛新闻客户端阅读 (68948)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谷朝明

连日来,“青岛女销售一年卖出170辆保时捷”的话题火遍全网,吃瓜的人关注的是“美女”“陪客户吃饭”;业内人关注的是豪车的销量和车市经济。

那么,火热背后的事实究竟如何?年轻的女销售如何做到这样的业绩,又有哪些销售秘籍?网传的信息到底是真是假?成为销冠还会有哪些压力?带着这些问题,《听·见》栏目面对面采访了事件当事人——青岛保时捷中心的销售顾问牟倩文。除了回应上述热点问题,牟倩文也道出了自己10年来的从业经历,以及在家庭和事业之间如何权衡的种种问题。

年入300万被夸大了数倍

我叫牟倩文,烟台人,今年33岁。早前我在北京上学,读的是企业管理专业,之后在北京工作了10年。因为我丈夫是青岛人,所以2018年我来到了青岛,入职的工作就是青岛保时捷中心的销售,到现在已经6个年头了。

“女销售一年卖170台保时捷”成了最近的网络热搜。平均两天卖出一辆豪车,她凭啥能有如此成绩?美女销售外貌出众,是不是为了业绩会和客户暧昧?一年狂赚了300万,成为人生赢家?一时间,各种疑问和置疑纷至沓来。

或许因为“美女”、“豪车”、“擦边”等关键词让这件事在网络上大火。实际上,早在一周前,我在小红书和抖音上发了自己VLOG的“工作总结”:“一年卖出去170台保时捷,拿下公司当年的销冠!”最初只有车评人或是行业的大V关注这个事,当时也是从较正面和行业前景的角度分析,没想到在抖音等平台发酵之后,会如此火爆。

销量170台是一个很准确的数字,年收入300万元则被夸大了好几倍。我的真实收入没有超过100万元,也就是几十万。我不太清楚别的同行的收入,但感觉自己在青岛车圈应该是天花板级别的。

关于陪客户吃饭、每卖一台保时捷就会离职一个销售等话题,说得比较过分。这几天我回想了一下,过去这一年,我真的没有陪客户出去吃过一次饭,可能只有在中午,有客户来看车,我会给客户点餐,然后在单位里吃。我们做销售的下班时间,基本上都在晚上7点左右,时间上也不太允许。

2023年青岛保时捷的总销售量约在1000台,我一人成交的170台约占了17%。即便放在保时捷销售体系里,年销170台也绝对可以称冠,在北京或者山东省周边,170台应该是第一名这个量级了。我们车行的其他销售,有的也能达到100台,有的则是几十台。

没有走捷径,靠啥做到如此业绩?很多网友这几天来我直播间取经。我总结了三点:第一,我的首次接待会比较好,客人会觉得我亲和力比较强,比较专业,再加上我还挺能交谈,所以他们对我的印象比较不错;第二,是靠老客户介绍,拿2023年销售来说吧,三分之二的销量都是来自老客户;第三,是靠新媒体,我经过尝试之后发现,新媒体上的确会有客户,有近15%的销售量来自小红书和抖音平台。

销售是碗青春饭

别看现在我是销冠,是别人眼里的业务能手,其实我也是从小白走过来的。没成为销冠的时候,我的目的是要活下来,是想着活在青岛保时捷中心。我从2018年入职,虽然之前在北京也是卖车,但是我的客户群体都在北京,在青岛可谓从零开始。

那时候真的觉得,卖出一台车都很难,解决办法只有一点一点地学习。比如别人在谈客户的时候,我就偷偷跑到旁边去听,听其他销售怎么和客户沟通,如何介绍车的性能。我还会到微博或者是汽车之家等专业的自媒体去学习,也参加过厂家的一些正式培训,才逐步有了现在的积累和沉淀。

火了之后,很多人开始扒我的老底,到小红书和抖音上看我之前发的视频。

“擦边”是一个美女在网上快速博取流量的方式,虽然我是女生,也有一些所谓的颜值优势,但我在网上展示的,绝大部分都是我的产品和获得的荣誉,并没有任何关于“妩媚的身材”或是“性感”等擦边的内容。

擦边是好还是坏,我不去做太多评价。但是我觉得,当今社会,如果你足够优秀的话,那也是挺好的。我是一个33岁的女销售,还是一个宝妈,跟二十几岁小姑娘的想法是不一样的,我要给我的孩子做榜样,所以我在网上展示的内容,一定不会越界。

我做汽车销售已经第十年了,其实不论车市还是楼市,或是其他行业的销售人员,压力都很大。回想以前,我也曾经为业绩不好或是丢失客户失过眠,但还是摸索出了适合自己的方法。原则上讲,销售是一碗青春饭,年轻人的优势会比较明显,如果想一直吃这碗饭,年龄一定是绕不过的弯。

对于30多岁的女销售来说,该如何扬长避短?我觉得,首先要有跟客人比较符合的气场,客户跟你谈话过程中会感觉很舒服。我20岁的时候很青涩,同样的问题,处理方式也跟现在完全不一样。现在我觉得,30岁是一个很好的年纪,让你有丰富的履历,知道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这个是很好的一个尺度,能让你用来拿捏跟客户之间的距离。

丈夫和我是同行

成为热点自然会招来麻烦,除了有些人在短视频下留言质疑说闲话,还有黑粉恶意打来电话,说些难听的。其实,我丈夫算是我的同行,他也是做汽车销售的。同为销售,他知道销售的苦,也知道做销售的不易,尤其是一个女销售。

我们在一起已经7年了,彼此都非常信任,不会有很多的猜忌,即使网上传成那样,我丈夫从来没有问过我一句。

我和丈夫的相识,是在某次秦皇岛的一个品牌新车上市发布会上。我当时在北京的公司,他在青岛的公司,相识之后他义无反顾地去北京跟我一起工作了三四年,之后我俩一起来到了青岛,目前他在青岛另外一家汽车品牌公司任职。

说起来当年还有一场很浪漫的求婚。2019年初,公司知道我要马上结婚了,瞒着我和我丈夫策划了两场活动,一场是2月14日情人节的花车巡游,另一场是在万象城的求婚仪式。一排保时捷车队把我拉到了万象城,准备了乐队,全公司所有同事都去了,当丈夫说出“能否嫁给我时”,我感动得哭成泪人。其实当时是为了保时捷的一款新车做的营销,车也不是送给我的。

除了销售的工作,我也有自己的生活。随着年龄的增长,女销售不可避免地会面临如何平衡家庭和工作的问题。现在我每周固定休息一天,这一天要陪孩子、陪家人,即使再忙也会把这一天空出来。

坦白地说,工作的目是什么,不就是为了更好地生活吗?我觉得努力一定会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要处理好工作和生活的关系,年轻的时候可能只想赚钱,可以拼一拼,但是到了30多岁的年纪,要的东西会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