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聚焦丨清空微博,董宇辉最新回应来了!媒体热议,“屡馊不止”何时休?

2024-02-28 15:00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1273504) 扫描到手机

这两天,

董宇辉微博删除动态的消息

引发众多网友关注。

这是怎么一回事?

用文学比喻较为含蓄地回应

2月27日20点,董宇辉准时出现在“与辉同行”直播间,一上播,他就笑言“自己睁眼到天亮,才刚睡着,手机就被打爆了。”对于外界舆论,他开玩笑地说:“我已经重新注册了一个手机号,明天就不用了。”

“我删动态,就像是张无忌父母被围攻光明顶的时候一样,是‘以死明志’,只是表达我的态度和立场。”他用一个文学的比喻,较为含蓄地回应外界质疑。

董宇辉清空微博,使他再次成为外界关注焦点。27日早些时候,认证为“与辉同行主播,东方甄选高级合伙人”的董宇辉个人微博账号显示,该账号微博内容已全部清空。

灰豚数据显示,2月27日,与辉同行直播间交易总额为1000万元-2500万元,和此前基本持平,但观众人数有大幅提升,总观众人数为1416.3万人,比上一日提升近70万人。

记者发现,在22点即将下播时,董宇辉再次提到清空微博一事。此时,他详细地解释了清空微博的原因,称自己是“匹夫之怒”:“清空微博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我知道我这么做没用,但是我只是这么做了。”

至于为什么删除所有动态,但没有注销微博号,董宇辉表示,知道自己一旦注销,立刻就会出现假号,现在大家依然可以去关注自己的真号,也允许大家批评。

截至2月28日早9时,董宇辉微博粉丝量为158万。

清空微博或与网友指责有关

董宇辉清空微博最直接的关联,或许与有网友指责他“歧视女性”有关,最近董宇辉因为“拒绝讲解内衣内裤”频频登上微博热搜。具体而言,董宇辉的购物车上架了内衣内裤,但他却一直不讲解这两款商品,只是说了一句“需要的朋友自己拍”,然后就略过了内衣内裤的讲解。在被直播间网友再三要求讲解后,他坚持道:“我真不会讲,你们别为难人。”

随后,有网友在评论区留言,觉得董宇辉“歧视女性”,当时董宇辉在直播中回应称:“好多东西我是真的不懂,也没啥其他的原因。大家别误会,我就是害羞。男性内衣我也不讲,这和歧视有啥关系?”

27日晚间,董宇辉再次开玩笑地回应此事称:“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我有什么可歧视女性的?人家没歧视我就不错了。”

谈到对“歧视女性”的看法时,他回忆起自己曾经因“不理解女生做指甲”的言论引发“歧视女性”讨论,当时他是以教研主管身份来评价,老师的仪容仪表的确对学生有着很大的影响。但自己本身并没有歧视女性的意思,也完全没有恶意。他称这是自己的无心之谈,却被掐头去尾的误解。屡次发生这样的事情,被误解,他不能接受。

“‘歧视女性’的大棒打下来,你完全无法反驳。”董宇辉表示,“在乌烟瘴气的网络环境中,表达是没有意义的,最后都会被曲解成其他含义。”也有网友评论称,既然董宇辉需要靠互联网吃饭,就要忍受这些争议,对此他表示,自己依然很反感互联网常见的断章取义的风气。

“虽然我知道这种解释毫无意义,是‘匹夫之怒’。我知道我说了这些话依然会被误解,又会上热搜,但是我只是想说我的观点。”在直播中,董宇辉似乎有些情绪,解释道,他还提到前段时间看《第二十条》的感受:“我没错,我凭什么认输?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只能本能地逃离。”

有网友评论称,董宇辉太难了,“一言一行都被过度解读”。

据第三方机构统计,董宇辉截至目前共上了337次热搜,2023年223次,2024年上了79次。其中,123个话题登上热搜前10,16个话题登上热搜榜1,包括#董宇辉对美甲的困惑##董宇辉成东方甄选高级合伙人##董宇辉回应何时回归直播间#等。

东方甄选股价一度跌超6%

对于董宇辉清空微博一事,据媒体报道,接近东方甄选人士称:系个人行为。对于董宇辉这一行为,东方甄选方面暂无官方回应。

受此消息影响,2月27日,东方甄选股价盘中一度跌超6%,收盘价报23.5港元/股,跌3.89%。

1月24日晚,东方甄选公布2024财年中期业绩(2023年6月1日至11月30日)。

财报显示,2023年6月1日至11月30日,东方甄选总收入约28亿元,同比增长34.4%。调整后净利润5.09亿元,同比下降约15.4%。

报告期内,东方甄选直播带货GMV(商品交易总额)为57亿元,而2022年6月1日至11月30日,东方甄选GMV为48亿元。东方甄选57亿元GMV包括了抖音、淘宝以及东方甄选自有平台等销售渠道的数据,其中来自抖音的GMV仍然占绝大部分。

财报显示,截至2023年11月30日的6个月,东方甄选的薪酬开支总额为6.25亿元,而2022年6月1日到11月30日的6个月内,东方甄选薪酬开支为2.33亿元,增幅为167.7%。东方甄选表示,未来将继续壮大、留住及持续培养成熟且有远大前途的直播人才团队。

对于平台对董宇辉的依赖,俞敏洪在财报电话会上说:“如果东方甄选只是依赖于董宇辉一个人发展的话,那就不是一个正常的公司。正常的公司应该是全面发展的,所有主播们全力以赴地发展,公司本身也全力以赴发展。”俞敏洪强调,其跟董宇辉在公司的核心战略上保持充分的沟通和一致。“与辉同行”公司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能违背东方甄选发展的核心战略。

流量之下的平衡

值得关注的是,无论是东方甄选CEO俞敏洪还是董宇辉,或是“与辉同行”和“东方甄选”,均是当前大众关注的焦点。流量之下,如何寻找平衡,或成为团队的新重点。

从“与辉同行”和“东方甄选”之争来看,有关“与辉同行”带货数据力压“东方甄选”的传闻持续存在。针对这些争议,俞敏洪在财报会上回应称,从销量来看,尽管东方甄选日常的流量不如与辉同行高,但是东方甄选的销量较为稳定,所以在销量上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俞敏洪还强调,东方甄选和与辉同行不是MCN的关系。

盘和林则认为,东方甄选和与辉同行之间更像是企业内部的AB制竞争。“其实东方甄选也不会去平衡二者关系,而是激励他们通过相互竞争来增强直播带货的活力,这是很多企业惯用的经营手段,见效也比较快。”在盘和林看来,未来东方甄选会将直播间的供应链剥离出来,一方面让主播更加专注于内容,另一方面也是从根本上增强对主播的管控能力。

除了内部竞争,如何平衡主播和机构之间的关系也是必修课。俞敏洪曾表示,在“小作文”风波后,东方甄选对所有主播的薪资都有调整。目前主播的薪资包含期权和基础薪资。

此外,俞敏洪透露,由于还要给主播们再发一批港交所允许范围之内的期权,东方甄选的股权费用在下一季度还会有所增加,但在这次股权激励之后,两年内不会有更多的股权成本增加。

谈到对东方甄选未来经营模式的预测,郁苗表示,未来东方甄选内部或出现两类模式。一类是在公司原有体系下招聘的主播,另一类则类似于MCN招募主播。“或许东方甄选不会变成MCN机构,但它可能会出现少部分的MCN化。”盘和林则认为,东方甄选的目标仍是电商,未来向自建供应链转型,不仅负责主播品牌运营,更试图将主播的人气转变为企业的人气,从而实现向内容电商的转变。

>>评论<<

红星新闻:这事真的很“董宇辉”

如果说知名度增加、变现机会增多是热搜效应的A面,那伴随高频曝光而来的私生活空间被挤压、动辄被苛责被抹黑被攻瑕索垢的舆论境遇就是其B面。对如今已自带热搜体质的董宇辉而言,上热搜的负面效应更是会被放大。对平台来说,热搜意味着流量生意和注意资本;对社会来说,热搜意味着更多信息和群体的不可见。当董宇辉成为霸屏的获利者时,他很难不为霸屏的热度虹吸与流量挤占承受代价。

在此背景下,清空微博未尝不是董宇辉对热搜裹挟的“软抵抗”。虽说很多时候上不上热搜已经不是他自己能决定的,可他能以减少在舆论发酵场域露脸发声的方式降低被关注频度和被曝光几率。考虑到频上热搜带来的正面价值已边际递减,董宇辉也无需靠热搜来继续完成人气的“原始积累”,清空微博又跟他“带货界一股清流”的社会形象契合,他清空微博的弊端也未必会如一些人想象的那么大。

潮新闻:尽快让公共性回归舆论主流

董宇辉的态度和行动,是在表达对自己因为这种俗不可耐的话题上了热搜榜占据公共舆论资源的不满,抗议的是病态的网络生态。各大平台的热搜榜,被一件件娱乐八卦、明星私事,一条条没头没尾、家长里短、鸡毛蒜皮、哗众取宠的“新黄色新闻”霸屏,已成常态,背后是博眼球、娱乐化,对流量的无底线追逐。长此以往,不仅让热搜榜的公共性所剩无几,也给公众和社会带来了错误的引导和示范。

可以说,现实社会抵挡不住来势汹汹的“泛娱乐化”,那也别指望热搜榜能抵挡住。而这,或许才是热搜榜“屡馊不止”的症结所在。这就给我们每一个人,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网上,要有基本的“界限意识”。每一个平台,更要有强烈的“界限意识”,既要当好“把关人”,也要扮演好“鲶鱼”的角色。莫沦为流量和商业资本的工具,尽快把丢掉的“社会责任感”给找回来,以“公共价值”为准绳,把真问题送上热搜,让公共性回归舆论主流,成为不可撼动的“定海神针”。

潇湘晨报:互动交流应持基本尊重

既然上架了女士内衣内裤,董宇辉及其团队,可以有更好的方式来处理。比如,大方承认自己对产品不了解,无法给消费者更好的体验讲解,转而交给团队内其他女主播代为完成等等。毕竟,这是一个商业行为,也是一个职务行为。与辉同行团队确实可以处理的更成熟、全面。

董宇辉作为天生害羞的人,享受着流量带来的巨大红利,自然也要面对流量带来的压力与不适。用清空微博来做无声反抗,是一种姿态,但效果如何并不好说。至于部分网友的戏谑之心、起哄之状,确实也大可不必。互相之间给予最基本的尊重,是互动、交流的基本原则。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综合整理,素材来源:证券时报、澎湃新闻、钱江晚报、北京商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