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槛低?月入过万?卷?陪拍兴起,做陪拍师究竟是一种什么体验?

2024-06-10 12:12 半岛都市报·半岛新闻客户端阅读 (80618)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春燕

两小时起拍、按时收费、记录那份真实的生命力、情绪价值拉满……在抖音搜索“陪拍”的话题高达10.2亿次播放,其中“青岛陪拍”达到了370.8万人次播放。

陪拍究竟为什么这么火?陪拍师真的能月入过万?近日,记者采访了一位做陪拍的“00后”大学生,听她讲述做陪拍师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00后”大学生做陪拍情绪价值拉满,导游都省了

“本身就很喜欢拍照,去年暑假没事的时候就开始尝试着做陪拍,刚开始的时候没有客片,就把给朋友拍的照片发布在小红书寻找客源。”目前就读于青岛科技大学数字媒体艺术专业的王馨彤踏入陪拍行业已经有近一年的时间了,平时没课的时候以及周末和假期不是在陪拍就是行走在陪拍的路上,拍摄的客户已经有200多人。

“不时地有人来咨询,有的还没来青岛就开始预约了。”王馨彤告诉记者,就陪拍的客户群体而言,独自出游的年轻女性比较多,也有的是带着家人来旅游,还有的是男朋友拍照水平不高,这类客户更倾向于选择陪拍,“10后”的学生群体也不少。

一开始,王馨彤价格定得比较低,室内30元一小时,室外35元,两小时起拍。算上路上来回的时间要4个多小时,起初路费也不报销,根本赚不了多少钱。后来随着经验的积累,找来的客户也越来越多,她的收费也在渐渐提升。今年过年的时候,她只有大年三十在家待着。

平时王馨彤经常活跃在大学路、琴屿路、信号山、小麦岛等热门景点和一些日落咖啡店。作为青岛土著,她对青岛的美食美景很是了解,对一些隐藏机位也比较熟悉。此外她的方向感比较强,喜欢探店,可以辅助客户规划路线、制定攻略,让客户连导游都省了。

“动作越大,拍照越好看”“没关系,我们先试两张……”王馨彤笑称自己是个“e人”(网络流行词,性格比较外向的人),和陌生人打交道没有压力,也善于发现客户漂亮的一面。有的不太会摆姿势,她就一遍遍示范。有时候遇到一些客户放不开,或者面对陌生人比较拘谨,她就去主动引导,“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就使劲夸,一直夸。客人打开自己了,开心了,表现力也就越强,越容易拍出好看的照片。”

性价比高,玩着玩着就把照片拍了,年轻人是主要客群

“可以没有饭搭子,但是不能没有拍照搭子”“太爱明媚的阳光和自由的生命力了”……不少游客来青岛最看重的就是拍出好看的照片,又不想麻烦朋友,几十元就能搞定的陪拍成为不错的选择。唯美小清新、ccd复古胶片、森系、简约等风格都很受欢迎。

刚参加工作不久的王诺喜欢在周边城市旅行。在一次游玩中,偶然了解到陪拍这一项服务,她觉得很新奇。看到摄影师带着游客到处取景,本以为价格不菲没想到只要几十元钱一小时。在一番了解后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她预约了一位陪拍摄影师,惊喜的是出片效果远远超出了自己的心理预期。 

“本来几十块钱也没报太大的希望,把照片晒到朋友圈收获了满满的赞,朋友们直呼太美啦。”之前王诺一直有在传统影楼拍摄写真记录成长的习惯,但是总觉得缺少些生活味,并且价格也相对比较高,高频率拍摄超出消费承受能力。后来旅行的时候每到一处目的地她就看看当地有没有合适的陪拍,一个个鲜活的瞬间被记录下来。像王诺一样,很多年轻人近年来开始逐渐走出传统影楼,选择更加个性化、偏重日常感的拍照方式,打造独属于自己的社交名片。

“不想当流水线公主,只想记录当下独一无二的自己,摄影师很懂我们的点,拍出了自由感。”王诺说。记者了解到价格不高、照片更有真实感和生命力,性价比更高,是很多年轻人选择陪拍的理由。还有游客告诉记者,陪拍的摄影师像一个旅行搭子,年纪相仿、审美在线、很多共同话题,拍照的过程中心情轻松愉悦,玩着玩着就把照片拍了,还有人陪伴。

门槛低?其实挺卷,不满意就不给钱,权益难保障

作为一门新兴行业,陪拍的门槛比较低,不断有新人涌入这个行业。市面上常见的陪拍价格从每小时三四十元到200元不等,有的甚至把价格压到15元一小时。打开小红书,关于陪拍的帖子随处可见,需求量高的同时竞争也很激烈。

只需要一部手机或单反,会拍照就能干,做陪拍真的能实现月入过万吗?王馨彤告诉记者这也要根据个人情况来看,目前她的定价是室内单人60元一小时,双人95元一小时,室外单人70元每小时,室外双人105元每小时,多人依以此类推,每小时加35元,两小时起拍,来回路费报销,多的时候一个月差不多能赚到5000元,月入过万目前还没有达到,但是如果在客源好接得单多的或者在像上海、杭州等一些热门城市是可以实现的。

客户挑得眼花缭乱,怕踩坑,摄影师也心力交瘁。累死累活,短短的几个小时里要付出大量的心力,在短时间里与陌生人寻找到默契也并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王馨彤告诉记者,做陪拍以来被气哭过,也有感动。要想拍出好看的照片,除了摄影师的技术,还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需要摄影师和客妹的双向奔赴。

“有的客户想要用手机低价拍出写真的效果”“有的问一堆,帮忙制定好攻略后就不拍了”“有的等了一个多小时了说不拍了”……在做陪拍的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素质修养不一的客户。有一次王馨彤有点发烧还是坚持按照顾客约定的时间地点来陪拍,第一单拍完状态很不好,感觉晕乎乎的,就坐下来跟下一单的客户沟通能不能改到明天,客户十分理解地答应了,还安慰她好好休息,这让她很感动。还有一些知心大姐姐会跟她分享有趣的人生经历,也让她觉得很有收获。

“事儿多”的客户也不少,有的拿的东西多会把摄影师任意使唤,也有的不满意就不给钱。有一次由于天气原因,海边阴阴的,她告诉客人会影响出片质量,问客人要不要换到室内,客人坚持要在外面拍,但是拍完了就说不喜欢,不想付费。审美的主观性强,“好看”的标准难以界定,有的人还会故意发恶评。

据了解,在200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内贸易行业标准:摄影业服务规范》中对摄影服务有明确的要求:要求摄影从业人员必须具备合法的职业资格证书,照相机至少为单镜头反光以上系列装置,若为数码相机则应为单镜头反光系列、600万以上像素,且配有一台适用的电脑及专业软件。就目前的陪拍市场来看,显然很多摄影师的水平达不到从业标准,且主要是个体经营的模式,但是需求量却在不断增长。对于陪拍行业,市场监管部门也还未出台相关法规,摄影师和消费者遇到一些矛盾只能双方自行协商解决。

“挺卷的”,在不断有新人涌入的同时也不断有人从这个行业中退出,有人觉得价格卷得太低也难吸引到客源难以坚持下去。除了“卷”低价、“卷”情绪价值,有的陪拍摄影师还会“卷”妆造、“卷”设备。

王馨彤告诉记者自己比较佛系,有单就拍。作为一个“04年”的年轻女孩,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她不会接单独男生的单。“陪拍也存在一定风险,摄影师和消费者均需要提高安全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