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廷琛书法功力非同一般 请题写匾联的人络绎不绝

2020-03-28 14:37 半岛网阅读 (25221)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张文艳

“浩浩东海滨,清晖霭一庐。主人手种树,参天仰扶疏。当街芍药花,娟娟媚春馀。有楼书插架,十万琳琅如。主人朝盥罢,竟日何为娱。置书即作字,辍笔还读书。黾勉之不暇,岁月忘居诸。”

这是陈曾寿舟过青岛后,写给刘廷琛的一首诗,这也是刘廷琛晚年的生动写照。此时的刘廷琛除了偶尔看看电影之外,已无太多爱好,便“临池自遣”。他自幼得到了父亲的真传,所以书法功力非同一般。请他题写匾联的人络绎不绝,而在当时家大业大的刘廷琛为了继续维持生计,也曾靠此补贴家用。

刘廷琛在青岛题写的匾额很多,有山西路“厚德西里”、“谦祥益”门头牌匾、“礼贤中学校”牌坊等,还有后海沿的“海天如一”,因此著名诗人刘少文曾经说:“已闻有匾皆书垿,江右还看刘幼云”。刘诗谱提到:“有一年京剧名演员程砚秋来青岛演戏,所住旅社的窗户正对着‘海天如一’的匾额,他非常欣赏这四个字的艺术,时时在窗口观看,久久不肯离去,一时传为佳话”。他还擅长写诗,曾为齐燕会馆写下:“齐鲁为礼义文物所宗谁使海邦同被化,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我来田岛问英雄。”现在他的书法作品为许多收藏家珍藏。九江陶渊明纪念馆还有他题写的“望古遥集”、“羲皇上人”枋额,《靖节先生祠堂记》碑刻。他并有《潜楼文集》等著作行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湖州南浔藏书家刘承幹的嘉业堂藏书楼匾,也是刘廷琛所题。

才气自然不必多说,科举中第进入翰林时早已证明,不过,在青岛时的刘廷琛却已不同往日。

据王树功在《青岛的餐馆业》一文载,刘有一怪癖,如果有人想请刘写匾联,得先到青岛著名的餐馆东华旅社请客,并召妓侑酒,等到潜公倚红偎翠、耳热酒酣之时,他才乘兴濡墨染翰,一挥而就。

卫礼贤笔下的刘廷琛也充满不羁,“他总是有笑话可讲,在喝酒的时候他也是公认的领袖。只要有他参加,聚会结束的时候肯定会有几个人成为他讥骂的牺牲品。他以书法漂亮而闻名。直到今天,在北京城仍可以看到他书写的五光十色的店铺招牌。写过之后,他从来不收钱,只要求在歌女的陪伴下,好好吃一顿。甚至到他眼睛快瞎了的时候,他还在条幅上书写自己的长篇诗词。有不少人冒用他的姓名,为自己拙劣的作品寻找市场。我就曾在中国最北部的一家小客栈里见到过这样的赝品招牌。当听说这样的事情时,他从来不生气,只是付之一笑说:那些知道我的人不会受骗,其他的人不值一提。”

所以,这位江西籍大佬的“怪癖”,无非是遗老们借酒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无限悲凉罢了。

而他“潜楼”内的藏书则成了他最好的陪伴,直至他1933年去世。

刘廷琛藏书的来源,除祖上所遗残书之外,大多是刘廷琛在北京等地任职时购藏,总数有数万册之多。刘廷琛的藏书并不追求版本,而是讲求实用、不惮庞杂,所以他藏书中最早的版本也只有明刻本。

刘廷琛曾经为自己的珍藏撰有一份藏书目录,后存入中国科学院图书馆。他的藏书每部都写有书签,亲笔写上书名及第几函。凡是他喜爱的书,他都会用红笔圈点。每书卷首所钤藏书印,有“德化刘氏珍藏书籍印”、“曾在潜楼”等数种。“曾在潜楼”的“曾”字,表明了丧乱之后阅世弥深的刘廷琛一种豁达与淡定,只是,这些书经过了一战,度过了种种险关,却在“七七事变”后逐渐散失。“因家境中落而食指日繁,生活日益艰困,又因有的叔辈经商失败,亏累甚巨,几经无法维持。先父时在北京,不得已乃将藏书全部运京转让”,刘诗谱着重提到了“两箱珍存字画”,“其中最为可惜的是唐人写经多卷,及万廉山山水画十六幅,也一并运去卖了”。

从1938年起,青岛文史专家鲁海先生曾与刘诗谱等刘家孙子一起就读于江苏路小学,“每次去他们家还是大家族的做派,仆人们都垂手而立,不敢吭声,见到刘诗谱他们都叫少爷”。当年的鲁海不愿意去刘家,因为太过拘谨,只是这样的生活最终还是以人员消散而告终。

在经历了战乱之后,人尚苟延辗转于锋镝之间,何况书籍等身外之物。“曾在潜楼”的印章,也无形中使他的藏书注定了悲剧的结局。如今,在网上可以看到不少带有此印章的书籍拍卖信息,这些书都曾在“潜楼”里度过一段静谧的时光。

失去了珍贵的藏书,“潜楼”也就失去了原有的光泽,“后因家用之急,又将湖南路住房出脱,父叔辈也因此分产析居了”,刘诗谱的字里行间也不乏遗憾之情,“潜楼易主,先父下世,从此吾家人景全非,只余先辈余墨”。

1990年青岛火车站扩建,“潜楼”被彻底拆除。

旧址上已盖起了高楼大厦,关于“潜楼”的故事也一并被历史掩埋,只是偶尔才会被提起。

湖南路上的藏书楼,除了“潜楼”,还有两座:潜史楼和潜志堂。它们的主人分别是礼部侍郎于式枚和监察御史黄曾源。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