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服务时间“换”自己养老时间 青岛2021年全面推广实行“时间银行”

2020-09-05 06:4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31271) 扫描到手机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刘笑笑 实习生 林祎晨

这是一种互助养老新模式:西海岸新区77岁老人尚桂芳拨打电话预约“陪伴聊天”的服务需求后,智慧养老服务平台通过后台为志愿者派单,63岁的志愿者罗瑞涛恰巧有空,立刻点击“接单”,赶到尚桂芳老人家中陪伴其聊天,并顺手帮她收拾一下卫生。而他这次累积的志愿服务时间,折合成一定数量的时间币,将来在自己需要的时候可以兑换相应的服务。

低龄存时间,高龄取服务,这种养老新模式即为养老服务时间银行。9月4日,记者从市民政局获悉,青岛市时间银行的平台体系正在完善中。根据《青岛市养老服务时间银行实施方案(试行)》,西海岸新区和城阳区先行试点养老服务“时间银行”,2021年全面推广实行,实现全市通存通兑。重点服务对象为空巢独居老年人、存有时间的60周岁以上老年人,服务项目包括“助餐、助浴、助洁、助急、助医”等。

志愿者罗瑞涛

退休后成为一名“时间客”

63岁的罗瑞涛长得高高瘦瘦,文质彬彬,说起话来慢条斯理。退休前,他曾是西海岸新区一所高校的教育工作者,所以在志愿者队伍里,人人都尊称他为罗老师。

罗瑞涛的老伴已经病故,一双儿女分别是80后和90后,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广州,正值为工作生活打拼的年纪,用罗瑞涛的话说,“每天忙得像陀螺一样,自己看着心疼,却也帮不上忙,更指望不上他们什么”。退休后,在家闲着无聊,在朋友的带动下,他成了灵山卫街道塔山社区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中心的一名志愿者,主要为老年人提供志愿服务。

罗瑞涛在老人家中收拾卫生。

在罗瑞涛看来,跟高龄老人相比,自己还算是“年轻人”,身体还很结实,出来做做志愿服务,既能丰富退休生活,也能实现老有所为。而且当自己能给年纪更大的老人提供服务、创造价值时,心里也非常愉悦充实。当然,他还有一个私心,就是想弥补父母在世时,自己因为忙于工作未在他们身边尽孝道的亏欠。

当上志愿者后,他每天的生活都很忙碌,陪伴聊天、上门送餐、家务料理,有时候还会陪老年人参加养老机构组织的活动……只要他能做得了的,他都干得尽心尽力,因此在老人圈里也是收获一众好评。

不过,与普通的志愿者有些许不同,一个更贴切的名字来形容罗瑞涛这个志愿者群体,应该是“时间客”。他们是为高龄、独居或者特别需要人群提供志愿服务,将提供志愿服务的时间进行储蓄,待自己年老需要帮助的时候,可以支取时间兑换服务。

当然,在决定要做志愿者的时候,罗瑞涛并没想到自己的志愿服务将来会得到回馈。只是听朋友说部分养老院推出了服务换时间的活动,但他更没想到,很快自己就尝到了与之类似的养老新模式的甜头。

罗瑞涛在老人家中收拾卫生。

2019年,青岛西海岸新区开始探索“时间银行”这一养老模式,并在灵山卫街道塔山社区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中心设立首个“时间银行”志愿服务项目,通过设置线上平台,老年人下单预约多种家政上门服务,而养老服务志愿者也可以通过平台接单,每提供一种服务,形成一定数量的“时间币”。罗瑞涛所在的塔山社区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中心的兑换标准,每志愿服务1分钟,即可兑换1个时间币,存储满1000个时间币后即可进行兑换。上门陪伴聊天30分钟、家务料理60分钟、文娱活动60分钟……罗瑞涛一直坚持志愿服务,一年多累积的时间币早已过千。

不过,罗瑞涛还没兑换过时间银行里的时间币,他希望用到刀刃上。比如有一天自己老了,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打个电话叫个志愿者,就能帮自己取个药送到家里。

受助者尚桂芳

有共同语言,比子女更懂自己

77岁的尚桂芳与罗瑞涛同住一个小区,是罗瑞涛提供志愿服务的老人之一,也是时间银行的受益者之一。跟罗瑞涛一样,尚桂芳也是一名独居老人,自己一个人住了七年了,儿女都不在身边。

尚桂芳身患糖尿病、冠心病、高血压等多种慢性病,子女一直不放心她一个人住,入住养老院、请保姆等方法都试过,都被老人拒绝了,“一是在家里住自由,二是保姆对待老人不一定真心实意,而且太年轻也相处不到一起,没有共同语言。”尚桂芳说。

志愿者王红用手机接收了尚桂芳老人的服务订单。

自从成为塔山社区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中心的服务对象后,尚桂芳的老年生活一下子明媚起来,子女也都放心下来。隔三差五,她就会预约志愿者上门“陪伴聊天”。“人老了都有需求,我吃穿不缺,最大的需求就是有人陪着聊个天。”尚桂芳觉得,自己跟这些喊自己“尚大姐”的志愿者们都很投缘,年龄差距不是特别大,有共同语言。他们会一起聊股市、聊广场舞、聊老年太极剑,有时候还一起画画、打牌。

采访罗瑞涛的当天,恰巧碰到尚桂芳预约了“陪伴聊天”和“家务料理”服务。罗瑞涛和另一名志愿者、60岁的王红接单后,一起前往尚桂芳家提供志愿服务。一听到敲门声,尚桂芳就高兴地打开门迎接他们。两人进门后,拿出手机通过线上“时间银行”点击“开始服务”。等服务结束后,通过手机线上平台上传服务照片并点击“服务结束”,相应的时间币就会存入到他们各自的时间银行账户里。

罗瑞涛他们对尚桂芳家里非常熟悉,尚桂芳吃的保健品放在厨房哪个位置,打扫卫生的抹布放在哪里,两人都一清二楚。两人搭配非常默契,罗瑞涛做家务活的时候,王红就跟尚桂芳坐着聊天,或者一起去边叠衣服边拉着家常。

志愿者王红上门为尚桂芳老人提供志愿服务。

“我就喜欢有人陪着聊个天,说个笑,嘻嘻哈哈觉得一天都特别开心。”尚桂芳说,“其实我不愿意让他们来帮着干活,一干活就耽误时间聊天说笑了。有时候不好意思老预约陪伴聊天服务,就会让他们以上门干活的名义,来陪聊。”尚桂芳觉得,她和他们这些志愿者已经成了“亲人般的朋友”,因为有着共同的话题,他们甚至比子女更懂自己。

如今,尚桂芳每天早上都会用老年人喜欢的微信表情与志愿者们互发微信问候,通过这种方式,既维护着老人们之间的友谊,又能告知对方自己很平安。有时候哪天早上自己没在群里及时问候早安,志愿者们就会主动询问尚桂芳什么情况。天气好的时候,志愿者们会约尚桂芳一起去跳舞、练剑,结束后一起去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中心的助老食堂用餐。遇到天气不好的时候,他们还会为尚桂芳提供上门送餐的志愿服务。

老罗的“小算盘”

等老了心安理得享受“回报”

在罗瑞涛他们小区,还有一名志愿服务的受益老人。这名老人是从国外回来一个人居住,以前罗瑞涛经常会看到他自己一个人推着车出来买东西,现在几乎每次出门,都有志愿者陪着他。虽然与老人并不熟悉,但这也让罗瑞涛看了心里很宽慰,“独居空巢老人有些时候一个人总归不方便,还是需要有人帮个忙。”

陪伴老人的过程中,志愿者王红(左)为尚桂芳老人按摩肩部。

在和受助老人们相处的过程中,罗瑞涛和王红都对自己很快到来的晚年生活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感触最深的是,老人的孤独感,特别是独居老人。他们吃不了多少,对穿也没有需求,反而精神上的需求最大。”王红说,在他们提供的志愿服务中,上门陪聊和打扫卫生的需求最多。所以,他们上门的时候,陪聊也会帮忙打扫打扫卫生,打扫卫生的时候也会陪着老人聊聊天。

志愿者罗瑞涛和王红在尚桂芳老人家中提供志愿服务。

罗瑞涛知道,自己早晚也要经历这样的晚年生活。“不要说子女不在身边,就是都住在身边,你也没法指望他们。怎么指望?他们都那么忙,还有自己的孩子,你忍心天天给他们制造麻烦?”罗瑞涛语气平和地说。前段时间他得知儿子加班加到上火,得了中耳炎,罗瑞涛很心疼,但自己也帮不上忙,只能在微信上叮嘱几句,因此自己更是不想给孩子增添负担。

所以,罗瑞涛很赞成这种以老帮老、以老扶老的互助模式,“在自己能创造价值的时候,为其他需要帮助的老人提供服务。等有一天自己老了,自己也可以心安理得地从时间银行里支取时间币兑换服务,也算作对自己的回报。”他认为,除了对个人有好处外,对于社会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当志愿者老了,新的志愿者可以为你提供服务,当新的志愿者老了,又有其他志愿者为他们服务,这样会形成一个良性的内循环,不但能缓解养老服务人员需求紧张的矛盾,而且能激发更多的志愿者和健康老年人加入到养老服务的行动中,促进养老服务健康有序发展。

志愿者王红(左)与尚桂芳老人一起整理衣物。

在长期的志愿服务中,由于容易产生同理心和具有共同语言,罗瑞涛和很多受助的老人都成为了朋友。很多老人有时候不通过平台预约,直接找他帮忙,或者多日没见老人他不放心,也会主动上门去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这些志愿服务并没有产生时间币,但罗瑞涛也并不放在心上,“等有一天我老了,也会有像我一样的志愿者这样对待我的。”

背后>>>

大部分志愿者为活力老人

在罗瑞涛所在的志愿者团队中,目前共有22个志愿者,其中2名大学生,3名已工作的年轻人,剩下的更多是像罗瑞涛一样的“年轻的老年人”,即55岁至70岁之间的活力老人。

赵阳是灵山卫街道塔山社区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中心运营方——青岛唯老汇养老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他坦言,目前很多志愿者并不知道可以将志愿服务时间存在时间银行,更多的是单纯地、义务地提供志愿服务。“相信以后随着工作的开展,会有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加入其中,也会享受到时间银行带来的利好。”赵阳说。

在灵山卫街道塔山社区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中心记者看到,在该中心的智慧养老管理平台中,有志愿者管理、培训管理、账户管理、物品兑换管理、金钱兑换管理、服务订单、服务项目管理、组织兑换设置等多个模块。市民报名志愿者后要经过培训管理,通过审核后,中心与其进行签约,让其进入志愿者库,成为合格的志愿者。

系统对服务项目进行了难度系数分类,其中,基础的志愿者只能进行协助进食/水、理发、床上洗头、协助床上移动、协助更衣、指/趾甲护理、温水擦浴、足部清洁等生活照料类志愿服务以及整理床单、家务料理等家政服务类志愿服务。此外,有一定特长、技能等志愿者还可以从事维修服务类、精神关爱类、即时代办类等志愿服务。根据服务时间,志愿者能兑换到相应的时间币。

当管理后台收到订单后,工作人员会根据服务需求进行派单。志愿者接单后,到达服务对象家中点击“开始服务”,订单进入服务中状态。志愿者需要拍摄现场服务照片上传,完成订单后点击“结束服务”。与此同时,后台会自动根据服务开始时间和结束时间核算服务时间,进行时间币的兑换。

赵阳坦言,想要长久稳定运行,必须有政府背书,这样才不会因企业发生改变影响到个人时间币的存储和兑换。因此,他们也在耐心等待青岛市时间银行平台体系的统一使用。

未来>>>

服务重点空巢独居老年人

这一天即将到来。记者从青岛市民政局获悉,目前青岛市时间银行的平台体系正在打造完善中。根据今年青岛市民政局发布的《青岛市养老服务时间银行实施方案(试行)》,要求时间银行坚持公益性、互助性、激励性、持续性原则,构建“政府主导、通存通兑、权威统一”的时间银行运行机制。

时间银行志愿者的基本条件为:年满18周岁、有公益服务精神、有从事养老服务的时间、身体健康、无个人信用不良记录和严重违法记录。时间银行服务对象为重点空巢独居老年人、存有时间的60周岁以上老年人。重点空巢独居老年人,是指80周岁以上空巢独居老年人,或60~79周岁低保家庭中失能半失能的空巢独居老年人。时间银行服务项目为“助餐、助浴、助洁、助急、助医”五助服务项目。视试点情况逐步拓展服务项目。时间银行志愿者以青岛市社保卡为载体,开设专门的时间银行账户,以小时为单位进行存储。

根据方案,市民政局牵头制定全市统一的时间银行运行系列标准或规范,在全社会形成以志愿服务为核心、互帮互助、共建共享的时间银行养老服务体系。全市建立统一的时间银行信息管理平台,实现时间银行志愿者和服务对象注册、需求发布、服务过程、时间存入及转移、服务评价的严密便捷管理,加快推动建设数据共享、信息互通、服务相容的时间银行信息管理平台。时间银行项目选择在西海岸新区、城阳区进行试点,进一步完善工作机制,测试时间银行服务流量。2021年,在试点取得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各区全面推广,实现全市通存通兑。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