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丰收寻秋味:凌晨3点起床、全年无休、喂食日耗万元……记者揭秘青岛虾农的生活

2020-09-17 01:12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49096) 扫描到手机

“迎丰收寻秋味”系列报道开栏语

秋风又送收获季。在这个多彩时节,半岛记者一线探访,深入田间地头、大棚果园,甚至连夜蹲守虾池蟹塘,为您呈现一幕幕鲜活的丰收图景,寻找舌尖上的秋之味道,也让您更多了解青岛的农特产品,感受劳作的艰辛,更感受这片大地的丰饶和科技前进的脚步。看,更富裕美好的生活,就是这样奋斗出来的!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朱佳鑫

虾是市民最喜欢的水产品之一,大家常说的大对虾,品种主要有中国对虾和南美白对虾,近年来日本车虾也开始走红。日本车虾的“小名”也叫竹节虾或斑马虾,由于身价高,一般在养殖收获后由虾贩子卖到福建、江苏、浙江等地,南方的食客们以活食日本车虾为享受。9月12日,半岛全媒体记者来到青岛高新区河套街道养殖区,探访“活蹦乱跳”的出虾场景和养殖户们不为人知的日常生活。

这片养殖区紧邻胶州湾,面积8000多亩,养殖有日本车虾、中国对虾、南美白对虾、牡蛎、海参、蛤蜊等。这几种海货里,日本车虾可谓习性特别、出水傲娇,因为它只选择晚上出水,另外这片区域还有河套独有的卤水虾。

河套街道8000多亩养殖区

700亩虾年耗百万,不求大赚但求顺利

早晨6点,虾池边一片繁忙景象,养殖户们把5点多刚打捞上来的活蹦乱跳的卤水虾过秤、装箱、加冰搬上货运车。一位姓沈的虾农介绍,他们老板养了400亩卤水南美白对虾,现在正是收获的季节。因为卤水虾养殖用水的盐度高,生长期长 ,虾肉纤维结实,味道特别鲜美。市民高女士在这订购了100多斤卤水虾,她在这里连续买了三四年了,当天又来帮邻居们购买。卤水虾价格要看大小,目前40头的在池边卖30元左右一斤。卤水虾基本不批发给贩子,因为供不应求,到池边直接来买的就消化了。

早晨出水的卤水虾

过了6点半,养殖区里恢复一片安静,买虾的都走了,养殖户们也暂时歇息一下。

过午,记者在池埂间走,看到正在岸边冲洗虾食的孙永正和他的伙计们。他们正用抽上来的海水冲洗着绿色网兜里的小杂鱼,这些小鱼就是虾的“大餐”。这些从威海运来的小杂鱼已经过粉碎,非常适合虾们细小的嘴巴。孙永正隔着网兜把里面的泥沙冲出来,他下午四五点钟就要把这些食物抛撒到池塘里去。即使人不吃饭,这些小家伙的饭可是耽误不得。

粉碎的小杂鱼可做虾的食物。

家住棘洪滩的孙永正总共包了700多亩虾池,养了日本车虾和南美白对虾。最近,他的虾池每天都要出400~500斤南美白对虾。为了保证鲜活,都需要客户提前电话预订,拿货前一天傍晚的时候,孙永正根据订货量下网,第二天早晨5点多起网。因为虾进网时间长了就憋死了,所以一定要控制好时间,保证虾商收到的是活蹦乱跳的鲜虾。这个区域最大的一个池子是500亩,虽然日本车虾套养可以一年养三茬,但是大部分时间都养两茬。每年阳历11月底、农历小雪以后,池里的虾基本已经全部出完。那时的水温低,最后一批虾的味道尤为鲜美。养这么多虾,一年下来成本就要100多万。这个成本包括承包费、喂虾的食物、人工成本等,而且养殖业是个投资多风险大的活,说不定今年挣,明年又赔了。

搅拌虾食

孙永正已经50多岁了,两个孩子都已结婚,外孙都上四年级了。他说现在年轻人没人愿意干这活,面朝大海背朝天,整天风吹日晒,而且养殖区蚊子太多了,自己腿上胳膊上被蚊子咬了多少疙瘩,都不想去数了。这个活挣就挣个大的,赔也赔个大的。孙永正说他不求大赚,只希望每年顺顺利利。他坐在马扎子上看着虾池自言自语:“实际真不应该出来养这个虾,这个年龄段,应该在家享清福,孩子都成人了……700亩真是养得有点多,心事也多,应该少养一点,一斤虾卖多少钱才能把成本卖回来!”

也许不甘于懒惰的人,是矛盾的,虽然本身有资本闲下来,但骨子里的勤劳告诉他要继续劳作。

160元一桶的卤水虫

下午3点多,安静的虾池养殖区又有了动静,几辆车飞驰在池埂间的小路上,还有粉碎机也发出刺耳的声音。这片广阔的养殖区,虾农们都动了起来,他们有的在卸货,有的在粉碎机旁把10包20包海沙子进行粉碎。海沙子学名“兰蛤”,身体幼小只有0.3厘米左右,故又称“珍珠蛤”和“纳米蛤蜊”,也是虾蟹们最喜欢的食物之一。粉碎后的海沙子一会要放到小船上,给虾喂食。正在粉碎海沙子的孙兴喜告诉记者,他今年承包了300亩池子,养了200多亩虾、30多亩卤水梭子蟹。当天粉碎了20包海沙子,这种小蛤蜊120元一袋,贵的时候要140元一袋。青岛本地也有区域出产海沙子,但现在都没有货了,海沙子代理人都是从江苏那边拉回来的货。而且他还买一种卤水虫来喂养虾,一天要买10桶卤水虫,最便宜的160元一桶,加上小鱼食,一天成本就要8000元多。

水桶里剩下的卤水虫

养虾不喂人工饲料,蛤蜊杂鱼制成大餐

下午5点,记者来到养虾专业户徐有欣的养殖区。徐有欣家住上马街道,与别人相比他不是半路出家,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养虾,只不过那几年不在河套这片区域养。徐有欣总共承包了800亩虾池。他的两个养殖池边上分别建了一个板房,里面有厨房、床铺、蚊帐、空调,桌子、茶几、好多块蓄电池、充电灯、烧水的壶以及其他日常用品。有空调的看护房,就算条件不错的。徐有欣告诉记者,他晚上会出一批日本车虾。

虾农用机器粉碎海沙子。

徐有欣(左一)和伙计们把粉碎后的海沙子和小杂鱼搅拌在一起。

虾农在岸上冲洗虾食。

记者赶到他的养殖区时,他家的海沙子已经粉碎完毕。其他几位干活的师傅正在把海沙子和小杂鱼搅拌在一起,一起装到两艘小船上,他们四个人准备兵分两路把虾食投放到两个约400亩的池子中。这个时候隔壁的一位养殖户着急地拉着一车海沙子找到徐有欣,想借用他家的机械粉碎机粉碎海沙子。原来这位邻居家的粉碎机是电动粉碎机,养殖区停电了,邻居要赶快把海沙子粉碎完了回去喂虾,过了这个时间,虾就不进食了,好几千元就打水漂了。

虾农把虾食倒在小船上的盒子里便于抛撒。

把虾食运到小船上准配到池塘里抛撒。

晚6点左右,徐有欣和伙计们已经把虾食投放完毕。他们四个人轮流抛撒虾食,这一趟下来出了一身的汗。他回来先洗了一把脸,然后把蓝色T恤衫换成一件干净的白色T恤。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因为停电了,徐有欣就把蓄电池拿出来,接上了一个大灯。不一会儿,另外一位姓张的邻居虾农来到他的屋攀谈起来。没有电也没有办法做饭,他就拿出当天下午在市场上买的炒花生和冬枣给大家吃。

徐有欣和伙计们抛撒虾食。

虾农抛撒虾食。

晚上8点半,漆黑的夜里静悄悄,远处的虾池看到一点光亮,徐有欣说那是收虾人在别家收虾,货车箱里装着大灯,在黑夜里格外亮眼。不一会,徐有欣接了一个电话,原来是收虾人来电说差不多要10点才能赶过来。接完电话,房间内的灯亮了,来电了。他烧上一壶水,继续等。

黑夜里,远处池埂上两位虾农正在忙活。

攀谈间,徐有欣接了一个电话,他跟对方聊了几句就说:“先给我打上20万用着,钱紧张啊!今天买了50包海沙子5750元,70包小鱼3000元,一天成本就12000元。”他觉得过节之前应该加足劲投食,要让虾吃饱好长个,才能卖个好价钱。越不舍得给虾吃,虾越长得慢,影响销售。现在海沙子一袋120~140元,一天喂20袋子就要2400元,天天喂食,这成本也很让他头痛。虾是不吃人工饵料的,长到7厘米长之前都吃卤水虫,卤水虫的成本也很高,100多元一桶。长得大点了可以吃粉碎后的海沙子和一些小鱼。他与各方客户之间平时都是赊账的,他偶尔欠卖虾食的人钱,毕竟一天一万多也不是个小数目,收虾人也偶尔欠他们的钱。

晚上,徐有欣用灯光晃动刺激虾跳动。

每天凌晨3点起床,不怕刮风就怕大雨

平日里,他们虾农每天凌晨3点起来查看虾的活动状况,那个时间是虾最活跃的时候。用头灯看看虾池里的水什么颜色,是否正常,每天检测虾池水里的含氧量更是必不可少。说到这,他说前两天还经历了一次“危机”,当时他发现大批虾都趴在虾池里的石头上面,而不是猫在水底下,就赶紧检测含氧量的仪器一测,发现水里缺氧!他赶快采取措施,才阻止了一次大的损失。

徐有欣说,虾都是白天睡觉,一天睡12个小时。太阳落山就睡醒了,下午四五点钟就要抓紧喂食,养虾真是太累了!从五一开始到11月,基本每天都要在虾池待着,幸好伙计们在一起也不觉得寂寞,就是离家近也能不回,必须每天晚上起来观察虾的动静。如果遇到突然下大雨,下完雨要用盐度测量仪检测一下,水如果盐度低了,就要抓紧调节水的盐度。如果有风影响不大,盐水密度比淡水大,淡水在盐水上,盐水在下,风就把淡水就撇出去了。

虾农把日本车虾倒在塑料筐里准备运回岸上。

换水也是养虾很重要的工作,退潮时放出池子里的水,涨潮的时候通过纳潮沟把海水引入虾池,就算是半夜也要起来,如果不换水,时间长了,水里的藻类会多,产生毒素。一个月有两次大潮,估算着9月15日是大潮,徐有欣有点着急,他觉得等到15日都有点慢,恨不得当天就能换水。对他来说,这些日本车虾可算是心肝宝贝。这种日本车虾价格比较贵,比如目前一斤50个头的 ,发给贩子都要75元上下,普通老百姓不经常吃,多数是购买相对便宜的南美白对虾。现在还不是大量出虾的时候,因为虾个头还不是太大,一斤能有50头虾,出一批只是适应中秋节等旺盛的市场需求。等到11月中旬才会大批出虾,那时候天冷了,虾也长大了,一斤达到25头虾。虾农也是为了那个时候卖个好价格,希望一年的辛劳有所回报。当然等到11月份投入也很大,每天不断地投钱,每天1万多元的成本往水里“砸”着,虾吃完了就要加食,每天必须吃。

虾农把日本车虾慢慢从池子里捞上来。

深夜出虾争分夺秒,通过验收飞往福州

晚上10点多,漆黑的夜里,虾池小路上远远射来两束光,收虾人来了。

收虾人的车来了。

徐有欣(右一)和小唐夫妻等着日本车虾上岸。

发动机的声音越来越近,车停下,下来一男一女,是小唐和他媳妇,一对85后的夫妻。小唐媳妇戴着头灯,小唐打开收虾车后备厢,卸下三个塑料筐和一个带漏斗状的大铁盘子。后备厢里有两个长方形的储存箱,同时在加着氧气,车厢内灯光明亮。徐有欣和伙计们也带上头灯,其他四位伙计穿上防水衣兵分两路,一个骑着摩托车,一个到池塘里把提前下好的14个地网依次打捞上来。

倒出摩托车上运过来的日本车虾。

夜里,虾农捕捞后争分夺秒地将虾运送至收虾车旁。

当第一网日本车虾被打捞上来,扣在摩托车上的虾筐里,骑摩托车的师傅马上开回到收虾车旁,邻居虾农帮助把虾筐里的虾倒到大铁盘里,把虾筐放回摩托车上。搬下摩托车上的虾筐,摩托车抓紧掉头,再到把空虾筐放回摩托车上,这一连贯动作只用了10秒钟。

被打上岸的日本车虾

小唐和媳妇都穿着水鞋,小唐媳妇戴着厚手套,扒拉着虾。日本车虾活蹦乱跳,在灯光下愈发晶莹透亮。小唐媳妇观察着虾的大体情况,没有问题就倒在塑料筐里过秤。徐有欣和她同时看着秤上的重量并做好记录。黑暗中,池塘上两束灯光来回穿梭。不到半个小时,14网日本虾都上岸了,徐有欣的本子上依次记录了每次上岸虾的重量。小唐媳妇用手机拍下了徐有欣记录的数字,收起三个塑料筐和大铁盘子放到后备厢里,关上车门就走,迅速消失在黑夜中。

徐有欣对每一次的过秤记账。

小唐媳妇用手机拍下徐有欣记录的虾的重量

徐有欣回到屋里,用带声音的计算器算着。他说:“今天晚上共出了600多斤日本车虾,这些虾是今年7月份放上的虾苗,看着今天打捞上来虾的个头还行,一斤虾有50头。”他说小唐两口子是即墨鳌山人,到他这里收虾已经有5年多了。他们把虾收回去,福州的买家在青岛有专人验货,当天的日本车虾通过验收后会直接用飞机运往福州,顺利的话第二天一早就到了。虾贩子的上线还有大“庄家”,市场价格是不定的,“庄家”说多少钱,虾贩子再给养虾人报价。日本车虾价格也论头,具体市场价都是“庄家”定。

幕后>>

虾苗好比娶媳妇,进屋先把房间扫

对于虾苗,徐有欣说,现在育苗厂有很多,山东青岛、日照 、海阳、河北的都有。他基本用青岛本地的苗,因为比较适合这边的水质,红岛这边卤水咸度高,日照水淡盐度低,青岛这边谁家的水池淡可以用日照的虾苗。

每年出完虾之后,要把水清除干净,利用阳光暴晒池子,机械清理池子底部翻土。等到来年清明节前后再往池子里进水,对水用石灰进行消毒,进来的水会自然带入一些小杂鱼,放入茶籽饼让小鱼吃,吃了就死掉了,以免后期进来的虾苗被小鱼吃掉。如果水质不好,要加入漂白粉调节一下水质。泄走一部分水,再加一部分水,养车虾不需要肥水,水中自带各种微生物。

徐有欣早晨穿得多,记录早晨出货的数量。

每年5月份前,徐有欣就要看苗选苗,春天的虾苗一般只有0.7厘米~1厘米长。看完虾苗后,要把少量虾苗带回来放在桶里先养着,观察一下成活率,如果生长正常就可以大批进虾苗了。育苗用水和实际养殖的水的咸度上下不能超过3度,这样更利于虾苗成活。卤水虾在开始放苗的时候,水的盐度就已经很咸了。在育苗厂的水必须咸化,经过一年不动水,一年就放这一次水,一天天太阳照射蒸发,就是这种高盐度环境下“造就”的虾,长得虽慢,个头不大,味道却格外鲜美。池子一年一清,一般海藻类不是太多,海藻也可以吸收水中的毒素,海藻的适当存在也会调节一下水质。

徐有欣说,一个池子放2000尾虾苗也行,放3000苗甚至更多也行。但他不想太贪,放的苗多,就要投放更多的食物及其他成本。虾长得慢,发病率会增大,虽然一些小毛病都有对症的治疗方案,但相应风险也大。他希望稳稳当当把合理数量的虾苗养大养好就行。

在青岛的各个养殖区,大量徐有欣这样的养虾人不分昼夜耕作在池塘边。他希望在中秋节前能出大批货,也希望到11月份的时候虾能卖个好价钱,不枉这一年的辛苦。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