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产业链再曝原料涨价 钛白粉逢20年未遇之缺货现象

2021-03-05 20:09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34320)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谭风敏

近日,钛白粉生产龙头企业集体上调价格的消息,引爆了钛白粉产业链上市公司的股价。

3月3日,钛白粉行业股指(BK0805)达到10665.11点,涨幅7.37%,纳入的13只成份股股价全部飘红。早在2020年11月,钛白粉行业股指就曾迎来一次暴涨,从813.25点涨至1023.99点,随后有所回落。2021年2月,钛白粉行业股指二次突破1000点大关。

钛白粉是汽车和建筑涂料的主要原料,这次涨价突然引发公众关注,不禁使人联想到之前的“芯片涨价潮”,而二者之间,也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经销商:“从业近二十年,还没碰到过这种情况”

价格上涨,最先敏锐觉察到的就是经销商,在经历过2020年的他们的心中,涨价已经不算稀奇了,最棘手的问题还是缺货。

“这波涨价行情已经持续了三个多月,从去年12月份就开始了。”青岛邦太化工有限公司(下称青岛邦太)的业务经理张传涛坦言。而这个时间点,恰逢钛白粉行业股指暴涨。据受访者提供的数据,2020年12月,金红石型钛白粉价格在16225元/吨,较2020年11月上涨11. 9%。截至目前,钛白粉价格已经涨至19500元~20000元/吨,较去年12月份涨了20. 1%~23. 2%。

在张传涛看来,价格上涨的直接原因是钛白粉的供不应求。“我从业近20年了,还没遇到过钛白粉缺货的情况,我公司目前只能拿到钛白粉订单约定的80%的量。”张传涛告诉记者。

青岛邦太是钛白粉生产龙头企业——龙蟒百利的山东省总代理商。张传涛表示,除了大型的造纸厂、涂料厂接受龙蟒百利的货物直供以外,山东省龙蟒佰利的中小型客户基本都从他这里订货,青岛邦太每个月的进货量基本稳定在1200吨到1500吨,且从未缺货。但是目前,龙蟒佰利每月只能供货1000吨左右。龙蟒佰利作为我国最大的钛白粉生产商,其钛白粉的产量占到全球产量的12%,位列亚洲第一,全国第三。而就是这样大体量的钛白粉生产商,也出现了供货不足的现象。

对于中小型经销商而言,情况更是糟糕。青岛四极钛业的总经理郭纪胜表示:“举个例子,如果原来能拿到100吨,现在只能拿到20吨。”也就说,中小型经销商只能拿到钛白粉原来供货量的20%。

出口挤压内供,房地产、汽车行业是前瞻

如果要探寻是什么引发了钛白粉的“缺货潮”,还要从供、需两条路上寻觅蛛丝马迹。

钛白粉分为金红石型、板钛型和锐钛型,目前广泛应用于工业场景的是金红石型钛白粉,可用于涂料、塑料和造纸。钛白粉需求的景气度,一直以房地产和汽车行业为前瞻指标。例如,乳胶漆、家具漆、建材塑料和装饰纸均在房屋建造和装修过程中有重要应用;汽车漆、粉末涂料、防腐涂料和车用塑料等则在汽车工业中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行业研报认为,需求方面,处于钛白粉下游的海外房地产需求持续向好,新能源汽车风口带动产业链上游需求扩大,全球需求预期向好;供给方面,海外生产商开工不顺大量订单转移国内,虽然目前国内钛白粉企业开工率维持高位,但出口订单还有大量未交付完成,现货供应紧张;上游原料方面,钛白粉原料钛精矿供给趋紧,价格从1300元/吨涨至2020年12月的约2000元/吨。

这一点,也得到了张传涛的证实。他说:“全球钛白粉产能最大的企业是美国的杜邦科慕,占全球产能的17%。复工复产以来,我国国内疫情控制良好,钛白粉的产能陆续恢复,但美国的疫情迟迟没能得到有效控制,印度、巴西、越南等国家纷纷来到中国采购,出口增加挤压了国内供给。”行业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钛白粉年度出口量达到121.4万吨,同比增长21.1%。其中,出口国家和地区占比前三的是印度、巴西和越南,占比分别为11.9%、9.8%、7.26%。

然而,股市对钛白粉的热炒,绝对不只是简单的因为供给吃紧。2020年的“造车热”,在2021年进一步攀升。继小米、百度造车之后,中兴通讯也确认设立电子汽车团队。当新能源汽车的研发生产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下大厂们眼中的新风口,供应链上游出现供给缺口的钛白粉同样也成为资本看涨的目标。

全球第一迎来产能大考,需求倒逼产能升级

供应链任意一环的价格变动,向来是牵一发而动全身。钛白粉供不应求,归根究底还是产能问题。

有趣的是,统计数据表明,2020年我国钛白粉总产量351.2万吨,规模以上的全流程型生产商共有40家,综合有效产能为384.5万吨/年。自2019年起,中国钛白粉的总体规模就已经高居世界第一。

全球第一的产量,为何还会出现产能不足呢?

原来,国内钛白粉低端产能过剩,但是高端产能尚在发力初期。钛白粉生产方式有硫酸法和氯化法两种,硫酸法存在较大污染,生产效率也较低,在国家产业政策中已经被列为限制级。有业内人士表示,实际上,早在2015年,硫酸法生产工艺已不再审批。这就意味着,采用硫酸法生产的新兴钛白粉生产企业被准入门槛挡在门外。即使是已有的钛白粉生产厂家,也屡屡出现因环境污染停产整顿的现象。

如果说硫酸法环境受限,氯化法则是技术受限。行业研报认为,氯化法工艺是硫酸法的升级版,可提高生产效率,优化成品质量,还可减少污染物排放。但受制于国内技术的制约,未来两年仍将处于摸索发展的阶段,难以形成较大规模的工业化供应。目前,国内拥有研发投入氯化法生产工艺的钛白粉生产企业仅有龙蟒佰利、樊钢钒钛、云南新立、宜宾天原、中信钛业和攀渝钛业等龙头企业。

此番汽车风口与房地产回暖带来的钛白粉供给不足,于上游产业突破核心技术而言是利好。位于李沧区的青岛锐意汽车涂料有限公司(锐意涂料)的总经理纪玉瑞说:“汽车涂料主要原料是金红石型钛白粉,对品质要求高,基本不可替代。”他认为,需求缺口造成供给方的产能升级压力,有望倒逼上游实现产能升级和技术突破。

2021年,氯化法钛白粉生产线频传喜讯。3月5日,天原股份在股吧表示氯化法钛白粉一期项目达产80%;宏达股份表示将新建10万吨/年氯化法金红石型钛白粉生产线;山东省内,氯溴(山东)化工有限公司氯化法钛白粉项目(一期)业已获得公示。2021年,氯化法技术将成为钛白粉供给商的主要发力端。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