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策划·图说 | “95后”海员胡清池——海上漂泊的青春,孤独与激情

2021-05-06 17:02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68952)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胡蕾

“再不下船就要疯啦!”笑着说这句话的时候,26岁的小伙胡清池已经在海上漂泊了近11个月,船只预计5月10号晚在国内靠港,而他也将结束此次航行,回到阔别已久的陆地上。

“去年6月25号从青岛港出发前往巴西,这已经是第三个航次。以往我一般只跑两个航次,但疫情期间上船下船都没有那么方便,这次就坚持了三个航次。”胡清池说,作为一名海员,远洋航行本应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但疫情的特殊情况,无形中“拉长”了他的出海时间,让这11个月显得格外难熬。

  

这艘32.5万吨的散货船是胡清池大学毕业后服务的第三艘船,也是一艘新船,去年6月在青岛港正式下水起航。“去年上半年一直没等到合适的机会,直到6月份接到公司的通知,立马去做了核酸检测,然后赶到青岛上船,为航行做准备。”胡清池还清楚记得,新船起航那天,没有太多仪式,同事们只简单拍了个合影,作为纪念。

从国内到巴西,单程一万两千余海里,对于胡清池来说,这是一个熟悉的航线,2018年大学毕业后,他一直跑的就是这条航线。去年下半年,他也是在这条船上,顺利通过了公司的考核,成为一名三副。

 

早上8点到12点,晚上8点到12点,是胡清池的值班时间。偌大的驾驶台,其实要操作的并不太多,“现在船上的自动化水平都比较高,船基本按照设定好的航线航行,我们值班要做好的就是时刻保持正规瞭望,对周围环境做到心中有数,确保航行安全。如果有其他船只需要协调避让,要提前和对方沟通确认好会遇方式。”胡清池说。

近11个月的海上生活,每天重复着几乎一样的作息和工作内容,一般人都会感觉到单调乏味。为了给自己的生活“添点乐趣”,胡清池干脆蓄起了头发,扎了个小辫,体验一把长发的感觉。用他的话说,这是在“放飞自我”。

 

船上一共28人,26岁的胡清池并不是最年轻的,“船上已经有‘00后’了,但老船员们都说,现在年轻人干这一行的是越来越少了。”胡清池说,大学学习航海技术的他,班里一共30多人,刚毕业那年,大概10来个人选择了上船当海员,但时间久了很多人就转行了,如今还坚持在船上的只有3、4个。“很多人受不了在船上的这种熬人的感觉,毕竟跟在陆地上相比,这里的生活还是太单调了。”胡清池说。

 

对于海员来说,在船上的每一天都是工作日。一个航次大约3个多月,“每次回到国内港口停靠的时候,会有一种回家的感觉,但疫情期间,完全不能下船,装卸好货物之后要继续起航,心情也是挺复杂的。”

2021年的春节,是胡清池第一次在外地过年,除夕夜那天晚上,船刚好停靠天津港,网络还不错,他赶在休息时间跟家里通了个视频,报了平安。因为当天夜里就要起航,工作比较繁忙,没聊几句,便匆匆结束了通话。

“大学刚毕业上第一艘船的时候,父母很担心,隔几天收不到我的消息,就会主动发来微信问一问到哪了,现在好多了,时间久了,家里人比较放心了。”胡清池说。

船上的日常饮食相对比较清淡,逢年过节的时候,船上的大厨会给大家适当改善下伙食,一碗打卤面、一份炸鸡,这些陆地上的寻常饭菜,有时候在海上便成了“奢侈”。所以,每次上船之前,胡清池都会自己备上一些“重口味”的美食,放在自己的房间里,馋了的时候打打牙祭。“基本每次都会带火锅底料、辣条、各种麻辣口味的小零食,但每次不管带多少,好像最后都会不够吃。”

 

在船上的空闲时间,同事们会聚在一起打打乒乓球,放松一下。或者跑去食堂,给大厨帮帮忙,也有人会自己露一手,做顿家乡的美味。

胡清池喜欢健身,几乎每次上船都要练出八块腹肌,把这当成给自己的一个“约定”。“规律单调的生活很难熬,但也能逼着自己自律起来,我们不像其他工作,下了班还有各种社交,在船上,业余的时间很无聊,但反过来说,完全可以自己支配,有些人也会好好利用起来,学习、健身、娱乐,虽然没那么丰富,但也能满足正常的需要。”胡清池说,现在船上的网络还可以,甚至在业余时间学习理财、炒炒股票都可以实现。

 

船上的同事们来自五湖四海,虽然职务、学历都有区别,但胡清池觉得,这个20多人的小团队是个非常简单的队伍,大家共享同一片生活空间,各自忙碌也互相配合,生活简单纯粹。“我们这份职业没有固定的同事,每一次靠港,都会有人下船、有人上船,想遇到一位熟人不容易,但既然在同一条船上,大家也都很珍惜这份缘分。”胡清池说。

大海有风平浪静的一面,也会有惊涛骇浪的时候。海员的日常工作看似简单,但要掌握非常多的技能,以备不时之需。胡清池告诉记者,自己的一份三副实习报告,写了2万多字,“雷达、电子海图、GPS、电罗经、操舵仪、航行灯、磁罗经、测深仪、航向记录仪……这些设备的操作要熟记于心,同时要掌握在能见度不良、恶劣海况、狭水道航行、进出港的操作要点等等。”

“小时候有过很多梦想,但我没想到自己会成为一名海员。”胡清池说,选择大学专业的时候,脑海里也只是一种简单的憧憬,就像歌里唱的,“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另一个世界,总是以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儿……”真正从事这个行业之后,才明白个中滋味。

 

“也许有人羡慕,觉得我们这份工作收入还不错,毕业两年多,就能拿到2万多的月薪,但其实,海员这个职业在收入方面的吸引力也在下降。”胡清池说,上个世纪90年代,海员月薪远远高于陆地上的普通职业工资水平,很多人选择到海上“捞金”。但现在,虽然整体也还不错,但和陆地职业相比优势已经不那么明显。“尤其是院校毕业的大学生,在陆地上也能找到一份还不错的工作,所以很多人觉得没必要来吃这份苦了。”

在父母的眼里,胡清池的这份工作也有些让人“矛盾”。“一开始爸妈担心我在海上的安全,现在最多的是担心我找不到女朋友,担心将来成家了没时间好好照顾家庭……”胡清池说,他现在还不想给自己徒增烦恼,“还是要趁着年轻,多奋斗几年,将来才有更多的选择余地。”

虽然算不上一个摄影爱好者,但胡清池的手机里还是存下了很多让他在海上“忍不住”拍下的美照,辽阔的大海、绚丽的晚霞、变幻的云层还有那天边不知名的鸟儿……“我们还偶遇过成群的海豚,见过近距离游过的鲨鱼,那情景,兴奋地只想大喊。”胡清池觉得,在这个最青春洋溢的年纪,能与这些美好的事物相遇,也不失为一种幸福。“一望无际的大洋里,你看到的,是最广阔的天和海,那个时候,心里什么都不想,也会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

 

“每次休假时,走下舷梯的那个瞬间,是最让人开心的!”靠港的日子近在眼前了,胡清池难掩心中的兴奋,他已经规划好了,按照规定隔离结束后,他要好好理个发,然后大吃几顿,四处逛一逛,给自己的心灵放个假,好好踩一踩那久违的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