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中职生•图说 | 17岁王青世的“大国工匠”梦

2021-07-23 09:13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4992) 扫描到手机

开栏语

中职生是一个大家关注的群体,随着《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的颁布,要求把职业教育摆在教育改革创新和经济社会发展中更加突出的位置,我国职业教育改革发展走上了提质培优、增值赋能的快车道,职业教育面貌发生了格局性变化。

青岛的职业教育发展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就一直走在了全国的前列,有在全国闻名遐迩的青岛旅游学校、青岛华夏职业学校;同样在城阳有获得“国家级重点中等职业学校、国家改革发展示范学校”荣誉的城阳区职业教育中心学校以及“全国校企合作先进单位”城阳区职业中等专业学校等。青岛的职业院校每年有50%左右的毕业生升入到各类高校深造,而中等职业学校学生就业率达96%以上。

然而,社会上依然有众多的家长对中职教育有着“顽固”的偏见和误解。应该说大学教育并不是万能的,也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适合做“学习型”。一些普通高校毕业生由于专业对口所限,也导致大量人才闲置。反观中职学校的广大毕业生,以他们的一技之长和学识走到了自己喜欢的工作岗位,干上了自己非常喜欢的事业,在社会上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并且也属于高薪一族。

即日起,我们开设《我是中职生·图说》专栏,将逐一关注青岛中职学校和它们的专业,走近这些年轻的学子,客观真实地向读者展现他们的风貌和成长。

被贴标签,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每个人,都无法避免的事情。调皮捣蛋、中职生……这些标签,曾经也被定义在王青世这个17岁少年的身上,也总有人因此而定义他的“未来”。

当被贴上了许多标签时,王青世觉得,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孩子。而当他靠着自己的努力从一名普通中职生即将一步步走上“国赛”的舞台时,未来似乎又多了两个字——“工匠”。

王青世,是城阳区职业教育中心学校的一名高二学生。

初三毕业时,王青世因没考上普通高中而后悔彷徨过,那一年,开始懂事的他也为之奋斗过,但终究是底子太差,与普通高中录取分数线差了100多分,“高中梦”遥不可及。从小,王青世的父母就对他寄予了厚望,和大多数家长一样,希望他能读高中,上本科,将来有个好工作。但现实真的很“打脸”,那段时间,父母甚至都没好意思跟亲友、邻里提起过他的成绩,总觉得有些丢人。

王青世整体成绩偏弱,但物理却是他的强项,初三那一年,满分100的物理,他总能考出90分以上的好成绩,其他科目有些弱,无奈之下,也只有选择职业学校。“当时对比了好几所职业学校,我认为城阳区职业教育中心学校最适合我,我喜欢学物理,爱动手动脑,便选择了机电一体化专业,更重要的是学校有个技能社团,里面有个电气安装与维修赛项,这是最吸引我的地方,我觉得我能行。”王青世如是说道。2019年秋季开学,他成为了一名中职生。

因为没去过普通高中,王青世想象不出普通高中里的学生是怎样学习的,他觉得在职业学校跟初中时的学习氛围并无两样,只不过是多了技能课,有钳工实训、电工基础、电子技术和机械制图等,而这些都是他感兴趣的课程。高一快结束时,学校技能社团开始招人了,王青世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了。

“进了技能社团,就有机会参加五级联赛,如果最终参加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并获得金牌,就有考本科的资格。”王青世说,技能社团共有电气安装与维修、机器人技术应用、机电一体化设备组装与调试、电子电路装调与应用、人工智能技术应用、零部件测绘与CAD成图技术6个技能兴趣小组。进技能社团前,老师会提前给学生打“预防针”,必须吃苦耐劳,技能达标,否则只能被淘汰。往往前一天打完“预防针”,第二天就有不少学生主动放弃,但王青世却是敢于挑战的那一个,他选择了电气安装与维修,这也是他最擅长的。

王青世想要证明自己,不想让父母失望。技能社团给了每个学生“上升”的机会,最终留下来的也都是真正想要学好技能的,大家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将来成为“大国工匠”。

“大国工匠”是我国广大一线技术工人的杰出代表,他们追求职业技能的完美和极致,靠着传承和钻研,凭着专注和坚守,成为“国宝级”的顶级技工。因此,对于这些有“大国工匠”梦想的学生来说,每天实训中的竞争压力是很大的,也正是在技能社团训练的这一年,王青世迅速成长,他变了,变得沉稳,变得心细。为了把电气安装与维修这项技能练好,他每天要在实训室站着操作十几个小时,按照任务书要求,以最高工艺标准完成装配与调试。这个过程看似简单,操作起来却是十分繁琐。

“整个赛项对工艺规范要求严格,比如器件定位,误差不得大于5mm,线槽定位,误差不得大于2mm等,这些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很大的考验。”王青世说,正是在实训室的一次次锻炼,让他的性格变得沉稳,做事也精益求精。

手指关节外凸,手掌处布满一层深浅不一的茧,这双手是王青世实操苦练的“成果”,现在的他已经开始向技术的更深处攀登。实训室里,从刚开始的数十人仅剩下现在的4人,他们4人你追我赶,都在争取今年进入“国赛”的两个名额。在这之前,激烈的竞争从未断过,比赛加工流程中他常常紧张到手抖,每次看到淘汰的名额里没有他,心里就偷偷松一口气,可还没等缓过神来,下一个挑战又接踵而来。每天晚上九点钟回家,没有周六日,也没有寒暑假。他的妈妈以前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上课认真听讲,好好学”,而现在说的最多的却是“早点回家”。

看到儿子在中职学校这两年的成长变化,王青世的爸爸妈妈内心更多的是理解与欣慰,对职业教育也有了新的认识,对儿子的未来也有了更高的期望。在中职学校学到过硬技能,踏入社会也会成为企业的“香饽饽”,月工资至少能达到七八千元。如果有机会考上本科,那这些孩子将来有技术也有学历,相比起从普通高中考出来的本科生,更有竞争优势。如果技术过硬,成为“大国工匠”,年薪几十万到上百万也不是没有可能。现在的他们可以大方地跟亲友们说,“我家有个中职生,将来要吃技术饭”。

从201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颁布以来,职业教育在多个领域取得巨大突破和进展,10年来,职业教育培养的人才基本覆盖了国民经济建设的各个领域。城阳区职业教育中心学校从2011年开始组织学生参加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到目前已夺得31枚金牌、22枚银牌、9枚铜牌,成绩位居省市前列,有400余名学生在市级以上职业院校技能大赛获奖。近8年来,春季高考本科达线1125人,帮助万余名学生实现大学梦想,大批学生被山东理工大学、青岛大学、青岛农业大学、青岛科技大学等院校录取。

现在的王青世已经明确了未来的发展方向,他想和技术“打一辈子交道”,“大国工匠”是他的梦想,但眼下最紧要的是备战今年的“国赛”。“生活是公平的,它在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替你开了一扇窗,我要用实力证明我们中职生不是来混日子的,我们拥有一技之长,将来一样成就出彩人生。”王青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