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节实为“哀悼日”?美国印第安原住民:“冬天一直是个悲伤的季节”

2021-11-27 08:54 央视新闻客户端阅读 (37679) 扫描到手机

每年11月第四个星期四是美国的传统节日——感恩节。而对于美国的印第安原住民来说,这一天并不是值得庆祝的感恩节,而是刻骨铭心的哀悼日。

马萨诸塞州普利茅斯市是1620年从英国驶来的“五月花号”登陆北美的地方。连日来,许多印第安原住民在这里举行了多场集会,为遭受大屠杀的祖先和如今仍然遭受种族歧视的原住民群体表达哀悼。

印第安原住民 罗伯特·瓦帕希:你们把这个节日季称为“欢乐的季节”,但对我们来说不是这样的,冬天一直是一个悲伤的季节。

在美国的主流舆论中,感恩节的起源被描述为早期殖民者和印第安原住民其乐融融、共庆丰收的日子。事实上,来自“五月花号”的殖民者的确依靠原住民的帮助才度过了寒冬,并且在1621年的秋天第一次收获了庄稼,但他们并没有邀请原住民,是鸣枪狂欢的声音让原住民误以为要开战了,全副武装到达现场后才解除误会,于是热情的原住民带来更多食物,主动加入了庆祝活动。

而在原住民的帮助下站稳了脚跟的殖民者,很快就对原住民展开系统性的驱赶和屠杀。一个所谓的“感恩”故事,实则开启了原住民长达几个世纪的血泪史。

印第安原住民 布莱恩·威登:我们一直都热情好客,现在依然热情好客,但在过去四百年中,这没给我们带来任何好处。

1862年,为了震慑、压制明尼苏达州达科他部落的反抗,时任美国总统林肯下令绞死这一部落38名神职人员和政治领袖,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集体执行死刑。

1863年,林肯宣布感恩节为全国性节日,而他的宣言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及原住民,只是为了在内战中呼吁美国人团结起来。对于原住民来说,这个节日的设立因此变得尤为讽刺。

印第安原住民 布莱恩·威登:林肯总统在任期内实施了对原住民最大规模的屠杀之一。而他想让国家团结,所以决定把这一天定为节日。

1970年,原住民活动家弗兰克·詹姆斯将感恩节这一天定为哀悼日,这一纪念活动一直延续至今。詹姆斯曾哀叹:善待“五月花号”上的殖民者也许是原住民最大的错误。

印第安原住民 达娜·赫奇佩思:这的确开启了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种族灭绝、抢夺土地,殖民者的种种行径都跟原住民引以为豪的文化背道而驰。

时至今日,仍有许多原住民坚持发出自己的声音,呼吁更多美国人重新认识所谓“感恩节”的历史。

印第安原住民 雷蒂巴格:我们无法改变历史,但我们可以改变未来。我们改变未来的方式就是教育人们,让大家明白这不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这是一个哀悼日。

新闻链接:美国印第安原住民的血泪史

追溯历史,美国政府对印第安原住民进行过系统性种族清洗和大屠杀,犯下罄竹难书的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行。原住民的血泪史就是一部美国人恩将仇报的历史。

美国1776年建国后,为攫取自然资源,通过”西进运动“等政策,大肆驱逐、杀戮原住民,迅速侵占他们的土地。

  • 印第安人曾惨遭杀戮

例如1864年,在科罗拉多州桑德克里克,美国政府派出军队袭击了已经同意让出土地的印第安人部落,约160人被杀,大部分都是妇女儿童。

美国历史学家估计,北美大陆的原住民曾有约1000万人,而到了19世纪末,美国仅剩下不到25万名原住民。

纽约大学历史系教授 玛丽亚·蒙托亚:桑德克里克大屠杀可能是原住民和联邦政府之间最可怕的冲突之一 。奇温顿(当时的美军指挥)的士兵们剥下妇女儿童的头皮,砍下他们的头并且游街示众。

  • 强行同化儿童 美政府企图“种族灭绝”

美国政府同时还通过对印第安儿童进行强行同化,试图进行文化灭绝。

1879年,在美国政府的批准下,理查德·普拉特创办了第一所针对印第安儿童的寄宿学校,他直言创办这所学校的目的就是“杀死一个印第安人,拯救一个新人类”。

印第安儿童被迫放弃他们代表性的服装和发型,被禁止说自己的语言,还必须使用英文名字。

美国沃克斯新闻:这所学校的开办,不亚于披着美国教育的外衣,对印第安人进行种族灭绝。

  • 印第安人保留地生存条件差

直到1924年,美国才颁布《印第安人公民法案》,承认印第安人的公民权。人口大幅减少的印第安人集中生活在联邦政府划定的保留地中,而这些保留地主要位于贫瘠的美国中西部地区,很多地方连水、电、食物等基本生活物资都难以得到保障。新冠疫情的暴发更让他们的境况雪上加霜。

新墨西哥州盖洛普市社区食品站主任 爱丽丝·佩雷兹:住在保留地的人们很多情况下没有电力,没有自来水,因此他们很难在疫情中做到杀菌消毒。

新墨西哥州盖洛普市印第安人医疗中心医生 保罗·查尔顿:这个地区印第安人保留地的新冠感染率和死亡率在全美即使不是最高的,也是最高之一。

  • 由于地势偏远 住在这里的人们难以获得医疗资源

而条件已经如此艰苦的印第安人保留地,仍要受到进一步的侵占和破坏。4月1日,数百名印第安人聚集在华盛顿街头,要求美国政府停建两条输油管道。

其中一条输油管道将穿过明尼苏达州的印第安人保留地,而30年前这里的一条输油管道就曾出现过大规模泄漏,超过6400立方米的原油流到结冰的河面和附近的湿地上,清理工作花费了数年时间。

除了对环境的破坏,印第安人还担心输油管道工程会带来大量外来工作人员,影响当地的治安状况。根据一个印第安人人权组织的报告,在拱心石XL跨国输油管道建设期间,沿线印第安人保留地的犯罪率就出现明显上升,数百名印第安女性遭到袭击、失踪或被杀害。而类似事件在美国社会早就屡见不鲜。

印第安原住民:我自己就是暴力事件的受害者。那年我24岁,一些白人男性先是对我说些轻佻的话,侮辱我,然后他们开始攻击我,我断了一条腿,类似的事经常发生。

  • 美国政府“系统性抹除”印第安人

美国政府在保护少数族裔问题上广泛存在不负责任的态度,也在加速印第安人的人口减少和文化没落。一方面,在人口普查、医疗数据收集统计等各个领域,许多美国政府部门在收集数据时拒绝将印第安人考虑在内,理由是“样本量太小”。另一方面,美国族裔划分标准导致印第安新生儿数量快速减少。 根据规定,只有母亲为纯正印第安人的婴儿才会被记录为印第安后裔,而父亲的血统则不在考量范围之内,这导致印第安血统被其他族裔快速稀释。

对此,加利福尼亚州印第安城市人口联合会总干事维尔吉尼娅·亨德里克表示,“我们生而为印第安人,死时却被当做了白人”“看到本族人在数据中被抹去,让我不禁悲从中来,在这些西方社会发明的身份名词中,已经没有了我们的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