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穿海行 凤栖薛家岛——跟随地铁一号线穿越隧道 重温薛家岛、唐岛的传奇故事

2022-01-26 10:29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54103) 扫描到手机

文/图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张文艳(资料图片除外)

胶州湾大桥和胶州湾海底隧道,让汽车得以奔驰在青岛市区和西海岸新区,如今,地铁一号线的加入,为两地来往增添了更多的便利。乘坐一号线,当离开团岛站时,心情就开始激动起来,窗外的黑暗中,有清凉的风渗透而来,耳朵有失压的感觉,比行车还要强烈一些。中间车速变慢,未停,进而逐渐加快,约7公里的路程,6分钟抵达凤凰岛站。凤凰岛,是薛家岛的别名,两个站名分列一号线西海岸新区的第一站和中间站,本期,半岛全媒体记者探访薛家岛,还原凤凰岛、薛家岛的故事,并抵达王家港站,在春节到来之际,结束一号线的全部行程。

追根溯源

凤凰岛引凤栖息,陈家岛一战成名

地铁如一条飞速穿行的长龙,穿越海底隧道,潜行抵达海岛。

出海第一站:凤凰岛,顾名思义,与凤凰有关。

这片岛屿流传着一个关于凤凰的传说:相传古时候有一只金凤凰飞赴天庭参加百鸟盛会,飞抵碧波万顷、渔歌荡漾的胶州湾时,为美丽的海岛风光和淳朴的渔家民风所陶醉,乐不思飞,振翅落入胶州湾南侧,遂成今日薛家岛,因此薛家岛又称“凤凰岛”,而岛的形状确如飞凤,所以有“凤凰岛”之称。

薛家岛历史悠久,在《黄岛往事》薛家岛街道篇中,有这么一段记载:“薛家岛春秋战国时期属鲁国,唐、宋时属密州,元、明时属胶州。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除西部官厅、焦家庄、孙家沟、红卫、张宝湾5个村(今属长江路街道)仍属胶州沾化乡新林社外,其余各村划归青岛德国租借”。三面环海的地理位置,使得这里成为了兵家必争之地,那场著名的陈家岛海战就发生在这里。

在今薛家岛街道办事处南庄一村南部凤凰山下的海面附近,又称陈家岛(唐岛)。1161年的深秋十月,金主海陵王完颜亮大举侵略南宋,并准备了一支水军,拟由海路直取临安(今杭州),此时,他们正停泊在胶州湾口外陈家岛一线。大敌当前,南宋原岳飞部将、浙西马步军副总管李宝自告奋勇,北上迎击。由于气候原因,双方并没有交锋。当时金军有战船600多艘,兵士70000,辎重无数,而李宝方面只有120艘战船,兵士3000,敌强我弱,众寡悬殊,而且当时北风大作,对宋军也不利,李宝甚是忧虑。正在一筹莫展之际,恰巧此时有金逃兵来降,报告称金兵虽众,所谓大汉军就是完颜亮为了此次南侵签发的金统治区里的上等户,都是富家子弟,而且不识水性,不敢冒进。这一好消息让李宝认为时机已到,当机立断,决定袭击。船队起锚后,北风变成了南风,恍若天助,宋军大喜,争相前进,控船持刀,等待作战。一日趁天未亮,李宝率船队在陈家岛与金军遭遇并全速向金船扑去,突如其来的袭击使得金军大乱。趁着南风正劲,李宝下令用火箭攻击,后来的朱元璋在鄱阳湖大败陈友谅用的都是这招。金军船帆均用油布做成,遇火便着,顿时火海一片,金兵纷纷跳海逃命。李宝大获全胜。这次海战又称唐岛之战,是南宋的一次重大胜利,意义深远。因此《宋史》评说:向微唐岛之捷,则(完颜)亮之死未期,钱塘之危可忧也,(李)宝之功大矣!

故居遗址

薛遇林披荆斩棘,薛老六横空出世

走出薛家岛站,高楼大厦林立。沿着热闹的街道,穿过街心公园,再沿天目山路南行,寻觅薛禄故居遗址。

终于,在漓江西路上找到了薛禄故居遗址碑。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早在2016年10月份,就曾探访旧址,如今旧地再访,敬意仍在。石碑有二:“明特进荣禄大夫柱国阳武侯 鄞国公薛禄故居遗址”(1997年立)和“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薛禄故居遗址”(2001年立)。石碑靠路面无字,字镌刻在面对小区的一面,这样石碑就可以面向青松,背靠滚滚车流了。薛氏迁居此地,便是薛家岛名字的由来。薛家文史掌舵人薛成文说,在此之前,曾有两处薛侯墓。不过文史学者们分析,墓一个是始祖薛遇林的,一个是薛禄的八世孙、最后一个世袭阳武侯薛濂的。阳武侯薛禄则葬在了北京,据悉,北京东郊也有个薛家村,只是他们已与薛家岛一脉失去了联系。2013年,薛侯祖墓的志门上的“薛侯祖墓”石匾,在失踪多年之后重现天日,讲述了400多年的历史过往。

话说陈家岛海战200多年后,硝烟散尽,薛遇林拖家带口来到这座风景秀丽的小岛,选择了林家疃旁的一片棘林,带领家人披荆斩棘,开垦土地,种田戍边,成为薛家岛薛姓的始祖,同时也培育了一代名将、石碑的主人薛禄。

“吾家世韩城洪武间始,迁胶东南形胜之地,渤海环围之乡,聚族而居,四百余年矣。”西海岸新区档案馆里,珍藏着薛成文上交的《胶西薛氏房谱》,族谱修于咸丰辛酉年(1861年)五月朔日,由“十四世孙恬熙抄藏”。

韩城位于陕西,据史料记载,北魏统一北方后,魏孝文帝实行改革,他以身作则,改姓为“元”,说汉语,穿汉服,而且将自己的女儿西河公主嫁给汾阴(山西省万荣市)人薛洪祚。因为西河公主的封地就在古称西河、时称夏阳的今日的韩城。于是,薛洪祚携家族迁居韩城作了驸马爷。自此以后,薛氏代代兴盛。随着薛氏族人不断拥进韩城,不少村落几乎家家姓薛,据《韩城乡土志》载:“户族之盛,约二十余村”。

薛氏繁衍,后人薛安在韩城过着平静的生活。他有一子薛大,薛大亦有一子薛遇林。然而,明朝大迁徙打破了薛家人平静的生活。1370年,薛遇林“由韩城县迁胶州沾化乡辛兴社林家疃棘林,其地古名瑶无余,今为薛家岛”。明朝初年,为了抗击倭寇,朱元璋在沿海广设卫、所。薛遇林以军户的身份拖家带口来此地定居,“战时为军,平时为农”。

薛遇林与张氏育有七子:明德、明善、明礼、明远、伍、禄及义子明仪,也就是薛氏七甲。生前四个儿子时,夫妇二人还认真起名,到了第五个孩子,干脆取名薛伍,顺理成章,薛六出生了,便以六命名,后改为薛禄。“薛禄生于1372年”,青岛文化研究学者林毅在《功在历史的薛禄》中称。这年薛家刚刚在薛家岛立下基业两年。

传奇经历

出生时天降祥瑞,作战时所向披靡

大人物出生往往天降祥瑞,薛禄也不例外。

薛禄降生时,突降暴雨,恰巧有两位指挥史奉命稽查沿海军事路过,在门外避雨,发现薛家屋顶上有鹊鸦群集,并纷纷用其羽翼来覆盖茅屋漏雨之处,感到十分惊异。询问之下,方知张氏刚刚产下一男孩,不由得感叹,此子日后必定大贵,否则哪得两位指挥史为其护门?两人赞叹着走了。

这段传奇故事来源于蒲松龄的《阳武侯》一文,蒲松龄来崂山游历,写下了《崂山道士》《香玉》等名篇。一生屡考不仕,醉心于神话传奇故事,所以蒲松龄对胶州湾畔薛禄的故事非常感兴趣。在《阳武侯》中,“薛禄,是胶东薛家岛人。他的父亲薛公非常贫穷,为本乡官宦人家放牛。这家有块荒地,薛公在那里放牛时,常见蛇和兔子在草丛中相斗,认为是块不同寻常的风水宝地,于是向主人请求要来作墓地,并盖了间茅草房居住着”,风水宝地上,薛禄带着祥瑞出生了,但并非自幼聪慧,“薛侯挺脏的脸上垂着鼻涕,很不聪明……薛侯十八岁,人们都认为他太憨痴,没有给他提亲的”。适逢军户征兵,薛禄要求兄长将丫鬟许配给他做妻子,他就去服兵役,兄长很高兴,就把丫鬟许配给他。“薛侯立即携带妻室赶赴辽阳。才走了几十里,天忽然下起了暴雨。路边上有一处高耸的石崖,夫妻二人就跑过去躲避到下面。过了一会,雨停了,他们才再上路。刚刚走了几步,崖石就崩塌了。附近村里的人远远地看见有两只老虎从石崖下跃出,逼近依附到二人身上就不见了。薛侯从此便勇猛超人,异于往常。后来他因为军功显赫被朝廷封为阳武侯世袭爵位”。

蒲松龄笔下的薛禄带有传奇色彩,且属于成长型,而事实上的薛家老六“生性坚强,果敢勇猛,胆量过人,是位烈性小伙子”,林毅称,明洪武年间,年仅16岁的薛六还不到应征年龄,就“替兄服役”,到离家千里之遥的燕山卫(今河北山海关到热河一带)充军入伍,在燕王朱棣麾下当骑兵。朱棣骑兵与侄子朱允炆争夺皇权,薛禄“行六,军中呼曰‘薛六’。既贵,乃更名‘禄’。禄以卒伍从燕起兵,首夺九门。真定之战,左副将军李坚迎斗。”《明史·薛禄传》中,可以见到这位名将天生神武,几乎每战必胜。

不如我们放大单家桥一战来还原薛禄的英勇。战役中,薛禄身先士卒,冲锋陷阵,所向披靡,突然,他的坐骑马失前蹄,薛禄也因此被敌军所缚,眼看士卒失去主将之后战事受到影响。着急上火的薛禄奋力大吼,这一使劲不要紧,捆绑他的绳索竟活生生地被挣脱了,这还不算,他赤手空拳,从敌军手中夺下白刃,杀死守卒,缴获一匹战马,孤身一人从敌营中冲杀出来。这场景,不亚于三国中赵子龙单枪匹马进曹营。部下将士见主将从敌营中冲出,军威立刻大振,金鼓齐鸣,协力杀敌,结果战役转败为胜,堪称奇事一桩。

这样的将领不可多得,朱棣自然不会亏待,不停地给他升官。永乐十八年(1420年),夺位战彻底结束,明成祖朱棣分封功臣。薛禄因战功显赫,授奉天靖难推诚宣力武臣,封阳武侯,食禄一千一百石,赐诰券三代侯爵。明宣宗即位后,将薛禄召到京都,极受朝廷重视。薛禄又以其军事家的眼光,亲自踏勘并督军修筑了北疆从居庸关到独石口一线的要塞。“即使他生前最后两个月里,留在寒风呼啸、沙漠飞扬的塞北的足迹仍历历可数,真可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林毅称,最终,薛禄在宣德五年,即1430年7月23日病逝,终年59岁。明宣宗病故后,英宗即位,蒙古南犯,“由于没有像薛禄这样的抗敌名将做先锋官”,明军退到土木堡,英宗皇帝也被俘,明朝由盛转衰。

岛上故事

古八景风光秀丽,王家港行程待续

薛家岛上共有二十七个村庄,每一个村庄平均在一百五十余住户,房屋的建设,多系用石块筑成,房顶是用海带(草)铺盖,据说这个海带的效能很大,不但能防御深冬之寒冷,而且又能防止炎夏之酷热,比较砖瓦之耐久亦强”。——1948年12月13日《薛家岛之行》(《青岛健报》)

薛禄故居遗址所在的位置,是今日的黄金地带,濒临金沙滩,靠近唐岛湾公园,离地铁1号线和13号线都不远。沿着唐岛湾公园向西南方向前行,可以经过网红景点中国院子。再向前走,便是顾家岛村,2016年,记者曾在薛成文先生的带领下,参观这个“最后”的村庄,亲眼目睹了薛氏后人曾经住过的同款海草房,以石为墙,海草为顶,古朴厚拙。村里的陈姑庙,香火缭绕,不远处的码头上,人来人往。当时就有拆迁的消息,如今居民都已搬迁,先人留下的足迹,老房子带来的文化积淀,都留在了照片当中。600多年前,薛氏始祖薛遇林开辟了一片荆棘之地,后人繁衍生息;多年后,现代化的建筑鳞次栉比,站在高楼俯瞰唐岛湾,不得不感叹薛氏族人长远的目光,确实风景迤逦的好地方。

    《胶州志》记载:“薛家岛在治东南百里,山形佳胜。三面临海,跻巅一望,浩瀚无际,远近岛屿,历历可数,当日轮乍起,飞赤漾绿,不可端倪,游者号为小蓬莱。”所以,在薛家岛旧时有“古八景”,分别是“黄庵日出”“上泉晓钟”“朝海古刹”“鱼嘴雪浪”“石雀海鸣”“凤凰戏珠”“志门夕照”和“唐岛晚钓”:

黄庵山位于薛家岛的东端,三面环海,因为地势较高,特别适宜看日出,因而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薛家村西的上泉寺当年梵音婉转,现在寺庙已经消失,这一景也只能保留在记载中;朝海寺又名下庵,也已经消失,当年在淮子口,是航海者心灵的港湾;鱼鸣嘴是一个海景极佳的村庄,与陆地逶迤绵延相连,呈狭长月牙形护卫着青岛,地理位置极为重要,是青岛的“海上门户”,狭长的小岛村庄因陆地尖尖地插入黄海深处,状似鱼嘴,所以得名;薛家岛东南的海岬上,有个石雀嘴,也有小渔村,村上海鸥飞翔,还有个石雀滩,位于金沙滩以西,银沙滩以东,全长2000余米,雀嘴上青松遍地,是观海听潮的好地方;凤凰戏珠是凤凰岛与竹岔岛的关系,从空中看,竹岔岛好似一个明珠;志门是阳武侯薛禄家族墓地的门标,高4米,上有鳞片瓦,阳光照耀,金碧辉煌,不过这一景观已经消失;唐岛湾南部的唐岛,相传唐太宗征东大军曾经在此地驻扎。

关于唐岛,还有一段传说,传说岛上有一间小屋,那里住着一户勤劳善良的渔民。一家三口以打鱼为生,过着清苦平淡的日子。然而,一场台风过后,出海的老渔夫再也没有回来,妻子因此卧病不起。年轻小伙继承了父业,他牢记父亲的教导:“打上来的鱼,小的放生,大的留下,不求多少,适可而止。”他不但自己遵循这一原则,还将经验分享给其他渔民,希望大家造福后人。一天夜里,年轻的渔夫做了一个梦,梦见大海国王为了感谢他的善良,决定帮他达成三个愿望,只要他每天傍晚打鱼回来,对着大海跪拜,说出自己的愿望,那么第二天就会实现。渔夫将信将疑,但还是决定照做,于是他对大海许下了第一愿望:希望母亲的病好起来。夜里,隐约有人将一个大海星熬成了药,喂给母亲喝,天亮以后母亲的病果然好了。欣喜之余,他将事情告诉了母亲,母亲听后非常感动,便许愿儿子能娶个好媳妇,结果有只海豚变成一个美女,成为渔夫的妻子。最后渔夫祝愿母亲能够像神龟一样健康长寿。从此以后,他们过上了更加美好幸福的生活。故事中的海星、海豚和海龟也成了吉祥如意的化身,被称为“海之三宝”:海星象征着幸福和快乐,海豚象征着智慧和爱情,海龟象征着健康长寿。

带着来自薛家岛的传奇故事,记者继续乘坐1号线,路过丁家河站,抵达终点站王家港。王家港社区原名王家港村,根据记载,公元1377年,诸城县逄戈庄村刘世海带领三个儿子司直、司公、司正来到此地居住繁衍,刘氏来到此地之前,已经有一王姓人家居住,并因临近海湾,有港汊,可停泊船只,故名王家港。如今的王家港站,一栋高楼正在建设中,周边崭新的高楼俯瞰长江中路与胶州湾东路口,并迎接着地铁6号线的到来……

长达两个多月的地铁一号线探索之旅告一段落。

“一叶小船乘涛浪漂浮行驶,浪花激荡在每个人的脸上,衣服全被湿透,海风呼呼狂叫,所戴的一顶礼帽,亦被吹掉,空虚的威胁,不安的心情,心灵在战抖,同行者见我如此,即加以劝告和安慰。幸而路程很近,所以经过两小时,到达了目的地——薛家岛。一个牛角形的海岛,三面临海,一面陆地,所以登陆的码头,修建得非常牢固……”1948年12月13日的《薛家岛之行》,讲述了作者赴薛家岛的“艰难旅程”。即便过了很多年,赶往薛家岛的交通工具仍以船只为主。犹记得2004年,为了去趟野生动物园,需要坐公交车抵达轮渡,再从轮渡坐船抵达港口,在港口还需乘坐交通工具中转,天不亮出发,等兜兜转转抵达目的地,已经到了中午时分。

桥梁和隧道,加上地铁的通行,极大地缩短了跨海之行,原来一天的路程,现在两个多小时甚至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完成,因此,城市的脚步才越来越从容。

原创作品,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