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 | 代驾司机的苦与乐:骑7公里到达后被取消订单;新年更努力换个大房子……

2022-02-08 20:34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287611)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孙桂东

春节假期,正当大家都走亲访友,一起庆祝的时候。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在深夜的街头默默等候。戴着头盔、身着反光马甲、踩着电单车穿梭在街头巷尾,帮那些喝酒的司机开车回家。为了省钱,电单车是他们的交通工具。遇到距离很远的订单,他们就几个人组团,叫一辆货拉拉回市区;或者等在工厂的门口,蹭上来市区送货的货车……虽然工作辛苦,但是只要肯努力,每个月还是能轻松过万,这也成为很多代驾司机重要的收入来源。凭借自己的勤奋,他们在这座城市扎根生活。近日,记者就走近这些代驾司机们,看一看他们生活中的苦与乐。

勤奋:

除夕夜接了三单  12点前赶回家跨年

除夕晚上8点左右,刚吃完饺子的李可打开软件上线接单。很快就有一名车主下订单,让他往城阳王沙路附近。到现场以后,车主也非常高兴。原来,除夕晚上在亲戚家吃完饭,想着喝完酒找个代驾,却发现没有人上线。无奈之下,亲戚开车将司机拉到了李村附近,才找到了司机。

今年43岁的李可,已经从事代驾7年多。2015年9月份,他被公司裁员,处于失业的状态。在去劳务市场找工作的时候,接触到代驾司机这个行业。当时他刚结婚不久,孩子不到两岁,急需找到一份工作来养家糊口。

从2015年到现在,李可已经从事代驾司机7个年头。虽然是兼职,每个月也有6000到8000元的收入。慢慢地,晚上做代驾成为了一种生活习惯。每年的春节假期,他都会按时上线接单。

“假期里走亲访友的比较多,代驾司机却很少,”李可说,反正在家也是闲着,不如出去接个订单,自己感觉就像是晚上出来锻炼一样。除夕的晚上,他一共接了三单。最后一单是去福州北路卫校附近,送完客户已经晚上11点多了。他掐着时间往家赶,还有七八分钟就到12点了。回到家的那一刻,妻子跟孩子早已在家里等待他一起跨年。

今年的春节假期,他一共接了20多单。李可说,代驾这份工作虽然辛苦一点,但是只要肯努力,收入还可以,工作时间也相对自由。作为家里的顶梁柱,能让家人过上好日子,这点苦算不了什么。

无奈:

骑7公里满头大汗  到达后被取消订单

代驾司机最怕啥?就是骑着电动车跑了几公里,到了地点以后客户跳单了,这意味着他们白忙活一场。

今年47岁的刘军平,被业界同行称为“大神”。2018年12月份,在朋友的介绍下干起了代驾司机。不到三个月时间,就成为了一名队长,很快就能月入过万。干了四年多,没有一次差评。

“干这个活,最主要的目的肯定是挣钱,”刘军平说,有时候碰到了一个大订单非常高兴,最无奈的莫过于到了地方被取消订单。

2021年11月份,他在海口路上接到了系统推送的订单,显示车主在浮山后的一家酒店门口。因为平台是按照直线路程范围计算的,实际上按照具体路线,两者的距离有点远,看了看导航距离大概8公里左右。

刘军平立即跟车主取得联系,说明情况。从他的地方赶过去,差不多需要15分钟,如果不需要可以取消订单。车主抱怨那么远还要抢订单,语气里很不友好。

为了尽快赶到,刘军平用脚踩着车助力,满头大汗的到了车主定位的地方。刘军平打电话联系车主,希望对方能打开车辆的双闪,方便寻找。车主直接不客气地说,找个代驾还这么麻烦,不用了,我再换一个。

“当时心里真的有点崩溃,大冷天骑这么远,”刘军平只好跟对方协商,能否在平台上取消订单,否则他们也没有办法继续接单。

到了现场被跳单,是他们最不愿意遇到的情况。有一次,他骑着电动车去找车主,正在走一段下坡路时,平台软件突然响起了客户退单的声音。慌乱之下,他伸手准备去拿手机,电动车没有扶稳,自己直接飞出去四五米远,手机屏幕也别压碎。他趴在地上,缓了五六分钟才起来。

烦恼:

女代驾开车同样熟练  最怕遭遇乘客骚扰

今年42岁的白女士,是一名女代驾。在E代驾平台,全市女代驾不到10名。每一次上车拿下头盔后,很多车主惊讶地说,怎么是一名女司机。

在此之前,白女士从事装修生意,由于工程越来越难做,2019年在朋友的介绍下干起了兼职代驾司机。“自己从小喜欢开车,干代驾可以开各种各样不同的车,”白女士说,这份工作不仅能增加收入,更重要的是还能满足自己的乐趣。

女代驾司机白女士正在接单 

从2019年加入到现在,已经干了快三个年头,她也成为了一名队长。白女士说,女性往往比较耐心,这是她们的优势。做代驾需要面对的是喝酒后的人,沟通很重要。有些车主酒后态度不友好,一些男代驾受不了可能会吵起来,最后可能就不再干了。作为女代驾,客户的宽容度更高一些。刚开始的时候,她连档位都没找到,客户在一旁耐心指导,到家以后还给了五星好评。

不过,女代驾司机也会面临一些车主的言语骚扰。有次她接了一单,一共有三名客人。其中一名男子喝了不少酒,开始胡说八道,邀请她去唱歌等等。白女士一直装听不见,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后,同行的另外两人看不下去了,主动出来进行制止。其他女代驾也会偶尔遇到类似问题,基本上都是不予理睬。

在代驾的过程中,有一件事让她印象深刻。2021年7月份,她骑着电动车经过杭鞍高架桥附近时,看到一名女司机坐在路边。女司机看起来喝了不少酒,一会唱歌,一会破口大骂给她灌酒的人。当时已经快到深夜12点了,一名女子在路边上也不安全。她主动上前询问,是不是需要代驾。女车主说能开车就行,然后就说到一处加油站停下就行。上车以后,女车主在副驾驶座上睡着了。很快到了约定的地方,女车主一直没有清醒。

“大晚上把一个女子放在路边,也不安全,”白女士说,她试着叫了一会,女车主一直没有清醒。她在旁边等了一个多小时后,女车主最终才清醒过来。原来,女车主的家就在这个加油站对面。醒来以后,她帮忙将车放在了停车位上。而当时已经很晚,白女士只能打电话让同事开车把自己拉了回来。虽然这一单没有赚到钱,她还是非常开心。“这份工作不仅带来了收入,还有这种帮到人的成就感,”白女士说,这也是她一直坚持做这份工作的原因之一。

太难:

与出租车司机抱团取暖  为省钱组团找货拉拉

“干代驾挣得是个辛苦钱,开着别人的车,回来的路就要自己走”。 代驾司机刘军平说,他们最怕接到胶南或者是即墨的订单。因为这些地方太远,接了一个订单过去,如何回来就成了难题。如果打车回来,最少要四五十元,这一单活就等于白干了。

因此,为了赚到好不容易到手的代驾费,司机们也是想尽了各种办法。司机们最喜欢去青岛西海岸新区跟城阳这两个地方,虽然路程较远,但是可以有顺风车。

出租车司机跟网约车司机接单去这些地方,回来也没客人,还需要交通行费。于是,他们双方慢慢形成了一种默契。到了青岛西海岸新区的漓江路,只要代驾司机把电动车折叠起来,穿着代驾服,有路过的出租车司机或者是网约车司机,会主动停下来询问。他们将代驾司机拉回市区,放在隧道出口的地方,只收10元隧道通行费。随后他们各奔东西,继续去接单干活。

代驾司机刘军平正在接单 

而在城阳,慢慢有了一趟代驾司机“班车”。代驾司机骑着电动车,速度很慢,没有办法乘坐公交车或者地铁。尤其是接了一单位置偏远的活,如果有车回来,说不定还能再接一单活,也少了路上骑电动车的痛苦。

刘军平说,这种折叠电动车为了方便收纳,平衡性上比平常的自行车差很多。结构略微向前倾,两只手稍微一放松。有些司机被摔怕了,干脆就成了一名“步兵”。

这里边产生了巨大的刚需。于是,有人就专门在城阳大润发附近设置了集合点。等到凑够4名司机的时候就出发,到市北区的话一个人20元,如果再去其他地方需要30元。这个价格对于代驾司机而言,比较容易接受。一方面,他们节省了时间,如果早点赶回市区,说不定还能再接一单。如果干完活以后,搭乘这样的车也能早点回家休息。

代驾司机曲涛说,如果去红岛或者是胶南、即墨等地方,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但是接单了以后,就需要安全把车主送回家。骑着电动车回家,一骑就是十几公里,起码三四个小时。

还有一些去胶州的代驾司机,会在一家生产辣白菜的公司门口等着。不过货车时间比较固定,只有每天凌晨三四点的时候,会有司机来市区送货,他们就搭乘对方的车辆一起回来。如果等不及,就只能自己骑电单车回家。

这个时候,他们只能碰运气。一边骑着电动车一边观察,询问出租车司机愿不愿意捎带他们回市区。有时候也会遇到好心的私家车,主动上前询问将他们带回家。

尴尬:

女司机提新车不敢开  找代驾帮忙当陪练

做代驾每天都能见到人生百态,遇到各种各样不同的事情。去年12月20日晚上,刘军平在城阳接到了一个订单。对方是一名女司机,刚刚买了一辆宝马轿车。到了停车地点以后,女司机直接表示,自己并没有喝酒,只是不敢把车开回去。女司机想自己开车,让刘军平坐在副驾驶座上帮忙指导。

刘军平连连摆手说,代驾司机不能做陪练,而且也没有那个资格。如果想学车,可以找陪练。女司机表示,晚上陪练不好找,而且费用高,找个代驾司机更实惠,一直商量着想自己学学开车。由于不符合操作规范,刘军平最后委婉拒绝。不过,一路开车的过程中,一边让告诉车主开车需要注意的事项,传授自己的开车经验。到了终点以后,女车主虽然没能实际练车,也对刘军平表示了感谢。

暖心:

老客户成朋友 新年收到开工“红包”

作为代驾司机,他们原则上遵循静默服务。车主主动询问,他们才会回应聊天。在代驾的过程中,有些客户用车较多,慢慢地从陌生到熟悉,渐渐的成为了“专属”司机,最后成为了朋友。

刘军平住在市南区北京路附近,有一位客户曲先生经常下午6点左右找代驾回家。由于位置很近,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刘军平接单。而刘军平也对这位曲先生印象深刻,虽然喝醉了酒,但是人品素质很高。接单次数比较频繁,两个人一来二去成为朋友。这两三年下来,差不多有四五十单。

只要是刘军平接单,什么也不用交代,就能安全回到家。对于这名热心的代驾师傅,曲先生也是非常感谢。2019年春节,开工第一天,曲先生特地打电话让刘军平到公司门口。送给他10个N95口罩,还有一箱老家种的苹果作为感谢。

愿望:

新年更加努力 换上一所大房子

代驾司机李可说,从事代驾7年多,他已经算是一名老司机了。这些年,代驾这份工作也给他的生活带来的很大变化。2015年他干了一年全职代驾,后来又找了一份全职工作。白天在单位上班,晚上兼职干代驾。两份工作加起来,每月收入一万多,家里的生活也逐渐好起来。

谈及新年的愿望,他希望能更努力工作,争取尽快换上一个大房子。李可说,他现在住的房子60平方米左右,是结婚之前父母帮忙买的。现在孩子大了以后,房间显得有些局促。夫妻两个人这两年也攒下了一些钱,希望能换一个90平方米以上的大房子。

代驾司机刘军平说,其实他自己经营一家面馆,平时生意还不错。不过,面馆一般都交给妻子打理,他还是一有时间就出来接单。他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去年刚结婚,小儿子还在上初中。新的一年,他希望能通过努力工作,能给孩子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

代驾司机曲涛说,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挣得都是辛苦钱。在寒风中骑着电动车的样子,可能很狼狈。但是,他们努力奋斗,靠自己的努力挣钱的样子却很美。通过自己的劳动,他们在这座城市里站稳脚跟,让家人过上了更好的生活,也安全地把每一名车主送回家,这让他们感到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