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城夜色中,一起摇摆吧!那些热衷复古舞会的年轻人

2022-05-16 09:11 新黄河阅读 (43101) 扫描到手机

跑鞋、皮靴、板鞋、凉鞋、帆布鞋……无数双脚,随同一曲旋律起起落落,敲打地面,击出欢快的节拍。悠扬的爵士乐,混合着这脚步声与不时爆发出的欢笑,在晚风中飘荡。这个春末夏初的夜晚,泉城再度摇摆起来。

“时隔47天后,大家再度聚在一起。见到久违的朋友,一起聊天,一起跳舞,这种感觉美妙极了。”5月13日晚,这场舞会的召集人阿丁,这样告诉新黄河记者,眼睛里闪烁着快活的光亮。

作为济南首个摇摆舞组织“Do The Swing摇摆泉城”的发起者,阿丁从去年年底开始在这座城市中推广摇摆舞。过去一段时间,受疫情影响,阿丁跟伙伴们的摇摆时刻按下暂停键——不再有舞会,也没有了好友们的欢聚。现今,舞会终于回来了,就像是有光重新照进了他们的生活。

缘起北京

“没有摇摆,生活就没有意义!”这是传奇爵士乐手艾灵顿公爵眼中爵士舞蹈的真意。起源于美国的摇摆舞(Swing Dance),正是于上世纪20年代与爵士摇摆乐一同兴起,并在此后二十年间席卷全球。上世纪80年代,一度式微的摇摆舞迎来复兴,再度风靡世界。也是在那时,摇摆舞传入中国。近年来,这种节奏欢快兼具社交属性的舞蹈,受到越来越多中国年轻人青睐。从北上广到成都、厦门、青岛,很多城市中兴起了摇摆舞“兴趣小组”。

2021年年底,阿丁发起成立了“Do The Swing摇摆泉城”,济南的摇摆舞爱好者们也有了属于自己的组织。阿丁说,自己创立这一组织的初衷,其实有些自私:“想找到更多朋友与我一起跳舞。”

时至今日,阿丁依然清晰地记得,六年前那个夏夜,自己与摇摆舞初相遇时的激动心情。2016年,阿丁还在北京工作。某个周五晚上,朋友带着她来到位于北京国贸商圈的住总大厦地下二层,参加了一场由猫角工作室组织的摇摆舞会。“推开门,看到舞池里人们欢快地跳着舞,动听的爵士乐换了一首又一首,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那种欢乐。我就特别惊叹,北京竟然有这样的地方?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朋友先带着我跳了一曲,但我其实完全不怎么会跳,就是跟着她,跟着音乐的节奏在跳。跳完我就站在那儿,看着大家跳得都那么好,心情很复杂,既羡慕,又觉得有点害羞。在那之后,还有个男生过来,邀请我跳了一曲。那天晚上,特别放松,特别欢乐,我很享受那种纯粹的乐趣。”阿丁说,就在那个夏夜,自己下定决心,要开始学跳摇摆舞。接下来的日子里,阿丁以一周一节课或是两周一节课的节奏,断断续续地学了两年,逐渐从一个小白修炼成真正的“高阶选手”。

2018年,阿丁换了工作,离开北京,来到了济南。没有摇摆舞会的日子,让她觉得有些难捱。于是,去年年底,阿丁开始行动起来,利用业余时间,从身边的朋友开始“下手”,尝试推动摇摆舞在济南落地生根。

不再孤单

“第一次接触摇摆舞,是在阿丁家里。跳的时候,觉得很放松,自己非常享受——不是让别人来享受你,而是我在享受自己这种状态。只跳了一会儿,就觉得整个人都松弛下来,卸下了很多包袱。”阿丁的朋友匪蛙一,就是在阿丁的带动下,一发不可收地爱上了摇摆舞。

2021年12月5日,阿丁很清楚地记得那一天,“Do The Swing摇摆泉城”举行了第一次正式的线下活动。“现场来了二十多个人,这个数字其实蛮让我惊讶的,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阿丁回忆说,当时很多人都是刚刚上完体验课,其实并不怎么会跳,但所有人都玩得很开心:“不会跳,就瞎跳,瞎跳也很开心。有时有人跳错了,大家就一起笑,直不起腰来地笑……”午后的阳光,透过头顶的玻璃顶投射下来,阿丁和伙伴们跳了一曲又一曲,累了就坐下来,喝茶,聊天,度过了一个惬意而难忘的下午。

摇摆舞的一大特点,就在于具有极强的自娱性。因其所具有的即兴舞蹈的特征,并没有严格的动作规范,参与者不必循规蹈矩,只需掌握最常用的组合动作,自由发挥就好。阿丁告诉新黄河记者,学摇摆舞,入门很容易:“从零基础到入门,学5个课时左右就可以了。摇摆舞有一个基本的步子,然后在这一基础上,会加一些两个人之间的连接,还有一些动作的变化,如此而已。学会这些,基本就能去舞会上玩了。”阿丁开发了一系列课程,既有免费的体验课,也有收取课时费的进阶课,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人感受到摇摆舞的魅力。

摇摆舞自带的社交属性,也帮助很多摇摆舞爱好者走出狭小的社交圈,结识了许多新朋友。摇摆舞会,给那些生活在大城市中的人们,提供了一个纯粹的、没有什么目的性的社交机会。对很多时常感到孤独的都市人而言,这个机会很是宝贵。

“学摇摆舞,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一些好朋友。大家一起跳舞时很快乐,跳完舞之后一起出去玩耍,也很快乐。我们也可以一起穿复古的衣服,聊一些姐妹之间的话题。并且这些朋友,不是那种只是吃吃喝喝的朋友,而是可以进行深入的思想交流的朋友。”君君这样告诉新黄河记者。

一旁的匪蛙一补充说:“就像是通过摇摆舞,大家的WiFi信号连上了。”

推开那扇门

    上世纪80年代,交谊舞、迪斯科的兴起,一度令舞厅成为人们娱乐生活的“根据地”,很多工厂、学校也纷纷在周末举办舞会。红红绿绿的旋转灯球,照亮了一代人斑斓的青春。

光阴逝水,随着互联网浪潮涌起,年轻人有了更多消遣的选择。KTV、酒吧、游乐园迎来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社交媒体、手机游戏的勃兴,使得隔空交友成为可能。舞厅似乎已被人们遗忘在角落,落满尘埃。

摇摆舞的复兴,给人们提供了新的选择。这种被称作“年轻人的广场舞”的舞蹈,带有某种强烈的、穿越时空般的复古感,既拥有着旧时光的优雅、怀旧,也能让人感受到新世界的新鲜与自由。

仍处于萌芽阶段的“Do The Swing摇摆泉城”,如今已有超过两百名会员。在经历了疫情的阻隔之后,重逢的老友们愈发珍惜相聚、跳舞的机会。

“只要音乐在响,就尽管跳下去。明白我的话?跳舞,不停地跳舞。不要考虑为什么跳,不要考虑意义不意义,意义那东西本来就不存在,要是考虑那个,脚步势必停下……不能停住脚步,不管你觉得如何滑稽好笑,也不能半途而废,务必咬紧牙关,踩着舞点跳下去。”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在《舞!舞!舞!》中这样写道。或许,跳舞本身就自有其意义。

阿丁说,接触摇摆舞之前,自己性格里多少带着一点自卑,但得益于摇摆舞,那种自卑感渐渐消失不见,阿丁拥有了更多的自信。更重要的是,摇摆舞给她提供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在北京工作的那些年,其实每天的压力都很大,经常加班。但只要这一天晚上有舞会,我就会一整天都满怀着期待。推开通往舞会的那扇大门,我就完全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在动听的音乐里,自在地跳舞,所有那些关于工作的、关于生活的烦恼与压抑,统统被抛在脑后。”阿丁回忆说,在那样美妙的夜晚,自己就像是沉在水底已久的人,终于得到浮出水面的机会:“一直跳到午夜,离开舞会时,我一点儿都不觉得疲惫,呼吸着清冷的、新鲜的空气,脑海里只有四个字,人间值得。”

“期待有更多人,像我一样,推开那扇门。”阿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