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墩”大丰收 撑起“致富伞”!即墨一种植园基地内赤松茸迎来收获季

2022-05-23 21:23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155085)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李晓哲 刘笑笑

近日,在位于青岛市即墨区的青岛鹏超农业科技专业合作社的种植基地,20多名工人正忙着将刚刚采摘下来的新鲜赤松茸进行根部修切、分级装箱。眼下,正是赤松茸大量成熟收获、上市的时节。今年,这个260多亩的赤松茸种植园迎来了大丰收,每天能采摘3000多公斤的新鲜赤松茸。赤松茸是高端野生食用菌,浑身是宝,营养又美味,它们或是通过批发市场等被直接端上市民餐桌,或是被进一步深加工。小小的赤松茸,成了带动当地农民增收的“致富伞”。

一级果都是“小胖墩”,打包要求也高

一走进鹏超农业科技专业合作社的种植基地,远远地就看到一筐筐的新鲜赤松茸堆在地上。树荫下,20多名附近村民正在对赤松茸进行简单的处理。他们将根部泥土用小刀削去,露出雪白雪白的“身子”,然后根据形状、大小、饱满度等标准分成不同等级分装到不同的筐里。

村民告诉记者,这些新鲜赤松茸会从高到低被分成四个级别,价格也从每斤十几元到三十几元不等。按照标准,一级赤松茸需要达到直径3厘米以上、高度9厘米以下的标准。也就是说,并不是长得越高越好,反而矮矮胖胖的赤松茸更受欢迎。

青岛鹏超农业科技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吕大鹏随手从处理好的筐里拿起了两朵浑圆饱满、看上去像“小胖墩”一样的棕红色小蘑菇说,“这样的赤松茸品相最好,你用手捏一捏它的伞柄,是比较硬实的,吃起来口感也非常好。”

按照指导,记者上手感受了一下各品类的赤松茸之间的差别。的确,一级菌捏上去更硬实,其他类别的菌更软一些。

“基地每天能采摘三四千公斤的赤松茸,而一级货的产量也就在一千多公斤。”吕大鹏说,按照发货标准,一级赤松茸鲜品需要用泡沫保温箱打包,并且摆一层赤松茸就需要垫一层纸。

据其介绍,赤松茸又叫大球盖菇,是一种珍稀食用菇种。近年来,逐渐开始人工栽培,其朵大,色泽艳丽、肉质细嫩、盖滑柄脆,具有色美、味鲜、嫩滑等特点,且营养丰富,因此深受广大消费者青睐,成为近几年国内食用菌产业的一枝新秀。

采赤松茸如寻宝,260亩地每天采摘一遍

这一边,村民们正紧张地对新鲜的赤松茸进行着分拣处理,另一边,一车车刚采摘下来的赤松茸被不断运过来。

从四月份开始,赤松茸就到了成熟收获期。“赤松茸必须天天采,一天不采就不赶趟了。”吕大鹏说,赤松茸一旦达到了合适的条件,就会迅速生长出来,一般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就能长成成品。如果它长出来后一天不采,到第二天、第三天就会开伞,也就老了,失去了商品价值。

记者跟随吕大鹏来到种植园内。远看这片地,还以为是一片桃林,走进去之后,才发现很多村民正蹲在田垄从杂草中“寻宝”。吕大鹏告诉记者,赤松茸种在桃树林里,是模拟了它们的生长环境。“这些桃树的作用,是为了给赤松茸遮阴的,在阴凉的树荫下赤松茸能更好地生长。”

71岁的刘永书是附近村民,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种植园内采摘赤松茸。只见他双手戴着手套,左手提着篮筐,右手拿着木棍,熟练地从杂草中翻找着。拨开田垄上覆盖着的稻草,就能看到一朵朵从土壤中已经破土而出的“小脑袋”。刘永书小心地将赤松茸采摘下来,看到品相好的,他就拿起来跟记者展示一下,“你看这几朵,胖乎乎的,多敦实,都是一级的。”

采摘赤松茸,也并不像看起来那般简单。

当天,记者也体验了一把赤松茸采摘。刚开始凭着眼疾手快,从土里挖出一堆堆圆滚滚的赤松茸很有成就感。这就像寻宝一样,往往窜出地面很高的赤松茸已经开伞或长得太细,品相就不算太好;反而那些刚露头的赤松茸,往往能从土里挖出“敦实”的菌体。

因为赤松茸种在桃树下面,这需要采摘者经常要弯腰前进。为了让后续的赤松茸更好生长,移动的时候还不能踩到田垄的基质上,只能从狭窄的沟里趟过去。一边走还要一边翻开杂草寻找冒头的赤松茸的身影。时间一长,这份新奇就会被机械性的作业消磨殆尽。

而现场记者注意到,前来采摘的多是周边的村民,且以中老年人居多。他们有了经验,一手拿着长长的棍子便于翻找,找到后也可以用来挖赤松茸,然后放到另一只手的篮子里,很快就满满一大篮子。

基地260亩赤松茸地,每天要从头到尾采摘一遍,采摘的工作量可想而知。每天,这里都会雇佣200多人采摘、分选。 “但也不是说赤松茸露头就能采,而是要达到一定的标准才能采摘。”吕大鹏说,个头不达标,很影响后续的加工和销售,这需要用经验来判断。

这些采摘工人,从清晨一般要忙活到傍晚。

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赤松茸的产量是可观的。吕大鹏介绍,一亩地能产8000多公斤赤松茸。

“外来和尚经难念”,培养自己的技术人员

赤松茸好吃菌难种。别看今年种植园里的赤松茸长势喜人,在这之前,吕大鹏他们也趟过了不少的坑,才迎来了丰收的喜悦。

“种植赤松茸的难度并不在于需要花费多大力气、费多少工时,而是在技术的要求上。”吕大鹏感慨地说,现在的赤松茸丰收,让他们觉得此前的努力都没有白费。采访中记者也的确感受得出,他们像爱护眼睛一样呵护着赤松茸的菌种。从眼睛无法辨别,直至从土里“钻”出来。

说到种植技术,吕大鹏给记者讲述了此前他们从外边请技术员走过的弯路。

吕大鹏说,自己之前干了很多年的纺织行业,前些年厂房拆迁后,她便不干了。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听朋友说起赤松茸非常有营养,而且菌类对生长环境要求非常高,不能施肥打药,一旦有化肥农药污染了,赤松茸就不能很好地生长。因此,消费者对这种健康无公害的菌类很青睐。于是,吕大鹏对种植赤松茸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有了种植赤松茸的想法后,他们就从各地找赤松茸种植的技术能手来指导。但一脚踩进了这个行业,才知道水有多深,也因此吃了不少苦头。

请来的第一个技术人员的,大包大揽地说一定能种植成功。但没想到的是,他的经验在青岛本地却施展不开了,花大价钱买来的菌种,种在地里后,几乎没有冒头的。这次种植也以绝产收场。

这次的打击对吕大鹏他们来说是巨大的。他们换了好几个技术人员,但都没有取得理想的效果。

外来的和尚不在好念经。

“干脆,我们不从外边请人了。我们自己摸索!”吕大鹏说,这时候他们意识到,盲目相信别人的种植技术,只能是走弯路、交学费,只有自己掌握种植技术才是硬道理。只有这样,才能根据青岛本地的种植条件,摸索出本地种植赤松茸的最佳方案。

于是他们开始派人到全国各地去考察,他们足迹遍布了云贵川等赤松茸产地,以及河南等赤松茸种植成熟的地区。

而技术经理李玉先就是他们自己的技术带头人。之前基地开始种植中草药就是他一直在这里技术把控。他认为,跟中草药种植相比赤松茸种植比较有优势。“中草药种植一般需要好几年才能收获,而赤松茸基本上是一年一收,并且产量相对大。”

这个过程中,他们去河南跑得次数最多,在那里赤松茸种植已经形成规模化、产业化。有很多是可以借鉴学习的地方,不仅仅是菌种培育和种植,还包括鲜品的销售和干品的加工等。

这一次,一朵朵赤松茸从地里冒出头来,胖墩墩的甚是喜人。

他们终于成功了。

青岛热得晚,赤松茸更爱长

说起在青岛本地的赤松茸种植和采收,李玉先如数家珍。

“之前种植失败,都是因为种晚了。”李玉先说,赤松茸一般是头一年的10月月底播种,一个冬天都不用太多的管理,第二年的三月,气温升高的时候就开始陆续冒头,也就进入了采摘期,并且一直能持续到6月。

“赤松茸是不怕冷的,就怕高温,冬天都冻上快也不会冻死。气温到了,再加上湿度条件合适,就会在一夜之间从地里冒出来,非常快。”李玉先说,在青岛种植赤松茸最大的优势就是气温,适宜的温度为赤松茸的采收提供了更长的时间。

大家都知道,青岛本地初夏比其他地方热得晚。而赤松茸生长的环境不能超过30℃。而在青岛,从3月份一直到五六月份,都满足这样的温度条件,因此这段时间也是赤松茸的采收期。

种植赤松茸的“土”也是特制的。赤松茸的原生环境是由树叶等物质经过长期腐败、堆叠而形成的松软的腐殖质,在本地种植也需要模拟这样的环境。因此,种植赤松茸的基质需要用到玉米芯、稻壳、棉花籽壳、木屑等,按照一定的比例粉碎混合,之后还要进行为期7天的发酵。

这样的基质就成为赤松茸喜欢省长的基质。将赤松茸菌种种进去后,还需要用原有的土覆盖3-5厘米。

覆盖以后盖上草、喷上水,整个冬天就不用管了,赤松茸孢子也就是它的种子,将会安然入睡,静静等待春天到来。

来年2月份,这时候就要用喷水来“唤醒”赤松茸宝宝们。到3月中下旬,赤松茸就会迅速长出来,采摘季也就此开始。

说到技术改良,李玉先觉得任何种植技术拿来以后都不能直接使用,要根据当地的气候、土壤等实际条件进行本土化改进,从而让赤松茸在本地更好地生长。“比如说浇水能保证赤松茸种植的湿度,但浇水的频次太少或太多都会影响其生长。在河南种植赤松茸的时候两天一浇水或者三天一浇水就可以,但到了其他地方就需要一天一浇。并且要时刻观察着基质的含水量,随时调整浇水方案。”

李玉先说,赤松茸的种植说简单也简单,说难是真的很难。这就像做饭一样,这个“火候”的把握非常关键,同样的食材火候把握不同味道也会有云泥之别。“其实种在管理。主要是根据自己的经验去掌握这个度,包括料的温度、湿度,白天和晚上还不一样,达不到要求的话,赤松茸是不肯定出的。”

做大做强赤松茸产业链

今年的赤松茸虽然大量收获,但因为疫情原因,前段时间物流运输受到限制,给鲜赤松茸的保存运输带来影响。为了应对这一问题,青岛鹏超农业科技专业合作社开始开发松茸干等产品。通过烘干设备将松茸烘干,在不减少其营养价值的基础上延长松茸的销售时间以及产业链,并以此增加农民的收入。

在烘干大棚内,三台烘干机正在24小时紧张作业。一筐筐经过分级处理的赤松茸被运送到这里,经过烘干后,变成了一袋袋干松茸。经过烘干的赤松茸变得菇香味十足,吕大鹏随手拿起一片干的赤松茸递给记者尝一尝。入口后,除了赤松茸的鲜香味,还有一丝丝甜味。

吕大鹏告诉记者,烘干后的赤松茸不仅可以将鲜品的营养成分锁住,还可以增加保存时长,更加方便储存、运输和食用。“有不少客户预订干的赤松茸,以便继续进行深加工,制成保健品等。”

眼见着赤松茸的种植取得成功,周边的村民们也都跃跃欲试起来,种植意愿高涨。“目前已经有不少农户要加入到合作社,我们下一步要扩大赤松茸的种植面积,带动周边群众共同致富。”吕大鹏说。

让她信心十足的是,目前他们已经着手自己进行菌种培育,这样将更便于赤松茸的种植推广。而为了将赤松茸的种植做精做优,合作社下一步将继续致力于开展赤松茸的深加工及精深加工产品的研发和生产,不断挖掘产品附加值,让赤松茸真真正正成为当地村民的“致富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