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青岛丨六次入狱,从未妥协的女战士 郭隆真坚强不屈的一生和她在青岛被捕的经过

2021-03-01 07:1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50531) 扫描到手机

文/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文艳 图/青岛市委党史研究院(署名除外)

重温党史百年奋斗路,本报特联合青岛市委党史研究院,一起启航新征程。接下来,我们将通过专访党史专家,寻踪青岛的红色印记,推出党史系列深度报道。

第一站,我们还原坚贞不屈的共产主义战士——郭隆真的感人故事。

郭隆真在青岛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她的精神是一面耀眼的旗帜,永远激励着后人。她一生六次入狱,多次遭遇刑讯逼供,却不曾吐露半点党的秘密,给青岛,她留下了坚定的背影。在英勇就义前,她仍然高呼:“宁可牺牲,决不屈节!”

少女办学 自退婚约,一举成名

中共青岛党史纪念馆里,不时有游客进出,天气尚微凉,走在馆内长廊里,还是有些寒意。在展厅内,循着党史的年轮,一路前行,并不时被英雄们的事迹感动着:一张张如此朝气蓬勃的年轻面孔,为了党的事业,不惜牺牲一切,甚至最宝贵的生命!

驻足在了一面照片墙前,那是8位“为坚持革命真理牺牲的共产党人名单”,其中一人立刻引起了半岛全媒体记者的注意,她是唯一的一位女共产党员,面容清秀,干练大方,利落的短发恰遮双耳,女性的温柔掩盖不住她坚毅的目光。在照片的下方,是她的名字:郭隆真。

郭隆真原名郭淑善,化名郭林一等,元城县(大名)金滩镇金北村人,回族巾帼英雄,河北省第一位女党员。

古老的名城元城坐落于华北平原的南端,隶属河北邯郸市,历史悠久。1894年4月11日,郭隆真出生于金滩镇大户人家郭家。郭家是当地颇有名望的乡绅,父亲郭荣桂比较开明,淡泊功名,崇尚维新,他是金滩镇上第一个剪掉辫子的人。

出生在这样的环境里,郭隆真得以读书启蒙,不过她自幼果敢刚强,敢做敢当。思想传统的母亲要给郭隆真裹小脚,遭到了她的奋力反抗,她甚至用不吃不喝来威胁,直到母亲妥协为止。

1909年,15岁的郭隆真干了一件大事:办学。金滩镇上,破天荒地有了一所元城县第一女子小学堂。讲堂、自习室都在郭家,郭隆真做义务教员。学校开办最大的困难就是招生,郭隆真主动家访游说家长允许女孩上学。

1912年5月,郭隆真的女子新学堂得到了直隶省学台的嘉奖,不久小学搬到了县城,更名为红石桥女子高小。由于办学有功,1913年,郭隆真被选送到天津直隶女师上学。

在那个年代,独立的女性要想冲出封建牢笼,实属难事。当郭隆真用不懈的努力为自己装上腾飞的翅膀后,一张大网扑面而来。

其实,这张网早已笼罩在了郭隆真的心里,仿佛时刻会将她锁回密不透风的封建牢笼里。在郭隆真13岁那年,父母就做主给她定了一桩“门当户对”的亲事,此事如风筝的丝线,牵绊着郭隆真,她曾向同学倾诉心中的苦闷。家里多次催她辍学回家完婚,郭隆真用长期住校来逃避。1917年,郭隆真接到了“母亲病危”的信件,带着疑惑的心情,她回到了家,迎接她的是一场早有预谋的婚礼。

于是,郭隆真上演了一出别出心裁的结婚和“逃婚”戏码。身着学生装,坐在轿帘敞开的花轿里,过往的行人目瞪口呆地望着新娘子进场。据说,就在庭院婚礼现场,郭隆真当着众人的面,一不拜天地,二不拜高堂,而是高声演讲,呼吁婚姻自主,男女平等。如此特立独行的婚礼场面轰动了整个金滩镇。随后不久,郭隆真就坚决地离开了婆家,如一只雄鹰,飞向了自由的天空。

五四风范 女中豪杰,无畏屡次被捕

五四广场上,几只海鸥在翱翔,来往游客,纷纷在“五月的风”前拍照留念。在蔚蓝海面的衬托下,雕塑显得愈加鲜红。随机问了一位来自山西的陈姓游客,问他知道五四运动和郭隆真吗?他说,人名不熟悉,但他知道,为了“还我青岛”四个大字,有不少进步人士拥上街头,并在日后成为中国的英雄人物……

一阵轮船的汽笛声飘过,隐约间,似乎听到了来自102年前的呼喊声,由远及近,逐渐清晰。那拥挤的人群中,有郭隆真愤怒坚定的面容。

“在五四运动中,郭隆真三次被捕,三次都坚贞不屈,临危不惧!”青岛市委党史研究院研究二处处长王华艳告诉半岛全媒体记者。多年来,市委党史研究院一直将郭隆真烈士作为重要的党史人物进行研究与宣传,出版过《郭隆真烈士专集》等书籍,拍摄过党史文献片《郭隆真》,王处长对这位女共产党员更是有着特殊的情感,在她的眼里,郭隆真是一位意志刚强的“大姐”。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正在天津女师读书的郭隆真挺身而出,主持召开各班代表会和同学代表会,揭露了帝国主义和反动政府的罪行,提出‘爱国不分男女,救国不能后人’的口号,倡议成立妇女爱国团体”,王处长说。

接下来,郭隆真依靠自己的号召能力和组织能力,成为了天津学生运动的著名领袖:是年的5月25日,郭隆真、邓颖超、刘清扬、张若名等一起组织成立了有600人参加的“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郭隆真、邓颖超被推选为讲演队队长。她们怀着强烈的爱国热情,带领同学上街游行、示威、演讲,检查日货,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反帝爱国斗争。

1919年8月,山东军阀、济南镇守使马良,为镇压爱国运动,枪杀了马云亭等,激起了山东全省和全国各界人民的公愤。天津的郭隆真、刘清扬等被选为进京请愿代表,带领群众到总统府门前请愿,要求严惩马良,还爱国者自由。就是在这次请愿中,郭隆真第一次入狱。反动政府下令逮捕学生代表,郭隆真、刘清扬等25人被捕。7天后,在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下,反动当局不得不将他们释放。

同年9月16日,在时任天津学联负责人周恩来的领导下,觉悟社在天津成立,郭隆真、邓颖超、刘清扬等都是觉悟社的组织者和重要成员。由于山东各界爱国人士遭到反动当局更加残酷的迫害,10月1日,郭隆真再次作为进京请愿代表中的一员进京请愿,总统徐世昌闭门不出。她毅然登上总统府门前的石狮子,痛斥总统徐世昌是卖国贼,历数反动政府卖国和压迫人民的罪行。反动政府再次将郭隆真和30多名代表逮捕,经过各界人民抗议,郭隆真等被捕代表40天后才被释放。

一股股爱国思潮如暴风骤雨般,冲刷着天津大地,涤荡着人们的心灵。反动当局害怕了,1920年1月,随着天津的爱国运动日益高涨,反动当局查封了天津各界联合会和学联,并逮捕20余名学生和各界代表,天津全城陷入白色恐怖之中。爱国者是不会被吓到的。1月29日,爱国学生和各界人士1000余人挺进省公署请愿,周恩来、郭隆真等四位代表走在队伍最前列。反动军警故技重施,强行逮捕了周恩来、郭隆真等四位代表,并打伤多人,制造了流血事件。这已经是郭隆真第三次入狱了,在狱中,她受尽了敌人的迫害,在那滴水成冰的日子里,不发被子,不给生火。寒冷侵袭着她柔弱的身躯,不久,她便身染重病,但她仍坚贞不屈,积极进行秘密串联,组织绝食斗争。最终,经过半年多的斗争,反动当局才将他们释放。在天津各界群众组织的欢迎会上,周恩来、郭隆真等代表,胸前都佩戴上“为国牺牲”的纪念章和耀眼的大红花。

青岛历程 组织工运,被敌人盯上

四方公园,如今仍留有遗迹,在城市的进程中,正等待重生。四方公园曾经芳华无限,春天,荷塘边绿柳垂丝,迎春花、玉兰花竞相开放;夏天,塘内鱼翔浅底,映日荷花别样红。“四方风荷”成为一代人的记忆。假山、凉亭,秋菊绽放,更负盛名的是荷塘西岸有两尊“大佛”,赤足立于石质莲花座上。

大佛险些被日本人抢走,1930年,时任四方机厂厂长栾宝德调拨专列,将石佛和石碑从淄河店车站运至青岛,并排安放在了四方公园内荷花湾西岸。而就在大佛来到四方公园的这一年,郭隆真也来到青岛,公园里的花木,见证了这位共产党员被捕前的危险一幕。

王华艳处长给半岛全媒体记者还原了事情的经过:1930年8月,中央调郭隆真到山东工作,任山东省委妇委书记,化名郭林一。由于驻青岛的山东省委和青岛市委连遭破坏,组织已不健全,郭隆真实际负责了省委、市委的宣传、工运、妇女等多项工作。这年10月,青岛内外棉纱厂工人朱光清被厂方日本监工折磨而死,对外谎称他是在打包车间被棉纱压死,隐瞒事实,不许声张。青岛市委获悉后,决定发动工人进行斗争。由于国民党实行残酷的白色恐怖统治,我党组织屡遭破坏,群众基础相对薄弱,工作很难开展。郭隆真不畏艰难,和工会人员一起深入工人中间活动,揭露日本人害死朱光清的真相,号召工人团结起来与厂方进行斗争,要求厂方为朱光清开追悼会,赔偿损失,抚恤老幼。她还寻机散发揭露厂方压迫、虐待工人的传单和小报,着手组织工人成立工会,物色工会领导人。在郭隆真等同志的领导下,工人们的斗争日趋激烈。敌人对郭隆真又恨又怕,经常派密探跟踪,企图逮捕她。11月2日,郭隆真到嘉禾路四方村工人林福昌家里活动时,被尾随的敌探逮捕。

关于她被捕的详情,还有这样的记载:为了做工人的工作,郭隆真经常与工人私下交流,一次,就在四方村河边(有一种说法是四方公园旁),郭隆真找到了正在洗衣的林福昌妻子林杨氏,与她谈话。由于林家的孩子不时跑过来打扰她们谈话,郭隆真随手掏出来一元钱给孩子,让他去买糖果吃。这一切,被当时的青岛市公安局第五分局局员陈寄尘看在眼里,他早就盯上了郭隆真,加上贫苦女工对孩子出手如此大方,肯定有事,所以他立刻向上汇报。反动当局派特务对郭隆真进行跟踪监视。

郭隆真第六次被捕入狱。

敌探对郭隆真进行了审讯,企图获得有价值的信息,以破坏依然活跃的中共地下组织。孰料,郭隆真自称张马氏,后又改口张李氏,不是说从天津来就是从济南来,没有职业,住无定所。任凭敌人严刑拷打,威逼利诱,她始终没有透露半点机密。敌探用尽伎俩,依然不辨真假,连她的真实姓名、身份都搞不清楚,更别说获得有价值的线索。但狡猾的敌人根据她被捕后青岛市委出版的《青岛红旗》一时隐匿的迹象,认定她是一个:宣传共产主义,鼓动工潮的共党重要分子。

英勇就义 宁可牺牲,决不屈节

1930年11月17日,敌人将郭隆真押解到济南第一监狱。关于转移关押郭隆真的原因,有说法是怀疑她是重要分子,不过,邓颖超在后来的回忆中提道,郭隆真被送往济南的原因还有一个:“女犯人上手铐,这是开拘留所的先例,但是,我们的女战士并未因此而屈服,她以拒绝吃饭和洗脸梳头来示威,闹得女看守只好亲自来喂她的饭,为她洗脸梳头。公安局的拘留所,关押着郭林一(郭隆真)同志,亦就无法安静下来,无法维持秩序了。不得不将她转解到济南去”。

在济南,开始一段时间,敌人对她既不审讯,也不过问,而是在生活上采取摧残折磨的手段,每天只发给她两个又黑又硬的窝窝头,或是搀了砂子和发霉的饭团,开水也是一星半点。不几天,她被折磨得面黄肌瘦,患上支气管炎,咳嗽吐血,得不到任何治疗。

共产党人的意志是压不倒、折不弯的。面对敌人的残酷折磨,郭隆真意志弥坚。她伸出友爱之手,细心照顾生病的难友。她还发扬革命乐观主义精神,鼓舞了难友们的斗志。

在狱中,面对敌人的种种折磨和酷刑,郭隆真始终坚不吐实。她坚忍不拔、大义凛然的革命精神,使狱吏都表示敬佩,认为这样的人实在少见。敌人经过多次严刑审讯,在一无证据,二无口供,甚至连真实姓名、籍贯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判处郭隆真死刑。

1931年4月5日拂晓,济南上空阴云密布,风雨如晦,郭隆真等22名共产党人被押赴刑场。在押往刑场前,敌人还是不死心,警告她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只要讲出共产党员的一点点线索,就可以释放她。“其实,在当时,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尽量不杀女共产党人,更不会将女共产党人拉到刑场上去公开枪杀,他们也不想杀郭隆真,只要她讲出哪怕是一点党的秘密”,王处长说,然而郭隆真在牺牲前,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她昂头冷笑,大声嘲弄敌人说:

“半年了,你们费了不少心机,你们想知道的,什么也没得到,可见你们是孬种!而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只凭着对党的一片诚心,就把你们一套套的阴谋诡计戳穿了,说明我是胜利了。我引以为骄傲,真叫我笑煞你们这帮可怜虫!”

说完这句话,郭隆真英勇赴死。敌人在行刑前还想劝降,得到的却是她坚定的回答:“宁可牺牲,决不屈节!”她高唱《国际歌》,高呼革命口号,就在监狱的门口,英勇就义,年仅37岁。而包括邓恩铭、刘谦初在内的21名共产党员则被枪杀在了纬八路东南草地上。

郭隆真短短37岁的一生中,被捕了六次,她为了革命斗争,无私无畏,兢兢业业,对党对同志,犹如一团烈火,周恩来评价她为“最坚强的战士”。她不仅是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还是女性的一面旗帜,她的精神值得我们一代代人学习和传承。

如今的济南槐荫广场上,庄严地矗立着一座四五烈士纪念碑,山东工艺美院的王任先生给半岛全媒体记者拍摄过纪念碑,周围青松翠柏环绕,碑石高大挺拔,碑上镌刻着22位烈士的名字和生平。这些伟大的共产党员,年龄最大的41岁,最小的才20岁……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