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上眉梢!“天下假睫毛第一镇”平度大泽山掘金有招,年入40亿元比葡萄产值还高

2021-05-05 10:27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7049) 扫描到手机

文/图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王永端

一场春雨,平度市笼罩在雾气中。当天,尽管当地高速公路进口因大雾关闭,但商家的车轮和脚步却没有在大泽山镇停歇。

与往常一样,早上8时,王海波就打开了自家假睫毛展示大厅的门锁,等待外贸公司前来运走成品的假睫毛。王海波与妻子李钟秀经营的博秀假睫毛公司的展厅,位于大泽山镇政府驻地的主要街道上。同样是在上午,离王海波公司不足500米的青岛市长乐星眸睫毛工艺品厂内,几名工人正在装车,将成品的假睫毛运出平度运往青岛,通过青岛的远洋商船出口到海外。

2019年、2020年,大泽山镇假睫毛年产值均达到了40亿元人民币,而全球7成假睫毛都出自该镇。实际上,大泽山这个以葡萄产业著称的小镇,每年假睫毛的产值是葡萄产业的6倍之巨!如今的葡萄之乡,假睫毛登台唱起了主角,葡萄之乡也是名副其实的“天下假睫毛之乡”。

“睫毛虽然是‘假’的,但市场是真的,是大的。”镇经济发展服务中心主任王淑芹说。

星眸睫毛厂的工人分装成品假睫毛

新生代转行

今年39岁的王海波是潍坊人,大学毕业后的他曾在寿光从事销售工作。在王海波看来,如果不是因为妻子,如果不是因为看到了假睫毛市场的商机,与假睫毛从未有过接触的他不会从寿光来到平度大泽山镇。

“妻子的老家在大泽山镇。”王海波告诉半岛全媒体记者,“岳父岳母是开假睫毛工厂的,受他们的影响,我从寿光来了大泽山。”

王海波说,来大泽山之前,妻子从青岛农业大学毕业后在青岛市区的一家外贸公司上班,因为两人常到大泽山的父母家,发现假睫毛背后的商机后,两人决定从外地到大泽山,开假睫毛工厂。

尽管假睫毛有一定的技术含量,但投资的门槛并不高。

“十万八万元可以投资,甚至五六万元也可以做起来。”王海波说,他来到大泽山镇后,先去30公里外的平度市区周边租了厂房,招聘工人,同时在镇驻地建起了一个小型产品展厅,利用岳父掌握的假睫毛制造技术,开始了人工生产。

这一年,是2018年。

起初,对转行的王海波而言,他并不懂假睫毛制造的核心技术,他所依靠的是岳父之前积累下来的传统制作技术与经验。除了生产假睫毛,将假睫毛销售出去,他还要为工人发工资,交房租。

在大泽山镇,以3D化纤假睫毛为例,厂家的源头售价仅1元/组(左右眼),利润只有几毛钱。炫彩假睫毛在当地的源头售价约3元/组,材料为头发的假睫毛的源头售价2.5~3元/组。

别看假睫毛的利润少,但出货量大,对假睫毛源头的制造和销售商而言,大出货量的累积是商家赚钱的根本。

初出茅庐首次转行跨界的王海波当年尽管没有赚钱,但他没有失败。他不但支付了当年七八名工人的工资、房租,还积累了资本和掌握了一些技术。

“光直接粘贴的对毛,就有2000多个款,嫁接睫毛有二三十个款,种植睫毛有二三十个款。”王海波说,“这数千个款式,逼着自己去学习,不掌握技术,可能就被淘汰。”

在新生代王海波看来,从事这一产业除了用技术占据市场份额外,他还亟需扩大生产规模,以获得量上的突破。

“2018年刚开始从事这个行业,是资本累积阶段。”王海波说,尽管当年没有赚钱,但到了2019年,他的销售额就突破了300万元,2020年突破了千万元。

材料不同,假睫毛各异 

假睫毛分2000多个款式

制胜法宝

从300万元销售额到千万元销售额,背后显然有利可赚。

面对大泽山镇驻地满大街的假睫毛工厂和销售公司,王海波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在之前假睫毛制造的基础上,进行技术创新,以充盈国内假睫毛市场的同时,让“大泽山”的分量在国外市场上再重一些,让自己的产值再高一些。

王海波的岳父有着近10年的假睫毛制作、管理和销售经验,但岳父工厂里产出的假睫毛绝大多数是常规材料制作的,这些材料主要包括亚克力、3D化纤、炫彩、人类头发等种类。这些种类的假睫毛,已经在国内和国际市场上流行和使用了数十年。

“传统的假睫毛也赚钱,但利润空间低。”王海波说,当所有制造商仍沿用传统材料时,他开始了新的思维。

王海波向半岛记者介绍假睫毛的种类

王海波展示假睫毛

王海波举例说,水貂毛假睫毛因为材料天然,高质量的背后每组的出厂价就高达7元,7元的出厂价到了海外售价达数百元。为应对水貂毛源不足等问题的现状,王海波在思考能否用一种新型材料替代水貂毛?

“当时我就在考虑,这种新型材料制作出的假睫毛,粘贴在消费者的眼睛上不但要有水貂毛的效果,还要低于市场售价。”王海波说,“价格让消费者接受,还要美观。”

为了让思维成为现实,王海波开始研究起了制作假睫毛的材料。

一项创造创新,不是信手拈来,更不能信口开河。为搞研发,他将老家的父母接到了平度大泽山,照料自己的孩子,并做些轻便的家务,以让自己腾出更多的时间。

经过1年多的反复试验,他所研发出的“人造水貂毛假睫毛”成型并向国内、国外市场推广,同时成为国家知识产权局批准的“实用新型专利”。

半岛全媒体记者在王海波的产品展厅发现,“人造水貂毛假睫毛”与“水貂毛假睫毛”相比,视觉上基本分辨不出异常。

“不管是国内市场还是国际市场,消费女性都非常喜欢。”王海波表示,“人造水貂毛效果与水貂毛无异,价格却只是水貂毛的1/3。”

创造,让王海波尝到了甜头。

仅今年1~4月份,王海波假睫毛工厂销售额就突破了600万元人民币。王海波说,照此发展,今年全年的销售额有望突破1500万元,1500万元份额将有很大一部分的销售种类是人造水貂毛假睫毛。

“如果没有产品上的创造与创新,在全球疫情的大背景下,销售额很难突破。”王海波说。如今,不光他感受到了创造带来的利润的飞跃,而此前依靠传统技术进行传统生产赚钱的岳父也感受到了“压力”。

“去年我申报了3项国家发明专利,今年申报了两项。”王海波表示,这些新专利背后的创造,都将成为未来假睫毛走向国际市场的制胜法宝。

炫彩假睫毛

业界“大佬”的“质量观”

离王海波展厅不足500米的青岛市长乐星眸睫毛工艺品厂的法定代表人是王培元。与王海波不同的是,土生土长的王培元从2003年就开始从事假睫毛这一产业。

2003年时,王培元刚满28岁。在王培元的记忆里,当时还是小伙的他,看着别人家开假睫毛作坊赚钱,他也在镇政府驻地租了房子,招聘了几名工人搭起台子生产假睫毛。

和初学者一样,王培元同样在这一行业中经历过陌生、熟悉甚至迷茫的阶段。

一根假睫毛的直径约0.07毫米,重量甚至可忽略不计的这根假睫毛从半成品到成品,要经历切割、卷毛、定型、上托、质检、装盒等多道工序,方可走出车间进入消费者手中,之后再粘贴到女性的眼睑上。

起初,王培元只是将半成品假睫毛加工成成品假眼睫毛进行出口和国内销售,但如今的他不但可以做成品,还可以进行半成品加工。

半成品的加工同样是个复杂的过程。

“要将食品级的化纤材料进行拉丝,方成半成品。”王培元说,近年来高人力成本加上劳动力不足的现状,大泽山这个“假睫毛小镇”的绝大多数加工企业,往往会选择从外地购买半成品或者委托外地厂家加工半成品,之后再将这些半成品运输到工厂生产成成品。

 

王培元展示他出口的假睫毛

估算显示,全球7成假睫毛来自大泽山镇。假睫毛能在全球占据大半壁江山,首要依靠假睫毛质量。

王培元成为业界“大佬”,源自他对质量的认真。如今的他仍像创业之初,每天会亲自去车间巡视,把控质量。

在生产车间,他突然将目光定格在了一名正将检验后的成品进行装盒的职工的手上。

“你这个假睫毛装反了。”他一脸严肃地走到这名职工的身边,告知这名职工,“要按照质量标准执行,不要觉得产品进了盒子就万事大吉了,产品的装填顺序也是质量。”

历经18年的发展,王培元工厂的工人已达近百人,随着规模的扩大,意识到力不从心的王培元将大学毕业后做外贸工作的女儿从城里“拽”了回来,让女儿参与公司的外贸销售。

“女儿懂外语,而且又有外贸工作的经验,她到我身边对于公司而言‘锦上添花’。”王培元说,如今,他生产的假睫毛不但在欧美日韩出售,还销售到非洲等一些国家,每年产值超过千万元。

除了传统的海外直销,如今的王培元开始重视网络销售。

“网络销售主要由女儿进行,这点她是行家。”说这些时,王培元笑了。

星眸睫毛工艺品厂的门外,假睫毛工厂星罗密布。紫瞳睫毛、黛颜睫毛、酷女孩睫毛、心之雅睫毛、爱丽尔睫毛、新起点睫毛等诸多睫毛品牌,会让行走在街道上的目击者眼花缭乱。

星眸睫毛厂的工人分装成品假睫毛 

小睫毛超越葡萄唱主角

根据历史考证,大泽山镇假睫毛制造始于上世纪70年代,发源地在该镇崔家疃村。

崔家疃村原支部书记卢艳告诉半岛全媒体记者,早在1970年前后,村里有个崔姓村民在青岛从事外贸工作,工作过程中他发现早期洋娃娃眼睛上的长长的假睫毛以及舞台剧演员化妆用的长睫毛是一个潜藏的大商机,于是这名崔姓村民就将假睫毛这一项目引到村里,集体进行生产。之后,市场经济的大潮,让集体加工假睫毛的产业演变成了“单干”。再到后来,假睫毛外贸出口兴起,销售方式也从早期的国内销售转变为国外销售,商品冲出国门走向国际市场。

大泽山镇经济发展服务中心主任王淑芹告诉半岛记者,截至目前该镇假睫毛个体经营户已达千户,覆盖40多个自然村,年产值可达40余亿元。以有着350户村民的东高家村为例,该村目前有200多户村民从事假睫毛的生产、加工与销售。

“年总产量1.2亿副对毛,133万盒嫁接睫毛,全国产量的80%,全球市场份额的70%都来自大泽山镇。”王淑芹说,假睫毛产业在大泽山的兴起,如今已经超过了闻名遐迩的大泽山葡萄,大泽山镇成了名副其实的“假睫毛镇”、“天下假睫毛第一镇”。

“大泽山葡萄每年总产值约7亿元人民币,小小睫毛产值约是葡萄产值的6倍。”王淑芹说,“睫毛虽然是‘假’的,但市场却是真的,是大的,假睫毛已经成为镇经济的支柱产业。”

假睫毛产业兴起的背后,带动了其他产业的蓬勃发展。

如今的大泽山镇,已形成了涵盖设计、定制、加工、包装、销售、物流、外贸等完整的假睫毛产业带。不足6万人口的镇,光这一产业就带动了6000多个劳动力就业,农村几乎所有30~50岁的妇女都在从事这一产业。

在镇政府驻地,一座现代化的假睫毛运营中心已现雏形。

王淑芹说,未来大泽山将依托假睫毛运营中心,打造品牌研发推广中心、产品展示中心、电商中心、睫毛佩戴体验中心、商务洽谈中心、物流中心等6个中心及1处睫毛博物馆,让大泽山这个“天下假睫毛第一镇”再上新台阶。

大泽山镇政府驻地的主要街道上,每天都穿梭着为假睫毛忙碌的身影。上午,外贸公司的车辆集聚在王培元公司大院内,多名工人正将成品假睫毛装车。不久,这些产自平度大泽山的假睫毛将通过海上的大型货船发往海外。

大泽山镇驻地街道上,每天都穿梭着为假睫毛忙碌的身影

工人在工厂制作假睫毛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