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美团市值蒸发千亿港元:1000万骑手均为外包,只有3元/天商业险

2021-05-10 21:43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78766) 扫描到手机

  美团又出事了。

  5月10日,“美团股价暴跌”冲上微博热搜。美团(03690.HK)股价盘中一度跌超9%,市值随之下滑至1.55万亿港元。截至收盘,美团股价下跌7.07%,收报262.8港元,股价创下年内新低,市值蒸发超千亿港元。而这已经是美团股价的“九连跌”。

  市值暴跌与美团“近1000万外卖骑手属于外包”的消息不断发酵分不开关系。有市场人士表示,一旦美团被要求为近千万外卖小哥缴纳五险一金,美团每年的成本将上升至少100亿元。

  此外,美团最近受到的监管压力较大。4 月 26 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通知,根据举报依法对美团实施 " 二选一 " 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一场长久以来都没能彻底解决的纠纷和争议,正在成为美团口碑被按下的倒车键。

商业险3元/天

近1000万外卖骑手属于外包

  最近一段时间,美团的热度着实有点高。

  前段时间,北京市人社局副处长王林跑了一天的美团外卖,“诉苦”称,“一天工作了12个小时,送了5单,赚了41块钱,这个钱太不好挣了。”近日,王处长又携巡视组与美团公司代表进行了对话。

  对话涉及外卖员工的劳动关系、保险等问题。据悉,美团代表在对话中称,目前美团平台上的注册外卖员中接近1000万人,都不是美团的员工,而是属于外包的关系,只能给交3元/天的商业险,而且这钱从佣金里扣,骑手发生问题后由商业保险来承担,商业险包含保额60万的身故伤残险,还有5万元的医疗费用。

  美团CEO王兴在2018年美团港交所上市时一段致辞也被翻出来,当时王兴说:“感谢自己的员工,感谢乔布斯,也感谢外卖骑手”,将员工和外卖骑手并列感谢,也被作为王兴从来没有承认过骑手是美团的员工的佐证。

  美团骑士不是美团员工,这句话看起来有些讽刺,但作为节省成本,降低企业负担的一种手段,“外包”模式在快递这样劳动密集行业被广泛采用。去年7月,靠给美团饿了么做外包,一家中国最大的外卖骑手“包工头”趣活成功赴美敲钟。

  趣活的商业模式非常简单粗暴。趣活帮助平台完成配送服务,平台则向其支付服务费,趣活再向劳动者支付酬金,作用就在于替一众平台省钱,其中包括美团、饿了么。招股书显示,2018年趣活在外卖配送的每一笔订单可为客户节省约40%的运营成本。招股书显示,在4.08万的月均活跃员工中,有3.99万员工为外卖骑手。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消费习惯渗透至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我国网上外卖用户规模和使用率不断增长。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我国网上外卖用户规模达3.99亿人,使用率为44%;手机外卖用户规模为3.97亿人,使用率达44.2%。

  与之反差鲜明的是京东,京东坚持给所有员工上“五险一金”,包括人数众多的快递配送员。2018年,京东为员工购买社保总额60亿元。刘强东曾说,“我们坚持全员全额缴纳五险一金,如果通过劳务外包或者少缴,一年至少可以多赚50亿人民币。““如果一家公司是靠克扣员工的五险一金挣钱,牺牲他们60岁以后保命的钱,那是不道德的。”

5个月市值蒸发1万亿

多重考验压身,最多或被罚110亿

  目前王兴最大的麻烦可能不是竞争对手,而是多重的监管考验。

  4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称,根据举报依法对美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当天美团回应称,公司将积极配合监管部门调查,进一步提升业务合规管理水平,保障用户以及各方主体合法权益,促进行业长期健康发展,切实履行社会责任。目前公司各项业务正常运行。

  作为外卖巨头,美团涉嫌垄断是毋庸置疑的。目前,美团外卖的市场占据的市场份额近7成,在占据垄断地位后,美团无论是对商家还是对手都有话语权,这里就存在向商家大量收取佣金、打压竞争对手的行为。

  早在疫情期间,美团就曾因“佣金”问题引起轩然大波。2020年4月10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联名向美团递交“交涉函”,指出美团外卖向餐饮企业收取的高额外卖佣金,已超过餐饮企业承受极限,同时要求餐饮商家做“独家经营”,涉嫌违反《反垄断法》等规定。

  今年2月,浙江金华中院查明美团向商户推送了部分诋毁饿了么平台的信息,以及要求“二选一”独家合作,构成不正当竞争,判处美团向饿了么赔偿100万元。今年4月,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美团存在明显不正当竞争行为,判决美团公司向饿了么赔偿经济损失35.2万元。除了这两项判罚,多个地方监督部门公布了美团涉及不正当竞争的处罚。

  美团2020年全年营业收入1148亿元,其中外卖收入高达662亿元,比上年增长20.8%;餐饮外卖全年交易额达4889亿元,全年交易笔数同比增加16.3%至101亿笔。

  根据反垄断法第四十七条,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由反垄断执法机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上一年度销售额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

  市场分析称,若美团被认定反垄断,按照美团2020年营收计算,其最多或被罚115亿元。

  今年2月18日,美团在盘中创下历史最高价460港元,此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从4月28日下跌至5月10日,美团股价已经历了九连跌,股价距离今年最高点已经下滑了40%以上,市值蒸发1万亿元。

  一言以蔽之,反垄断之剑终于伸向了美团。用王兴的话说,商业文明是一场无限战争。商业文明外卖小哥要在美团这个系统里竞争生存,美团要在中国互联网产业这个更大的系统里竞争生存,互联网产业则要在中国社会这个超级系统里竞争生存。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整理,素材来源:德林社、红星资本局、投资界等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