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 | 山东墨龙到底什么戏码?二股东大会均投反对票,激进增持欲夺权?

2021-05-30 15:11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26022)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吴思

  近日,山东墨龙的股价走势可谓大起大落。5月28日,山东墨龙(002490.SZ)收盘价为7.00元/股,跌幅4.76%;港股山东墨龙(008568.HK)报收8.00港元/股,跌幅3.61%。而26日,山东墨龙(002490.SZ)收获了第七个工作日的第五次涨停,随后两个工作日从8.17元/股持续下跌至7元/股。

  风口财经记者发现,股价异动背后,山东墨龙股东持续频繁发生权益变动。5月29日最新公告显示,截至股权登记日5月14日,智梦控股及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山东墨龙股份1.60亿股(其中,A股885万股,H股1.50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00%。不足三月内发生4次举牌。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今年2月,寿光国资局国资才刚刚正式入主山东墨龙,并凭借29.53%的持股比例成为实际控制人,但智梦控股这一波操作下来,控制权似乎有了变化的迹象。对此,一位接近山东墨龙的人员告诉风口财经,公司实控人没有变化,有本地企业想加持股份,但公司并没有允许,目前该方正通过各种渠道购股

操作频频被点名

  山东墨龙石油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山东墨龙”)成立于2001年,位于山东省寿光市,专业从事石油机械设计研究、加工制造、销售服务和出口贸易,2004年登陆香港联交所,2010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公司拥有A+H两只股票。

  二十年来,山东墨龙从乡镇企业发展到两地上市公司,其业绩却多为亏损,数次濒临退市。风口财经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2016年,该公司一季报、半年报、三季报均存在虚假记载,最终被证监会合计罚没1.2亿元。原因是当时的财报表示公司年度净利润扭亏转盈,盈利600万元至1200万元,但却在三个月后发布公告称预计2016年全年亏损4.8亿元至6.3亿元。深交所关注函表示,从大幅预增到修正为巨亏数亿元,这期间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张恩荣及其儿子张云三分别减持公司股份750万股和3000万股,减持比例分别为0.96%和3.76%。

  2020年1月,张恩荣再度被证监会警告,称其转让予自然人1.99亿股,占总股本的24.89%,却未主动告知董事会,山东墨龙也未及时披露。

  近期山东墨龙的操作又被深交所点名。5月22日披露的《2020年度股东大会决议公告》称,该次股东大会的特别决议案审议未通过,普通决议案审议通过,但反对票比例均超过40%。其中《2020年度董事会工作报告》《2020年度监事会工作报告》和《2020年度报告全文及摘要》反对票比例出现完全一致的情况,均为约46.14%。对此深交所再度发函质问。

  5月29日山东墨龙回复了关注函,称该次股东大会的投票结果异样,主要是智梦控股及一致行动人,因为不满公司持续亏损且回应避重就轻,均投出反对票。

  据山东墨龙2021年一季报显示,公司营收5.4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42%,但归属净利润为亏损1.09亿元,较去年同期亏损7405万元下滑47.65%。在疫情防控得当之际,公司依旧拉大亏损,对此官方回应称原材料价格上涨、订单减少,导致生产成本增加,三月开始会有所好转。

实控权的归属成谜

  山东墨龙多年来一直面临经营困局,债务高筑、融资不畅等问题不断,亏损已是常态。风口财经发现,从年报披露的归属净利润来看,2012年至今共亏损13.53亿元,9年内有4年都在亏损,且额度均超过1亿元,而盈利时最高为3803.85万元。

  在此情况下,山东省寿光市国资局出手收购该公司。公告显示,2020年9月28日,寿光金鑫以受让表决权委托方式从山东墨龙前实控人张恩荣手中获得公司29.53%股份表决权,上市公司实控人变更为寿光国资局。2021年2月23日,张恩荣与寿光金鑫设立的寿光墨龙控股有限公司于公告日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张恩荣将其持有的公司2.36亿股A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9.53%),以3.50元/股的价格转让给墨龙控股。

  与国资受让股权几乎同步,2月18日,山东智梦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梦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寿光市磐金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磐金置业”)也开始在二级市场连续买入山东墨龙股票,并于3月1日达到“举牌”线。至今不足三月时间,其已经发生4次举牌,智梦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股份从0飙升至20%,距离实控人的持股比例仅差9.53%。

智梦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股份情况

  智梦控股的激进增持是否是想要争夺控制权?对此深交所在5月18日向其发出关注函,而智梦控股在5月22日的回复中表示,“看好上市公司未来,存在将来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可能”,但同时也表示,“亦有可能根据上市公司股价、经营发展情况以及公司的资金安排等因素依法减持。”

  山东省某私募人士分析,以山东墨龙目前的经营情况看,想要在短期内扭转基本面的难度较大。“而且,智梦控股如果真是想从二级市场获利,完全可以把增持的节奏放缓,来减少股价波动导致的成本抬升,但他们却反其道而行之。由此看来,智梦控股一方的真实意图似乎仍是山东墨龙的控股权。”

一张错杂关系网

  2020年1月张恩荣私自转让股份事件中,被许诺转让1.99亿股的是智梦控股实控人薛明亮的父亲——薛茂林,但因张恩荣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而作罢。

  值得一提的是,薛茂林并非无名之辈,其名下的鲁丽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鲁丽集团”)曾是中国民营企业五百强之一,涉及钢铁,电力生产与供应、城市集中供热服务、加工销售原木及木制品等多个产业领域。

  薛茂林尽管未能如愿入主山东墨龙,但其儿子实控的智梦控股正在股份博弈中高歌猛进。

  在5月22日智梦控股发布的公告中,其明确表示,将根据上市公司经营发展情况以及本公司的资金安排等因素,不排除以公司认可的合理价格继续通过包括但不限于二级市场增持、大宗交易或协议转让等方式增持上市公司股份,通过前述方式增持或上市公司目前控股股东减持持有股份,存在公司将来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可能。

  公告显示,在公司治理方面,智梦控股将深入了解上市公司治理结构及日常经营运作,不排除行使任何利于上市公司经营发展的股东权利,包括通过参与上市公司董事会和通过董事会选聘优秀高管等方式。

  薛氏父子对于山东墨龙可谓“一片丹心”。公告显示,智梦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初步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公司股份。而且公告中还提及,其举牌的20%股份,累计涉及资金金额约4.12 亿元。按照5月28日收盘价格,其股份未满2个月,价值已达到12.62亿元。

返回半岛网首页>>